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939 秦朝的殺人機械

王蠢施法,靈氣閃爍,地宮之中亮如白晝,在這電光火石,那金芒與石頭接觸折,王蠢看到到了那金芒的形體。
  秦地宮內有哪些珍貴的隨葬品?
  千百年來由此引了許多神奇的傳說故事。地宮飛雁就是一個十分迷人的傳說。
  《三輔故事》記載,楚霸王項羽入關后,曾以三十萬人盜掘秦陵。在他們挖掘過程中,突然一只金雁從墓中飛出,這只神奇的飛雁一直朝南飛去。斗轉星移過了幾百年,到三國時期,(寶鼎元年)一位在日南做太守的官吏名曰張善,一天,有人給他送來一只金雁,他立即從金雁上的文字判斷此物乃出自始皇陵也。這個神奇的傳說有沒有歷史依據?
  近年來有的學者著文指出:“這雖然是個傳說故事,但說明秦陵內的文物曾經流失于外,并且遠達云南以南。至于說金雁制作精巧,不但好看,而且還能飛,這也是有可能的。因為在春秋時期,著名工匠魯班已經能制造出木雁,在天空中飛翔,直飛到宋國的城上。幾百年后,秦國的工匠能制造出會飛的金雁,這是可信的。”
  那么,這個傳說故事究竟可信不可信?
  在中國這個歷史上不甚看重科技的國度內,假若在2200年前就能制造出會飛的金雁,這在中國科技史乃世界科技史上都是一個罕見的奇跡。然而,金屬飛雁的可信程度確實令國人捏把汗。假若仔細推敲,立即就會看出這個傳說的破綻之處。試想一個金屬物體在空中飛翔并不象放風箏和輕氣球那樣簡單易行。后者由于質量輕,它借助于自然界的風力就可以在空中飛翔,然而對于一個金屬物體來說,它如果沒有機械動力單靠自然界的風力,不要說空中飛行恐怕連起飛這個基本的難題也無法解決。
  兩千年前的中國何以能解決金屬物空中飛行的能源問題?
  王蠢五指箕張,猛然朝空中一抓,空中憑空出現一個水球。
  王蠢手臂一震水球在空中突然炸裂,潔凈的水在空中被光棒照射得如同水晶一般,折射出夢幻一般的色彩。
  赫然,水花由漫天的水晶聚集為一團蕩漾著波紋的液體,水先是一團匯聚,然后變幻成梭形,慢慢的,慢慢的,梭形的液體在空中凌空飛行起來,它的目標是那潛伏在黑暗中的金雁……
  度很慢很慢!
  秦府猛然打了一個冷戰,突然才現,整個裂縫之中的空氣仿佛被凝固一般,本是在地上拾起的土塊在手中也變得異常堅硬,仿佛突然之間長出了菱角一般。
  如果一開始,秦府只是被晉級神靈的王蠢氣勢所攝,那么現在,他才算是真正見識到王蠢的法力。
  “嗦……”
  那團蕩漾著波紋的水突然加,在空中出刺耳的破空聲音,破空聲在這裂縫之中左右激動,震得秦府的耳朵生疼,可見這團液體的度和力道之猛!
  那黑暗中又爆射出滔天的殺機,遽然,一道金芒從那深邃的黑暗中破空而出,金雁故伎重演,似乎它也知道這團水的力度很大,一個優美的側翻后緊跟那梭形水團追去……
  突然!
  秦府發現,整個裂縫空間都凝固了,自己的指頭都動彈不得,更讓秦府目瞪口呆的是,就連那度快若閃電的金雁也被凝固在了空中,并且,金雁似乎失去了開始的光澤。
  不僅僅是秦府目瞪口呆,就是遠在數十米開外的許纖纖一行人,都是一臉震撼的表情,他們沒有沒有想到,王蠢居然強大到了如此地步。
  王蠢嘴角輕輕一笑,秦府頓時感覺束縛在自己身上的力道徹底消失,剛才那遽然的寒冷和遽然地空間凝固讓他心里悸,他發現,王蠢對空間的控制已經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步。
  當秦府看到王豪手中被冰塊包裹的金雁后這才明白王蠢剛才的意思。
  因為金雁的度太快,王蠢的空間領域無法捕捉到金雁,王蠢決定以柔克剛,利用水的柔韌性和冰塊的凝固性對金雁進行空間控制,剛才王蠢讓那水團在空中飛行,當金雁從后面追趕的時候突然讓水團停頓,金雁與水團相撞后立刻讓水團凝固稱為冰塊。在那一瞬間,王蠢完成了水地停頓,凝固,空間領域控制,金雁被冰塊包裹,本身的重量立刻增加,最重要的是。無論這金雁是鬼魂還是機械,被冰塊凍住后都不可能還能夠飛行。
  果然不出王蠢所料,金雁失去了所有的機能靜靜的呆在冰塊之中,那黃金的身體散出迷人的光澤,在冰塊地包裹下更是如同一件頂尖的藝術雕刻,誰有想得到,就是這看起來精致華貴的工藝品居然擁有閃電般的度,更有神兵利器般地滔天殺機。
  “這金雁為什么會飛?”石小寶見沒有了危險,立刻扒開許纖纖擠了過來,看著王豪手中的金雁嘖嘖道。
  “無法解釋……”王蠢小心翼翼的讓冰塊慢慢融化,并且是有選擇性的融化某些部位,讓冰塊在金雁的翅膀之間凍成一根冰棍。誰也不能保證這金雁會不會突然暴起傷人,只要控制住這金雁的翅膀,它沒有了那閃電般地度,對眾人便構不成威脅。
  看著手中的金雁,王蠢不禁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這金雁除了是黃金制造,幾乎與真正的大雁沒有任何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比真正的大雁要小很多,顯得很精致,這金雁的兩只眼睛是綠色,也看不出是什么東西制造。
  當王蠢仔細觀察后現,這金雁實際上不完全是黃金打造,嚴格的說,應該是合金,只是顏色看起來沒有任何區別,而硬度卻要比黃金大了若干倍,從這金雁地硬度王蠢想起了異空間那艘古老的飛船上面的金屬,這金雁的硬度,完全可以和他身上的黑色甲胄媲美。
  “讓我看看……啊……”中國狼人接過金雁翻來覆去的看突然喊道。
  “恩?”王蠢本準備往前走的,頓時停下了腳步,中國狼人絕對不是那種大驚小怪的人,肯定是有了什么重大的現。
  看著中國狼人手中的金雁,王蠢都有點呆滯了,只見那金雁沒有被冰凍的地方被秦府一通亂摸后,身體上的羽毛居然顯得凌亂無比,這些羽毛王蠢開始也發現了,只是以為是手工做的特別好,根本沒有想到這些羽毛真的像大雁的
  般能夠活動,當然,讓王蠢驚訝的不是這些黃金羽毛開羽毛后露出的一塊綠色的玉器。
  玉器只有指甲大小,像電話卡一般插在金雁的腹部,當王蠢把這指甲大小的玉器放在手掌上居然感覺到一股能量流動。
  四相古玉!
