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938 地宮驚魂

“普通!”一聲,秦府單腿跪倒在地面上淚流滿面,這是秦府復活后第一次流淚。
  秦府那張棱角分明的臉,也變得迷蒙,這里是他們的夢,是他們的故鄉,這里有著他們無盡的哀思,那縱橫沙場的大秦王朝已經灰飛煙滅,留下的只剩下這任人憑吊的兵甲,可是又有誰知道這些兵甲的具體用途?又有誰知道大秦帝國的雄圖霸業?
  不,王蠢知道。
  王蠢知道,在這不計其數的甲冑之中,藏著一個絕代帝王的夢想,始皇帝在死亡之前一直在為自己的復活而準備著,這些甲冑兵器都是他再起風云的根本,只是,歷史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始皇帝這一睡就是數千年,這些在當時縱橫天下的兇器只能被人收藏,被人研究,被人觀賞,它們已經不是兇器,不是縱橫沙場的無敵兇器……
  慢慢的,秦府眼中那一絲狂熱慢慢消失,大秦鐵騎已不在了。
  “快到了外城墻,如果不出意外,我們很快就能夠到達地宮的核心,始皇陵!”秦府緩緩站起來,一手摸著一副青銅價值,這副甲冑哪怕是在秦朝也是價值高昂,在現代更是無價之寶,這是大秦最著名的重甲騎兵的甲冑,當身穿著這種甲冑的士兵出現就象征著勝利,也象征著榮譽,在秦朝,秦府做夢都想擁有一支這樣的騎兵開疆裂土,征戰天下。
  “這些甲胄還有用嗎?”王蠢故意問道。
  “有用!大秦兵甲要重臨天下了!”秦府喃喃的自語著從地上爬起來,稿費夢囈一般,臉上泛起嬰兒般的笑容,在這滿是青銅光澤的甬道中顯得無比詭異。
  看著秦府那詭異的神情,眾人莫名的背脊一陣發冷。
  逐漸跟隨在王蠢和秦府身后深入,沿途,遇到了不少的墓葬坑。
  坑道一個接一個被打通連接后顯示的數據和水團長的數據大體差不多,一路看到的陪葬物品之豐富讓水團長欣喜若狂,卻讓秦府一臉悵然。
  坑道被武器甲冑塞得滿滿的,其中有兵馬俑陪葬坑、銅車馬坑.、百戲俑坑、文官俑坑……
  王蠢突然現,大秦王朝的覆滅很大原因也是這陵墓的修建,當時秦始皇幾乎起舉國之財力修筑始皇陵,他在生的時候各路草莽英雄懼于他的虎威不敢做亂,但是他死后很多弊端馬上顯露了出來,很多雄兵因為缺少兵器糧草而被那些舉著鋤頭的農民起義軍打敗!
  “始皇陵內城墻!”水團長突然驚喜的大叫道。
  眾人所處位置在一個塌陷的縫隙中,裂縫抵轉折緊隨城墻延伸,從裂縫的痕跡顯示,這絕對不是什么預留的甬道,更不是盜墓賊留下的盜洞,也不是陪葬坑,這只是數千年的歷史進程中自然形成了一道類似于隧道的坍塌裂縫,現在,裂縫的正前方有著一道雄偉的城墻,從那巨大的磚石可以看得出,這城墻的厚度遠遠不是他們開始遇到的那些墻壁厚度可以相比的。
  王蠢發現,沿途神秘隧道都有那神靈氣息,而且,墻壁也有人真氣加固的痕跡,已經非常明顯,在之間,是有人進入過這隧道。
  “根據初步考察,陵園分內城和外城兩部分。內城呈方形,周長米左右,北墻有2,東、西、南3墻各有1門。外城呈矩形,周長米,四角各有門址一處。內、外城之間有葬馬坑、珍禽異獸坑、陶桶坑陵外有馬廄坑、人殉坑、刑徒坑、修陵人員墓400個,范圍廣及56-25平方公里。陵墓地宮中心是安放秦始皇棺槨的:過現代的資料獲得的信息,我們剛才經過了很多陪葬坑,這都證明了信息很準確,根據我們的定位系統和經過的一些陪葬坑和物品推測,我們的確是到了外城墻,不過,這對我們似乎不是好消息……”水團長皺眉道。
