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995 漩渦中心

“怎么心慌慌的?”
  王蠢感到很是奇妙,這種感覺完全是沒來由的,莫名其妙的來,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練功走火入魔了。
  自己在屋子里安心練功,又沒和人去比試,哪里來的殺機?
  雖然很是無語,不過王蠢的修煉卻也停了下來。他隱隱間似乎有些感應,具體的倒也說不上來,只是忽然想去找洛雪。
  “長夜漫漫,無心睡眠,不如找美麗的師姐談談理想,聊聊社會主義的美好前程?”
  王蠢伸了個懶腰,打開了房門,去尋洛雪去了。
  據他對情況的了解,這個時辰太白門大部分人都在修煉,內院洛雪的房間里肯定沒人,他可以找到洛雪盡情的談談心。
  ……
  內院。洛雪的房間。
  “哐當!”
  紫翔重重的一甩,將窗臺上的一個花瓶摔得粉碎。
  洛雪退到了角落,臉上露出著畏懼的神色。事實上她的功力并不比紫翔低多少,她對紫翔更多的是一種妹妹對哥哥的那種害怕。多年來,紫翔就像是她的哥哥一樣,在處處照顧她的同時,也給她豎立了威信。在這種積威之下,她本能的想要聽從,不敢反抗。
  “師兄,你……這是做什么……”洛雪咬了咬嘴唇。
  “我做什么?”
  紫翔張狂一笑,五官扭曲在一起,顯得很是猙獰。他激動的叫道:“你自己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卻問我做什么。”
  洛雪連聲說道:“我哪里有……”
  紫翔一把沖到了洛雪的面前,扯掉了洛雪的一片衣服,叫道:“你看你里面的衣服,都凌亂到什么地步了,胸口的地方還有牙印!你別告訴我,這都是你自己搞的!”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紫翔氣得是渾身顫抖。他必須要使勁控制著自己,才能讓自己將話說完。
  “我……”
  洛雪臉色慘白。她忽然發現自己還是低估紫翔了,紫翔雖是個男人,心思卻極為細膩,她的異樣沒能逃過紫翔的眼睛。
  她剛才去了王蠢那里,還來不及整理內衣呢,正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誰想到紫翔就在屋子里等著她。
  “師兄,你不要這么生氣,會氣壞了身體的……”
  洛雪看到紫翔這個樣子,很是心疼。她心中也的確是愧疚,是她自己沒能壓制住心頭的欲望,和王蠢勾搭上了。雖然暫時還堅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線,但是身體讓王蠢摸了個遍,對不起紫翔是肯定的了。
  “你還知道關心我的身體?”紫翔怒指著洛雪。
  “師兄,對不起,我……”洛雪的眼淚在眼睛中打轉。
  “我知道你的身體有需要,我……無法滿足你……可是,當初我被傷到那里,是為了保護誰?”紫翔緊緊捏緊了拳頭,他痛聲說道。
  “都是因為保護我!”
  洛雪痛苦的低下了頭。她不會忘記當年的事情,當年太白金星讓他們師兄弟七人一起前往玄天門完成任務,路上遭遇神獸群的攻擊。法道和其他人早早跑了,她落在了最后,是紫翔幫她擋住了攻擊。一只是噬陽獸咬中了紫翔的大腿根部。
  雖然最后玄天門的同道及時過來解救,斬殺了噬陽獸,但是噬陽獸牙齒中的特殊毒性一直存留在紫翔的體內,即便以紫翔靈仙的境界,也始終沒有辦法催動。正是這毒性,使得紫翔那方面功能不行。
  紫翔激動的說道:“師妹,我們曾發誓永不背棄,你為何要背叛我……你還不如先將我殺了,再和別人好……這樣我心里就不用難過了……”
  “對不起……”洛雪終于還是落下了眼淚。
  “這些天我早就察覺到你不對頭了,心中卻固執的不肯相信……”
  紫翔深吸了一口氣,又緊緊的一咬牙,說道:“你快說,那個人到底是誰?等明天的演武場大會,我要當著所有人的面殺了他!”
  “我……”
  洛雪想到王蠢,心中很是不舍。紫翔給她帶來的是親情,卻也是數之不盡的束縛和羈絆。和王蠢在一起才是真的快樂,她的本性可以肆無忌憚的釋放出來,無比的自由。這些天來,王蠢填補了她多年來的空虛。
  “你還不肯說,是嗎?”紫翔氣得似都要爆炸了,手掌顫抖的厲害。
  “師兄,我保證以后不和他來往了,還不行嗎……”洛雪緊緊的一咬牙。
  “不行,快和我說,他是誰!”
  也是因為太激動了,紫翔忽然噴出了一口鮮血,那模樣顯得無比的凄慘。
  “師兄,你別這樣了,我說……我說!他便是王蠢!”洛雪難以承受了,她忽然緊緊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像是一只受傷的小兔子,緊緊的縮在了墻角。
  紫翔身軀一震,說道:“王蠢?便是新來的那個王蠢?那個在經堂上凝結出九道光環的王蠢?”
  對于王蠢,他可是印象深刻,還考慮過要好好拉攏到自己這邊培養,備做心腹。卻沒想到,正是這個王蠢,挖了自己的墻角。
  一個新來的小仙,居然將自己欺負到如此地步!絕不能忍!
