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920 拯救地球

看著在荒原上忙得不亦樂乎的小黑,王蠢腦瓜子卻是想著吞星獸。
  吞星獸和窮奇誰更厲害?
  在地球上,吞星獸可以說是名不見經傳,而窮奇,卻是載入《山海經》中臭名昭著的兇獸,從名氣上比,窮奇要厲害得多,當然,王蠢并不這么認為。
  窮奇的名聲,只是在地球的人類世界,而吞星獸,卻是被囚禁在地獄空間,其起點就不知道高了多少。最重要的是,小黑是幼獸成長,而吞星獸,可是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億年。
  當然,從名字上看,兩個家伙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這次,王蠢把小黑叫出來,就是看看兩者之間誰更厲害。
  另外,王蠢一直有點不明白小黑為什么會和他產生精神聯系,畢竟,當初他一開始接觸《無上仙道》的時候,修為極為淺薄,居然能夠召喚神獸,這本身就有點不對,而他到了地獄空間,看到了吞星獸之后,雖然一開始有些爭端,但實際上是一見如故,沒有費什么手腳,就收服了連神靈們都要忌憚的吞星獸。
  毫無疑問,這其中,必定有著某種神秘的聯系。
  自己是不是本身就對神獸猛獸有著某種吸引力?
  這種可能性很大。
  {難道是穿越能力?
  或許是因為掌握了宇宙星圖?
  王蠢現在是出竅期的修真高手,推演能力極強,一旦尋找到端倪之后,立刻抽絲剝繭,逐漸就理順了思維。
  如果推演出來的是接近真相,那么,無論是小黑還是吞星獸,它們效忠他接近他,都會有兩種可能,第一,懷有某種目的;第二,一種本能。
  當然,王蠢認為應該是一種本能。
  小黑和吞星獸雖然是神獸魔獸,但是,它們畢竟還是動物,不可能達到人類的智商水平。事實上,在人類的神話故事里面的一些神獸魔獸,其智商水平都是不高的,它們的能力也多體現在戰斗力上。
  另外,王蠢堅決是不會相信小黑這樣的“低級”思考能力能夠有欺騙他的本事。
  想到這里,王蠢目光落在了荒原上上躥下跳的小黑,嘴角不禁泛起一絲微笑,他覺得,小黑像極了地球上的蠢狗二哈,區別在于,小黑的體型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
  兩人一獸在荒原上朝白巾軍城進發。
  對于地獄空間,王蠢其實也是兩眼一抹黑,因為,所有的城市都叫鬼城,唯獨白巾軍城是有名字的。
  另外,地獄空間從來就沒有統一過,大家各自為政卻又井水不犯河水,自然,也就沒有什么地圖之類的。
  其實,地獄空間的人類或者惡魔,都不需要地圖,他們除了一些工匠會在固定區域活動之外,其他的人類或者惡魔,一般都是在不停的移動,尋找著食物,讓自己變得更強大,在這個過程之中,如果運氣好,能夠被某個鬼王看中,也算是有了一處真正的庇護所。
  再加上地獄空間是沒有太陽的,除了黯淡的星光,就是灰蒙蒙的天空,在這種環境之下,極容易失去方向感。
  只有一些強大的鬼王魔王才知道自己的管轄的范圍。
  每次來白巾軍城,王蠢唯一的辦法就是問路。
  通常情況下,王蠢問路會多問幾個惡魔,然后又抓幾個威逼利誘,甚至于是嚴刑拷打,問出了白巾軍城的大體方向之后,便算是成功了。
  這里值得一提的是,在問路的時候,千萬不要相信任何人,在這里的人類,一萬人之中,或許會有一個善良的,通常是不知道的胡亂指路,知道也會給你指點一個相反的方向,要想在這么復雜的環境之中尋找到白巾軍城的正確方向,絕對是一個技術活。
  只要找到白巾軍城,就能夠找到重刑犯城。
  目前,王蠢的腦域之中,是把白巾軍城作為了一個標志性建筑物。
  王蠢相信,這種情況很快就會改變。
  隨著八將軍的地盤越來越廣袤,地圖這樣的東西肯定會伴隨著出現……
  ……
  “王蠢,你看!”
