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999 三盤兩勝

第二天,演武場。
  人山人海,里三層外三層的圍著里面的一片空地。太白門所有人都來觀看這一場比試,就連一些閉關修煉的人也提前出關了。
  大家都知道這一場比試的重要性,最后勝出的人,將成為太白門新的主人!在太白金星渺無音訊的今天,這個新主人不出意外將永遠統治著太白門。這是和所有人息息相關的事情,大家自然關心。
  太白門中久有傳統,兩個派系遇到什么事情不決,非要以比試來決定的話,一般來說是采用三盤兩勝的比試規則來決定。
  洛雪是很贊同這個比試規則的,因為她不敢單獨面對靖月。有了這三盤兩勝制,就有新的轉機。
  洛雪和靖月各有支持的弟子,這在排列的位置上便能看出來,站在洛雪身后的自然是洛雪的親信,站在靖月身后的自然是靖月的親信。大家都翹首企盼自己支持的這方能夠勝出。這次比試后,太白門以及受太白門影響的這方圓幾百里之內的各種勢力都將面臨著重新的洗牌。
  第一局中,靖月一方走出的是一個滿臉麻子的中年人,王蠢瞧的分明,這人正是那日經堂中幫靖月說話的人,叫做邊亮。
  本來善典要應戰的,但是洛雪卻不同意,思考再三,還是自己上陣。
  “邊亮師弟,小心了。”
  洛雪這個時候倒是顯得十分的干凈利落,一上場便切入主題,首先揚起一股風塵,一件紫紅大劍的法器幻化出三道光影,往邊亮身上三處要害刺去。并且打出“落英繽紛”的戰技,一時間空間中是絢爛多彩。
  “法器,出!”
  邊亮也不是善于之輩,遇見這攻勢頓時也連忙祭出法器,他的法器乃是一柄虎頭大刀。
  也是使用同樣的招式,竟然和洛雪修為相當,也是幻化出三道光影。而虎頭大刀的戰技乃是一只虎頭的影像。
  “吼!”
  隨著虎頭大刀一揮,一只巨大的虎頭出現了大刀之前。
  “鏘!鏘!鏘!”
  兩法器在空中相交數次,產生陣陣氣流,向兩邊擴散開來,有些修為比較低的弟子頓時被這氣流給吹的連連后退幾步。
  兩法器似乎都有自主生命一般,在空中相斗的十分激烈,這場對峙足足持續了半盞茶的功夫,忽然聽到眾人一聲驚叫,卻是洛雪那柄法器忽然又多幻化出一道光影出來,以一個奇異的角度擊在了邊亮的膝蓋處。邊亮沒有預料到竟然有這等變故,躲閃不及,慘叫一聲,一下子便中招摔倒在地。
  “好個大師姐,原來神不知鬼不覺已經將紫紅仙劍練出了第四道光影!”靖月鼻子里哼出了一口氣,冷冷的說道。
  場中眾人議論紛紛:“大師姐果然是掌門大弟子,修為的確是極高的。”
  洛雪贏了一場,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氣,還剩下兩場了,三盤兩勝,只需要再贏到一場,這代任掌門之位便是她的了。
  第二場靖月這邊再也不敢托大,卻是靖月親自出場了,他竟然不抽出法器,只是神色傲然的站在那里。
  “靖月師弟,你的法器呢?”洛雪對靖月說道。
  靖月神色倨傲的看了洛雪一眼,說道:“這一場我不用法器。”
  “你敢如此小看于我?”洛雪聽到靖月的話臉色頓時一變,靖月這話算是明擺著在眾多弟子面前諷刺她了。震怒過后,洛雪心中忽然又涌起一股興奮,靖月修為本來是比她高的,要是兩人互持法器,她極有可能要敗下這場。而如今靖月托大,她勝出的機會卻是猛然增加。
  洛雪心念電轉,也不再打招呼,劍訣一捏,背后的紫色仙劍頓時迅疾的往靖月攻去。這個時候,洛雪也不再耍招式,只是讓紫色仙劍盡可能的快,要打靖月一個措手不及。
  “擋!”
  靖月看似漫不經心,其實靈識早就遍布在外,洛雪的這一招偷襲怎能瞞得過他的眼睛。當下他右手手掌一番,劃過半個圓,激起一層靈力,猛然便轟向紫色法器。
  洛雪第一次失利,馬上催發出法器中的戰技。
  轟!轟!轟!
  場面震蕩萬分,兩大親傳弟子的戰斗可謂是震驚全場。大家不得不退后,才能避免被這一場大戰給濺射到。
  時間過去了一炷香的功夫!
  “嗤”的一聲,靖月手掌處竟然隱隱蕩出半個透明弧形,將洛雪那把紫色法器阻在那里。隨著靖月靈氣的不斷涌入,法器便像是被凍結了一半,停懸在空中。
  “啊!”
