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909 街頭混混

王蠢回到地球的時候,已經深夜了。
  這一次,王蠢穿越的時間,打破了記錄,超過了十個小時,在以前,是絕對不敢想象的。
  王蠢之所以能夠放心的長時間穿越,主要是因為有秦府照看小黑,如果換了一個人照看小黑,打死王蠢一不敢去這么長的時間。
  有冷酷的秦府約束,小黑是如履薄冰,除了喝茶還是喝茶,把個“鳳點頭”這個動作硬是練習了成千上萬次。
  現在,小黑的茶藝越來越精湛,那雙粗大的熊掌拿著茶具絲毫不顯笨拙,動作之流暢,技巧之流暢,令人嘆為觀止。
  好在的是,秦府并沒有虐待小黑,除了不理它之外,也算是好吃好喝,特意讓文靜打包了數十份肯德基,讓小黑吃了個飽。
  “嘀嘀嘀滴滴……”
  就在王蠢剛把小黑送走,回到自己房間洗漱完畢,剛準備休息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王蠢,是我,漢朝。”電話里面,響起了王漢朝那深沉厚重的聲音。
  “啊……哈哈,是漢朝,聲音越來越有磁性了嘛……”
  “我在西安。”王漢朝直接打斷了王蠢的話。
  “啊……這么快?”王蠢一愣。
  “我提前來的,我要見你。”
  “好好,你把地址發給我,我馬上過去。”
  “嗯。”
  ……
  掛斷電話之后,王蠢立馬穿衣服,叫了一輛的士,直奔西安市。
  王蠢知道王漢朝的性格,他既然提前趕到西安,肯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最近一段時間,王蠢與王漢朝的幾乎沒有什么聯系,也不知道王漢朝在阿富汗干一些什么。
  當然,王漢朝的大體動向王蠢還是掌握的,因為,每次他與少年聯系的時候,少年也會偶爾提到王漢朝。
  基本上,王漢都是在阿富汗中東以及東南亞活動,除了為王家訓練人才之外,也招募了大量的人手為其工作。
  關于王漢朝具體的工作,王蠢并沒有細問。
  在王蠢看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啟用了王漢朝這個變態超人,就要無條件相信,而且要給予最大的權限,只有這樣,才能夠讓王漢盡情發揮自己的長處,對王家產生歸屬感。
  至少,王漢朝目前發展得非常不錯,短短半年不到的時間,就已經不需要王蠢注入資金了,甚至于,還為王家反饋了一部分資金,數目雖然不大,但足以說明,王漢朝的發展,已經步入了良性循環。
  這段時間,王漢朝為了向王家證明自己,可以說是不余遺力的證明自己。
  少年和王蠢提到王漢朝的時候,主要是牽涉到了地下賭場的事情,因為,當年少年就是靠在全世界買彩票致富,所以對這方面比較關注。
  根據少年所說,王漢朝在東南亞控制了多個黑拳市場,手下有一百多個上得了臺面的拳擊手,成為了黑拳市場的一匹黑馬,接受全世界的下注。當然,也接受全世界的洗錢業務……
  ……
  等到王蠢趕到西安市的時候,已經到了凌晨時分。
  王蠢對王漢朝入住的酒店畢竟熟悉,知道酒店旁邊有一個燒烤攤味道不錯,快到酒店的時候,便給王漢朝打電話約好在燒烤攤見面。
  王蠢趕到燒烤攤的時候,王漢朝已經坐在了燒烤攤,一個人盤踞著一張桌子,雙手捧著一只一次性杯子發呆,顯得孤零零的,和周圍喧嘩的環境顯得格格不入。
  “小子,你一個人?”就在王蠢剛準備走過去打招呼的時候,突然,一群十幾個一看就是混混模樣的年輕人走到了王漢朝面前。
  “還有一個朋友。”王漢朝沒有抬頭,雙手轉動著手中的杯子。
  “一個?”
  “是的。”
  “麻煩你讓一下,我們要這張桌子。”
  “你有桌子和我換嗎?”王漢朝終于抬頭,看了一眼周圍。
  “我叫你讓你就讓,給老子滾!”一個頭發染成金毛的年輕惡狠狠的推了一把王漢朝的肩膀。
  王漢朝皺眉看了一眼周圍,目光落到了王蠢身上,王蠢聳了聳肩,并沒有走過去,一臉你看著辦的表情。
  王漢朝收回了目光,又落在了杯子上面,一雙眼睛直勾勾的,好像與自己沒有關系一般。
  “呯!”
  金毛被王漢朝無視,一把提起鄰桌的啤酒瓶,狠狠的砸在了王漢朝的頭上。這金毛也算是個心狠手辣之輩,一言不合便暴起傷人。
  王漢朝沒有躲閃,啤酒淋滿了一頭,頭發上,也沾上了玻璃碎片,看起來極為狼狽。
  不!
  王漢朝一點也不狼狽,他緩緩的抬起頭,一雙眼睛射出如同食肉動物一般的兇殘光芒,惡狠狠的盯著那金毛。
  氣氛突然變得安靜了,燒烤攤所有的顧客都停止了吃喝,鄰桌的人怕禍及池魚,連忙站起來,站到一邊觀望。
  王蠢依然沒有動,遠遠的圍觀著。
  王蠢很清楚,王漢朝可是擁有二十四對基因的超人,這些不入流的小混混他只需要一根小指頭就可以打發,根本就不需要他出手。在王蠢看來,王漢朝挨一酒瓶,只是為了給自己出手找個理由而已。
  果然!
