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993 太白秘密

接下來的時間里,王蠢主要還是修煉著功法,不過和洛雪的關系是更為的親密了,他時不時的送點鴨脖過去,將洛雪給哄得是高興不已。
  洛雪也漸漸消除了對王蠢的戒備,開始將王蠢當作親信。
  王蠢這個沒真經的猥瑣男士,偏偏很合洛雪的胃口。太白門其他人對洛雪很是害怕,王蠢卻沒有任何的忌憚,是什么話都敢說。
  “師姐啊,你明明很活潑嘛,為何在外人面前總是喜歡繃著臉呢,莫非是裝高傲裝上癮了。”王蠢沒大沒小的說道。
  洛雪撇了撇嘴,說道:“你以為師姐想么,還不是紫翔師兄給逼的。紫翔師兄敏感的很,一定要讓我做出那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樣。”
  “紫翔師兄不知道,師姐和我卻這般親密了呢。”王蠢放肆的一笑。
  洛雪嘆氣說道:“紫翔師兄對我來說如兄如父,無論他做什么,我都會支持他的。只是可惜……他那方面不行……”
  “紫翔是個廢人?”王蠢頓時來了興趣。
  洛雪神色古怪的說道:“總之是不舉……可憐我和紫翔師兄在一起,守的卻是活寡。”
  “這么說,師姐的身子還是清白的?”王蠢眼睛一亮。
  “當然了……”
  “嘿嘿,師弟倒是可以給你代勞啊……”王蠢搓著手,不懷好意的笑著。
  “你敢靠近,我便殺了你。”洛雪手指點著王蠢的額頭,原本應該殺氣騰騰的他臉龐上卻帶著笑意。
  從洛雪這里,王蠢得到的可不僅是花邊新聞,還有很多有用的信息。
  有一個信息最重要。他得知太白門其實存了幾十件法器在兵器庫,這兵器庫甚為隱秘,一般的弟子根本就接觸不到。
  守護兵器庫的是七大親傳弟子中的秦峰。當年太白金星遠游之前,曾命令著秦峰看守庫房。雖然后面太白金星久不回來,但是秦峰一直忠心耿耿的執行著這個命令,日夜守護在兵器庫中,法道幾次三番要打開兵器庫,都遭到了秦峰的拒絕。
  “還有這么一個兵器庫呢。兵器庫中有那么多法器,放在那里存灰塵,可實在是太可惜了。”王蠢對著洛雪唉聲嘆氣起來。
  洛雪豈能不明白王蠢的心思,說道:“你這小子,又覬覦起兵器庫的法器了。”
  王蠢說道:“洛雪師姐,無論如何你也要幫我搞一件法器來,隨便一件也好。”
  洛雪哼了一聲,說道:“秦峰不肯讓法道進入到兵器庫,又豈能讓我拿走兵器。”
  “太白金星都離去這么多年了,秦峰此時的心態自然和以前不同。只要給秦峰師兄足夠的好處,還怕他不妥協嗎。兵器庫隨便少一件法器,也沒有人知道啊。”王蠢沉吟一下,“洛雪師姐,你對他這么了解,肯定知道秦峰師兄平時最愛好什么,我們投其所好就是了。”
  王蠢說到這里,洛雪的臉色忽然變得十分古怪了。
  “秦峰師弟么……也沒其他愛好,就是嘴饞,喜歡嘗上幾口美食……”洛雪說道。
  王蠢說道:“啊哈!那正好合適,我給他奉上一盒鴨脖,就不信他能抗拒得了這個誘惑!”
  “一盒鴨脖?師弟你平時給我都是一個兩個的,莫非是藏私了?”洛雪頓時不開心了。
  “哪里哦,看到有法器拿,我正準備下苦功夫做一盒呢。”王蠢嘿嘿笑道。
  “不信,你肯定是有藏私。”洛雪哼了一聲。
  “洛雪師姐不要著急,只要幫我拿到了法器,后面師弟我定然全心全意為你做鴨脖。”
  “真的?”
