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889 水團長的秘密

水團長沒有立刻回答王蠢的話,而是點燃了一支煙,靜靜的抽了幾口,藍色的煙霧在房間里面縈繞,讓他的臉變得有些虛幻了。
  這是一陣漫長的沉默。
  水團長手中的煙并不是抽沒的,而是任其燃燒到煙蒂后,他才把煙屁股狠狠的按在了煙灰缸里面。
  王蠢以為水團長掐滅了煙頭之后會說話,但他居然還是沒有說話,而是微微低頭沉思起來。
  似乎,王蠢的問題,勾起了水團長的回憶。
  王蠢的耐心很好,他并沒有打斷水團長的思考。
  “我在三十年前,聽人說過,曾經有人復活。”足足沉默了二十分鐘后,水團長打破了沉默。
  “是誰?”王蠢心神一震,幾乎是下意識的,他想到了秦府。
  “他……他是一個令人敬畏的名字,沒有人敢提到他的名字,所以,我也只是知道有這么一個人……”水團長遲疑了一下,搖了搖頭。
  “你知道他的名字!”王蠢深邃的目光盯著水團長。
  “我……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說……”水團長搖了搖頭。
  “你怕他?”王蠢步步緊逼。
  “是的。”水團長臉上露出一絲難以言喻的畏懼之色。
  “……”王蠢張了張嘴,終究是沒有說出話來。原本,王蠢是采用激將法的,但看來,水團長對那人的畏懼已經深入骨髓之中,并沒有什么效果。
  “那人就像曇花一現一般,他復活后,在人類世界的活動時間很短很短,估計也就是二年左右,但是,就是這兩年的時間,他在世界上建下了足以和國家媲美的武裝力量,還有一些擁有驚人財富的跨國公司……咦,對了,其實,在十年前,他曾經又出現過一次,之后,一直到現在,他也未曾出現了,而且,他的部屬,絕大部分都消失,或者是老死。三十年,說長,也不長,說短,也不短……”
  “他離開了?”
  “是的。”
  “去了哪里?”
  “沒有人知道。”
  “他的勢力,和我們王家比起來呢?”王蠢問道。
  水團長沒有回答王蠢的問題,只是搖了搖頭,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什么意思?”王蠢追問。
  “他的勢力,可以讓你們王家頃刻煙消云散。”
  “啊……”王蠢一臉不可思議的盯著水團長。沒有人比王蠢更熟悉王家,因為,當年他曾經被王家追殺,后來,又帶領王家的人子弟和美**方對抗。
  “其實……我一直懷疑你們王家和那人有著某種聯系……”
  “他也姓王?”王蠢心中一動。
  “啊……咳咳……我……我……”水團臉上的顏色頓時變得難看了。
  “水團長,但說無妨,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王蠢嘿嘿笑道。
  “好吧,我也七十多了,總不能把秘密帶到棺材里面去,那人姓王,名豪。”
  “王豪……沒聽說過。”王蠢搖了搖頭。
  “如果你聽說過才怪了。”水團長笑了笑。
  “為什么?”
  “知道他的人,絕不會提到他的名字,不知道他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認識這個人……不提他,說說另外一個人,或許你曾經聽說過。”
  “誰?”
  “張揚。”
  “張揚?”
  “是的。”
  “不認識……”王蠢再次搖頭。
  “知道王豪的很少,但張揚,你肯定能夠問到,他出道的時間很短,但是,他卻是橫空出世,在江湖上威名赫赫,最重要的是,他才離開十年出頭,很多人對他依稀還有些印象的。”
  “真沒有聽說啊。”王蠢有點郁悶,他也算是見多識廣,但是,水團長說的兩個人,他居然一個都不認識。
  “你不知道很正常,因為,人們并不討論他,而且原因是,他是王豪的女婿。”
  “張揚呢?”
