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927 恐怖魚群

“殺!”
  眼看那手提石鎖的巨漢越眾而出,王蠢一聲狂嘯,身子高高躍起,然后,手中漆黑長刀傾盡全力的凌空劈下。
  “蓬!”
  就在王蠢長刀落下的時候,巨漢手中的石鎖猛然舉過頭頂,黑色長刀落在了巨大的石鎖上面。
  王蠢手中的黑色長刀雖然無堅不摧,但是,那石鎖實在是太大了,至少有數噸重,王蠢的長刀砍在上面,爆出一團火花,不僅僅是沒有摧毀石鎖,反而震得手腕生疼。
  就在王蠢騰空劈下的一瞬間,周圍黑壓壓的人潮涌了過來,一下就把王蠢團團圍住了。
  王蠢不敢戀戰,身子在空中一個硬生生的轉向,雙腳踩在壯漢們的人頭之上,朝三色橋的方向狂奔而去。
  那手提石鎖的巨漢眼看王蠢要逃走,頓時急了,甩開膀子追上了三色橋,他的體型太過巨大,奔跑之間,無數壯漢被其踩在了腳下,發出不絕入耳的慘叫聲。
  王蠢越過了黑壓壓的人頭之后,頭也不回,朝三色橋上狂奔。
  此時,三色橋上已經不見了許纖纖和吞星獸小黑的影子,王蠢自然也就不擔心。
  奔上三色橋之后,王蠢看到,許纖纖和兩頭神獸正在熔巖中的黑色石板路上狂奔,已經足足跑了十幾里的距離。
  眼看許纖纖和兩頭神獸已經跑在了前面,王蠢懸在心上的石頭總算是落下了,他一直擔心的是陷入包圍之中無法抽身,現在許纖纖他們既然逃走了,他也就沒有了后顧之憂。
  沒有了后顧之憂的王蠢開始回頭看,只見那三色橋上,已經擠滿了不計其數的壯漢看不到橋面,而那提著石鎖的巨漢,已經當先沖了下來。
  “來啊!來啊!”
  王蠢站在一塊黑色的石板上面,哈哈大笑的挑釁著三色橋上的壯漢們。
  “嗖嗖嗖嗖嗖……”
  王蠢話音剛落,壯漢們紛紛投擲手中的石塊,數不勝數的石塊在空中如同烏云一般降落,聲勢駭人無比。
  王蠢立刻擎起手中的盾牌。
  “砰砰砰砰砰砰……”
  石塊落在盾牌上面的保護區,發出一陣密集的撞擊聲。眼看對方的石塊把自己沒有辦法,王蠢頓時又是一陣肆無忌憚的大笑。
  此時,王蠢想斬殺那提著石鎖的巨漢,所以,故意等待著巨漢追上來。
  王蠢很清楚,只要他站在了黑色的石板路上面,就擁有了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地形優勢,而對方也就失去了人數優勢。
  此消彼長,加上長刀和盾牌在手,王蠢現在的自信心可以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巔峰。
  當然,更為主要的是,王蠢剛剛晉級到了分神期,自然是想殺人練功。
  不過,讓王蠢疑惑的是,那手提石鎖的巨漢到了橋頭之后,便不再下來。
  他干什么?
  “撲通!”
  “撲通!”
  “撲通!”
  ……
  就在王蠢疑惑之間,天空鋪天蓋地的石塊落在了黑色石板橋兩側的熔巖之中,濺起了滔天的火紅熔巖。
  熔巖濺起在空中之后,立刻熊熊燃燒,形成了不滅的火焰在空中搖曳。
  最令人膽戰心驚的是,石塊驚擾了熔巖之中無數的生靈,其中有很多體型和筷子一般大小的火紅魚兒紛紛躍起在空中,如同利箭一般在黑色石板橋上飛來飛去。
  “不好!”
  眼看著空中密密麻麻的魚兒,王蠢頓時大驚失色,此時,他才算是明白為什么那手提石鎖的巨漢為什么不下來的原因了。
  “啊!”
  就在王蠢魂飛魄散的時候,一只魚兒撞在了王蠢身上的黑色盔甲上面,立刻,一股令人窒息的高溫傳遍了王蠢的四肢百骸,感覺就像被烙鐵燙在身上一般。
  王蠢發出一聲慘叫,手中長刀在周圍形成了一道鐵桶般的刀光,風馳電掣的朝許纖纖他們的方向追了過去。
  “噼噼啪啪……”
  王蠢手中的長刀不停斬殺著空中撞向自己的魚兒,那些魚兒只要接觸到長刀,長刀立刻會傳來一陣熱浪,整個刀身居然都好像在燃燒一般。
  王蠢感覺自己就是在煉獄之中奔跑。
  最讓王蠢感到恐怖的是,熔巖之中的魚兒數量越來越多,居然形成了蔚為壯觀的魚潮,一浪一浪的在兩側,大有不殺死王蠢誓不罷休之勢……
  ……
  “王蠢,快跑!”
  遠處的許纖纖看出了王蠢的困境,拼命的大喊。
  “你們快跑,別管我!”
  王蠢生怕許纖纖停下腳步,嚇得歇斯底里的大喊。
  “我們在盤古的小木屋等你。”
  “好!”
