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941 致命鼠群

果然!
  在王蠢仔細的觀察下,現地磚上有一種隱隱約約的痕跡,痕跡初看就像石頭上的花紋,但是注意一看后就會現這些花紋有著某一種規律。
  找到了這些機關標記事情就簡單多了,打前站的王蠢和秦府先是用巖石按照紋路一路試驗,終于慢慢摸索出了一條步法復雜的路線,雖然進程很緩慢,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在這強弩無差別的射擊下,身法和功力都不重要了,如果王蠢運起全身的真氣雖然能夠抵擋一段路程,可是,誰又知道這條神弩通道有多長?
  王蠢不敢冒這種風險,大秦王朝的弓弩已經達到可以媲美現代化的普通武器,那種連續射十一支利箭的弩-弓更是絲毫不遜色于現代的很多手槍,剛才雖然是密密麻麻的射了一大片,實際上,這并不需要多少弩-弓射,還有一個讓王蠢擔心的是,如果這些弩-弓也如同金雁一般設置了很多無法理解的機關,哪么很有一種可能,這些弩箭頭可能永遠也不會枯竭,至少,在他們被累死在這城墻內的時候是不會枯竭的!
  始皇陵花了三十八年,幾乎近半個世紀,近百萬民工,絕對不會讓他們兩個人就能夠把機關的物質耗費干凈,如果真是那樣,那這里就不是真正的始皇陵了……
  其實,以王蠢的力量,完全可以無視這些機關,但他并不想通過暴力手法破壞這些已經存在了二千多的機關,畢竟,這些機關都是屬于中華民族的瑰寶,一旦毀壞,再也無法修復。
  另外,這些機關肩負著保衛始皇陵的作用,一旦破壞了,如果以后遇到了盜墓賊,可就真是長驅直入了。
  王蠢并不想成為千古罪人。
  為了確保水團長他們的安全,王蠢讓帶隊的許纖纖遠遠的輟在后面,哪怕是遇到了危險,還有許纖纖這道防線。
  王蠢一步一步的緩緩移動著,秦府在后面亦步亦趨的緊緊跟隨,這個時候可不是張狂的時候,只需要一點點的錯誤,將會引發未知的機關。。
  王蠢波瀾不驚的內心也被皇陵龐大的機關懾服,一雙眼睛散著兩點寒星,思感始終在城墻內部蔓延著,讓他感到驚訝的是,這地宮之中不知道是空氣不流通還是其它的原因。他現在能夠籠罩整個城市地神念居然像魚兒離開了水一般,只能隨著身體地移動慢慢推進,最高的延伸距離也不會越三十米。
  這簡直是我不可思議的事情,王蠢無法理解這個世界上還有什么辦法能夠隔絕他的神念探測,難道這地宮之中除了水銀還有鉛之類的隔絕金屬?
  在這個世界上,能夠隔絕王蠢思感的金屬有很多,但是大部分都是貴重金屬,哪怕是就是現代,那些貴重金屬都很難得到量的開采,唯一普通而又量大的就是鉛。當然,厚厚的土層也是天然地隔絕物體,但是,這地宮中隔絕王蠢思感的肯定不是土層,甚至于很有可能連鉛都不是,因為,這城墻內巨大的空間哪怕是有鉛應該也不會把王蠢的思感隔絕到三十米的范圍……
  當然,除了一些特殊的材料之外,還有陣法。
  王蠢推測,這始皇陵中,應該是有某種神秘的陣法,專門對付修真者。
  “墓道。北門墓道到了!”秦府赫然大喊道。
  看著和都城一模一樣的城門,王蠢冷峻的臉泛起了一絲微笑,終于,接近了地宮地核心。同時,王蠢心情也為之一松,根據最近查閱資料的經驗,一般大型皇陵在寢宮的位置反而要安全很多。
  當然,這也不是說始皇陵的地宮核心就是安全地,至少,在地宮核心就有水銀彌漫,還有人魚油燈,這些對于古代盜墓者帶說,它們的厲害要遠遠越那些金雁和弩箭,金雁和弩-弓畢竟還有辦法破解,但是,水銀彌漫的空間和人魚油燃燒的地宮是生物無法生存的空間,這對古代的盜墓賊幾乎等于無法破解地絕殺機關,因為,在古代沒有防毒面具和氧氣筒。
  這也是為什么項羽寧愿花三十萬民夫來挖掘始皇陵也不打洞進入,在古代條件簡陋的情況下,把陵墓全部露天挖掘才是最安全有效的辦法。
  已經進了地宮,意外的是,這段路程居然沒有絲毫風險,地宮有一個足球場大,手電筒在墓道中炙亮的光芒遽然一弱,那一點光芒就像無盡虛空中黑暗的亮點,雖然是在光,但是照射的范圍小得可憐,當然,并不是手電筒的亮度小了,而是空間遽然擴大,黑暗吸收光線地空間增加,給人的視覺好像沒哪么亮了。
  地宮中似乎有漫天繁星一般,隱隱約約看不清楚,那一點一點地光芒在空中閃閃爍爍,給人一種夢幻中的感覺,王蠢孫劍一臉呆滯的看著漫天繁星,地宮的規模已經越了他們的想象,雖然因為黑暗看不清楚,但從那點點的星光可以感覺到,這巨大的地宮居然沒有支撐……
  這是多么偉大的建筑!
