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996 密謀偷襲

卻說王蠢跟蹤著秦峰,他發現秦峰先是前往紫翔的住所,明顯是找紫翔的,似是要商量什么密事。
  “紫翔師兄。”
  秦峰壓低著聲音,對著里面叫喚。
  久久沒有人回應。
  秦峰耐不住,直接闖了進去,發現里面沒人。
  “奇怪,師兄不在這里,這么晚又去了哪里呢?”秦峰喃喃自語,忽然眼睛一亮,“對了,洛雪師妹那!正好,本來也是要去找洛雪的。”
  也很自然的想到那里,門派中誰人不知法道和慧真,還有紫翔和洛雪這兩對情侶的事情。
  颼颼!
  秦峰的身形再度縱躍起來,朝著洛雪的住所奔去。
  “紫翔在洛雪那里?”
  王蠢心里感覺很不爽,雖然說早就知道紫翔那方面不行,在洛雪那里也鬧不出什么動靜。他和洛雪親近更多也只是利用洛雪,但作為雄性動物之一的人類,占有欲乃是與生俱來的,有些醋意還是在所難免的。
  這一次秦峰明顯是要找紫翔和洛雪兩人,到底所為何事?
  王蠢的好奇心越來越重,繼續跟著秦峰追去。
  王蠢跟著秦峰,一路來到了洛雪的住處。
  “紫翔師兄,洛雪師妹可在里面?”秦峰貼在墻面,對著里面壓低聲音叫道。
  “誰?”
  里面傳出紫翔警覺的聲音。
  秦峰叫道:“紫翔師兄,莫要驚慌,是我。”
  “秦峰?”
  接著門打開了,紫翔和洛雪走了出來。兩人看向秦峰的臉色都有些古怪,是人都知道,秦峰多年來忠心鎮守兵器庫,從來就不離開。如今秦峰居然會主動來找人了?
  紫翔嘖嘖稱奇,說道:“秦峰師弟,今天真是奇了怪了,居然能在這里見到你。”
  洛雪說道:“對啊,你不在兵器庫嗎。”
  “我為何要死呆在兵器庫。”秦峰深深的說道。聲音中帶著一股意味深長。
  紫翔一愣,接著恍然,說道:“秦峰啊秦峰,所有人都被你給騙到了。你哪里是死待在兵器庫的人,那個不過是幌子,你私下里不知道有多機靈呢。”
  洛雪也明白了,說道:“秦峰,原來你不老實。”
  “我們七位師兄弟中,可沒有人是老實人。”秦峰哼了一聲,“就比如說我們那位靖月師兄,說是在后山習武成癡,不問世事。其實人也機靈著呢,他的消息比我們任何一人還要靈通,這太白門要是有什么動靜,他第一時間就能知道。”
  躲在暗處的王蠢聽得動容不已。
  太白金星有七大親傳大弟子,除了法道,慧真,紫翔,洛雪,左明,秦峰之外,還有一個靖月。
  靖月比之秦峰還要神秘,鮮少露面,據說一直在后山參研功法。
  王蠢冷笑,太白金星七大弟子,七個可都不是省油的燈。
  洛雪說道:“秦峰師兄,今晚你和我們忽然說這么多掏心窩子的話,也不避諱展現自己最真實的一面,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吧。”
  紫翔臉色凝重起來,正色道:“有什么事情,秦峰師弟直說無妨。”
  秦峰說道:“不知道紫翔師兄可聽說過日月銅光鏡么?”
  紫翔動容說道:“日月銅光鏡乃是師尊貼身法器,功效神奇,其他人或許不知道,但我們師兄弟怎么會不知道呢。”
  洛雪說道:“日月銅光鏡乃是師尊最為厲害的三件法器之一,乃是我們太白門的鎮派之寶,絕非我們手中這些法器可以相比的。”
  紫翔說道:“日月銅光鏡此時也跟著師尊遠游。秦峰師弟好好說日月銅光鏡做什么?”
  秦峰沉聲說道:“日月銅光鏡其實并沒有跟著師尊離去,它一直都在紫荊堂中!一直都被法道大師兄所掌握!”
  “什么!”紫翔和洛雪都是渾身一震。
  紫翔連聲問道:“你確信?”
  秦峰深深的說道:“要是不能確信,我豈敢過來誆你們。”
  “那法道為何從來沒提過日月銅光鏡。”洛雪剛說完,就知道了答案。
  紫翔冷笑說道:“法道這卑鄙小人,豈能告訴我們。”
  秦峰說道:“法道大師兄在紫荊堂做這代掌門可做的舒服,紫荊堂中的寶貝可不止一個日月銅光鏡,還有很多師尊留下的其他寶貝。”
  紫翔和洛雪聽得是眼紅不已。
  “我且問你們,平日法道大師兄待你們如何?”秦峰忽然問道。
  紫翔冷聲說道:“還用問嗎,秦峰師弟難道會不清楚。我和洛雪兩人,與法道乃是勢同水火之勢。法道無兄長之風,擔任代掌門之后,對我們兩人更是百般打壓,全然不顧同門之情誼。即便是師尊前來,也要為此寒心!”
