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988 極速提升

王蠢感到自己整個心臟都跳動起來了,很是激動。心動不如行動,張卓開始試著用不同的力量失衡來前進。隨著時間的流逝,王蠢盡管滿頭大汗,一身的狼狽,但是終究還是又前進了兩步。
  而越到后面,其中的規則似乎越來越復雜,不再是單一方向的一和二的層面,而是流向于高層次的疊加。
  這事情是如此的奇異,王蠢一邊奮力抵擋著似乎能吞噬人的阻力,一邊心中快的盤計著規則的運算。但是人力終究有限,這不可觸摸的力量依然散著神秘的光環。
  靈氣在瘋狂的丟失著,就在王蠢幾乎要窒息的時候,一絲清明忽然閃現在他的腦中。
  腦域在受到一定壓迫之后,居然自動延伸起來!
  在這個要命的當口,腦中的圖紋脈路竟而清晰異常。層面和密碼融會貫通,經過一段苦思冥想,一股奇異的思路快的在王蠢心中展現出來。
  王蠢已經閉上了眼睛,按照心中那股微妙的感覺來控制力道。
  半步,一步,兩步,三步
  最后一步踏進入三層的時候,令人窒息的阻力如冰雪消融,迅疾驚人。王蠢一個控制不住跌倒在地上,渾身上下再也提不出來半分力氣。
  驚疑在心中一掠而過,更多的驚喜接踵而至。無論如何,經過拼死的努力,他終于是進入了這神秘的三層。目光望去,王蠢早就便將三層看了個清楚。只見并無一本,只有一個瓷瓶。古樸的瓷瓶靜靜的立在桌子上,浮現著奇異的光芒,更增一份神秘。
  王蠢按捺不住心頭的激動,待的身體稍微恢復了一點力氣,便向那里奔去。
  將瓷瓶拿下,只見上面寫著“金星丹”三個字。打開瓷瓶一看,里面有金丹十來顆。
  “金星丹?莫非是遠游而去的太白金星留下來的?”
  王蠢的心中充滿了疑問,這金星丹放在神秘的第三層,又這般難以破入,肯定不是凡物,卻不知這金星丹服用之后,能有什么效果。
  到現在為止,藏寶樓三層都讓他看了個遍,得到數百門功法,還有這么一瓷瓶的丹藥。
  “咔!”
  忽然聽得一個聲響,卻是身上的天隱神符出來的。似乎是因為快到三天的期限了,天隱神符開始出現裂口。
  “不好,要是天隱神符破了,那自己的身影將顯現無疑,到時候自己可沒辦法脫身了。”
  王蠢心中一緊,決定離開了。
  反正藏經樓的東西被他盜竊一空,他也沒有什么好留戀的。將一瓷瓶的金星丹放入空間戒指中,當即便下了樓。在經過藏經樓出口時,他尤其小心了一下,瞞過了看守弟子的火眼金睛,就這樣脫身而出。
  一直跑到一個僻靜的地方,他才敢大聲喘息。
  “咔嚓!”
  天隱神符已完全斷裂開來,他身上的隱身奇效也破滅了,身形顯現出來。
  “你成功了,我感受到了金星丹的氣息。”灌木叢中傳出一個驚喜的聲音,正是怪人前輩的。
  “好險,差點被現。”王蠢拍了拍胸膛。
  “你沒有辜負我的期望。”怪人的話顯得意味深長。實則上他一開始給王蠢天隱神符,就有些不安好心,他知道以王蠢的性子,肯定要想辦法進入第三層的。而第三層中存在禁制,一個不好,很有可能遭遇性命之危。
  他在拿王蠢的性命賭一把,王蠢只有得到了金星丹,才能幫他解脫困境,而要是拿不到對金星丹,也就幫不了他的忙。那王蠢死或不死,都對他沒有任何影響。
  唰!
  王蠢的黑色長刀忽然抵在了怪人的面前。
  剛才還人畜無害的王蠢忽然轉變了一副表情,王蠢以一種寒冷的眼神注視著怪人。似乎在下一秒,他的黑色長刀就能要了怪人的性命。
  怪人有些驚訝王蠢的變化,不過還保持著從容,似乎并不害怕死亡。
  王蠢冷冷地說道:“你對藏經樓的情況那么熟悉,不可能不知道三樓的危險。先前你卻和我說,三樓也有功法秘籍,你擺明了是在誘導我去冒險啊。要不我身體特異,還真說不定會將性命丟在三樓。”
  王蠢說了這么多,總而言之一個意思,他覺得怪人在害他。
  怪人頗有深意的看了王蠢一眼,眼神中透著一股欣賞,他緩緩說道:“你看似大大咧咧,沒想到這么精明,倒是讓老夫很是刮目相看了。沒錯,我的確在拿你的性命賭博,我只希望看到有人能拿到金星丹。你有沒有風險,倒不在老夫的考慮之列。”
  怪人也是干脆,居然直接承認了。
  王蠢對怪人的反應也有些奇怪,稍微思忖一下,便放下了黑色長刀,說道:“你可知道,我的黑色長刀隨便往前一送,你就要立馬送命。你居然還敢承認,倒也算是個人物。”
  “老夫要是不能殺了那個人,這般茍延殘喘的活著也沒有什么意思。”怪人的臉龐上浮現出一股無比痛苦之色,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慧真?”