  想著想著,紫翔的怒氣騰升到一個極點,他決定晚上暫不前去,而是等到明天的演武場大會,當眾報仇雪恨!
  殺機已現!他不僅要殺了王蠢,還要將王蠢碎尸萬段!
  ……
  卻說王蠢,已經進入到內院,正朝著洛雪的房間里行去。
  雖說王蠢偷雞摸狗,男盜女娼的事情干慣了,但總要考慮到影響,并且他也怕讓紫翔知道,所有還是偷偷摸摸的行進。
  修煉功法的苦惱暫且放在一邊,他現在只想開心的事情。
  “洛雪師姐,蠢爺馬上就要來到了。”
  王蠢嘿嘿一笑。他甚至開始想象到,等會他悄悄打開房門,忽然出現在洛雪的面前時,洛雪會是怎樣一副驚喜的表情。以洛雪的率真,只怕會像只寵物般過來親他吧。
  想著想著,他的身體又開始熱了。
  “這次要是運氣好,說不得能迎來天堂世界的第一次……”王蠢想到了一個下流的場景。
  巧妙的避開了一些人,讓自己避免被發現。現在他深刻體會到了修為好的重要性,要是自己不是靈仙的境界,是絕對做不了這偷雞摸狗的事情的。
  遠遠都能看到洛雪的住所了,再走幾下,就能見到洛雪了!
  正在這時,他忽然又感應到了一股異樣。
  和先前感受到的那股異樣不同,這次的異樣是有實質的。在偷偷潛來洛雪房間的過程中,他一直保持高度的警惕,這使得他第一時間感應到了附近出現的強者。
  “有高手!”
  王蠢心中一驚,他來不及多想,馬上縮身躲入到旁邊的一棵小樹后面。
  “颼!”
  只聽得衣袂聲音響起,一個魁梧的身影身輕如燕,在各個房間的屋檐上縱動,正朝著遠處快速掠去。
  “是他!”
  王蠢一眼便認出了這個人,乃是七大親傳大弟子之一,守護兵器庫的秦峰!
  自上次拿的紅紋劍后,嘗到了甜頭的王蠢又想搞一件防御類的法器。他有心自備鴨脖去討好秦峰,是以平時留意清楚了兵器庫的位置,也看過好幾次秦峰了。是以這次能夠第一眼就認出秦峰來。
  一看到秦峰,王蠢心中大驚。太白門的人都知道,秦峰得太白金星的命令,一直都守護在兵器庫中,怎地會跑出來呢?不僅是跑出來,而且像個賊一樣在各處屋檐上急速掠過!
  “秦峰要去做什么?”
  王蠢心中泛起了強烈的好奇,他控制不住自己,也馬上跟蹤上了秦峰。他心中有個強烈的直覺,這一次肯定是有什么大事!
  這邊追蹤上了秦峰,那當然暫時去不了洛雪的房間了……
  子時。紫荊堂。
  在這掌門居住的房間里,正回響著女子的嬌-喘聲,還有男子粗重的呼吸聲。透過昏暗的燈光,可以看到床榻上糾纏的兩道白花花的身體。
  男的是法道,女的是慧真,兩人正水乳-交融,共同攀登著那最為美妙的高峰。
  他們并不避諱自己的呻吟聲,因為紫荊堂的地理位置特殊,乃是建造在山腹中。為了體現掌門的端莊和神圣,周圍也沒有其他任何人居住。除非是有人特意來找法道,不然是絕對不知道里面的事情的。
  “師兄,我不能沒有你……我心中只有你一人……”慧真嬌-喘著說道。
  “師妹,我也是。”法道加大著力度,又引來慧真的劇烈反應。
  剛才法道本是要出門去殺王蠢的,慧真忽然前來找他。本以為慧真還在為前幾天他偷情的事情來鬧,誰想到慧真一上來就熱吻著他,比之先前任何一次都要熱情奔放。并且流著眼淚告訴他,她受不了相思之苦,發現自己仍舊是深愛著,愿意不計前嫌,只求兩人的關系能夠和好如初,再無嫌隙。
  男女間的感情就是如此的神奇,在經歷了背叛之后,反而能迸發出更加耀眼的火花。這一次,法道和慧真便在一種失而復得的心態下,進行著一場愛的纏綿。
  慧真是癡情的,自己主動來縫補這段感情。法道也是愧疚的,眼見著慧真主動示好,他豈能不歡喜的接受。這一次的纏綿尤其的激烈,像是熱火在旺盛的燃燒,又像是暴雨在傾盆的下。
  兩人的意愿都是美好的,希望兩人的關系能撫平,不管以后的事情能不能如大家所愿,但至少此時此刻,兩人都是激動的。
  “師兄,我今生今世只愛你一人,你做什么我都陪著你……不管你是要弒師,還是要殺其他人……”慧真熱情似火。
  法道的眼睛中閃過一抹異光,他說道:“等會你還真要陪我去殺一個人。”
  “是誰?”慧真眼神嬌媚。
  法道緩緩吐出那個人的名字:“王蠢。”
  “便是那個新來的好苗子?”慧真稍微回過神來,感到有些奇怪,“前不久師兄不還和我,可以將他拉攏過來好生培養嗎,現在怎地要去殺他了。”
  “等會你就知道了。”
  法道邊說著,忽然改變姿勢,由上及下,對慧真發動了新一輪的攻勢。
  一時間,這本來端莊肅然的紫荊堂內是春意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