  這是人類的奇跡!
  這是大秦王朝的輝煌!
  可以想象,在數千年前科技情況下要建造出一個足球場的空間不用一根柱子是多么艱難,是多么的不可思議!哪怕是在現代,要完全修建一個足球場哪么大的封頂建筑物也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正在王蠢沉醉在皇陵的宏偉之中的時候,赫然,心頭升起一絲警兆……
  退無可退!
  王蠢全身青色光芒突然激,一團濃郁的霧氣在空中彌漫,這地宮之中本就有一層若有若無的霧氣,當王蠢的霧氣纏繞在空中和地宮中的霧氣糾纏時候,散一股奇異的七彩光芒,這七彩光芒團團把王蠢和孫劍圍住,就像一面七彩光芒的透明盾牌……
  “撲!”
  “撲!”
  “撲!”
  ……
  一陣破空的悶響,一頭銀白色的老鼠像一支離弦的箭射向王蠢的護身真氣,那尖尖的嘴撞在那透明的盾牌上面露出猙獰的牙齒,牙齒雪白粘連著涎水,一雙紅色的小眼睛充滿了兇光……
  “撲……”
  ……
  第一只老鼠還沒有從空中落下,不計其數的老鼠像回巢的蜜蜂一般不斷的撞向王蠢的護體真氣,在空中幻化出一道一道的銀線,流星一般,掉落后再撞,不眠不休。
  “是變種動物!”看著真氣外面越聚越多的銀色老鼠,王蠢臉上為之變色,能夠在地宮中這種環境下生存的動物絕對是強悍的,要知道,這地宮中可是沒有氧氣,而且還有劇毒水銀,而儀器顯示,空氣之中根本沒有氧氣。
  王蠢一邊放出強大的真氣抵御源源不斷的沖擊一邊說,這些老鼠的沖擊力實在是強悍,每一次撞擊都讓王蠢一陣血氣沸騰,倒是孫劍沒有什么壓力,他完全是在王蠢的真氣保護之下。
  “退出去!”王蠢看著一片銀白的地面和空中不斷升起墮落的老鼠,皺起眉頭。
  “殺死它們!”秦府長發飛揚,殺氣騰騰。
  “先退出去再說。”
  王蠢猜測這些老鼠是始皇帝刻意安排的,還是不想破壞這地宮的生態環境,回頭看著墓道口層層疊疊的老鼠,頓時背脊一陣寒心悸,墓道已經擠滿了老鼠,整個墓道都成了銀白色,而且,層層疊疊的最高地方居然高達半米,可見這老鼠的數量之多。
  王蠢突然想起了一部災難大片,里面的老鼠數量也是成千上萬,但是,那電影里面的場面和下現在比起來實在是小巫見大巫,無論是數量還是老鼠霸道兇猛程度都要比那災難片里面高出若干倍。
  至少,災難片里面的老鼠雖然體型巨大,但是絕對沒有這些銀白色的老鼠靈活,更沒有這些老鼠兇殘,這些老鼠幾乎是不要命的撞擊,對生死似乎根本不在乎,王蠢就眼睜睜的看著幾頭老鼠在真氣上撞得頭破血流還繼續撞,直到撞得不能動彈了才被其它老鼠群淹沒。
  更重要的是,這些老鼠的彈跳能力驚人,雖然不能在空中飛翔,但是一次跳躍都有三米多,借著那跳躍巨大的沖擊力讓王蠢神靈之軀都感受到了力量感。
  “快想辦法,不然我們會被活活困死!”秦府對王蠢道,此時,他可沒有王蠢從容,根本沒有時間思考,這些老鼠好像比那些金雁的智慧更高,它們居然知道每一次撞擊同一個地方,并且,只要他有移動的趨勢,它們就亡命的集體撞擊,在這高密度的撞擊下,秦府根本寸步難行,不動還好點,一動的話反而要撞得倒退幾步,現在,秦府和王蠢已經離開那墓道口越來越遠了。
  王蠢雖然有千百種殺死這些老鼠的辦法,但問題是,只要他大開殺戒,就會破壞始皇陵里面的一些機關設施和生態平衡。
  鼠群似乎也察覺到王蠢和秦府兩人想退出地宮,很多老鼠在墓道口邊蓄勢以待,那強健的后腿和那閃爍著寒光森森然的尖銳牙齒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沖擊,特別是那銀白高貴的皮毛襯托著那猥瑣兇狠的模樣,更是讓人不寒而栗,這就好像是衣衫襤褸的惡毒漢子絕對沒有西裝革履的壞蛋給人的壓力大,當一個壞人混到西裝革履的時候,他的破壞了要遠遠越衣衫襤褸的壞人。