  王蠢想起來了。太白金星座下有七大親傳弟子,慧真便是其中之一。沒想到這個怪人和慧真有如此深仇大恨。
  “你便是慧真害的?”王蠢一下便猜到了。
  怪人仇恨的說道:“老夫還肯茍延殘喘,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活著,是因為老夫想要親眼看到慧真被殺的那一天!”
  王蠢深深的說道:“你在紫海崖頂遇見了我,我讓你升起了復仇的希望,你想要利用我,幫助你拿到金星丹。有了這金星丹,你想必是可以恢復功力了。”
  “王蠢,你很聰明,但是有一點你說錯了,我要這金星丹,不是給自己的,而是給你的。我的身體已被一門厲害的法器殘毀,再難恢復。服用了金星丹的你,卻是可以幫我報仇的。”
  怪人再看向王蠢,眼神中帶著一股歇斯底里的味道。
  “我靠,你這是要將蠢爺當刀使,給你報仇啊!不干不干,我可沒這個興趣。”王蠢連忙擺手,他什么時候干過賠本的買賣。
  “不,你會干的。”怪人卻很堅定。
  “你還能強迫我不成?”王蠢冷哼了一聲。
  怪人說道:“這金星丹乃是太白金星當年凝結自身血肉,所煉成的絕世之丹,可助人洗精易髓,再增神識。你需知在這天堂之中,雖都是飛升上來的神靈,但是功力卻有高有低。高者為天仙,次者為靈仙,再次者為小仙,絕大多數人都是小仙水準,千年修煉難得寸進,而這瓷瓶的金星丹卻可助你一舉躍升為靈仙水準。有了這靈仙的境界,你便可以為一方之雄。”
  “噢?金星丹這么厲害?”
  王蠢的眼睛亮了起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啊,他王蠢可不會拒絕這么一個好機會。
  別說是到嘴的肥肉,縱然是讓王蠢坑蒙拐騙落井下石也是要弄到這種好東西的。
  怪人說道:“這金星丹拿到手了可還不算,它的吸收很是講究,難度絲毫不下于修煉一門新功法。只有老夫的指導,才可幫助你吸收金星丹,從而提升境界。”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再精精不過你啊,看來你是算計死我了,你幫助我提升境界,然后我去幫助你報仇。”
  王蠢撇了撇嘴,被人利用的感覺可不好受啊。
  怪人忽然冷冷一笑,說道:“你應該為自己感到慶幸,若不是我,你怎會得到這絕世奇緣。老夫不僅會幫助你提升境界,還將指導你修煉所有功法。你雖從藏經樓中偷竊了許多功法,但沒人指導,你學起來可艱難得很。我太白門功法何等玄妙,你從未接觸過我門的功法,如何來入手。”
  “哎喲,還有功法學習班呢!”
  王蠢的精神頓時一振。他正愁自己難以鉆研這些功法呢,他的無上仙道算不得什么,和這些功法可都大不相同呢。入手的確是個問題。
  怪人說道:“總之你不會吃虧就是了。”
  王蠢哼了一聲,說道:“我先前讓你給我傳授幾門功法,你不是說沒有力氣來說嗎,現在怎地又有力氣了。”
  “要不這樣說,你又怎么會乖乖的用天隱神符去藏經樓,最終拿下這金星丹呢。”怪人淡淡的說道。
  “老家伙,算你狠!”
  王蠢意味深長的看了怪人一眼,原來這一切都在怪人的算計之中。當然,在王蠢看來,無論怪人怎么算計,也是他砧上的魚肉,任他宰割。
  怪人也的確是怪,雖然一直算計著王蠢,但從來就不避諱,而且將所有的算計全部和盤托出。倒也真是坦誠,讓王蠢都沒有脾氣了。
  “對了,你到底是誰?”
  王蠢左看右看,還是對怪人的身份最為感興趣。很顯然,怪人是太白門的人無疑,不然不會對太白門的事情這般了解。而且地位肯定不低,藏經樓三樓金星丹的事情一般人可接觸不到。
  怪人被這么一問,臉色頓時一變,他沉聲說道:“你不需要知道。”
  王蠢忽然驚聲說道:“老家伙,你該不會是左明大仙吧?我似乎聽人說過,七大親傳弟子中,左明和慧真有仇怨,并且最后左明大仙出走,久無音訊。”
  “我說了,不要再問。”怪人的聲音中帶著一股沉重。他并沒有直接答,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左明。
  “行了,我不問了。我也沒多么多閑工夫,讓我快些提升實力,幫你報了仇,然后我去找我的兄弟們,才是正道理。”王蠢終于消停了。
  接下來,怪人開起了學習班,給王蠢進行著一場大提升。
  地一下云.來.閣即可獲得觀.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