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878 分發靈丹

“秦大哥,你別激動。”王蠢嚇得連連擺手。
  “說。”秦府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緩緩坐下。
  “秦大哥,你要搞清楚,二年前,我還是幾歲的幼-童,這里的人除了火居道士和中國狼人,他們都很小,壓根就沒法控制十年之前所生的事情……”
  火居道士和中國狼人互相看了一眼,他感覺到,王蠢正在用年齡推卸責任,而他們的年齡,很有可能與兒十年前所生的事情產生瓜葛。
  “嗯。”秦府一臉冷漠。
  “狼人大哥和火居道士他們不問世事,應該也不知道。”聽到王蠢為他們開脫,中國狼人和火居道士不禁松了一口氣。最近秦府雖然默不作聲,卻總是給人喜怒無常的感覺,中國狼人和火居道士可不想背上莫須有的罪名被秦府格殺。
  “我明白,說。”秦府臉上的表情冷峻無比。
  “好吧,我開始說了……二十年前的一個夜晚,有人在始皇陵挖了一條長達數公里的神秘隧道……”
  “隧道?”秦府身軀一震。
  “是的,隧道,一條通往始皇陵的隧道,沒有人知道是誰挖的隧道,沒有絲毫的線索,也沒有絲毫的征兆,以始皇陵為中心周圍數公里,沒有任何重型設備工作,也沒有任何土石方被挖走,總之,就是一夜之間,這條神秘的隧道就出現了……”王蠢小心翼翼的看著秦府。
  “繼續!”秦府一陣沉默。
  “美國政府現了這條神秘隧道后,通報世界遺產委員會,聚集了全世界最權威的科學家,因為當時技術限制,最后,大家并沒有立刻通過這條隧道進入到始皇陵中,直到今天……”
  “現在決定打開始皇陵了嗎?”不等秦府說話,石小寶迫不及待的問道。
  “不是,現在只是勘察探測,評估未來挖掘始皇陵的風險,當然,也順便檢查一下那條神秘的隧道。”王蠢道。
  “也就說,在二十年前,就有人進入了始皇陵?”秦府緩緩道。
  “如果真的有人能夠在一夜之間不用任何設備挖出一條長達數公里的隧道,那么理論上,他進入始皇陵并沒有什么難度。”王蠢見秦府并沒有情緒激動,這才松了一口氣。王蠢一開始最擔心的是秦府情緒失控,因為,每次提到始皇帝的時候,秦府的情緒都會出現明顯的波動。
  “嗯,我們明白了。對了,我們什么時候展開行動?”
  “考察團隊的設備已經送到了,估計等官方協調交接之后,我們就可以進入始皇陵探測了。”
  “好。”
  秦府點了點頭,大步走出了房間。
  “王蠢,會是誰進入了始皇陵?”文靜問道。
  “天知道。”王蠢苦笑。
  “如果這人真的進入了始皇陵,那么,這人肯定非常非常的厲害……王蠢,如果始皇帝沒有死,而又有人進入了始皇陵,會生什么?”文靜一臉好奇之色。
  “天知道。”王蠢聳了聳肩。
  “王蠢,始皇陵會不會被人盜空了?”石小寶一臉擔憂道。
  “天知道。”王蠢攤開雙手,一臉無奈的表情。
  “始皇陵的監控設備很先進,有高手一夜之間進入始皇陵有可能,但要想神不知鬼不覺盜走里面龐大的寶藏,我想,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做到。”中國狼人道。
  “為什么如此肯定?”王蠢疑惑道。在王蠢看來,如果讓他進入了始皇陵,使用空間戒指的話,不說那些大型的寶貝,但一些小巧精致的古董,完全可以洗劫一空。
  “別小看始皇陵工作的人,在里面考古的工作人員也是藏龍臥虎。”中國狼人笑道。
  “考古的也有高手?”石小寶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各行各業都有高手,不僅僅是限于考古。”
  “如果不是為了盜走始皇陵的寶貝,誰會閑得蛋疼挖一條長達數公里的隧道?”石小寶一臉郁悶,他現在最擔心的是始皇陵被人捷足先登。
  “或許,也有人想復活始皇帝。”一直沉默的火居道士突然道。
  眾人一陣沉默。
  火居道士所說極有道理。
  既然當初始皇帝能夠留下秦府這顆棋子,那么,留下另外一顆棋子也沒有什么意外的,畢竟,以始皇帝當年所擁有的人力物力,要做到多留幾顆棋子并不難。
  如果進入始皇陵的人真的是始皇帝當年留下的棋子,那么,始皇帝復活了嗎?
  如果始皇帝復活了,他這十年之間去了哪里?
  如果始皇帝沒有復活,秦府得知之后,會怎么樣?