  一聲痛呼響起,不到兩個呼吸的功夫,那柄法器忽然一頭栽在地上。與此同時,洛雪連連后退兩步,口中噴出一口鮮血。
  毫無疑問,這一場是靖月完勝了,但是讓所有人都震驚的是,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靖月竟然只是用渾厚無比的靈氣取得了這場勝利。
  洛雪落寞的搖了搖頭,雖然有王蠢給他打氣,讓她找回了一些自信,不過這種精神上的支持,畢竟不能轉化為真正的力量。她的實力情況就這樣,還是不如靖月的。
  大師姐洛雪的修為已經讓他們甚是震驚,靖月的功法卻實在是讓他們嘆為觀止。
  如此下來兩方都是一勝一負,算是平場,最后一場成了決定性的戰役。靖月那邊自然還是靖月出場,洛雪這邊卻已經陷入了困頓之中,修為最高的洛雪已經被重傷,還有誰能打敗強大無比的靖月呢?
  這場代任掌門的爭奪似乎已經劃上了尾聲,毫無懸念的結果已經是場中所有人都能猜中的事情了。
  靖月一臉嘲諷的向洛雪這邊看過來,神色中根本就不掩蓋對洛雪的鄙夷,他冷哼了一聲道:“大師姐,你也不用自取其辱,這第三場不比也罷,大伙可都是明眼人。”
  洛雪臉上青一陣白一陣,她雖然不是什么貪戀權勢之輩,但是這事情關系著她日后在太白門的面子問題,這代任掌門之位要是被靖月搶了過去,她又有什么臉面在眾位師弟師妹之中呆下去。但是不認輸又怎么行呢,靖月修為深不可測,她便是再不甘心,也不過是徒自掙扎,毫無用處。
  “大師姐,我去迎戰!”一旁的善典不顧自身的傷勢,站了出來。
  “不要去了。”洛雪緩緩搖了搖頭,黯然說道。
  “善典,你小子可是上次沒有被打痛?”靖月滿臉的不屑,嘲諷道。
  “你……”善典滿臉漲紅,但是實力確實是差靖月太多,也無法反駁。
  事情仿佛已經定了下來,洛雪這邊已經沒有說不的資格。門派中所有人都將靖月當成了太白門的主人,屏氣凝神,等待著靖月的指示。
  這個時候,忽有異變,人群中有個平靜的聲音說道:“第三場,我代洛雪師姐試試。”
  那個聲音根本就不大,但是場中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場中頓時如同平靜的水面投下一塊石子一般,波瀾連連。
  “是誰這么大的膽子?”靖月皺了皺眉頭,轉過頭來。場中所有的目光也俱都齊刷刷的向那邊人群望去。
  “是王蠢!”大家認出了王蠢來。
  自那一次經堂論道,王蠢凝結出九個光環之后,王蠢便成了太白門的名人,大家都知道新進弟子中有這么一位天賦極高的小師弟。不過后面大家對王蠢的印象可不好,自門派大變,洛雪當政以來,便見得王蠢和洛雪來往密切,看來拍洛雪馬屁拍得夠狠。大家對這種諂媚的行為有些嘲諷。
  這次大家看到王蠢出頭,臉上的神色都變得十分的玩味了。暗道王蠢這次拍馬屁怕是拍錯了,洛雪都是要失勢的人了,還有什么好追隨的。這次出頭一戰,還不得讓靖月大師兄給廢了。
  不管大家怎樣想,王蠢依然是那副淡淡的表情,他朝著仍然有些發愣的洛雪說道:“洛雪師姐,便讓我來替你迎這第三場。”
  洛雪沒有想到王蠢在親眼見識了靖月的修為之后還敢說出這樣的話。現在王蠢乃是她心理的依靠,她可不想王蠢有個三長兩短的,當下她說道:“不必的,你不知道這期間的兇險……算了吧,這代任掌門之爭,我是輸了的。”
  “忘記了昨天我對你說的話嗎,你不會輸的。”王蠢居然還笑的出來,并且十分的自信。
  “師弟……”
  洛雪心中不免著急起來,王蠢居然聽不進她的勸。別看當初有法道、慧真兩大親傳弟子死在了王蠢的手里,那都是因為法道和慧真本就是重傷。現在王蠢要對上的,可是沒有任何問題的靖月。
  “沒事的。”王蠢笑出了猥瑣的味道。
  靖月眼中一道寒光射入王蠢的眼中,冷笑著道:“王蠢師弟,你可莫要年輕氣盛,稀里糊涂的便被某人拉進了這紛爭之中。”
  他口中的某人自然便是指洛雪了。
  洛雪怒道:“你不要含沙射影的,挑撥我和王蠢師弟的關系。”
  靖月古怪一笑,道:“喲,還挺激動。紫翔師兄剛死,莫非你有別的意思?”他這話一說出來,旁邊頓時有幾個忍不住笑出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