  王蠢感覺手中的長刀都快抓不住了,他有想扔掉黑色長刀的想法,不過,他自始至終都控制著這個欲望。
  長刀至少還能夠不用讓他和那些魚兒直接接觸,一旦他失去了長刀,那些魚兒很有可能撞在他的身上,因為,那些魚兒似乎能夠突破他的靈氣。
  就在王蠢想著對策的時候,突然,熔巖之中的魚兒紛紛游走,在熔巖的海洋之中就像利箭一般朝四面八方射走,顯得很倉皇。
  眼看著熔巖逐漸平靜下來,王蠢不禁長長的松了一口氣,不過,他這口氣才剛剛松下來,就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在遠方,他看到熔巖之中露出無數黑色的脊背,如同一座座山嶺一般。
  “我操!小的走了大的來了!”
  王蠢暗罵一聲,顧不得看個究竟了,發足朝前方狂奔。
  此時,前面的許纖纖和吞星獸以及小黑已經跑得無影無蹤了。
  “蓬!”
  “蓬!”
  “蓬!”
  ……
  讓王蠢欣慰的是,那些大魚似乎并不是為了他而來,而是捕獵那些小魚。大魚捕獵小魚的方式有點像地球的鯨魚,張開巨大的嘴,一口吞下海量的熔巖,然后,通過嘴中的過濾系統把熔巖吐出來,留下嘴中的魚兒。
  王蠢不敢久留,只是略微看了一下便逃之夭夭了。
  一邊狂奔之際,王蠢還沒有忘記朝三色橋的方向看了一眼。三色橋已經變得極為模糊了,不過,可以很肯定的是,無論是那些壯漢還是那石鎖巨漢,都沒有追過來,估摸著他們認為王蠢是活不成了,所以沒有追趕。
  想到那些恐怖的小魚,王蠢不禁暗自慶幸,如果不是大魚群過來,他能不能活著回去還真是個未知數。
  王蠢傾盡全力的追趕,也足足追趕了兩個多小時,這才追上還在一路狂奔的許纖纖和兩頭猛獸。
  在追趕之中,王蠢實驗過用飛劍御劍飛行,但他發現,和外面輕輕松松的御劍飛行比起來,在重刑犯城里面御劍飛行簡直是受罪,整個人感覺就是在泥沼之中跋涉。看來,這地獄空間的封印的確是限制了人們的能力,不僅僅是被囚禁在這里的遠古神靈,也包括外面的入侵者。
  “你們還跑得真快!”王蠢忍不住吐槽。
  “沒有危險了?”許纖纖聽到王蠢的聲音,回頭問道。
  “沒有了。”
  “嚇死我了。”許纖纖撫著飽滿的胸口,長長的呼了一口氣。
  “走吧,奶奶的,算是見機得早,要不然,我們可能真回不來了。”王蠢罵道。
  “為什么?”
  “盤古就是讓我們去送死的。”
  “他為什么要讓我們去送死?”許纖纖一臉疑惑道。
  “我咋知道,估計是有什么約定之類的。另外,就算他說的是真的,我們找到了該隱,估計也沒有好果子吃……對了,哈哈哈……我明白了!”王蠢突然大叫一聲。
  “明白什么?”
  “盤古讓我們去找該隱,很可能就是讓你給該隱送該隱左手,然后,該隱就有可能恢復力量……”
  “問題是,對盤古有什么好處?”
  “這……這個就不知道了,估計該隱離開的時候,這重刑犯城的封印也就被打破了吧……天知道啊,管他的,總之,我們不能上當,以后,你就跟隨在我身邊,控制不住心性的了就喝我的血就是了。”
  “王蠢……”許纖纖眼睛泛著淚水,感動無比。
  “纖纖,沒事的,你放心,只要我還活著,你就不會有事的!”王蠢斬釘截鐵道。
  “嗯嗯,我相信你!”
  許纖纖抹了抹淚水,牽住王蠢的手。
  “我們走,這重刑犯城里面,透著一股邪氣,估計都不什么好鳥,我們以后要慎重一些,一旦被他們陰了,可就沒有機會了,他們,可都是一些活了一百多億年的老家伙。”想到剛才那驚心動魄的逃亡之路,王蠢不禁咬牙切齒。
  “我們回去之后怎么說?”許纖纖擔心道。
  “沒事,我們就說對方不讓我們過那三色橋就是了。”王蠢嘿嘿笑道。
  “嗯嗯,到時候我不說話就是。”看著王蠢那一臉奸笑,許纖纖抿嘴直笑。
  “你放心,這重刑犯城里面的確是有封印,盤古和蚩尤他們現在也不是很強大,我們有吞星獸和小黑,真要玩命,誰怕誰啊!”
  王蠢一臉惡狠狠道。
  “要不,我們殺了他們?”許纖纖眼睛一亮,臉上露出無窮的殺機。
  “啊……姑奶奶……你可千萬別輕舉妄動,我知道你急于晉級,但這太危險了,一旦他們發現我們想要殺了他們晉級之后,那可就不是鬧著玩的,另外,要想晉級也不難,等我們離開了重刑犯城后,我找個魔王讓你吸食鮮血就是,沒有必要在這里冒險……你看你看,這里到處都冒著一股子的邪氣,鬧翻的對誰都不好,還有,我可是還指望著從他們那里撈到點好處的。”王蠢指著周圍冒泡的熔巖。
  “……好吧。”許纖纖一臉遺憾之色。
  “快要到,我們不要露陷。”
  “嗯。”
  許纖纖抬頭看向遠方,此時,已經可以看到陸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