  “就算是騙自己,也不忍心騙師姐啊。”
  王蠢的表情,讓洛雪感到很是無語。
  世事無常,很多時候,有些人認為絕不可能的事情對于有些人來說只是舉手之勞。
  本來王蠢以為好事多磨,這寶貝法器只怕不是一下兩下就能得到的。但鴨脖的威力卻堅挺的很,居然在第一次就擄獲了秦峰。洛雪靠著一盒鴨脖收買了秦峰,使得秦峰同意洛雪進入兵器庫中拿走了一件法器。
  “多謝洛雪師姐!”
  王蠢心中大喜,他接過了洛雪遞來的法器。
  這件法器乃是長劍形,劍尖的地方似是彎鉤,后面劍身修長,通體赤紅,并有紋路傍身,一看便知氣勢非凡。
  “好一柄紅紋劍!”
  王蠢早從洛雪嘴中問出了“紅紋劍”的名字。一手緩緩撫摸著紅紋劍,王蠢的目光是越來越亮。這件紅紋劍,和他的墨玉刀,還有黑色長刀,是截然不同的。紅紋劍上有著靈性,并且蘊結陣法。可以載著他御劍飛行,也可以在作戰時輔助出招。
  洛雪說道:“你終于如愿以償得到法器了。你來太白門才多久,居然便有了法器。這事情可不要傳出去,不然所有人都得眼紅。”
  王蠢說道:“師姐不肯給我法器,我也只能用鴨脖去賄賂,搞來一件了。”
  “師弟,你說這話可就沒良心了,這紅紋劍是誰幫你弄來的,少了師姐能行嗎。”洛雪不干了。
  王蠢說道:“是我說錯話了。”
  洛雪說道:“師弟不要忘記了自己承諾的話,以后給我多做鴨脖。”
  “師姐有什么獎勵嗎。”
  王蠢看向洛雪,眼神中不懷好意。
  “臭師弟,總是對師姐不安好心……”
  洛雪雖是這么說著,卻一把坐到王蠢的腿上,雙手環繞著王蠢的脖子,用那紅潤的櫻桃小嘴,朝著王蠢的下巴吹了一口熱氣。
  “師姐,你真美。”
  王蠢從這個角度去看洛雪,洛雪顯得尤其的美麗。尤其是那種媚態,令人的呼吸不知不覺就急促了。
  王蠢使勁吞咽了一口口水,右手按在了洛雪的身上,不斷的游走著,弄得洛雪是嬌-喘吁吁。
  “臭師弟,你……輕點……”
  洛雪都有些直不起腰了,她湊向王蠢的耳畔,吐氣如蘭。
  洛雪這嬌媚的樣子,讓王蠢想起了歐陽媚媚,他心中一蕩,手中的力道更加重了,繼續游走不斷,開始探向那最為隱秘的私密部位……
  “啊……不行……”
  洛雪忽然推開了王蠢,一把站了起來。她的臉龐嬌羞似火,美麗不可方物。
  王蠢大感沒趣,說道:“師姐,你還想不想要吃鴨脖了。”
  “不行的,紫翔師兄……”洛雪顯得很是為難。
  王蠢哼了一聲,說道:“那沒用的東西,有什么好留戀的。莫非你覺得蠢爺不夠堅挺嗎?”
  “早就領受過了……很堅挺……”洛雪那嬌滴滴的眼睛似都要滴出水來了。
  王蠢說道:“那你還不過來。”
  洛雪說道:“還是不行……紫翔雖然不碰我的身子,但他感應很敏銳……我們要是真做了那個事情,他肯定能察覺出來的……”
  王蠢仔細看了看洛雪這滿臉漲紅的樣子,嘆息了一口氣,說道:“的確是能看出來,算了吧,不弄了。”
  洛雪看到王蠢這么失落,頓時過意不去,說道:“師弟,對不起……下次,好么?”
