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917 極品老四

在宿舍前面的大樹下面,石小寶和張云正扭打成一團,而文靜則是在石小寶落了下風的時候不經意的拉一下。
  兩人的雖然不是玩命,但打斗依然很激烈,當王蠢趕到的時候,兩人已經打得鼻青臉腫,在地上滾了滿身的塵土,看起來顯得無比的狼狽。
  “他們為什么打架?”王蠢問文靜。
  “沒原因,就是互相看不順眼,然后,就打起來了。”文靜一邊說,一邊把壓在石小寶是身上的張云拉開,石小寶立刻翻身壓在了張云身上,一雙拳頭左右開弓,把張云打得嗷嗷直叫。
  “停!”王蠢一聲大喝。
  聽到王蠢喊停的聲音后,石小寶立刻住手松開了張云,而張云則是趁機又把石小寶壓在了身下,一頓老拳,把石小寶又打得嗷嗷叫。
  “給老子狠狠的揍!”
  王蠢朝文靜使了個眼色,立刻,兩人沖shàngqù把張云扯開死死的壓在地上,石小寶跳起來后,拳腳相加,把張云揍得是哭爹叫娘,拼命喊王蠢救命。
  “停!”王蠢喊了一聲,立刻,石小寶和文靜住手,不過,兩人并沒有松手,依然死死的把張云按在地上。
  “云哥,剛才聽到我喊停了沒有?”王蠢蹲在張云按在地上的臉前面,一臉奸笑問道。
  “聽到聽到。”
  “既然聽到,你為什么不停?”
  “我……我……”
  “好吧,下不為例,以后,xiōngdì打架的時候,有人喊停,一定要停,要不然,就會成為眾人攻擊的對象,明白嗎?”
  “喂喂,不是阿貓阿狗都能夠做我張云的xiōngdì。”張云呲牙大聲嚷道。
  “這樣啊……好吧,當我沒有kànjiàn,你們繼續。”
  “啊……啊……蠢哥,救命啊……別打了啊……哎呀……你們都是好xiōngdì,好xiōngdì啊,蠢哥……蠢哥……”
  王蠢話音剛落,石小寶和文靜手中的拳頭如同風車一般,不停的落在張云的臉上,眨眼之間,張云的臉便被揍成了豬頭,發出殺豬一般的哀嚎聲。
  “真是xiōngdì了?”王蠢嘿嘿笑道。
  “是是,是xiōngdì!”張云連連點頭。
  “好吧,既然是xiōngdì,大家就要有大小的,我們xiōngdì原本是三個,文靜是老大,我是老二,石小寶是老三,你嘛,最后進來,就老四吧。記住,你是最小的,以后,你要尊重前面三位大哥,明白嗎?”
  “不明白……”
  “不明白啊,那你們繼續。”
  “哎呀……別打了,別打了,我比你們都大,按照年齡算,我應該是你們大哥啊……別打了啊……嗚嗚……別打了……蠢哥……”
  “你是不是大哥?”王蠢微微,石小寶和文靜立即停手。
  “是是……不是不是,我不是,你們是大哥。”
  “不不,不是我們是大哥,我們也有大小的,你要分清楚。能夠分清楚嗎?”
  “能能,文靜是老大,你是老二,小寶是老三,我是老四。”
  “記住了?”
  “記住了。”張云被按在沙塵里面的腦袋拼命的點頭。
  “好吧,咱們自家人不為難自家人,大家化干戈為玉帛吧。”王蠢朝文靜和石小寶點了點頭。
  文靜和石小寶放開了張云。
  “老四拜見三位大哥!”
  張云翻身爬起來之后,一下跪在三人面前。
  “啊……不用行大禮,起來吧!”王蠢一愣。
  “不不,小弟是新入伙的,是老四,以后還要三位大哥罩,請受小弟一拜!”張云居然朝三人磕頭。
  “……”
  文靜和石小寶面面相覷,不zhīdào張云葫蘆里面賣的什么藥,他們相信,張云這廝,絕不可能輕易給人下跪磕頭的。
  “好了好了,起來吧,大家是xiōngdì,什么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自己心里有數就行了。”王蠢笑著要拉張云起來,畢竟,周圍還有十幾雙目光看著,他們三個人欺負一個,太過分了也不好看。
  “老大,小弟頭也磕了,這見面禮不會少吧……”
  張云賴在地上不起來,膝蓋挪到了文靜面前。
  “啊……”
  一向淡定從容的文靜硬是被張云搞得臉都綠了,太突然了,太無恥了。
  “大哥,你不會沒有準備見面禮吧?大家都看著呢!”張云得意洋洋的朝周圍看了一眼,此時,周圍看熱鬧的許纖纖火居道士中國狼人和一群考古專家都是一臉愕然,他們一開始還不明白張云為什么突然會低聲下氣下跪磕頭,現在才明白,原來是要索取好處。
  “我……我……這支槍送給你吧,專門對付狼人和吸血鬼的。”文靜下不了臺,摸了摸身上,一臉肉疼的摸出一直銀色的小手槍遞給張云。
  “啊哈哈哈……對付吸血鬼和狼人的,好東西啊!謝謝大哥,謝謝大哥!不愧是當大哥的,果然豪爽!”張云額頭在地上磕了個頭,膝蓋挪動到了王蠢面前,“老二,看你的了!”
