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960 復活曹酥酥

這是一間數百平米的房間,巨大的落地窗玻璃讓房間能夠遙望到C市數十公里之外的太陽山全景。
  房間裝修富麗堂皇,非常奢華,無論是擺設的家具還是一些藝術品,都極為講究,美輪美奐,精美無比,厚厚的地毯則是給人一種溫馨的感覺。
  房間的中間,擺放著一張寬大柔軟的床,床上,晶體化的曹酥酥坐在床上。
  在那巨大的落地窗前面擺放著兩把沙發,沙發中間,擺放著一個圓圓的小茶幾,一個傭人走到茶幾面前,放下了兩杯咖啡,然后,轉身從一扇小門離開。
  傭人剛轉身離開,房間的大門打開,出現兩個白發蒼蒼的老人。
  老人揮手讓身后攙扶的傭人離開,然后,兩個老人互相攙扶,緩緩的移動著身子,走到了落地窗前的沙發上坐下,其中男性老人端起茶幾上熱氣騰騰的咖啡,輕輕的嘗了一口,然后,身體慢慢靠到了沙發背上,微微的閉上了眼睛。
  房間里面陷入了一陣漫長的沉默,女性老人則是遙望著床上的曹酥酥,目光有些呆滯。
  六十年了。
  已經六十年了。
  在這六十年間,兩個老人的淚水都已經干涸了。
  這兩個老人,正是曹酥酥的父母。
  “老頭子。”曹酥酥的母親突然喊了一聲。
  “嗯?”曹酥酥的父親睜開渾濁的眼睛。
  “我快要支撐不住了。”曹母顫顫巍巍的端起咖啡,沒有喝,然后,又搖搖晃晃的放下了,咖啡濺在茶幾上。
  “不行,我們說好的,一定要等酥酥醒來。”曹父看著曹母,搖了搖頭。
  “我一百零三歲了。”曹母摸著干癟的臉頰。
  “我比你還大兩歲。”
  “老頭子,我真不行了。”曹母搖了搖頭,輕輕的咳嗽了兩聲。
  “不行也得堅持。”曹父站起來,坐到曹母的身邊,輕輕摟住已經肢體佝僂的妻子,臉上,浮現一絲溫情。
  “老頭子,如果我走了,你可要好好活著。”曹母慢慢的依偎在曹父已經不再健壯的胸膛上,輕輕的呢喃道。
  “老婆,我不準你走,我要你陪我,陪我一直看到酥酥醒來。”
  “老頭子,我真的很累很累,我想休息休息……”
  “不不,老婆,不,你不能休息!不,我需要你……”曹父感覺到曹母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微弱,那渾濁的目光之中,露出無邊的恐懼,拼命的搖晃著曹母干枯的身體。
  “咚咚咚咚……”
  門外,傳來敲門聲,但是,曹父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妻子身上,根本就沒有聽到。
  門無聲無息的推開了。
  “伯父。”王蠢站在門口,看著沙發上的兩老。
  “啊……王蠢……你……你來晚了……嗚嗚……嗚嗚嗚……”曹父抱著妻子的身體,居然像個孩子一樣嚎啕大哭起來。
  “伯父,沒事的,伯母不會有事的。”
  王蠢大步走到沙發邊,雙膝跪在兩老面前,一手握住曹母的手,一手握住曹父的手,兩股靈氣緩緩的渡入了兩具干涸的軀體里面。
  耀眼的陽光射入了房間,整個房間燦燦生輝。
  昏睡的曹母睜開眼睛的一時間,就看到了王蠢,臉上頓時露出驚喜之色。
  “老婆,老婆!你別走,我需要你!”眼看著妻子醒轉過來,一邊的曹父已經是老淚縱橫。
  “老頭子,你變年輕了!”曹母的目光落在曹父的臉上,驚訝看到,曹父臉上的肌肉起了一些變化,變得更有彈性,更飽滿,皮膚更更光滑了,看起來雖然是一個老人,但和一開始的垂暮相比,卻是精神抖擻,完全變了一個樣子。
  “你也變年輕了。等等……你先等等,我給你找個鏡子照照……”曹父連忙不迭的找來一面小鏡子。
  “啊……我們真的都年輕的……”
  兩個老人看到鏡子里面的自己年輕了很多,而且,他們感覺到,他們原本干涸的精力也變得充沛了,仿佛回到了數十年前。
  看著兩個喜極而泣的老人,王蠢的眼睛都濕潤了。
  在站在樓下的時候,王蠢就感應到了兩個老人的位置,他一直都在自責,因為,是他造成了兩個老人無法享受天倫之樂。
  現在,是王蠢補償他們的時候了。
  有了王蠢的神力輸入,兩個老人再活二十年是沒有問題的……
  ……
  三人走到了床前,王蠢發現,曹酥酥的眼睛,留下了兩行淚水。
  很顯然,曹酥酥對外部世界是有感應的,她不是一具沒有思想的水晶雕塑,她是一個有生命的晶體結構。
  “酥酥,我來了,對不起,對不起!”王蠢擦拭著曹酥酥眼角的淚水,輕輕道。
  曹酥酥的淚水越發遏制不住的流淌著。
  “酥酥,因為有人要毀滅地球,我離開了幾天的時間,但我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六十年后的地球,我真不知道會這樣,對不起。”
  王蠢的聲音有些哽咽,雙手握住曹酥酥的雙手,神力川流不息的貫入到了曹酥酥的身體里面。
