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979 六十一年前

王蠢表情冷峻,當然,他擔心的并不是穿越失敗,因為,他已經穿越了不知道多少次,可以肯定的說,這個宇宙之中,除了那機械戰士那一類的強者,就數王蠢穿越的次數最多了。
  王蠢擔心的只是穿越后是否會引起一連串的空間坍塌。
  大陣啟動。
  王蠢消失了。
  與此同時,放在陣法中心的呂嬌也消失了。
  穿越成功了!
  眾人相互看了一眼,忍不住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當然,王蠢和呂嬌消失,并不意味著穿越成功了。穿越成功,是體現在陣法之外一件毫不起眼的小物件,那物件,是呂嬌身上的攜帶的。
  那小物件的消失也就是意味著,她在這個世界六十年時間的所有的私人物品都會消失,不留下絲毫的痕跡,只有這樣,才不會引起時空混亂,空間坍塌。
  就在眾人長長松了一口氣的時候,空中電閃雷鳴,頃刻之間,便已經風雨交加,整座小島好像要陸沉一般。
  無邊無際的海面,也變得漆黑如墨。
  掀起數百米的巨浪讓一群神靈也感到膽戰心驚。
  怎么啦?
  是不是王蠢的穿越引起了空間坍塌?
  就在眾人惴惴不安的時候,突然,那如墨一般的天空突然撕裂一道裂縫,出現一道巨大的光柱,把海面照得通透。
  磅礴的力量在空氣中蔓延著,充斥在每一寸空間。
  好強大的力量。
  一群神靈一臉驚駭,他們不知道這未知的力量來源于哪里。
  “飛升之境!”
  突然,蘇雪發出一聲嬌喝。
  “飛升?”眾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是的,有古書記載,當修真者達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天空就會產生異象,指引修真者進入天界,當然,也可以稱之為天堂。”
  “……我靠,我可不想去那勞什子的天堂,還不如去地獄……”
  石小寶大罵一聲,但是,他的罵聲還沒有落音,他的身子已經身不由己的往那光柱飛去,還沒有等眾人反應過來,石小寶已經消失在了那炙白的光柱之中無影無蹤。
  “小寶!”
  文靜與石小寶的關系最為親密,眼見石小寶飛向光柱,連忙飛身躍起沖向石小寶,試圖拉住石小寶,結果沒有拉住石小寶,自己也搭了進去,消失無形。
  “大家快跑!”
  王漢朝一聲暴喝,手中拳頭猛然轟向那巨大的光柱,那磅礴的拳頭只是讓光柱輕微的顫抖了一下,但是,絲毫不影響它的力量。
  眾人在王漢朝的提醒之下紛紛四散逃開,但是,那光柱擴散的速度更快,只是眨眼之間,便已經籠罩了整個小島。
  在光柱的籠罩之下,一群在地球上橫行無敵的神靈被硬生生的拽向天空,消失得無影無蹤……
  ……
  數分鐘之后,大海變得風平浪靜,原本電閃雷鳴的漆黑天空,也變成了藍天白云風和日麗,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王蠢對剛才的一幕什么都不知道,因為,他已經穿越到了六十年前。
  不,是六十一年前。
  這是一個燈紅酒綠的夜晚,身穿希臘神話ktv保安制服的王蠢正扶著熏熏大醉的呂嬌來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時空穿越相悖的一幕出現了,六十一年前的王蠢已經被六十一年后的王蠢控制的了靈魂和身體,兩者合二為一。
  王蠢小心翼翼的為吐得一塌糊涂的呂嬌整理干凈,輕輕的把她放在床上,然后,打開空調,給呂嬌那飽滿的胸口改上薄薄的毛巾毯子。
  做完這一切之后,王蠢便單膝跪在床邊,一臉溫情的看著熟睡中的呂嬌。
  一切,又回到了起點,回到了那個改變呂嬌一生的齷齪夜晚。
  少女時期的呂嬌渾身散發出誘人青春氣息,但是,王蠢沒有一絲邪念,那原本猥瑣的臉上,是一中少見的安寧。
  無論結局怎么樣,呂嬌都不用重復那悲慘的一生了,因為,王蠢沒有玷污呂嬌清白的身子,等她醒來,可以分道揚鑣。
  在呂嬌的后半身,將不會再有王蠢這個人出現。
  天亮了。
  原本炙熱毒辣的陽光在王蠢目光之中變成了陽光明媚,他喜歡這種天氣,這讓他找到了以前那種懵懵懂懂的愜意生活。
  經歷了無數次穿越,經過了無數次生離死別,王蠢突然發現,普通人的生活,其實也是一種幸福。
  普通人既然是普通人,自然是不用承擔更大的責任,自然也就不用去拯救地球,哪怕是地球真的毀滅,好像也與他們沒有關系,因為,他們根本就不知道。
  朝陽透過窗戶射進了房間,落在了呂嬌那沒得令人窒息的臉上。
  她醒來,是否還記得我?
  她未來六十年的記憶,真的被抹平了嗎?
  該不該告訴她曾經所發生過的事情?
  ……
  就在王蠢胡思亂想的時候,呂嬌突然翻了一下身,嚇了王蠢一跳,連忙挺直了腰桿,目光也變得凝結起來。
  王蠢不想給留下呂嬌一個壞印象,因為,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也很可能是他們最后一次見面。
  在王蠢看來,自己是呂嬌生命中不應該出現的一個插曲,如果不是他,呂嬌完全可以擁有完美的一生,至少,不會那么悲慘。
  呂嬌并沒有醒來,只是翻了一下身子,然后,又酣睡了過去,鼻息之間,還發出微微的鼾聲。
  看著呂嬌那婀娜的身子,王蠢不禁苦笑。呂嬌遇上他這種把“千人斬”當目標的壞人并不是偶然,從她能夠在一張陌生的床上睡得如此的安穩就可見一斑。
  希望她不會再遇上一個張蠢李蠢或者是馬蠢。
  莫名的,王蠢有些擔心單純的呂嬌會栽倒在另外一個人渣手中。
  不行,得想過辦法警告呂嬌,避免她重蹈覆轍。
  該怎么辦?
  該怎么辦?
  脫光她的衣服警告一下她?
  嗯,應該這樣。
  想到這里,王蠢一雙手鬼使神差的落在了呂嬌那飽滿的胸脯上。
  “啪!”
  王蠢的手還沒有解開呂嬌胸口的扣子,呂嬌的右手手掌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抽在了他的臉上。
  “啊……”王蠢被一耳光抽的一愣一愣的,他記得,六十年前,可是沒有這狗血的一幕,不過,他旋即反應了過來,六十年前他把呂嬌就地正法的時候,呂嬌可是在爛醉如泥的晚上,而現在,已經是陽光明媚的早晨,很顯然,她的酒已經醒來了。
  “你想干什么?!”
  坐在床上的呂嬌雙手護住胸口,一臉怒視著王蠢。
  “我……我想脫你的衣服。”王蠢苦笑道
  “你敢,我要報警。”呂嬌氣急敗壞的尋找自己的手機。
  “不用報警,我只是想警告一下你,哪怕是心情再差,也不要和陌生人喝酒,更不要隨隨便便的睡在陌生人的床上,而且,特別要小心我這種看起來人畜無害的人渣。”
  王蠢嘆息了一聲,伸手把放在破書桌上的手機遞給呂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