  在眾目睽睽之下,王漢朝緩緩的站了起來。
  王漢朝的身材并不強壯,但卻很修長,如果不是一雙兇殘如同野獸一般的眼睛,他的樣子其實是很儒雅的。
  “滾!”那金毛年輕人被王漢朝看得有點頭皮發麻,色厲內荏的大聲喊,似乎,聲音大能夠給他一點底氣一般。
  王漢朝赫然伸出右手,閃電一般抓住了金毛的胸膛,然后,緩緩的舉起在了空中。
  金毛年輕人被王漢朝那兇殘的眼神所攝,居然不知道掙扎,只是一臉驚恐的看著王漢朝。
  “呯!”
  “呯!”
  “呯!”
  ……
  金毛周圍十幾個年輕人紛紛拿起啤酒瓶,如同雨點一把砸在了王漢朝的腦袋上面,王漢朝依然沒有躲避,仿佛那些啤酒瓶不是砸在自己腦袋上,甚至于,他的肢體動作和臉上的表情都沒有絲毫的變化,如同巍然不動的山岳一般。
  十幾個酒瓶砸在王漢朝腦袋上之后,氣氛再一次陷入了死靜之中,十幾個年輕人一臉驚悸的看著王漢朝,有幾個膽小的甚至于下意識的后退了幾步。
  終于,王漢朝動了。
  “撲通!”王漢朝手臂微微一用力,那金毛被狠狠的貫在了地上,金毛一雙腿無法承受那巨大的力量,居然雙膝跪在了王漢朝的面前。
  “道歉!”王漢朝一雙冰冷的目光看著金毛年輕人,整個人已經被啤酒淋濕了,仿佛從水里面撈起來,不過,他這樣子,不僅僅是沒有狼狽不堪,反而給人一種窮兇惡極的感覺。
  “打!”
  十幾個年輕人見金毛跪在了地上,又是一陣暴風疾雨,拿起酒瓶椅子紛紛砸在了王漢朝的頭上,只是頃刻之間,燒烤攤便是狼藉一遍,到處都是砸碎的酒瓶渣子和木屑,但是,王漢朝依然如同激流中心的磐石,紋絲不動。
  “砍死你!”
  不知道什么時候,一個年輕人從燒烤攤上拿了一把菜刀,狠狠的砍在了王漢朝的頭上,但是,面對鋒利的菜刀,王漢朝依然沒有動。
  氣氛突然變得詭異起來,因為,那鋒利的菜刀落在王漢朝的頭,居然沒有留下一滴血液。
  拿菜刀的年輕人又在王漢朝的身上砍了幾刀,王漢朝身上的西裝都被砍了幾條縫,但是,他還是沒有動。
  自始至終,王漢朝的手都按在那金毛的頭上,金毛拼命掙扎著,卻是動不得分毫。
  安靜。
  令人窒息的安靜。
  王漢朝慢慢抬起頭,一雙猙獰的目光緩緩的掃了一眼周圍。
  “哐當!”一聲,那年輕人丟下了菜刀,一溜煙的跑了。
  當拿菜刀的年輕人跑了之后,周圍的年輕人紛紛丟下手中酒瓶椅子,轉眼之間,便跑得無影無蹤。
  唯獨,金毛還跪在王漢朝的面前。
  “道歉!”王漢朝盯著金毛,一雙眼睛充滿了令人膽寒的死亡氣息。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金毛的精神已經完全崩潰了,痛哭流涕的哭喊著給王漢朝道歉。
  “滾!”王漢朝冷喝道。
  “謝謝,謝謝……”
  金毛年輕人如蒙大赦,想站起來,卻是雙腿發軟,剛走幾步便摔倒在地上,一路連滾帶爬的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周圍看熱鬧的人都是一臉驚悸的看著渾身濕漉漉的王漢朝。
  “老板,麻煩收拾一下。”王漢朝撿起一把椅子放在桌子邊,緩緩坐下。
  “啊……是是是……”
  燒烤攤的老板和幾個服務員連忙過來收拾桌子和地上的玻璃渣子。
  一直觀望的王蠢好整以暇的走到王漢朝對面坐下。
  兩人對視著,一陣漫長的沉默。
  “為什么不動手?”終于,王蠢忍不住說話了。
  王漢朝沒有回答王蠢,只是搖了搖頭。
  “不值得你出手?”
  “是的。”
  “可是……”
  “我贏了就行。”王漢朝打斷了王蠢的話。
  “這個……是的,你贏了。”王蠢上下看了一眼王漢朝身上,苦笑道。突然之間,王蠢發現,王漢朝似乎變了,變得深沉,變得讓人看不懂。
  “我找你有事。”
  “張悍?”
  “是的。”
  “他惹了你?”
  “不是,是我惹了他。”王漢朝一臉木然。
  “你惹了他?”王蠢一愣。
  “我不知道他和王家的關系。”王漢朝木然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遲疑之色。
  “你怕他?”
  王蠢何等聰明,立刻從王漢朝細微變化的表情看出了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