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880 飛升前兆

王蠢沒有耽誤,立刻穿越回到了房間。
  讓王蠢欣慰的是,這一次沒有通過小黑和及時穿越機器以及六道輪回圖的穿越非常之成功,地球的時間并沒有變化。
  王蠢此時還沒有意識到,他已經完全獲得了**穿越的能力。
  “咚咚咚……”
  王蠢落在房間里面之后,便聽到了有節奏的敲門聲。
  眼看著那身緊閉的門,王蠢突然一陣緊張。
  敲門聲響了幾聲之后便停止了,但是,王蠢能夠清清楚楚的感應到外那人靜靜的站在門外。
  王蠢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平復了激動的心情,緩緩走到門口,拉開了房門。
  門外,蘇雪靜靜的站著,一臉恬靜的看著王蠢,嘴角,微微翹起一點點微笑的弧度。已經深秋,蘇雪依然穿著一襲白色長裙,整個人看起來一塵不染,飄飄欲仙,仿佛隨時要飛走一般。
  “蘇……蘇雪……雪兒。”王蠢有點結結巴巴,他雖然知道蘇雪站在門外,但依然無法按捺住內心激動的心情。
  “千里迢迢過來,就讓我站在門外嗎?”蘇雪輕輕笑道。
  “啊……請進請進!”王蠢連忙側身讓開。
  蘇雪抿嘴嫣然一笑,款款走進了房間,舉手投足只見,仿佛仙女下凡一般,令人不敢逼視。
  “雪兒,為何不通知我好接機。”王蠢拖開椅子,讓蘇雪坐下,然后,從異空間召喚出一大堆的茶具。
  “興之所至,便來了,何必拘泥于形式。”蘇雪靜靜的看著忙碌的王蠢,一臉超脫之色。
  “也是也是,仙子說的是,只要是仙子說的,一切都是對的。”王蠢連連點頭。
  “噗嗤……還是那么油嘴滑舌。別仙子仙子的,聽起來好別扭。”蘇雪咯咯笑直笑,房間里面仿佛百花盛開。
  “肺腑之言,絕非油嘴滑舌,其實,天上的仙女,也沒有雪兒漂亮。”王蠢指天發誓。
  “好啦好啦,誰不知道你王蠢是情場老手,要騙騙我這種涉世未深的少女,還不是手到擒拿。”蘇雪淺淺一笑,起身大大方方走到王蠢身邊,為王蠢整理茶具。
  感受到一陣沁人的體香,王蠢呆呆的看著身邊的蘇雪,一陣失神。
  “不認識了嗎?”蘇雪淡淡一笑,并沒有因為王蠢那癡呆的樣子而羞澀臉紅,很是從容。
  “雪兒,你瘦了。”王蠢抬起手,輕輕在蘇雪那白皙光潔的臉頰上撫摸,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蘇雪弱不禁風的嬌軀,一臉心疼之色。
  蘇雪微微一笑,也不躲閃退卻,任憑王蠢撫摸著她的臉頰,一雙白皙修長的手依然整理著茶盤上的茶具,泰然自若。
  “對不起,我失態了。”開水沸騰的聲音驚醒了王蠢。
  “蠢哥什么時候如此多禮了?”蘇雪一臉怪怪的看著王蠢。
  “啊……咳咳……”
  “蠢哥像個君子,雪兒反而不適了。”蘇雪抿嘴笑道。
  “蘇雪……”王蠢老臉一紅。
  “為何你一會喊我蘇雪,一會喊我雪兒?”蘇雪打斷王蠢問道。
  “我……我不知道……”王蠢一愣。
  “我知道。你喊我蘇雪的時候,理智一些;喊我雪兒的時候……”蘇雪遲疑了一下,沒有說下去。
  “嗯?”
  “隨便你叫吧,我都喜歡。”蘇雪抬起皓腕,沖洗茶具泡茶,眉宇專注入神,讓王蠢不忍打擾。
  茶香四溢,讓房間無比的溫馨。
  兩人足足喝了一泡茶沒有說話,似乎,誰都不想打破這美好的一刻。
  “最近好嗎?”
  突然,兩人異口同聲的問,然后,都是一愣,旋即,兩人一陣發笑。
  “你先說。”兩人笑完,再次異口同聲,又是一臉愕然之色,然后,蘇雪指著王蠢不語。
  “好吧,我說。我很好,只是掛念雪兒。”王蠢嘿嘿笑道。
  “謝謝。”蘇雪雖然也是嫣然一笑,卻是看不出內心是否真的高興。
  “你呢?”