  紫翔掃了秦峰一眼,說道:“秦峰師弟,說吧,你找我們,到底是什么事情……”
  秦峰壓低了聲音道:“便是我們三人合力,去將法道……給殺了!”
  “什么!”
  紫翔和洛雪都是一驚。雖然他們一直在和法道做對,但還從來沒有想過將事情做這么絕。
  刺殺代掌門,這可是件天大的事情。
  秦峰忽然笑了笑,道:“紫翔師弟不要驚慌,法道為禍不仁,早就該死了。留他在,不過是任由他繼續禍亂我們太白門。”
  他壓低聲音說道:“都過去十年了,師尊想必是真的不會回來了,我們豈能甘心讓法道一直霸占著掌門的位置,還有那么多的寶貝。”
  紫翔臉色有些糾葛,道:“我們能成功嗎……只怕失手啊……”
  “須知他法道今時不同往日……”秦峰忽然神秘一笑。
  洛雪說道:“秦峰師兄,你的意思是說,如今慧真和法道之間出現了那個問題……”
  她不得不佩服王蠢,王蠢給她出的那個美人計,成功分化了慧真和法道。然而秦峰緊接著的一句話,卻讓洛雪臉色一變。
  “不,他們已經和好了,如今慧真就和法道一起在紫荊堂中。”秦峰說道。
  “他們已經和好了,那你還讓我們去刺殺法道?”洛雪和紫翔都是不解。
  秦峰神秘一笑,說道:“你們可知他們現在在做什么,正在紫荊堂中纏綿呢。以我對法道的了解,一次沒有半個時辰下不來。你們說,我們這個時候過去偷襲,還不得手到擒來。”
  “秦峰,看來你打探法道多時啊。”紫翔深深的說道。
  洛雪說道:“我們一直以為法道是最有心機的,現在才發現,這太白門最有心機的,乃是秦峰師兄你啊。”
  “過獎過獎。”秦峰也并不慚愧。
  秦峰說道:“紫荊堂的位置特殊,而且法道和慧真還是在里面的密室中,在里面發生爭斗,只要動靜不是太大,外面是聽不到的。”
  他沉聲說道:“這個好機會既然讓我們碰上了,就不應該錯過!雖說我們的時間還寬裕,但我們還得抓緊了,不可怠慢!”
  紫翔說道:“你想必是要得到那日月銅光鏡了。”
  秦峰道:“不,日月銅光鏡歸你們,紫荊堂的其他寶貝也歸你們,不過你們要扶我做上掌門之位。”
  紫翔深深的說道:“秦峰師弟,真是看不出來啊,你居然這么有野心。”
  “不過秦峰師兄有話說話,從來就不拐彎抹角的,這點師妹我還是很佩服的。”洛雪贊賞。
  “到底敢不敢干,還請兩位給我一個準話。”秦峰逼視著兩人。
  紫翔和洛雪相視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火焰。
  “好,我們三人便聯手取法道的性命!”紫翔最后決定下來。
  既然紫翔決定了,那洛雪自然沒有不同意的。
  “果然豪爽!”秦峰贊許,“事不宜遲,我們現在便動手!”
  “走!”
  三道人影就此掠出,在夜色下劃過美麗的弧線。
  王蠢早就給三人商量的事情給震驚住了,秦峰還真是深藏不露,隱藏這么多年,只為了這一天的爆發。
  他遠遠跟蹤著三人,前往紫荊堂。
  “這是要看好戲的節奏啊!正好看他們狗咬狗!”王蠢心中大爽。他坑蒙拐騙多年,這種看好戲,然后上去落井下石補上一刀的事情,怎么少得了他王蠢。
  “法道,慧真,也是你們命苦,蠢爺還沒動手,便有人來收拾你們。”王蠢嘿嘿一笑,緊緊的跟隨著秦峰等人。
  紫荊堂設在單獨的山腹中,位置果然偏僻。
  王蠢不敢太過靠近,遠遠看的紫翔、洛雪、秦峰三人進入到一個僻靜的房間中。
  避免暴露目標,王蠢沉住氣多等了一下,這才進去。
  這大堂里很是寬敞,擺著幾個書柜,一個書桌,墻上還掛著許多畫,并不見到人。
  王蠢想起剛才秦峰的話,法道和慧真正在里面的密室中纏綿呢。看來還得找到密室。
  “密室如何進去?蠢爺在地球上看的電視劇也多了去了,這密室的開關么,好像大多是在書畫之后,或者花瓶之中。”王蠢喃喃自語,他根據自己看電視劇的經驗判斷。
  王蠢找了半天,小心翼翼的拿下其中一幅畫,又在一個書柜的后面摸索。
  果然有戲!
  只聽得齒輪轉動之聲響起,聽到“咔咔”聲響起,卻沒有出現密室。
  “這是怎么回事?”
  王蠢有些著急,他往柜子后面摸去,柜子后面果然有一個小小的轉盤,但是不管王蠢往左或是往右轉動,都沒有任何動靜。那門斗沒有再打開,王蠢陸續試了幾遍,都是沒有收獲。
  這時候,只聽得里面傳來劇烈的動蕩,有法器相拼之聲,甚至山壁的塌陷聲,另外還有隱隱的喝叫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