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877 神秘隧道

“啊……不是盜墓,我說錯了說錯了,是探測,探測!”王蠢一臉尷尬的干笑。
  “你不會是真的想盜竊始皇陵吧?”若男一臉懷疑的看著王蠢。
  “不會不會,天地良心,如果我王蠢想盜始皇陵,天打雷劈!”王蠢信誓旦旦的詛咒發誓。
  王蠢從來就沒有把發誓當成一回事,只從惠子時候被送到地獄空間之后,越發把誓言不當一回事了。當然,王蠢發誓的時候,通常還是會暗自狡辯,用各種理由開脫,譬如這次,他還真不是盜墓,只是為了復活始皇帝而已。
  另外,王蠢發誓,也有自己的底線,他絕不會拿自己的家人和朋友發誓,哪怕是誓言真的有效,最多也就是報應在他的身上。
  “我告訴你,你最好的別動歪心思,那始皇陵中,不知道有多少噸水銀,你死了無所謂,萬一泄露出來,這始皇陵方圓數十公里,可是會寸草不生,甚至于,整個臨潼都會不適合人類居住。”若男道。
  “這么嚴重?”王蠢瞪大眼睛。
  “比你想象的更嚴重,我們這次探測始皇陵,主要是獲得一些數據,為以后的發掘做出一份評估風險報告,避免政府做出錯誤的決定,所以,才對以前所獲得的資料進行了大量的研究和核實……”
  “等等,為發掘做評估風險報告,這是為挖掘始皇陵做準備嗎?”王蠢一臉驚訝,要知道,根據他所了解的資料顯示,政府目前似乎沒有任何挖掘始皇陵的計劃。
  “也不是……這事兒反而復雜,具體怎么樣還要看我們的風險評估報告。”若男搖了搖頭。
  “王蠢,根據衛星探測顯示,始皇陵曾經出現過大規模的塌陷,我們這次探測,主要是為了評估這種塌陷會不會持續,另外,根據數據顯示,始皇陵中,出現了一條神秘的地下隧道……”司馬蘭馨插言道。
  “隧道!盜洞?”王蠢并沒有放在心上,因為,中國可是有著源遠流長的盜墓歷史,絕大部分的墳墓,都有被盜掘的痕跡,甚至于官方也會發動大規模的盜墓活動,遠的不說,近代史上,就有一些令人發指的盜墓丑聞,譬如軍閥混戰時期,慈禧陵被盜,還動用了軍隊和**,以至于把慈禧太后拋尸荒野。
  “不知道,因為,這神秘隧道在以前沒有的,好像是一夜之間突然形成,而且,長達數公里。”司馬蘭馨道。
  “啊……你的意思是說,這隧道是近些年才有的?”王蠢頓時合不攏嘴。
  “是的。”
  “有多久了?”王蠢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如果不是司馬蘭馨這種專業考古專家說出來,打死他都不會相信有人能夠在戒備森嚴的始皇陵挖掘出一條長達數公里的隧道。
  “具體不知道,估計有二十年以上了。”
  “二十年……二十年……才二十年……”王蠢一臉呆滯。二十年之前,始皇陵已經納入了政府的管理,盜墓賊根本就不可能有機會挖出一條隧道。
  “是的,才二十年。”
  “你們什么時候發現這條隧道的?”
  “也差不多有二十年了。”若男道。
  “啊……發現二十年了……也就說,隧道挖掘不久后,官方就發現了?”王蠢合不攏嘴。
  “是的。”
  “為什么不立刻查看?”
  “當年,此事件引起了考古界的震動,全世界的科學家和頂尖級的考古學家都聚集一堂,通過最終的決定,沒有立刻查探那條隧道……”
  “為什么?”王蠢一臉疑惑,這事兒,實在是太詭異了。
  “根據衛星探測系統顯示,那條隧道幾乎是在一夜之間形成,而且,據警方的調查線索顯示,在那一段時間,沒有任何大型設備在周圍出現。”
  “也就是說,當年無端的在地底下面,就多了一條神秘的隧道?”
  “是的。”
  “那條神秘隧道規模怎么樣?”
  “僅容一人通過。”
  “具體點。”
  “隧道的高度大約在一米九到兩米左右,具體的情況要查看資料,我也不是很了解,畢竟,我當年還是幼兒,不是當事人。”若男搖了搖頭。
  “問題是,要弄出一條高度達到一個人通過的隧道,需要挖掘大量的土石方,那些土石方去了哪里?總不能飛走吧?而且,如果要在始皇陵周圍幾公里之外運走大量的土石方,不可能不會驚動警方吧?”
  “事實是,沒有驚動警方。事實上,發現這條隧道的是美國衛星。”若男苦笑道。
  “可是……”
  “王蠢,你也別動問西問,我們的裝備已經到了,很快就要投入研究之中,到時候,所有的問題迎刃而解,不用你在這里胡思亂想。”司馬蘭馨打斷了王蠢的話。
  “哦……”
  “我們逛街去了,要一起嗎?”司馬蘭馨笑盈盈道。
  “啊……不了不了……”
  王蠢這才意識到,三人邊走邊聊,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熱鬧繁華車水馬龍的大街上。
  “那我們先走了。”
  “去吧去吧。”
  王蠢和兩人告別,獨自在大街上閑逛,腦子里面卻是想著那條神秘的隧道。
  是什么人能夠一夜之間在戒備森嚴的始皇陵打出一條長達數公里的隧道?