  “我也很好,每天喝喝茶讀讀書,閑暇之余修煉一下,很好。”蘇雪端起茶杯,淺嘗一口。
  兩人說完,相顧無言,陷入了一陣漫長的沉默。
  不過,兩人并不覺得時間煎熬,反而覺得時間過的太快。
  兩人喝茶的時候,目光總是會不介意的相碰,然后,雙方莞爾一笑,又陷入了一陣寂靜之中。
  兩人都很享受這種氣氛。
  “雪兒,真恨不得天不要亮了,我們就可以永遠這樣喝茶。”王蠢癡癡的看著蘇雪那完美無瑕的臉。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何況喝茶。好了,不早了,我要休息去了。”蘇雪微笑著起身。
  “不如,就睡在這里吧。”王蠢看了一眼那寬大的雙人床。
  “也好。”蘇雪看了一眼那寬大的雙人床,居然沒有拒絕,點了點頭。
  “我為娘娘侍寢。”
  王蠢笑著把手臂伸到蘇雪胸前。
  “難得蠢哥如此有這么溫柔體貼的時候。”蘇雪伸出柔荑,搭在王蠢的手上,在王蠢的攙扶之下,坐到了床沿邊。
  “睡吧。”
  王蠢扶著蘇雪躺下,手臂一揮,房間中的燈光同時熄滅,然后,坐在床沿之下,一只手,輕輕的撫摸著蘇雪柔若無骨的手。
  “嗯,睡了。”
  “睡吧。”
  漆黑的房間里面,兩人的呼吸清晰可聞。
  坐在床沿之下的王蠢并沒有閑著,用靈氣為蘇雪疏導著奇經八脈,蘇雪只是感覺經脈之中無數暖融融的細流竄動,舒適無比。
  “蠢哥,為何不**?”黑暗之中,蘇雪幽幽道,
  “今天,我是太監。”
  “噗嗤……”蘇雪咯咯咯直笑。蘇雪發現,她只是來了半夜,不知道笑了多少次。和王蠢在一起,總是讓她心情愉悅。
  “其實,我也想侍寢,但雪兒高潔,不忍褻瀆。”
  “如果雪兒愿意呢?”蘇雪輕輕的呢喃道。
  “如若我與雪兒親近,雪兒必定會遠離王蠢。”
  “為何如此想?”一直從容淡定的蘇雪一驚,居然從床上坐了起來。
  “雪兒,我是出竅期的修真者,我能夠推演未來。目前,雪兒法力不夠,修行卻已經遠遠超過我,如若與我成了好事,了卻心思,很有可能白日飛升。就如慟那立地成佛的道理一般。”
  “此話當真?”蘇雪嬌軀顫抖。蘇雪突然明白為什么最近總是升起與人告別的沖動,甚至于,莫名其妙的就來探望王蠢,仿佛,她自己無法控制一般,這對于矜持的她來說,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當真!”王蠢肯定的點頭。
  “雪兒追求仙道,不就是為飛升得道……”蘇雪幽幽道。
  “我不想你離開。”王蠢輕輕的撫摸著蘇雪雪白的玉臂,聲音無比的沉重。
  “王蠢。”
  蘇雪輕輕抱住王蠢的頭,把王蠢攬入懷中,一雙玉手撫摸著王蠢棱角分明的臉,極盡溫柔。
  “雪兒,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思。”王蠢感受著蘇雪胸口的溫潤,卻是沒有絲毫的邪念。
  “我們豈不是永遠也不能在一起?”蘇雪輕輕的嘆息。
  “我會努力,但不是現在。”
  “我才過融合之境,為何會白日飛升?”
  “我也不知道,或許是你對修真的理解不一樣。在遠古時代,有很修真者必須勤于修煉成能夠一窺天道;但也有一些人從不修煉,只是終日打坐修行,或者是當苦行僧,這種人,沒有戰斗力,但依然能夠得道高升,或許,你是屬于后者吧。”
  “俗世我已無牽掛……”
  “我知道,雪兒千里半夜造訪,不忌男女,不畏人言,共處一室,淡泊到了極致,按照前人修真所述,此行已符超凡脫俗,倚馬可待,我只是你最后的魔障,一旦突破,誰也無法阻止你了。”王蠢起身,和衣躺在雪兒一側,讓雪兒螓首靠在胸口。
  “蠢哥要阻我么?”蘇雪幽幽道。
  “天堂雖好,卻不及人世繁華,又何必執著。”
  “蠢哥未曾到過仙界,如何知道天堂不好?”
  “因為,終究有一天,我會踏平天堂,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多此一舉。”
  “啊……蠢哥為何要踏平天堂?”黑暗之中,蘇雪一雙黑色的眸子驚訝的看著王蠢,她感覺到王蠢身上散發出來的滔天豪氣。
  “你聽我慢慢道來……”
  王蠢把異空間以及地獄空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訴了蘇雪,特別是白巾軍與惠子公主,更是介紹的重中之重。
  “想不到蠢哥居然還有如此多去曲折離奇的遭遇。”
  “以前也曾經和你提起,只是你……”王蠢感覺到蘇雪心中有些不滿。很顯然,她是在不滿王蠢居然對她隱藏了這么多的秘密。
  “又多了一個慧子公主。”蘇雪并不聽王蠢解釋,長長嘆息了一聲,那聲音,無限的惆悵。
  “雪兒……”
  “沒什么,我只是隨口說說。”
  “恭喜雪兒。”王蠢突然道。
  “恭喜我什么?”蘇雪一愣。
  “嘿嘿,你的境界已經被我破了,要想再白日飛升,又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這么簡單……為甚我沒有察覺?”蘇雪驚訝的問道。
  “嘿嘿,雪兒動了醋意,自是無法達到以前的空靈之境。良宵美景,不如我們……”王蠢哈哈大笑,手臂一揮,房間中星辰點點,仿佛如同他野外浩瀚星空。王蠢這一手,可是向散仙小倩學的。【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