  “他在十年前就消失了,再也沒有出現過。”
  “他們去了哪里?”王蠢感覺自己有點抓狂。
  “沒有人知道……我估計,他們是離開了地球。”水團長突然看了一眼周圍,壓低聲音,神秘兮兮道。
  “離開了地球?!”王蠢瞪大眼睛。
  “你別嚷嚷。”水團長連忙示意王蠢噤聲。
  “水團長,只是兩個人而已,你不用這么緊張吧”王蠢嘆息道。
  “看來,你真不是王豪的后裔……哎,我早就應該想到,你的年齡不對,王豪離開的時間才三十年,也就說,他的孩子,大的至少超過了三十歲不會超過十歲,這兩個年齡段,都不符合王家兩代人……”水團長臉上露出一絲失望之色,嘴里喃喃自語。
  “你是在試探我?”王蠢瞪大眼睛看著水團長,他沒有想到這個老實憨厚的考古專家居然這么奸猾。
  “我只是好奇,就像你對始皇陵好奇一樣。”水團長淡淡的看了一眼王蠢,依靠在椅子上,又點燃了一根香煙。
  “你為什么會把我們王家與王豪聯系在一起?”王蠢相信,水團長絕不會因為同姓就會升起好奇心。
  “因為我知道,你們王家這數十年間,一直都在走下坡路,而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非常復雜,除了一些人為決策失誤之外,更大的原因是因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打壓……”
  “西方國家的打壓?”王蠢的眼睛瞪得像銅鈴。
  “我想,這個世界上,值得一些國家聯合出手的勢力,除了王豪,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了。”水團長抬起頭,目光好像穿過了天花板一般,那張皺紋密布的臉,就像一尊凝固了時間的人體雕塑。
  “你在觀察我們王家?”王蠢的目光變得鋒利起來。此時此刻,王蠢哪怕是再傻,也意識到水團長并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考古專家了。
  “二十年前,王豪突然消失,他的商業帝國也好像在一夜之間消失了,所有與他有關聯的朋友,經濟上也突然失去了聯系,而他足以和國家抗衡的武裝力量,也逐漸的沒落,而所發生的這一切,都是中國-政府所關心的……”
  “為什么一個國家會關心一個人?”王蠢皺眉看著水團長。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是中國的保護神!”水團長一字一頓道。
  “中國的保護神!”王蠢內心的震驚無以復加。
  “是的,當局很多高新科學技術以及武器系統都是來之于王豪,而且,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所有與王豪有關系的家族和公司,都是其它國家封鎖打擊的對象,當然,也受到了中國-政府的保護,就像你們王家受到政府的保護一樣道理。”
  “因為我們家族遭受到了美國的打擊,所以,你們懷疑我們與王豪有關系?”
  “是的。”
  “讓你們失望了。”王蠢嘆息了一聲。
  “目前還無法下結論,至少,你們王家的崛起就富有傳奇色彩,財富的累積速度甚至于超過了比爾蓋茨,而且,王家崛起的時間,恰好是在王豪離開之后的時間。最重要的是,王家目前還掌握著世界上最頂尖的電池技術,我個人推測,王家與王豪,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水團長,是誰派你監視我們的?”王蠢苦笑道。
  “如果說我只是個人興趣,你相信嗎?”水團長一臉笑瞇瞇的。
  “不信。”王蠢很肯定的搖頭。
  “我還真沒有說謊,我關注王豪和你們王家,完全是因為個人興趣,與政府行為沒有絲毫的關系。還有,這次本來我是不同意別人加入到我們團隊的,后來知道你是王家的人之后,我才同意的。”
  “你還真是個好奇的老爺爺啊!”王蠢愁眉苦臉。
  “呵呵,我對王豪和王家感興趣,不僅僅是因為我的興趣,主要還是牽涉到了我研究的課題。”
  “暈……水爺爺,你怎么又扯到你的研究課題了?”王蠢一頭霧水。
  “因為,王豪在三十年前,在始皇陵一夜之間弄出了一條隧道。”
  “啊……”
  王蠢被這消息驚得差點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雖然是個考古專家,不過,我對一些史前文明,以及一些科學之謎,還有外星文明飛碟什么的,都有著更大的興趣,而恰好,我是當年負責調查始皇陵的隧道事件……”
  水團長的聲音變得悠長,好像陷入了往事的回憶之中。
  “繼續繼續。”王蠢怕水團長想著想著就忘了,連忙追問。
  “衛星發現了隧道之后,當時就震驚了世界遺產委員會,當即派我來調查,在調查的途中,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哪怕是有中國國家力量支持,我也只能草草結束……在結束之后,我改變了調查的方式,而是調查從中作梗的人,發現,所有的阻力,都是來之于王豪的勢力……不過……”水團長說到后面,嘴角泛起了一絲苦笑。
  “不過什么?”
  “我的調查被王豪的勢力察覺到了,然后,某一個晚上,一個兇神惡煞光頭就沖進了我的房間,獰笑著對我說,如果我繼續調查下去,他不介意殺死我全家。”水團長說的時候雖然盡量保持著平靜,但依然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
  “你就停止了調查?”王蠢一臉失望。
  “我也怕死好不好。哪怕是我不怕死,我也要為我的家人著想。”水團長瞪了一眼王蠢。
  “嗯嗯,你是對的。”
  “后來,我繼續調查……”
  “我靠,你膽子還真肥。”王蠢一臉驚訝的看著面前的老頭。
  “不不,我沒有繼續調查始皇陵隧道的事情,主要是調查那個光頭。后來,我知道了那光頭的名字,他叫孫劍,是王豪的頭號打手,性格暴虐,殺人如麻,死在他手中的美國高手不計其數。”
  “這名字很特別啊。”
  “是的,很特別,最特別的是,我通過公安內部系統的朋友調查發現,全國叫孫劍的人很多,但沒有一個與他的身份相符。”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壓根就沒有戶口身份證之類的,他是憑空冒出來的一個人……后來,我還發現了一個驚天動地的秘密。”水團長臉上,露出了意思得意的笑容。
  “王豪的戶口身份證之類的,都是假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