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936 晉級神靈

出竅期。
  分神期。
  合體期。
  洞虛期。
  大乘期。
  渡劫期。
  那暖烘烘的細流,形成無堅不摧的力量,如同鋪天蓋地的潮水一般,一路摧枯拉朽,勢不可擋,王蠢不停的晉級再晉級,不停的擊穿著一道一道障礙,一道一道壁壘。
  人類修真者一些需要千千萬萬年才能夠跨越的鴻溝,在王蠢面前,只是電光火石之間,便土崩瓦解了。
  在人類的修真史上,從沒有過修真者從出竅期直接晉級到神靈的先例。
  時間,就好像停頓在了這一刻。
  王蠢屹立在懸崖之上,微微閉著眼睛,寶相莊嚴,眾神則是站在周圍,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形枷鎖,枷鎖之外,是電閃雷鳴,灰蒙蒙的夜空,照亮如同白晝,纖毫畢現。
  王蠢不知道,他在眾神的護衛之下,居然輕而易舉的渡過了天劫,成為了一位真正的真仙。
  在人類的修真史上,不知道有多少修真者功敗垂成,在飛升之際,被天雷化為灰燼,運氣好一點的修成散仙,運氣差一點的直接形神俱滅,而王蠢,則是在一群遠古的神靈庇護之下晉級,無驚無險。
  眼看著王蠢臉上充滿了永恒神靈氣息的面容,盤古嘴角泛起了一絲微笑,這是億萬年來,第一個瞞過主神而誕生的真仙。
  許纖纖感覺自己好像被遺忘了,從撲殺火龍開始,許纖纖一直就跟隨在小黑身后,因為她個子太小,以至于王蠢都快忘記了她的存在。
  許纖纖是存在的。
  穿著藍鳳神甲的許纖纖并沒有感覺到那滔天的炙熱巨浪,她能夠感覺到那火龍身上洋溢著的澎湃生命力,但是,許纖纖依然感覺自己是一個隱形人。
  當王蠢吞下了火龍內丹之后,盤古突然走到許纖纖身邊,輕輕的在許纖纖秀肩上一拍,許纖纖便如大夢初醒,她并不是消失了,而是因為盤古讓她消失了。
  時間,好像突然過了千千萬萬年一般。
  當許纖纖目光落到恰好睜開眼睛的王蠢身上,她這才意識到,一切,都改變了,改變得毫無征兆,改變的如此的突然……
  ……
  王蠢終于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目光深邃,充滿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洞察力,好像世間萬物,都逃不出他的法眼。
  “怎么樣?”盤古微笑問道。
  “不錯。”王蠢臉上那猥瑣的氣息蕩然無存,代之的是一種俯視蒼生悲憫。
  “看看天空!”盤古抬頭。
  “嗯。”
  天空,是無數兒臂粗的閃電,在漆黑的夜空之中不停的閃爍,就像無數的巨爪在空中攫取著什么。
  “這是主神禁制。”盤古淡淡道。
  “主神在追殺我!”王蠢那悲憫的目光,變成了騰騰的殺氣。
  “拿著。”
  盤古把手中石斧遞給王蠢,就在王蠢伸手接過石斧的電光火石之間,好像一股電流通過了王蠢的腦域,王蠢立刻明白——開天辟地法門。
  “上神,我現在能夠劈開重刑犯城嗎?”王蠢感受到身上涌動的雄渾力量,好像有一股兇猛的力量需要他發泄一般。
  “不能。”
  “啊……”
  “你還是太弱。”盤古搖了搖頭。
  “我要什么時候才能夠劈開重刑犯城。”
  “一切,自有定數。去吧!”
  盤古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逐漸小時的雷電,雙臂一張,**著的上身穿上了長袍,與此同時,眾神也穿上了衣服,恢復了正常形態,空中那無形的保護圈也突然小時,一切,歸于平靜。
  “謝上神!”
  王蠢朝盤古深深鞠躬之后,大步朝重刑犯城城門的方向走去,動作果決,毫不拖泥帶水。
  小黑吞星獸與許纖纖,連忙跟隨在了王蠢身后。
  “上神,他會回來嗎?”
  “他回不回來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是破局之人。”
  “破局之人!”蚩尤眼睛一亮。
  “是的。”
  盤古一直遙看著王蠢的背影消失在山嶺之間,目光之中,燦燦生輝,那原本蒼老的模樣,變得神采奕奕……
  ……
  “蠢哥,我們終于出來了。”許纖纖輕輕撫著飽滿的胸口,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他們,已經留不下我了。”
  王蠢握緊手中石斧,轉身看著蜿蜒起伏的黑色城墻,赫然,高舉始終石斧,凌空狠狠一斧劈下。
  轟隆隆!
  轟隆隆!
  高聳的黑色城墻在王蠢的石斧之下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音,不停的搖擺著,大地也跟隨著搖晃不定,仿佛山崩地裂一般。
  看著眼前的一幕,許纖纖不禁一陣心驚肉跳,倒抽了一口冷氣,她沒有想到,王蠢隨便一斧,便會有如此磅礴的威力。
  半晌,不停抖動的蜿蜒城墻這才安靜下來,就好像地震余波終于停下來一般。
  “果然還是沒有辦法劈開這重刑犯城。”
  王蠢收起石斧,深深嘆息了一聲。直到現在,王蠢這才真正感受到這重刑犯城的巨大威力。
  不愧是主神封印!