  就在不慌不忙跟隨在許纖纖和小黑身后的時候,突然,站在山坡上的許纖纖轉身對王蠢喊,王蠢連忙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當王蠢站在山坡上之后,一眼就看到了地平線上高聳的城墻宛若黑色巨龍一般橫臥在大地之上,視覺沖擊力極為強烈。
  重刑犯城!
  “哈哈哈,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王蠢哈哈大笑,原本,他還以為要找到白巾軍城才能夠找到重刑犯城,卻是沒有想到這么快就找到了。
  不過,王蠢很快就意識到,他錯了。
  兩人一獸,沿著城墻走了至少幾個小時,根本就沒有看到那高聳的城門。
  最讓王蠢郁悶的是,他們沿著城墻下面走,總有一種被窺視的感覺,在反復幾次試驗之后,王蠢確認,他們的確是被人跟蹤了。
  跟蹤的人并不是在他們身后,而是在高高的城墻之上。
  如果只是一會兒,王蠢還不會放在心上,但如果連續被人盯了幾個小時,那么,王蠢就不得不重視了。
  會是誰盯著他們?
  難道是夸父祝融他們跟蹤?
  不會!
  王蠢立刻否決了這個想法,因為,如果是祝融他們,絕對會和他們打招呼,而不會偷偷摸摸的跟蹤。
  會是誰?
  王蠢無法確定跟蹤者的是身份,畢竟,這重刑犯城實在是太大了,以他的腳力,走了幾個小時,前面還是看不到盡頭。
  “王蠢,我們為什么要沿著城墻走?”許纖纖已經停止了獵殺惡魔。當然,最重要的原因是,這城墻下面的惡魔非常少,一些惡魔都會避開這重刑犯城活動。
  “有問題?”
  “我感覺很不好。”許纖纖是吸血鬼,其第六感遠超常人,何況,她還是親王級別的吸血鬼。
  “具體的感覺?”王蠢看了一眼高聳的城墻,放慢了腳步。
  “說不上,反正就是難受。”許纖纖搖了搖頭。
  “我們遠一點。”
  “嗯嗯。”許纖纖連連點頭。
  兩人一獸開始遠離城墻,就在他們離開城墻的時候,城墻上冒出了一個光禿禿的腦袋,腦袋上面一雙眼睛無比的猙獰兇惡,一看就不是善類。
  “為什么要跟蹤我們?”王蠢站在一處高地,朗聲問道。
  那光禿禿的腦袋并沒有回答,而是迅速的隱藏到了城墻后面。
  “奶奶的,下次在鬼鬼祟祟,可別怪我不客氣了!”眼看對方不說話就隱藏了形跡,王蠢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怒意。
  “蠢哥,我們還是先找到白巾軍城,這地方感覺不對勁。”許纖纖皺眉道。
  “呵呵,感覺不對是正確的,你想想,既然祝融蚩尤他們都關在這里,我猜測,像該隱之類的,也應該被關在這里。”
  “該隱!”許纖纖的瞳孔赫然緊縮,如同針尖一般。
  “是的,最近我一直都在想這個問題。上次我見到祝融蚩尤的時候,他們并沒有那種氣吞山河的氣勢,或者是沒有那種君臨天下的霸氣,很顯然,在那重刑犯城里面,他們并不是最強大的存在,至少,也有和他們一樣強大的存在,要不然,他們就不會蝸居在城門屁股大一塊地方。”
  “你想表達什么?”許纖纖感覺到王蠢似乎話里有話。
  “我想深入重刑犯城。”
  “啊……不行不行,太危險了!”許纖纖連連搖頭。
  “哎。”王蠢嘆息了一聲。
  “我問你,你深入到重刑犯城里面干什么!不會就是為了證實一下該隱是不是在里面吧?”