  王蠢太熟悉這種氣息了,這就是四相古玉的氣息。
  難道這金雁的能量就是這四相古玉提供?
  思緒間,王豪把金雁身體上的冰凍慢慢解除,果然,失去了玉器的金雁仿佛失去了生命一般沒有了絲毫動作。
  王蠢現在已經可以肯定,這卡片一般的玉器和身上的四相古玉功能一模一樣,唯一的不一樣就是自己身上的四相古玉要大得多,顏色也更綠,顯然,自己身上的玉佩等級要比這卡片般的玉器高很多。
  “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水團長見眾人都被金雁所吸引,忍不住提醒道。
  “我們走吧,這地宮之中,好東西多著呢,如果樣樣都要研究一番,哪怕是十天半月,也就是看個皮毛,先去陵寢再說。”王蠢點頭。
  “這金雁不要了?”石小寶把文靜手中的金雁一把奪在手中,要知道,這東西做工精致,又是黃金打造,如果拿出去可是大價錢啊,此時此刻,他完全忘記了來皇陵的目的。
  “我們并不是第一個進入始皇陵的人,既然前面的人留下了這只金雁,我們也就留下它,讓它守護這地宮吧。給我!”
  “啊……好吧……”石小寶輕輕的摸了一把金雁柔軟的羽毛,一臉不甘的金雁遞給王蠢。
  王蠢接過金雁,把那已經泛白如同卡片的玉器在掌心輕輕一握,玉器便變得翠綠,洋溢著靈氣。
  在眾目睽睽之下,王蠢把如同卡片一般的玉器塞到了金雁原來的位置,立刻,金雁在他手中扇動翅膀,散發出兇厲之氣,那雙綠色的眼睛也轉動起來,仿佛有生命一般。
  “我靠!”
  眾人嚇得紛紛后退。
  “我賜予你百年生命,守護這里,殺死一切盜墓者!”
  王蠢雙手蓬著掙扎的金雁,手中,一團氤氳升起,籠罩住金雁,然后,嘴里默念咒語,原本兇厲的金雁一雙翅膀開始慢慢的扇動升空,在空中盤旋了幾個圈,發出幾聲清脆的鳴叫,便消失在縫隙之中。
  “它走了?”石小寶心有余悸的問道。
  “走了。”
  “它不會再偷襲我們吧?”石小寶看了一眼金雁消失的方向,提心吊膽的問道。
  “我已經修改了里面的符箓。”王蠢淡淡道。
  “奶奶的,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厲害了?”
  “我們走吧。”
  王蠢看了一眼石小寶,微微一笑,當先沿著裂縫走去。
  這道裂痕一直跟隨著外城墻延伸著,那黑暗仿佛永無止境,當然,這都是感覺,在這地下很容易傷失距離感和時間感,如果沒有定位器,方向感更容易失去。
  王蠢乃神靈之軀,尚且如此,其他人可想而知了。其實,水團長石小寶之流,如果沒有王蠢用靈氣保護,早就窒息在這隧道之中了。
  終于,裂縫到了盡頭,不過,裂縫的盡頭城墻有一處坍塌,也許是基礎沒有打牢固的原因,或者是年代太過久遠,裂縫盡頭的城墻嚴重錯位,那錯位的城墻有一個腦袋大的洞口,黑黝黝的,想必那金雁就是從這洞口出來的,同時,王豪現這洞口邊的一塊石頭上光滑無比,應該是那金雁經常落腳的地方。
  王蠢一直有個問題沒有想通。
  大秦時代,別說青銅時期的工藝水平,哪怕是現代工藝,要想制造出金雁這么精密的機械,也絕非易事,始皇帝是如何制造出金雁的?
  以王蠢對歷史的理解,大秦帝國的工業水平根本就不可能制造出金雁這種精密具有如此大殺傷力的機械。
  如果始皇帝時代真又有如此好的制造水平,別說是統一六國,就是地球都被他統一了,畢竟,那可是兩千多年前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