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924 三色石拱橋

王蠢和許纖纖,帶著小黑和吞星獸沿著石板路一路往前走。
  黑色的石板路仿佛沒有盡頭一般,而周圍的環境也從如畫一般的風景變得越來越惡劣,開始有一些冒著氣泡的沼澤出現,而沼澤之中,冷不丁的會冒出一個形象猙獰的猛獸頭顱,或者是一些巨大的骷髏架子。
  好在的,或許是因為吞星獸的原因,并沒有猛獸敢于暴起傷人,往往,那些不懷好意的目光探出來之后,立刻又隱藏在了沼澤之中。
  沒有最惡劣,只有更惡劣。
  隨著石板路的延伸,周圍的沼澤也逐漸消失,變成了翻滾涌動的熔巖。
  這重刑犯城里面的熔巖可不是外面的那種暗紅色的熔巖,而是火紅火紅,甚至于還會漂浮起一團團的火焰,而那些火焰,又仿佛有生命一般,在空中搖曳不熄。
  火紅火紅的熔巖在黑色的石板路周圍翻滾流淌,但讓人感覺奇怪的是,這石板路卻是絲毫不受影響,無論那火紅的熔巖激蕩沸騰,卻是巍然不動。
  最令人神奇的是,那些空中飄忽不熄滅的火焰,一旦到了石板路的上空,立刻被一種無形的力量蕩開。
  王蠢和許纖纖兩人手牽手,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因為,那黑色的石板和普通的圍棋盤子一樣大小,走在上面,稍有不慎,便會跌落到那沸騰的熔巖之中。
  讓王蠢郁悶的是,小黑和吞星獸卻是絲毫不擔心會掉下去,兩頭野獸居然還一路大鬧,蹦蹦跳跳的,令人膽戰心驚。
  一開始,火紅的熔巖還是以沼澤的形式存在,一洼一洼的,逐漸,火紅的熔巖變成了一遍一遍的,形成了熔巖的汪洋大海一般。
  可以想象,一條棋盤寬的石板路在汪洋大海一般熔巖之中蜿蜒看不到盡頭,其驚心動魄到了何種程度,萬一那石板路被人毀壞,那么,他們將永遠也沒辦法回到城門口。或者是兩頭的石板路都被摧毀,他們將被困在這熔巖的海洋之中。
  如果是在地球,王蠢自然是不用擔心,畢竟,他可是出竅期的修真者,擁有御劍飛行的能力,但問題是,這被封印的地獄空間重刑犯城里面,御劍飛行顯然是行不通的,哪怕是強行飛行,飛行的距離也是極為有限。
  “蠢哥,不如,我們回去吧……”看著不見盡頭的黑色石板路,許纖纖有些忐忑不安。
  “不行,這是唯一的機會!”王蠢咬了咬牙關。
  “萬一那盤古是騙我們的怎么辦?”
  “他沒有欺騙我們的理由!”王蠢搖了搖頭。
  “可是……”
  “纖纖,你身上的該隱左手,始終是個心腹大患,如果不趁早解決,終究一天會養虎為患的。”王蠢一臉嚴肅的盯著許纖纖。
  “……嗯。”
  許纖纖知道王蠢意已決,抿嘴點了點頭,抓住王蠢的柔荑下意識的用力。
  王蠢沒有看到,許纖纖的眼睛里面,已經浸滿了淚花。
  一直以來,許纖纖都認為自己的地位不及蘇雪,甚至于還不及歐陽卿卿她們,直到現在,她才肯定,王蠢從來就沒有忽略過她,以前沒有,現在也沒有。
  兩人手牽手,在漫無邊際的熔巖之中行走,也不知道走了多長的時間,直到他們的目光看到了前方蜿蜒起伏的山嶺,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當兩人走到山嶺前面的時候,看到了一座橋。
  這是一座黑白黃三色石拱橋,給人一種極為詭異的感覺,因為,橋就在熔巖之中很突然的出現,一端連接著那起伏的山嶺,另外一端連接著黑色的石板路。
  理論上,是不需要這座橋的,因為,黑色的石板完全一直通到山嶺,所以,這座橋的出現,顯得格外的突兀。
  王蠢和許纖纖兩人站在橋頭往橋上看了一會,又相互看了一眼,點了點頭,然后,互相緊握著對方的手,大步跨上了三色石拱橋。
  橋的制造感覺有些粗制濫造,不過,卻顯得結實,每一塊石頭,都超過了百噸。
  當兩人走上了三色石拱橋之后,這才發現,這種橋的遠遠比他們想象的雄偉,其跨度,至少超過了三公里。
  為什么會要修建這座橋?
