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905 地獄的放逐

“那個人是誰?”王蠢不動聲色小心翼翼的問道。此時,王蠢已經想到了神殿上面供奉的撒旦神像,但是,他還不敢肯定少女所說的強大男人是否是撒旦。
  “你不會想要認識他的。”少女側頭,看了一眼王蠢。
  “哦……”
  “有了這個強大的男人,我顛簸流離的生活結束了,而且,我也變得越來越強大了,然后,生活就一直這么持續下來……”少女轉身,伏在王蠢的肩膀上,說話的聲音仿佛夢囈一般。
  “他一定很英俊。”王蠢有意無意之間把話題往那強大的男人身上引。
  “不不,他是一個惡棍!”少女那天真無邪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恨意。
  “在這里誰不是惡棍。”王蠢搖了搖頭。
  “不一樣,他和別的人類不一樣,如果別的人類是惡棍,那么,他就是一個惡棍之王!”少女臉上的表情變得殺氣騰騰。
  “你很恨他?”王蠢趁熱打鐵的問道。
  “是的,我想殺了他。”
  “太危險了。”王蠢裝出一副關心的樣子。
  “是的,很危險,我根本不可能殺死他,當然,這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他已經離開這里了。”少女嘴角泛起了一絲微笑。
  “離開了?”
  “是的,我略施小計,便把他驅逐,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少女咬著牙關,聲音之中,透出絲絲的寒意。
  “你驅逐了撒旦?”王蠢一驚,他沒有想到,少女居然強大到能夠驅逐撒旦了。
  王蠢的話剛落音,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如同針尖一般刺穿他的肌膚。
  沒有絲毫猶豫,毫不遲疑的,王蠢的雙手猛然推開懷中的少女,與此同時,少女手掌狠狠的落在了王蠢的胸膛上面。
  兩人彈開,沒有聲音,無聲無息。
  不過,王蠢的嘴角,已經掛起了一絲觸目驚心的血絲。
  少女站在石臺上面,臉上的表情依然天真無邪,一雙眼睛更是無比的清純。
  兩人沒有說話,只是對視著。
  “你知道我為什么要痛下殺手?”少女嘴角泛起一絲調皮的笑容。
  “因為,你從來就沒有說撒旦這個名字。”王蠢一臉苦笑,他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幾耳光懲罰自己。
  “不僅僅如此,在地獄界,沒有人知道撒旦的名字。”少女淺笑道。
  “為什么?”
  “因為,他叫大魔王。”
  “他也叫大魔王?”王蠢脫口而出,但立刻,他就知道,自己再一次說漏嘴了。
  “也……你還認識其他叫大魔王的?”少女的目光一凝。
  “呵呵……”王蠢無言以對,只能干笑。
  “你是大魔王!”少女那天真無邪的目光突然變得鋒利起來。
  “我……”王蠢下意識的退了一步。
  “果然,果然是你!”
  少女手臂一張,原本擱在石臺上的銀槍緩緩升起,落在了她那雙潔白無瑕的手上。
  “什么果然是我?”
  “我就想了,這地獄界,什么時候出了你這么一個美男子,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大魔王。”少女嘻嘻笑道。
  “我們可以做朋友。”王蠢聳了聳肩。
  “惠子公主是你的戰利品還不夠?”少女身子一展,那副折疊在石臺上的甲胄突然穿在了她的身上
  少女一開始穿著長裙,無法看到身材,當她穿上了許纖纖定制的銀甲之后,立刻勾勒出了曼妙的身材,長發在空中飛揚,女性的柔美之中,多了一股英姿颯爽的氣質。
  “不,惠子公主是我的朋友,她不是我的戰利品。”王蠢搖頭。
  “地獄界需要朋友嗎?”少女身上的殺氣越來越濃烈,但眉宇之間,依然天真無邪。
  “需要。”
  “八將軍和他的白巾軍,都是你的朋友?”