  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曹酥酥晶體化的身體開始出現了肌膚的紋理和光澤,慢慢的,原本半透明的曹酥酥開始恢復的人的樣子。
  油亮的秀發。
  黑黑的眼珠。
  充滿彈性的肌膚……
  ……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著,曹父曹母兩人緊握著對方的手,一臉緊張的看著曹酥酥臉上的變化。
  “……媽。”
  突然,曹酥酥張了張嘴,吐出生澀的聲音。
  “啊……我的寶貝,你還是這么漂亮,嗚嗚嗚……”曹母猛然抱住曹酥酥嚎啕大哭起來,曹父也走過去,把兩人緊緊的抱在懷里,流下渾濁的淚水。
  看著三人緊緊抱在一起,王蠢偷偷轉身擦掉眼淚。
  “王蠢,中午了,我們先出去準備午餐,你陪陪酥酥。”
  兩老知道兩人有話說,聊了幾句之后,便借故離開了房間。
  “好的。”
  眼看著兩老顫顫巍巍的離開,王蠢不禁慶幸回來的時間讓他不至于遺憾終身,如果兩老去世,那他可就真是罪人了。
  “酥酥。”
  “蠢哥。”
  兩雙目光相撞的同時,曹酥酥已經如同乳燕投林一般投入了王蠢的懷中,羸弱的嬌軀抽搐著。
  “蠢哥,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曹酥酥哭泣著在王蠢的胸膛上面捶打。
  “酥酥,你還記得我們之間的約定嗎?”王蠢撫摸著曹酥酥的秀發。
  “我記得,不能打,不能罵,不能恨。”曹酥酥推開王蠢,淚眼婆娑的看著王蠢。
  “希望你能夠原諒我。”王蠢輕輕幫曹酥酥擦拭著淚水。
  “蠢哥。”
  曹酥酥一頭扎在王蠢的懷里,拼命的哭泣著。
  王蠢輕輕的撫摸著曹酥酥的背部,他知道,曹酥酥在宣泄。可以想想,一個風華正茂的女生被禁錮數十年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唯一讓王蠢欣慰的是,這種禁錮,讓曹酥酥保留了她的年齡和青春洋溢的身體。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這是一頓溫馨的午餐。
  曹家三口加上王蠢,圍繞著一個小小的圓桌,圓桌上的火鍋熱氣騰騰。
  對于曹家兩老來說,這是一個完美的結局,他們等到了曹酥酥的醒來,而且,他們還有很長的生命陪伴著寶貝女兒,而他們的寶貝女兒,依然是那么美麗可愛,每每他們的目光落到曹酥酥身上,都忍不住想笑……
  ……
  王蠢在曹家逗留的時候,曹家通知了板凳和刀哥趕到了這里,當兩人看到王蠢的時候,都激動得熱淚盈眶。
  王蠢已經認不出板凳和刀哥了。
  板凳也是近百歲的老人了,但看起來依然健壯。
  刀哥年齡更大,比曹家兩老都要大,不過,身體還算可以,至少,不用人攙扶……
  在交談之中,王蠢得知,這六十年來,刀哥板凳和曹家結成了聯盟,讓雙方都得到了極大的發展。
  六十年間,C市的黑道一直處于板凳和刀哥的控制之下,哪怕是他們已經退休了幾十年,但他的每一句話,在江湖上都是圣旨一般。
  事實上,刀哥和板凳,已經在C市的黑道成為了神話一般的人物,很多小混混,都是以他們為偶像。
  當然,雙方的合作,也離不開新東方武校的支持。
  新東方武校在C市,一直處于一個超凡的地位。
  提到新東方武校,王蠢想到了那群退伍兵,還有葉蘭。
  那群老兵很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不過,葉蘭還健在,而且,已經是子孫滿堂。
  原本,王蠢想去看看葉蘭,最終,還是掐滅了這個想法。很多事情,過去了就已經過去了,對于葉蘭來說,她是幸福的,如果當初兩人真的發展出什么關系,很可能就是以悲劇收場,畢竟,六十年的歲月,對于人類來說,差不多就是一生的光陰……
  ……
  “韓冰還在嗎?”終于,王蠢問到了柳大的校長韓冰。
  “她已經去世十多年了。”
  “十多年了……她在世的時候,還好嗎?”
  王蠢一臉黯然。
  “還好,她舉行婚禮的時候,我去過……她……她讓我轉告你一句話。”板凳看了一眼旁邊的曹酥酥。
  “沒事,說吧。”曹酥酥挽住王蠢的胳膊。
  “她說,她很高興認識你,她很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寸時光,她讓我感謝你,是你讓她找回了自己……”
  王蠢呆呆的看著遠處巍峨的太陽山,太陽山變得模糊,就好像被一層霧氣籠罩一般。
  和韓冰的交往就好像是在昨天,但一轉眼,已經過去了六十年,而韓冰,已經去世了十多年……
  ……
  蘇雪呢?
  許纖纖呢?
  還有歐陽卿卿和歐陽媚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