  王蠢面向墓道的壓力遽然增加,他知道,他們已經失去了離開地宮的機會,沒有人能夠抵抗這不計其數的老鼠,這些老鼠就像一只悍不畏死的鐵血軍隊,它們唯一的目的就是讓進入地宮的人不得離開……
  王蠢心中有些惱怒了,雖然暫時還沒有多少危險,但這么耗著也讓他很不爽,畢竟,他可是已經晉級神靈的修真者。
  秦府一雙冷冰冰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空中不斷撞過來的老鼠,他已經擊斃了至少不下于千只的老鼠,每一次掌風過去,必定有成堆的老鼠被掌風劈死,但是,那掌風掃開的空缺只是一轉眼的時間就迅被銀白色補充了,而且,秦府的每一次攻擊都會招致老鼠更猛烈的報復。
  “***,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
  王蠢終于忍無可忍,猛然擎起大千世界壺。
  王蠢已經徹底的失去了耐心,決定把這些兇殘的老鼠一網打盡。
  就在王蠢擎起大千世界壺,奇跡的一幕出現了,幾只本是準備攻擊王蠢地幾只老鼠突然一個轉折跳躍,輕輕的越過一輛青銅戰車那巨大的車身,消失在鼠群之中。
  本是虎視眈眈的銀鼠群似乎有一陣騷動,漸漸的,騷亂就像傳染病一般,銀鼠群開始如同退潮的波浪,還沒等王蠢和秦府反應過來,本是蔓延在地宮墓道一角的銀鼠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就連開始被王蠢秦府打死地無數鼠尸也看不到一只,仿佛,剛才王蠢和秦府只是做了一個夢……
  幾乎是在老鼠消失的那一刻,王蠢的血液一陣沸騰,這是一種戰意的沸騰!
  王蠢憑借著一個神靈地嗅覺,以及無上仙道的靈敏感覺到了一種不同于尋常的氣息,這是一種只有在鐵血戰場上廝殺的軍人才擁有的氣息,王蠢開始興奮了。他很久沒有這種興奮的感覺了,因為,這種感覺和在異空間烽煙四起的戰場是一個感覺。
  王蠢的血液在沸騰,他的神念像幽靈一般在地宮游蕩,隱藏,尋找著那股氣息的擁有者!
  鼠群消失之后,許纖纖帶領水團長他們跟了上來。
  所有的人都尾隨在王蠢和秦府身后,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一個小時過去了,王蠢和秦府沉住呼吸始終都在追尋著那股氣息,那股鐵血地氣息,可惜,沒有目標出現,但是,王蠢感覺得到那股氣息越來越近了,他的腎上腺開始分泌。
  王蠢有預感,預感自己馬上會找到,因為,他已經感覺到了大戰來臨前的那種滲入骨髓的壓抑。
  “咚!”
  “咚!”
  ……
  幾聲巨大的回音在空中回蕩,似乎是某中沉重的東西在地面震動,仿佛地宮都在顫抖一般,王蠢和秦府昂首挺胸,屹立如山,他們感覺到旁邊青銅鼎似乎都在抖動。
  咚咚的聲音停止,地宮之中又陷入了沉寂,秦府不禁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這聲音給他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大得他不得不運起真氣來控制心臟的跳動……
  赫然!
  秦府劍的那根本聞無可聞的嘆氣聲還沒有落下,那“咚咚”聲又響了起來,這次,聲音要小了很多,但是,聲音是小了,秦府卻清清楚楚感覺到,這聲音正在朝他們的方向過來,
  是腳步聲!
  秦府的額頭瞬間流下了瀑布般的汗水,絕對是腳步聲,如果開始因為聲音大而不敢肯定,那么,現在秦府已經可以肯定了,是腳步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