  ……
  “大家也別胡思亂想,或許就是一個有些手段的盜墓賊而已。”王蠢制止了眾人的浮想聯翩。
  “王蠢,現在進入始皇陵已經是迫在眉睫了,你有想過始皇帝復活之后嗎?”文靜盯著王蠢。
  “……沒有。不過,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大家順其自然吧,當初大家都說過,想一睹始皇帝的風采,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之勢,已經沒有選擇了。”王蠢看了一眼憂心忡忡的眾人,寬慰道。
  “嘿嘿,我倒是無所謂,如果始皇帝需要我,寶爺就當始皇帝的急先鋒,說打哪我就打哪,到時候,弄個開國元帥當當也不錯,想想當一個統治整個地球的開過元帥,高興啊!”石小寶桀桀怪笑道。
  “就怕你成為炮灰。”文靜冷冷道。
  “喂喂,你是怕我搶了你的風頭吧!”
  “就你……”
  “好了好了,大家別吵,時間已經越來越緊迫了,大家盡快修煉吧,萬一有什么不對的時候,也好有些資本。對了,這是丁老派人送過來的丹藥,大家吃了,各自回房修煉,別在這里浪費時間。”
  王蠢從空間戒指里面召喚出一大堆的丹藥分給大家。
  石小寶和文靜跟隨王蠢在一起,早就習慣的把丹藥當糖果吃,沒有什么驚訝的,反倒是見多識廣的中國狼人和火居道士兩人看著王蠢一下就弄出大堆大堆的靈丹妙藥,頓時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特別是火居道士,他修真上百年,何曾看到過這么多高品質丹藥,頓時激動得雙手抖,小心翼翼的藏在身上,當他看到石小寶抓了一把就往嘴里扔,頓時心疼不已,這是暴殄天物啊!
  分了丹藥之后,各自回到了房間修煉。
  王蠢并沒有回房間,而是徑直上樓,走到一個房門前面,敲響了房門。
  房門打開了。
  李珂珂一臉呆呆的看著王蠢。
  “這是給你的丹藥。”王蠢把滿滿一盒丹藥遞給李珂珂。
  “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李珂珂沒有接過丹藥,深邃的目光盯著王蠢。
  “呵呵,我熟悉你身上的味道。”
  “哦。”
  李珂珂臉上一陣燒,連忙轉身走進去,掩飾自己臉上如同晚霞一般的紅暈。
  眼見李珂珂走進去,捧著丹藥盒子的王蠢只好也跟著走了進去。
  “把門關上。”
  “哦。”王蠢隨手關上了門。
  “喝什么……只有清茶。”
  “隨便吧。”
  “哦。”
  李珂珂開始燒開水,房間里面一陣沉默。
  “你在修煉嗎?”王蠢看著床上中間的打坐的痕跡。
  “嗯。”
  “教廷還在追殺你嗎?”
  “不知道。”
  “哦……”
  兩人又陷入了一陣漫長的沉默,這沉默,一直到到水燒開。
  房間里面彌漫著茶香,兩人面對面坐在茶幾邊,氣氛有些壓抑,不過,因為有了茶,氣氛好了很多。
  “我們在干一件大事。”王蠢打破了沉默。
  “哦。”
  “這事兒如果砸鍋了,可能會波及到你……我覺得,你應該住遠一些安全……”
  “哦。”
  “……”
  面對沒有什么反應的李珂珂,王蠢感覺自己就像個傻瓜一樣。
  “好吧,你要住在這里就住吧,估計秦大哥也不知道你的存在。”
  “你說的是那個長中年人?”一直用“哦”回答王蠢的李珂珂終于說話了。
  “是的。你認識他?”王蠢一愣。
  “我們打過招呼。”
  “……”王蠢目瞪口呆。
  “他問我你住在什么房間。”
  “啊……”
  王蠢一臉合不攏嘴,他沒有想到,秦府居然知道了他與李珂珂之間有聯系。
  “他很危險?”
  “很危險。”
  “有多危險?”
  “許纖纖不是他的一合之將。”
  “那吸血鬼?!”李珂珂心神一震。
  “是的。”
  李珂珂臉上的表情變得冷峻起來,要知道,她可是和許纖纖交過手,依仗著教廷的圣物才和許纖纖戰了個旗鼓相當不分伯仲,如果沒有戒指,她絕非許纖纖的對手,而這么一個可怕的對手,居然非那長中年一合之將,其實力之恐怖,可見一斑了。
  “你也不用擔心,我們的事情應該不會失敗,哪怕是失敗了,秦大哥也不會遷怒于你的。”
  “知道了。”
  “知道就行了,免得到時候措手不及。好了,我要回房間修煉去了。”
  “嗯。”
  李珂珂當先站起,走到房門邊為王蠢開門。
  跟隨在李珂珂身后,看著李珂珂那婀娜的背影,王蠢一陣莫名的熱血沸騰,腦子里面立刻浮現出了李珂珂當初與他在異空間坦陳相對的一幕,連忙收斂心神,平心靜氣,這才遏制住心中那股奔涌的原始**。
  門開了,李珂珂站在一側。
  “走了。”
  王蠢走出房間,朝王蠢揮了揮手。
  “謝謝你的丹藥。”李珂珂吐出兩個字。
  “不用不用。”
  “威廉只是我的競爭對手。”李珂珂突然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然后,關上了房門。
  “……”
  看著關上的房門,王蠢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