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985 坑成掃地僧

紫海天瀑,乃是一處崖頂瀑布。滾滾天水從崖頂沖刷而下,形成一道壯觀的景象。天瀑長有百丈,最后天水砸在湖泊中,翻滾起熱烈波浪,并且造成轟蕩之聲。
  最上方的崖頂有紫氣東來,最下方的湖泊卻帶著一股死氣。在天瀑這般沖擊之下,湖泊中是沒有魚類能夠生存的。
  王蠢看著眼前的景象,一時間是呆住了。
  “這便是你考核的地方,只要你在天瀑的沖擊下堅持一炷香的功夫,便算你考核成功,到時候自然便是我太白門的弟子。”
  身后響起了法道的聲音,法道不知何時站到了王蠢的身后。
  王蠢一臉諂媚的問道:“大師兄,到這天瀑中考核會不會死人啊?!”
  “這算什么,天瀑不過看起來可怕,實則沒有什么力量,剛飛升上來的神靈只要身體不是太差,就能應付過來。這些年前來拜入門派的新人也有成百上千了,有九成九都過了考核。”看王蠢一臉膽怯之色,法道有些不高興。
  “九成九都過了?”王蠢心想自己的力量不算差,在新飛升上來的神靈中總不可能是墊底的。
  “你到底要不要參加考核,本座可沒有這個耐心。”法道皺起了眉頭。
  王蠢心想這紫海天瀑或許真沒有看起來那么恐怖,他決定試一下,最后問道:“大師兄說的話可算數?我一考核完,您便能讓我加入太白門?”
  這個可要問清楚,等下免得又忽然多出什么名堂來。
  法道傲然說道:“本座乃是太白金星座下席大弟子法道,如今太白金星遠游,太白門中的事務都是本座在管理,你說本座的話算不算得準。”
  “那自然是算數的。”
  王蠢嘿嘿一笑。太白金星遠游的事情讓他有些意外,他決定以后好好拍拍這席大弟子法道的馬屁。
  深吸了一口氣,王蠢縱身躍入到紫海天瀑中。
  “轟轟轟!”
  身體一進入到瀑布中,王蠢頓時有五雷轟頂的感覺。這瀑布中沖擊下來的能量太強大了,就像是一只神佛巨手,緊緊的摁著他的腦袋。疼痛劇烈無比,王蠢即便是運功,也感到難以抵御。
  法道在騙他無疑,這個天瀑哪里是沒看到的那么恐怖,是比看到的要恐怖得多!
  “法道,老子跟你沒完!”
  王蠢暗自詛咒著法道不得好死,他不知道第一次見面的法道為什么這么整他,現在當務之急是快點離開這該死的天瀑中。他的叫喊,也掩蓋在瀑布的巨大聲響中。
  王蠢這個神靈的力量,在這個時候卻沒有太大的作用。他雖然鼓足了靈力,還是無法抵御。他的頭被壓得越來越低,身體被摁得彎曲起來。
  身體似要爆炸了!
  不過在彎腰的過程中,忽然看到了湖面中生長的一朵蓮花。
  這蓮花有嬰兒拳頭般大小,花開八瓣,渾身金光閃閃,在這蓮花上有著一種神奇的氣息,令人精神一振。
  “何種天材地寶,居然能在天瀑沖擊下花開不敗!”王蠢為之震驚,一時間都有些忘記身體的疼痛了。
  這金光蓮花顯然是個寶貝,王蠢秉承市井流氓的作風,將金光蓮花放入到空間戒指中。
  “砰!砰!砰!”
  身上一片響動,卻是黑色甲胄穿在了王蠢的身上。
  “起!”王蠢努力直起腰來。靠著黑色甲胄的保護,他的壓力終于小了點。不過黑色甲胄承受的沖擊力量在不斷加大。
  黑色甲胄在劇震著,都直接縮去了。不過王蠢總算是贏得了一絲喘息之機,成功從天瀑中躍了出來。
  唰!
  一出天瀑,耳邊那震耳欲聾的瀑聲頓時大減,世界變得無比的清明。王蠢躍到了岸邊,喘息的像頭牛一般。
  他這才現,這周圍已聞訊圍滿了人。大家身上所穿的衣服,都和法道一般無二,乃是儒雅的道服。起碼有上百號人,人群中有男有女,此時均對著王蠢指指點點。
  “聽法道大師兄說,這新來的家伙居然蠢到主動去天瀑中證明自己的實力,真是個傻瓜,對于新飛升上天堂的神靈,各大門派都是搶著要,什么時候還需要考核了。”
  “可不是呢,紫海天瀑的沖擊力何等之大,從沒有人敢進入到天瀑中呢。”
  “不過這家伙也確實強悍,還真被他從天瀑中鉆出來了。只是他將自己弄的這般狼狽,又是何苦來哉呢。”
  王蠢聽到眾人的議論,頓時坐實了心中的想法,這法道果然在坑他!他朝著法道看了一眼,只見法道被人群簇擁,姿態優雅,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
  “他奶奶的,居然欺負到蠢爺頭上了,蠢爺豈是那么好欺負的,此仇不報非君子!”
  王蠢是個有仇必報的人,他決定給法道好看。不過報仇不是現在,太白門這么多神靈,可不是那么好對付的。尤其法道氣勢強盛,顯然是大仙,還不是現在的他能對付的。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王蠢又暗自對自己說道。心中還有一個疑問沒有解開,他和法道近日無冤往日無仇的,法道為什么要害他?