  “老二……”王蠢現在想死的心都有,本是整蠱一下張云,卻是給自己挖了個坑跳jìnqù,結果還給自己弄了個“老二”的綽號。
  “快快,我zhīdào二哥最富有了,你看老大,見面禮就這么貴重。”張云摸著手中的銀槍,愛不釋手的把玩著。
  “拿著,這是四相古玉,價值兩億,而且是有價無市!”王蠢惡狠狠的摸出一塊四相古玉,狠狠的砸在了張云的手中。
  “啊……這……這就是傳說中的四相古玉?”張云一個激靈,連忙雙手捧住四相古玉,一臉不可思議的問道。
  “如假包換。”王蠢肉疼不已,他身上的四相古玉雖然多,但也經不住他到處送,數十快四相古玉,已經所剩無幾了。
  “哈哈哈,謝謝二哥,以后二哥說停我就停,唯二哥馬首是瞻!”張云哈哈dàxiào,連忙不迭的把四相古玉掛在了脖子上
  “你離我遠點就好了。”
  王蠢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暗自腹誹。
  “三哥在上,請受老四一拜!”張云一臉諂媚的挪到了石小寶的面前,膝蓋上的褲子都磨出了兩個洞。
  石小寶一臉咬牙切齒的瞪著張云。
  “三哥,大哥和二哥已經起了表率作用,三個你自己看著辦吧!”張云一臉諂媚的看著石小寶。
  “沒有寶貝。”石小寶大聲呵斥。從來都是石小寶沾便宜,現在被人沾便宜,渾身就好像被針刺一般難受,感覺特別的不好啊。
  “三哥,尊老愛幼是美德啊!”張云語重心長道。
  “你……咦,等等,我有好東西,你等等!”
  石小寶眼睛一轉,立刻轉身朝宿舍樓沖去。
  張云并沒有站起來,依然跪在地上,眼巴巴的看著石小寶跑進宿舍,當石小寶抱著一個包袱從宿舍里面出來之后,頓時眉開眼笑。
  “張云,三哥的禮物到了,這禮物啊,全世界勞動人民都喜歡!”石小寶嘿嘿笑道。
  “真的?”張云一臉喜出望外。
  “寶哥這個人啊,雖然有很多壞毛病,但就是從來不說謊,你準備好接受禮物了嗎?”石小寶居高臨下道。
  “準備好了。”張云雙手撐在地上,一臉垂涎欲滴,活脫脫的一條哈巴狗。
  “好了,接好了!”
  石小寶從包袱里面摸出一疊人民幣,狠狠的砸在張云的腦袋上面。
  “三哥,是錢啊……”
  “當然是錢,不然,你以為是什么?嫌少?接著!”石小寶邊說便從包袱里面掏出一刀一刀的人民幣狠狠的砸在張云的腦袋上。
  “啊……三哥……”
  “還嫌少啊!”
  石小寶手臂速度極快,一刀一刀的人民幣如同雨點一般砸在張云的腦袋上,一刀人民幣是一萬元,都是銀行里面出來的新票子,還沒有散開的,有棱有角,和板磚差不多,一輪xiàqù,把張云砸得是頭破血流滿地打滾,哀嚎不已。
  “夠了沒有?”
  石小寶越砸越快,地上滿地都是人民幣,看得周圍的一群考古工作者目瞪口呆,羨慕不已。能夠被錢砸,絕對是一種懸浮,但是,對于張云這種富豪子弟來說,被錢砸,就是一種酷刑了。
  “夠了夠了。”
  “不不,咱們xiōngdì第一次見面,這么點禮物肯定不行,你看你,都還跪在地上沒有站起來,肯定是嫌少,來來,繼續,你接著啊……”
  石小寶一邊說,手卻是沒有停下,每刀人民幣砸xiàqù,都是傾盡全力,恨不得把張云砸死當場。
  “三哥,夠了夠了,我起來,我起來了啊……別砸了,嗚嗚……再砸會死人的……蠢哥,救命啊……”
  張云掙扎著爬起來,但石小寶卻是追著往他腦袋上砸,他又不敢反抗,只能抱頭鼠竄。
  “小寶,還有多少?”
  “不多了。”
  “不多了啊,那干脆全部給他吧。”王蠢剛才被勒索了一塊四相古玉,心中正不爽,石小寶用錢砸張云,心中頓時樂開了花,立刻落井下石。
  落井下石,一直就是王蠢的強項。
  “大哥大哥,救命啊!”張云見王蠢落井下石不幫忙,連忙圍繞著文靜打圈圈,試圖尋找掩體,但石小寶可是小石飛刀的開山鼻祖,投擲手法特別準,絕對的百發百中,借助別人的身體掩護根本沒有作用。
  “忍忍吧,沒多少了。”文靜淡淡的安慰道。
  “嗚嗚……我錯了,各位大哥,我錯了啊……嗚嗚……”被砸得頭破血流的張云一下跪在文靜身邊,雙手抱住文靜的大腿哀嚎。
  “干嘛!他沒錢了。”文靜道。
  “啊,真的?啊……”
  張云大喜,轉頭朝石小寶一看,一疊厚厚的人民幣迎面砸在了額頭上,“撲通”一聲,張云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