  王蠢皺眉輕輕的撫摸著這巨大石頭構筑的城墻,這幾乎就是第二座大秦都城,雖然從磚石的大小判斷比原都城小了很多,但是相對于地下歷史上的地下皇陵來說,這已經極為宏大了,在地下建立城墻要塞的難度要比在地面建立要塞的難度大若干倍,這個道理地球人都知道。
  “為什么不是好消息?”秦府狂熱的情緒被王豪潑了一盆冷水,當他看到這城墻后。幾乎認為是已經進入了始皇陵地陵墓。
  “我們現在地位置離進入地宮的城門非常遠。從衛星探測資料顯示,這條隧道的直線終點其實就是在這里,所以,我們已經無法利用那條天然的隧道了!”水團長低頭在城墻上丈量著道。
  “我們可以破墻而入?”這一路行來,秦府已經用蠻力打開了坍塌的地方和一些坑道墻壁。
  “破墻?這是城墻,破得了嗎?還有,我如果像開始一樣用蠻力破墻,坍塌的城墻放在哪里?最重要的是,我們很有可能會毀掉始皇陵,這是絕不允許發生的”水團長站起身體搖了搖頭,斬釘截鐵道。
  王蠢無奈的看了看這狹小的裂縫,哪怕是自己破了城墻,墻體巨大的厚度所需要占用地空間也無法找到,這里不同于開始他們經過的隧道,這里城墻厚度無法想象,哪怕是這城墻周圍的泥土都是緊壓粘土,想要像開始那樣利用神功擠壓出空間也是不可能,畢竟,這里的泥土密度基本已經達到了飽和程度。
  “那那……那怎么辦?”秦府看了看自己站立都略顯擁擠的裂縫,頓時明白了利用神功擠壓空間已經不現實了。
  “先順著這裂縫走,看有沒有機會,按照資料推測和大秦都城的原設計圖,這外城應該有四門,我們不一定要從最近地門進入……”最后,還是王蠢做出了決定。
  王蠢徑直朝那幽深黑暗的裂縫走去,顯然,這裂縫是因為封土的地基和城墻地基生了嚴重錯位而形成的,裂縫一直緊貼著城墻延伸著……
  赫然!
  王蠢和秦府幾乎同時靜止不動,整個人如同雕塑一般保持成為攻擊狀態,一股陰森冰冷地殺機在裂縫里面蔓延。強烈的危機感讓火居道士和中國狼人這般人物都是一陣心悸,就是許纖纖也是如臨大敵。
  在前面的黑暗中,好像有一頭極端危險的猛獸伺機而動!
  王蠢的思感一直都在前面開路,當那危機感傳來的時候他馬上反應了過來,而他地緊張也立刻感應了秦府,時間也好像靜止,秦府好像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在這裂縫之中出強烈的震動一般,仿佛,空氣都在跟隨心臟震動。
  王蠢那無邊的殺機越來越凜然。
  讓秦府疑惑的是,王蠢始終保持攻擊狀態而沒有攻擊。
  是什么東西如此厲害?
  秦府握住燃燒棒的手滿是汗水,有一種滑膩的感覺,秦府雖然是始皇帝欽點復活的人,但因為年代久遠,滄海桑田,當年地面留下的建筑物已經夷為平地,秦府所掌握的資料也沒有任何意義,何況,這條隧道,本身就不是入口。
  另外,秦府除了掌握復活始皇帝的密道之外,對始皇陵的外圍也是一無所知。
  壓力來之于那黑暗中潛伏地危機。
  一分鐘!
  二分種!
  半個小時!
  ……
  整整過了一個十分鐘,王蠢和秦府像被魔法凝固一般一直站著。
  秦府臉上的汗水不斷的流下,那黑暗之中的殺機是如此的暴烈。
  晉級神靈的王蠢并沒有把黑暗之中的東西放在心上,但是,他不敢先動手,畢竟,他們是來復活始皇帝的,不是來搞破壞的,他需要讓對方動,他相信,只要對方動,他就有把握制勝,現在,他們在和潛伏在黑暗中的不明東西比耐心。
  那黑暗中地殺機就像恒古不化的巖石般巍然不動!