  “王蠢。”
  就在王蠢絞盡腦汁的時候,突然,身邊一陣香風,轉身一看,卻是一臉冰冷的李珂珂。
  “珂珂。”王蠢訥訥的看著李珂珂,他想到若男說的,李珂珂喜歡他,這讓他有點無所適從。
  “我想離開這里。”李珂珂靜靜的看著王蠢,眸子里面,就像深不可測的潭水。
  “嗯嗯,威廉死了,現在你安全了……”
  “我想去異空間。”
  “啊……不行!”王蠢斷然拒絕。
  “為什么?”李珂珂盯著王蠢。
  “我……我……”王蠢有點膛目結舌,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斷然拒絕李珂珂。
  “送我過去。”李珂珂深邃的目光盯著王蠢,一臉堅定。
  “不行……不行……”
  “為什么?”李珂珂再次追問。
  “我……你……異空間與地球的時間不一致,如果我送你過去,很可能我下一次去異空間,你已經作古了。”王蠢只能用這種借口。
  “地球也是一生,異空間也是一生,這地球上,我已經沒有什么留戀的了,又何必在乎所處環境。”李珂珂淡淡道。
  “不行,我是絕不會同意的。”
  “為什么?”李珂珂又一次追問。
  “我……我……反正我是不會把你送到異空間去的。”王蠢支支吾吾,卻是說不出原因。其實,王蠢的確是說不出原因,他只是潛意識里面不想李珂珂離開。
  “我沒地方可去。”李珂珂目光之中一絲淡淡的憂傷稍縱即逝。
  “你可以留在我身邊。”王蠢脫口而出。
  “……”李珂珂張了張嘴,看著王蠢,沒有說話。
  “反正你沒有地方去,不如就留在我身邊吧。現在多事之秋,人多一些,力量就大一些,面對危險的時候,也算有個照應。”王蠢脫口提出挽留之后,并沒有后悔,反而有一種莫名的輕松。
  李珂珂一陣沉默,一雙清澈的眸子看著王蠢,似乎在猜度著王蠢的心思。
  王蠢沒有回避李珂珂的目光,一臉坦然之色。
  “為什么?”良久之后,李珂珂終于打破了沉默。
  “無需原因。”
  “無需原因……”
  “是的,無需原因。”王蠢盯著李珂珂。
  “你不怕我?我可是女魔頭。”李珂珂那冷冰冰臉上,嘴角浮現了一絲笑意。
  “王某人最擅長降妖伏魔!”王蠢一臉豪邁。
  “我呸!”
  李珂珂臉上露出了一絲羞紅,朝王蠢啐了一口,轉身朝人流之中走去,那婀娜的身子無比的輕盈,仿佛蝴蝶在翩翩起舞一般。
  “喂喂,你別走啊,你到底留是不留?”王蠢見李珂珂轉身離開,頓時急了。
  “傻瓜。”
  李珂珂回頭,嗔怒的瞪了王蠢一眼,加快腳步,很快就消失在了人流之中。
  “傻瓜……奶奶的,蠢哥我縱意花叢數十年所向無敵,什么時候成了傻瓜?”
  王蠢一臉憤憤不平的抓著頭皮,返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之后,王蠢向眾人匯報了威廉死亡的消息。當眾人聽到威廉已經被王蠢殺死,一個個懸在心中的石頭頓時放了下來,就連火居道士和中國狼人這樣的高手,都不僅僅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當眾人詢問王蠢與威廉戰斗的過程,一個個又是唏噓不已。
  和王蠢一樣,眾人對威廉這么一個天才人物在青年時代就夭折,無不扼腕嘆息,這個世界上的天才人物并不多,可是死一個就少一個啊。
  當然,威廉的死,對頭眾人來說,更多的是高興,畢竟,威廉可是敵對人物,沒有誰愿意面對威廉這么一個可怕的天才敵人,一旦等其羽翼豐滿,無疑是他們的災難。
  沒有了威廉這個恐怖殺手的威脅,眾人又聚集在了一個酒店。為了避免意外,眾人還是保留了在其它酒店的房間,以此達到狡兔三窟的效果,迷惑有可能出現的敵人。
  “我們什么時候挖掘始皇陵?”石小寶當先問道。
  “設備已經到了,估計也就這幾天開始了,不過,出了一點小問題……”王蠢的目光落到秦府身上。
  “……什么問題?”秦府顯得心事重重,直到王蠢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這才意識到是與他有關。
  “早在二十年前,始皇陵就被人挖了。”
  “什么!”秦府赫然站起來,一頭長發飛揚,仿佛黑色的火焰沸騰一般,滔天的殺氣在空中奔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