  “你想劈開它?”許纖纖問道。
  “不想。”王蠢嘴角微微一笑。
  “既然不想,為什么……”
  “我要讓他們知道,我是很想幫他們的。”王蠢嘴角浮現一絲狡黠的笑容。
  “蠢哥真聰明。”許纖纖吃吃笑道。
  “纖纖,來,吸一口。”王蠢深處手臂。
  “啊……我現在不需要。”
  “你需要的。”王蠢深邃的目光犀利無比,好像能夠洞察時間萬物。
  “嗯。”
  許纖纖輕輕抱住王蠢的胳膊,露出兩顆鋒利的牙齒,牙齒刺入了王蠢的血脈之中,一道鮮紅的血液涓涓流淌到了許纖纖的嘴中。
  時間就像凝固了一般,許纖纖兩顆閃爍著寒光的獠牙深深的刺入王蠢的肌膚,貪婪的吸食著鮮血,好像要吸干王蠢一般。
  自始至終,王蠢都沒有動,兩人就像一組雕塑。
  星轉斗移。
  滄海桑田。
  終于,許纖纖抬起了頭,兩顆鋒利的獠牙上,流淌著觸目驚心的神靈鮮血。
  一個全新的世界展示在許纖纖面前。
  一切,都改變了。
  當初,王蠢給了許纖纖第二次生命。
  現在,王蠢給了許纖纖一個嶄新的世界。
  許纖纖仰望著天空,深處白皙的左手,左手閃爍著瑩白色的微光,就像白玉一般,而她身上的藍鳳神甲,居然緩緩消失,與身體融合。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許纖纖已經是淚流滿面。
  “明白什么?”王蠢心中一動。
  “該隱左手的秘密。”
  “嗯?”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他要我,他要我……他要我奉獻靈魂,讓他重生……不是重生……他要我……我沒法說出來……蠢哥,蠢哥,謝謝你……謝謝你……”
  許纖纖明亮的眸子盯著王蠢,已經泣不成聲。
  “沒事就好。”王蠢內心欣喜,他沒有想到,一直讓他牽掛的該隱左手,當他晉級神靈之后,處理起來居然易于反掌。
  “蠢哥。”
  許纖纖緊緊挽住王蠢的胳膊,內心激動無以復加。沒有人能夠理解許纖纖現在的心情,因為,她是吸血鬼,她的世界,已經完全發生了改變,她的改變,與王蠢,又是另外一個世界。
  可以說,許纖纖已經成為了地球上獨一無二的吸血鬼,也是最強大的吸血鬼。
  “我們回去吧。”
  “嗯。”
  王蠢只是心神一動,兩人兩獸,便化為流光,消失在空中。
  蒼茫的大地之上,人類與惡魔們相互殺戮著,地獄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依然充滿了最原始的血腥。
  途徑混沌空間,王蠢再一次遇到了吳雄與撒旦的合體。
  這一次,吳雄并沒有兇神惡煞的撲向王蠢,而是發出凄厲的尖叫聲躲避著王蠢那浩然的力量……
  ……
  當王蠢一行回到地球的時候,已經到了早晨,兩人打開房門,冬日溫暖的陽光便射入了房間里面。
  宿舍樓很忙碌,水團長正帶領考古專家們整理一些復雜的裝備。
  文靜站在院子中間的大樹下面看著石小寶練習小石飛刀,張云則是站在樹下,不停的幫石小寶撿回飛刀。
  中國狼人和火居道士則是各自搬了一把小凳子坐在自己房間的門口,享受著早晨溫暖的陽光。
  慢!
  慢!
  眼前的一切,都顯得慢,以至于,石小寶那令人驚艷如同閃電一般的飛刀,在王蠢眼里,也變得慢如蝸牛。
  就在王蠢和許纖纖從房間里面出來的一瞬間,院子里面突然變得安靜了,他們兩人,就像磁石一樣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石小寶停下了練習飛刀。
  文靜的目光也落在了王蠢的臉上。
  火居道士則是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之色。
  而中國狼人,更是一臉震驚的表情。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王蠢氣質上的明顯改變,那種改變無法用筆墨來形容,卻是非常顯而易見的。
  秦府。
  秦府也出來了,長發飛揚。
  秦府屹立在門口,就像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塑,那冷冰冰沒有絲毫的感情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震撼之色。
  秦府看著王蠢。
  王蠢也看著秦府。
  兩人的目光撞在一起,王蠢毫不回避,嘴角,泛起一絲自信的微笑,這是他第一次面對王蠢還有如此強大的自信。
  而秦府,則是一臉蒼白。
  秦府無法理解,王蠢只是一夜之間,為什么變得如此的深不可測。
  現在,王蠢的實力,只能用“深不可測”來形容,因為,秦府也無法看透,他升起一種無力的感覺,而在在以前,絕對是前所未有的。
  “王蠢,你贏了。”
  秦府的長發慢慢落下,一臉慘白,他是個很聰明的人,他很清楚,他失去了事情的控制權。
  “秦大哥,原計劃!”王蠢微笑。
  秦府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王蠢。
  一切,都因為一顆火龍內丹改變了。
  當然,王蠢很清楚,火龍內丹只是一個輔助作用,真正改變他的是盤古貫入他腦域的神識,那神識,讓他領悟到了神的真諦。
  王蠢的目光,落到了水團長他們身上,馬上,就要進入始皇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