  已經晉級神靈的王蠢都有一股強烈的挫敗感,顯然,對方的的耐心比他們好得多,在這裂縫之中,至少還能夠聽到秦府的心臟跳動聲音,而那黑暗中除了濃烈的殺機外,根本察覺不到有任何不一樣,如果不是那殺機過于濃烈,王蠢肯定會認為自己的思感產生了錯覺,在這隧道之中,王蠢的思感一直監控著黑暗的空間,除了在開始進入的時候遇到過那群罕見的老鼠外,在這地下哪怕是一只蟑螂都沒有現,而在這裂縫之中居然有讓人產生如此危機的猛獸潛伏,這簡直有點天方夜譚。
  難道這幾千年的地底下還有活著的物體?
  除了那濃烈的殺機,王蠢居然無法掌握對方的具體位置,這是王蠢想不通而不敢輕舉妄動的原因,要知道,無論是殺機多么的濃烈,無論是人還是猛獸,只要出殺機就應該有生命的特征,比如心跳,血液的流動,呼吸等等,現在的情況變得詭異無比,好像那茫茫的虛暗之中只有殺機的存在而沒有生命的存在一般。
  現在,讓王蠢更加顧忌的是對方的耐心,對方有著如此好的耐心對他們來說顯然不是什么好事!
  “我去!”秦府失去了耐心,猛然大踏步向前走去。
  “回來……”
  “啊……”
  “嗖……”的一聲,還沒等王蠢的話落音,一道耀眼的金芒閃電般襲向孫劍,繞是秦府被王蠢一拉了一下,那金芒還是劃破了秦府的手臂,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得就連強悍如秦府,也無法躲避,一聲慘叫后,金芒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后一個轉折又沒入了那深不可測的黑暗之中,仿佛,那道妖艷詭異的金芒從來沒有出現過。
  王蠢拖著秦府的身體連續退了數十米才停下來,那道金芒似乎又潛伏在某一個角落伺機再次襲擊而沒有出現。
  就在王蠢和秦府飛速后退之際,石小寶一行人早就見機不對,退回到了縫隙的入口之處,許纖纖則是警惕的站在眾人前面。
  早在進來之際,王蠢已經交代了許纖纖保護眾人,特別是要照看到水團長,因為現在,許纖纖可是除了王蠢和秦府之外最強大的存在。
  至于水團長,只從進入了隧道之后,他就意識到,這里任何一個人都不簡單。不過,水團長也算是見多識廣之人,并沒有一驚一乍。
  看著秦府手臂上那道深深的傷痕,王蠢都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這傷痕不深,算不得什么傷害,但是從傷痕整齊的切口可以想象到那金芒是多么的鋒利。
  “怎么樣?”王蠢遞給秦府一把丹藥。
  “沒事!”秦府咬著切齒忍著肌肉撕裂的疼痛,一口吞下丹藥,頓時感覺好多了,問道:“看清楚沒有?”
  “不知道,沒有生命的特征,速度太快,哪怕是我的思感都不能捕捉到它的形體!”王蠢搖了搖頭,剛才那金芒暴起傷人的時候,王蠢的思感居然抓不住那遽然加快的度。
  “摧毀它!”秦府有點惱火了,一臉暴怒之色。
  “先看看……”王蠢目前最大的問題并不是對手有多么的難對付,而是不能破壞始皇陵的地宮結構,畢竟,這可是中華民族的國之瑰寶。
  “呯……”的一聲爆炸聲,這次,王蠢和秦府清清楚楚的看到,一道金芒猛然撞擊在那石頭上,石頭爆裂的電光火石之間,然后,那金芒又如同幽靈一般折了回去,神出鬼沒。
  好威猛的氣勢!
  王蠢張了張嘴目瞪口呆,他突然想到,這世界只怕是很難找出一張困住這金芒的網!看來,只能用法力困住了。
  “金雁……”
  就在王蠢剛準備施法的時候,秦府突然一聲驚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