  忽然又聽得一個人議論道:“瞧,這人身上居然有空間戒指!我們飛升入天堂,可都是**裸的來,以前唾手可得的空間戒指成了稀罕物,而我們東方神域中缺少必須的材料,空間材料難以打造。”
  法道過來拍了拍王蠢的肩膀,意味深長的說道:“從今以后你就是太白門的弟子了。嗯,你手上的空間戒指不錯。”
  “十分榮幸。”
  王蠢馬上也變換了神色,笑瞇瞇的應法道來。他算是明白了,原來法道是覬覦他的空間戒指呢。先前本來要害死他好將空間戒指據為己有,沒想到他能支撐過來,現在便暗示他主動奉上了。
  “我們太白門乃是附近屈一指的大門派,你加入我們門派,不會虧待了你的。”法道緩緩點了點頭。在他看來,王蠢這家伙見識了他的厲害手段,肯定要服軟。以后想在太白門繼續混,那自然會將空間戒指乖乖交出來。
  王蠢就這樣加入到太白門了,大家為他舉行了簡單的歡迎儀式。王蠢也分到了自己的住處,乃是偏殿的一個院落。
  “這什么天堂世界。”
  王蠢心中很是不滿,想他當初在地獄世界時,都沒有這般吃癟過。這天堂世界神仙處處,卻讓他感到舉步維艱。
  當然,王蠢乃市井出生,看盡了人間百態,也并沒有放在心上,反正也呆不了多久,等找到石小寶文靜他們就溜之大吉,哪怕是去地獄世界,也比這里的日子來的瀟灑自在。
  在太白門中待了幾天,他也終于是摸清楚了太白門中的情況。創立太白門的太白金星遠游居然有十年了。雖說神靈壽命無限,十年對天堂世界來說算不得什么,但是太白金星離去這么久,還是令人感到吃驚。
  據說太白金星在一開始飛升至天堂世界時,和自己的太白拂塵失散了。這些年正是去尋找太白拂塵去了。
  太白金星走后,席大弟子法道暫代管理門派事務。但太白金星久不歸來,門派中還是有些人心不安。
  王蠢算是見識到了,法道這人太貪心了,一心要將他這個新弟子的空間戒指據為己有,期間三番過來暗示王蠢交出寶貝。王蠢也正應了他那個“蠢”字,他也屢次三番的聽不懂法道的暗示。
  太白門西殿有藏經樓,太白一門的功法典籍都在那里。這些功法典籍對王蠢來說,乃是最為需要的。他這個新來的神靈,放在遍地都是神靈的天堂世界來說,實在太渺小了,他必須要掌握一些功法來提升自己。
  王蠢雖然有無上仙道和六道輪圖,但事實上,這兩種至寶并不是完全算是修真秘法,其主要是掌握宇宙的奧秘,擁有自由穿越時空的能力。
  按照太白門的規矩,新人是有資格進入到藏經樓第一層借閱三本秘籍的。但王蠢并沒有等到這個機會,應該是法道從中作梗,他久久都進不了藏經樓。不僅進不了藏經樓,他還被安排了一個雜役的差事負責打掃紫海崖。
  紫海崖,便是紫海天瀑的最上方,乃是太白門中最為荒涼的地方。平素里大家連紫海天瀑都不怎么去,更不用說紫海崖了。
  “尼瑪,這是被坑成掃地僧的節奏啊!”
  站在懸崖盯上,王蠢一陣哀嚎,他算是看出來了,法道是要將他一害到底。在紫海崖中打掃衛生,他算是完全脫離了太白門的修道圈子,連一點東西都學不到。
  雜草叢生的紫海崖上,王蠢拿著掃帚隨意的掃動著。想他在地球上時多威風,現在到了天堂世界卻成了這模樣。暗道要是讓石小寶他們知道,只怕要笑掉幾塊大門牙了。
  要是換做別人,只怕要偷偷離開太白門了,但王蠢偏偏是個不服軟的性子,他一定要找機會教訓法道,找場子。
  王蠢不是君子,他也從來不當自己是君子,而是以小人自居,這種人,只要不妨礙他的利益,自然也就可以相安無事,但一旦影響到了他的利益,就會露出鋒利的獠牙。
  毫無疑問,法道已經阻礙到了王蠢的利益。法道影響的不僅僅是王蠢獲得一些秘笈的利益,還有尋找石小寶文靜他們的計劃,原本,王蠢是想利用人多勢眾的太白們門尋找他們的下落,現在因為法道從中作梗,一切都成為了泡影。
  “如何提升自己的實力呢?和法道的差距似乎不小啊”王蠢雖然沒和法道交手過,但法道能鎮住太白門這么多號人,實力可見一斑。王蠢是一個不愿意冒險的人,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下,他不會輕易出手,何況,人家人多,哪怕是單挑他有贏面,但萬一人家群毆咋辦?
  “藏經樓有人把守,沒辦法潛入進去,功法是學不了了待在這荒涼的紫海崖能有什么機會,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是自己死在這里,也沒人現”
  王蠢咬牙切齒的對法道一頓詛咒,如果詛咒可以殺人,法道已經不知道死了多少遍。正在王蠢詛咒的起勁的時候,突然,他敏銳的感應到周圍的一股氣息。
  殺氣!
  王蠢的心提了起來,如果不是他在異空間和地域世界中廝殺慣了,絕對沒辦法感應到這種氣息。
  “不好!”
  王蠢馬上一個驢打滾,朝著旁邊躲去。
  “轟!”
  身后一陣巨響,他原來待的地方砸出了一個恐怖的大坑。
  一個黑衣人在偷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