  “是的。”王蠢很肯定的點頭。
  “你來這里干什么的?”少女的目光變得深邃起來。
  “拿你手中的武器和身上的鎧甲,那是我另外一個朋友定制的。”王蠢一時之間也找不出什么好的借口,只能如實交代。
  “這鎧甲是你朋友定制的?”少女臉上的表情變為了驚訝之色。
  “是的。”
  神殿里面,一陣漫長的沉默。
  少女看著王蠢,眉頭不時緊皺之后有舒展,似乎,正在做出什么決定一般。
  終于,少女說話了。
  “只要你聽我的,我可以給你一條生路。”少女眉頭一展,似乎下了一個重大的決心。
  “跟隨我。”少女一字一頓。
  “當你的戰利品?”王蠢現在是后悔不已,如果不說話露餡,他可以多打聽一些秘辛,現在,什么都干不了,還得想辦法脫身。
  “是的。”
  “你確定,能夠戰勝我?!”王蠢手臂一張,召喚出了漆黑的長刀,身上,也披上了黑色的甲胄。
  “好英俊。”
  看著王蠢喚出長刀披上甲胄之后,少女一雙眸子癡癡的看著挺拔不凡的王蠢。
  看著少女那花癡的樣子,王蠢臉上一陣發燒,他平時雖然自詡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但真有女人當面夸他英俊的時候,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如果你是大魔王,我不一定能夠戰勝你。”半晌之后,少女這才醒悟過來。
  “既然如此,我們為什么不化干戈為玉帛?”王蠢頓時大喜。
  “我不能戰勝你,但是,我卻可以讓你離開這里。”少女嘻嘻道。
  “離開這里!什么地方?”王蠢一愣。
  “一個混沌的地方,大魔王現在就在那里。”少女咯咯笑著,發出一串悅耳動聽的笑聲。
  “撒旦?”王蠢心神一震。
  “是的,撒旦就在那里,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我隨時都可以把你送過去,然后,你就會被撒旦吞噬……咦,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已經送去了千千萬萬的惡魔。”少女做了一個可愛的鬼臉,當然,這在王蠢眼里,一點也不覺得可愛,反而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王蠢的心往下沉。
  很顯然,這個少女掌握著某種類似于秘密武器的神器,可以把任何人都送到撒旦所處的混沌世界。
  “你考慮考慮吧,我是真的喜歡你。”少女一臉希翼的看著王蠢。
  “你愿意當別人的戰利品嗎?”王蠢冷冷的看著少女。
  “不愿意。”
  “我也不愿意。”王蠢的目光如同刀鋒一般,濃烈的殺氣席卷了整座神殿。
  “你沒有選擇。”少女的瞳孔,宛若針尖一般。
  “對了,既然你把撒旦送走了,為何還要供奉他的神像?”王蠢突然問道。
  “我什么要告訴你?”少女咯咯笑道。
  “如果知道原因了,或許我會考慮一下做你的戰利品。”
  “……我需要力量!”少女遲疑了一下,終于還是說了。
  “你在偷撒旦的信仰之力?”王蠢心神一動,立刻想到了小黑。
  “你知道信仰之力?”少女臉上赫然變色。
  “我養了一只寵物,它老是偷我的信仰之力……”王蠢想到好吃懶做的小黑,心情頓時不好了。
  “你是神靈?”少女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王蠢。
  “我不是。”王蠢搖了搖頭。
  “只有神靈才能夠吸收信仰之力,但為何能夠吸收信仰之力?為何你的寵物能夠偷走你的信仰之力?”少女連珠炮的問道。
  “我也不清楚為什么能夠吸收信仰之力,至于那寵物,是我愿意給它信仰之力的。”
  “居然還有人和寵物分享信仰之力……”
  “在地獄界,還有人信仰撒旦嗎?”王蠢想抓回發問的主動權。
  “撒旦當年在地獄界混亂的時候脫穎而出,有著不少的信徒,而且,很多送過來的人,也是他的信徒。”
  “原來如此……對了,撒旦也是這里的犯人嗎?”
  “是的。”
  “既然他是犯人,為何沒有像其他的重刑犯一樣被繼續關押?”王蠢有點無法理解,以撒旦的分量,應該是和祝融共工那樣的遠古神靈一樣被關押在重刑犯城。
  “這個,說來話就長了……”
  “我有時間。”王蠢嘿嘿笑道。
  “但是,我為什么要告訴你?”少女深邃的眸子看著王蠢,手中的銀槍,自始至終都指著王蠢,一動不動,穩如磐石。
  “至少,現在有個人愿意話花時間聽你說,而且,我想知道的,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不知道和知道,其實也沒有什么意義,最多,也就是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而已。”
  “好吧,我就滿足滿足你的好奇心……撒旦也是重刑犯,而且,他比一般的重刑犯更重要,他在重刑犯城有單獨的監舍,在地獄界動蕩之初,撒旦也是被關押在重刑犯城的,但后來,地獄界失控了,我父親南征北戰,到處滅火,被搞得焦頭爛額,然后,他聽信一個下屬的建議,放出了撒旦……”
  “以夷制夷。”王蠢苦笑。
  “撒旦放出來出來之后,的確也是不負眾望,不過,他天生就有一種蠱惑人心的邪惡力量,他開始影響到了我父親的部屬,紛紛成為了他的信徒,最后,我父親也嘗到了放出撒旦的惡果,被部屬殺死……”少女嘴角,又露出了一絲恨意。
  “之后呢?”
  “之后,地獄界開始劃分各自的地盤,在這個動蕩的時期,我也成為了惡魔們的戰利品,一直到撒旦注意到我,這種局面才改觀。”
  “為何你擁有放逐撒旦的能力?”
  “不告訴你,這是我的秘密。”少女抿嘴淺笑。
  “你不說,其實我也知道。”王蠢淡淡道。
  “啊……你知道?”
  “無非是你父親給你留下了一樣寶貝,這種寶貝,能夠把危險的人物放逐到混沌世界中。我猜,一開始你的修為太淺,所以,你不能使用那寶貝,而且,那寶貝也不能頻繁的使用,要不然,當年你父親就可以把所有違逆他的犯人和屬下送走。”
  “你……你……”
  少女退后了一步,一臉震撼的看著王蠢。
  “看來,我猜對了。”王蠢臉上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
  “你知道又有什么用?”少女咬了咬牙。
  “至少,你使用了那法寶之后,短時間之內,是沒法把我送走的。”
  “一次就足夠了。”
  “哈哈哈……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
  “說。”
  “我擁有穿越的力量,無論你把我送到哪里去,我都可以立刻回到原來的地方!”王蠢得意洋洋的道。
  “你確定!”少女的目光,變得惡狠狠的了。
  “確定……”
  王蠢話音剛落,突然,少女左手五指箕張,一道五彩光芒綻開,空中一股渾厚的力量鋪天蓋地的涌了過來,王蠢連忙催動靈氣對抗,但發現,他自己的身體居然不受控制開始分解成為煙塵一般的物質……
  ……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