  王蠢和許纖纖同時升起了整個疑問。
  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兩人走到了橋的欄桿邊往下面看。
  “嘩啦……”
  兩人剛探頭,一波火紅的巨浪凌空而起,浪花的高度,已經超過了橋面,炙熱的溫度撲面而至,驚心動魄,嚇得兩人連連后退,一臉心有余悸之色。
  現在,兩人算是明白了為什么要修建這座橋的原因了,因為,這橋下的熔巖的活躍程度,要遠遠的超越其它地方的熔巖,那小小的黑色石板路,根本就無法抵御這驚濤駭浪一般的火紅熔巖。
  兩人走到了三色石拱橋的最高部位,觀察了片刻之后,這才敢依靠著石橋的欄桿看橋下。
  知道此時,兩人這才徹底的明白為何要修這座三色橋了,因為,橋下的熔巖正在高速流動,中間不時夾雜著一些數百噸乃至千噸的巨石,而每每有巨石相撞的時候,便會激起滔天的巨浪,令人膽戰心驚。
  最讓兩人感到心驚的是,在熔巖之中,活動著大量的魚類或者一些猛獸,它們在熔巖之中追逐,互相殺戮吞噬著。
  不過,讓王蠢無法釋懷的是,無論是小黑還是吞星獸,似乎一點也不害怕,特別是吞星獸,龐大的身軀依靠在欄桿邊,不停的伸出爪子,試圖撈起那些飛躍在空中的魚類,看的王蠢心頭發慌,深怕那石欄桿無法承受吞星獸那龐大的身軀而斷裂……
  ……
  終于,兩人在熔巖發出兇猛拍打的聲音之中走過了三色石拱橋。
  剛下橋,兩人就看到了橋頭一頭怪獸。
  怪獸和吞星獸差不多大小,腦袋也是顯得特別的碩大,不過,它看起來可是比吞星獸兇猛多了,一口牙齒就像大白鯊的牙齒一般,鋒利且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寒光。
  眼看著這頭猙獰兇惡的猛獸,小黑發出一陣威脅的咆哮聲后,便緩緩退到了吞星獸的后面。
  吞星獸果然是個二愣子,立刻就站在了小黑前面,腦袋上的毛完全炸開,從后面看,就像一個巨大的毛球。
  按照以往的經驗,只要是吞星獸出面,所有的猛獸都要退避三舍,但是,這頭猛獸并沒有退避,而是張大巨嘴,露出一口如同大白鯊一般的牙齒,一步一步朝吞星獸逼了過來。
  “蠢哥,怎么辦?”許纖纖問道。
  “別急,靜觀其變。”
  看著眼前兇惡猙獰的猛獸,王蠢暗自慶幸吞星獸趕到了重刑犯城,有了吞星獸,至少不同一開始就正面對付這不認識的猛獸。
  兩頭猛獸互相咆哮著威脅對方,但是,誰都不后退,反而是都在前進。
  看來,是二愣子碰上了二愣子。
  “站住!”
  就在大戰一觸即發的時候,突然,一聲霹靂般聲音響起,緊接著,一個重要部位圍了個皮裙,幾乎是渾身,渾身的肌肉如同鋼板一般的光頭壯漢毫無征兆的出現在了橋頭。
  “這位兄臺……”
  “速速退回去!”壯漢壯漢大聲咆哮。
  “盤古大神讓我們找一位先生。”王蠢立刻抬出了盤古大神。
  “盤古大神……哈哈哈……哈哈哈……”壯漢一臉藐視。
  “有什么好笑的。”許纖纖何曾受過這種委屈,頓時勃然大怒。
  “盤古忘記了我們當初的約定嗎?誰,都不能跨過這三色橋!”壯漢厲聲道。
  “我們偏要過!”
  “纖纖不可……”
  眼看許纖纖突然沖向那壯漢,王蠢頓時大驚,連忙伸手過去,但遲了,許纖纖已經如同離弦的箭一般風馳電掣的沖向了壯漢,身后拖了一串殘影,速度之快,驚世駭俗。
  “嗷!”
  “嗷!”
  許纖纖剛沖出去,與此同時,吞星獸也與那猛獸異口同聲的發出一聲咆哮,然后,就像一輛一輛重型卡車一樣沖向了對方。
  吞星獸與那猛獸距離原本就近,一聲巨吼沖向對方,立刻就撞在了一起,然后,兩頭猛獸發瘋的撕咬著對方,一時之間,空中毛發漫天飛舞。
  王蠢不明白吞星獸為什么要采取這種激烈的肉搏戰,而不是一口吞噬對方,要知道,吞星獸可是連高聳的城墻也能夠吞噬的。
  不過,王蠢沒有時間思考這個問題,因為,就在吞星獸與那不知名猛獸咬在一起的時候,許纖纖與那壯漢展開了激烈的戰斗。
  和吞星獸比起來,許纖纖與那壯漢之間的戰斗更為兇殘,因為,許纖纖居然露出了吸血鬼的模樣,兩只長長的利牙暴露在了空氣中,就像兩把寒光閃閃的匕首。
  突然之間,王蠢明白許纖纖為什么會突然出手了。
  晉級。
  許纖纖希望吸食那壯漢的血液晉級。
  王蠢的猜測沒錯,是的,許纖纖現在就是想晉級,因為,她在地獄空間可是嘗到了甜頭,在吸食了無數惡魔鮮血之后,她的力量成倍增加,已經遠遠的超過了親王級別。
  許纖纖現在的信心,可以說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