  “師姐不必放在心上。”王蠢淡淡的說道。王蠢對是否能夠上洛雪并不放在心上,畢竟,他在地球的時候,就因為眾多的女人所煩惱,自然是不敢輕易重蹈覆轍,他只是想通過這種方式拉近與洛雪距離,讓她死心塌地的為他辦事。
  這一天,王蠢帶著自己的紅紋劍前往紫海崖頂。灌木叢中,怪人永遠都在那里,一直等待著王蠢。
  “前輩,你看這是什么。”王蠢得意的亮出了紅紋劍。
  “紅紋劍?你居然從兵器庫中得到了紅紋劍!”怪人居然一眼就認出了紅紋劍。
  “喲,你對兵器庫的情況很了解嘛。”王蠢并不感到詫異,怪人連藏經樓第三層藏著金星丹都知道,知道兵器庫里有什么法器并不奇怪。
  怪人緩緩說道:“不錯,不錯。”
  “你也不問我是怎么將這件法器弄到手的。”王蠢嘿嘿一笑。
  “你這個人,坑蒙拐騙慣了,弄一件法器出來,有什么好奇怪的。”怪人的回答讓王蠢很是無語。
  王蠢苦笑,說道:“雖然拿到了法器,但是也不會操作啊,并且太白門中也不好練習,還得找你老來幫忙。”
  “找我幫忙就對了,幫你提升實力,乃是我的分內之事。”怪人這一句讓王蠢聽得心里很舒服。
  王蠢說道:“看來這兩天要在紫海崖頂好好練習御劍之術,還有學習如何激發法器內的戰技了。”
  “你已是靈仙之境,掌握法器并不用太久。”怪人說道。
  “是嗎?那太好了?”
  王蠢頓時眉飛色舞起來,他不知不覺便想到一個畫面,自己手持紅紋劍,正在大殺四方,威風八面。
  怪人頓了一頓,接著以一種十分語重心長的語氣說道:“王蠢,你記住了,除非你能將那幾門高級功法全部熟練了,不然絕對不能和慧真,或是法道交戰,不然必死無疑。憑著一件法器,是勝不了他們中任何一人的。”
  “七大親傳弟子的厲害,我是知道的。前輩放心吧,我會小心的。”王蠢神色復雜的看了怪人一眼。在他心中,一直猜測怪人便是負氣離開門派的左明。
  隨著和王蠢接觸的深入,洛雪還真是什么話都說。
  “別看現在法道風風光光的,十年前他這個大師兄可不受人待見。在七大親傳弟子中,師尊太白金星最不喜歡的就是他了。如果不是左明和師尊的相繼離去,門派急需穩定,是怎么也輪不到法道的。”洛雪說道。
  王蠢好奇的問道:“都說左明是被慧真排擠走的,但據我所知,左明走的時候,太白金星還在門派中坐鎮,左明怎么走得了呢,太白金星應該是會護著左明的。”
  “其實……左明師弟離去,另有其他因素……”洛雪欲言又止。
  “什么原因?”王蠢敏銳的感覺到此事大有文章。
  “你不要問了。”洛雪的神色忽然變得很是復雜,她在刻意的回避著這個事情。
  “快告訴我。”王蠢追問。
  “不。”洛雪的語氣顯得很是堅定。
  王蠢看著洛雪這般模樣,便知道自己絕對問不出來。他心中萬分好奇,他和洛雪都這么熟了,洛雪連紫翔下身不舉的事情都告訴了他,還有什么不能和他說的呢?
  左明負氣出走一事,背后只怕有著難以想象的隱秘。
  又想起了怪人前輩,當他向怪人前輩核求身份時,怪人前輩也是堅決不透露半分。
  將洛雪和怪人前輩兩人的反應都聯系到一起,王蠢只感到自己后背一片發涼。
  忽然間,王蠢感到太白金星不告而別的遠游,也大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