  “纖纖,你可能沒有意識到,你的性情已經變得越來越暴虐了,就剛才我們到達地獄空間,你就獵殺了三百多個惡魔,我們得想個辦法了……”
  “蠢哥,我只要喝了你的血,心一下就靜下來了,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會失控。”許纖纖挽起王蠢的胳膊,一臉妖媚的笑容。
  “問題是,萬一我不在你身邊呢?”
  “啊……為什么不在我身邊?”許纖纖嬌軀一震。
  “纖纖,我有很多事情,最近幾乎是每天在各個空間穿梭,我不保證我不出意外,一旦出了意外,你……”
  “你在各個空間穿梭干什么?”
  “拯救地球!”
  “拯救地球?”許纖纖一臉石化。
  “嚴格的說,不是拯救地球,地球不需要握拯救,而是拯救地球上的人類。”
  “地球上的人類怎么啦?”許纖纖急問道。
  “我上次和你說過了,我穿越到了一個野蠻人生存的原始空間,然后,我利用地球上掌握的一些知識,在那個空間建立了文明,最近,我又把一個叫撒哈拉星域的人類文明與他們聯姻,異空間的科技在撒哈拉星人的幫助之下,越發日新月異,已經遠遠的超過了地球的科技文明……”
  “這與地球有關系嗎?”
  “前些天,我去了一趟月球。”
  “啊……你去了月球?”許纖纖臉上的表情變成了興奮之色。
  “是的,我在月球上,發現了異空間野蠻人的基地,在基地里面,看到了一段視頻,視頻顯示,野蠻人與地球人類發生了戰爭,然后,月球上的野蠻人與地球上的人類一起毀滅……別急,我會讓你弄明白的。而這次毀滅,只是地球人類文明多次毀滅中的一次,也就是說,在地球的數十億年時間里面,地球上的人類曾經經歷了若干次毀滅,譬如什么大洪水方舟之類的,很有可能就是眾多毀滅中的一些幸存人類所記錄下來的片段……”
  “……”
  許纖纖張了張嘴,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
  “現在,我必須要避免野蠻人消滅地球人類的悲劇,雖然不一定會發生,但概率性非常之高,因為,野蠻人是不會容忍這種行為,他們肯定會報復,一旦他們確定了地球的宇宙坐標,就會消滅地球的人類,而你我,還有我們的親人朋友,都生活在地球上。說偉大一點,我是在拯救地球,說自私一點,我們是在拯救自己。”
  “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許纖纖苦笑。
  “我也不知道是那里出了問題,但無論怎么樣,我不允許自己建立的文明干掉我生活的社會,所以,我得穿越到野蠻人與地球的同一個時間線,只有這樣,我才能夠阻止悲劇的發生。”
  “這與進入重刑犯城有關系嗎?”許纖纖一臉茫然。
  “我希望在穿越之前,能夠解決你的事情,因為,我不確定穿越之后,還能不能回到地球。”王蠢握住許纖纖的雙手。
  “蠢哥……我……”許纖纖眼睛里面,浸滿了淚水。一直以來,許纖纖都認為王蠢從來就沒有重視過他,卻是沒有想到,王蠢一直在為她著想,這讓她感動得是一塌糊涂。
  “纖纖,放心,我會沒事的,我是穿越者,我擁有整個宇宙的星圖,哪怕是我暫時回不來,我終有一天也能夠回來的,而你,是吸血鬼,擁有不朽的生命,就算是我出事了,總有一天,我們會團聚的!”
  “嗯嗯!”
  許纖纖輕輕的靠在了王蠢的懷里,嬌軀微微顫抖。
  “走,去重刑犯城見識見識!”
  王蠢摸了摸許纖纖的秀發,豪氣萬丈道。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