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876 無情

“在。”珂珂冷冷的看著威廉。
  “我……我……咳咳咳……”威廉嘴里噴出血霧,不停的咳嗽著,但是,他的身體,依然如同雕塑一般一動不動,顯得極為詭異。
  李珂珂只是冷冷的看著威廉,看不出絲毫的情緒變化,就像一座冰山。
  “我……我想知道……想知道……你喜歡過我沒有?”接連噴出幾口鮮血之后,威廉艱難的說完了一句話,一臉希翼的看著李珂珂。
  “沒有。”李珂珂的回答很簡單,毫不拖泥帶水,沒有一點憐憫之意。
  “我……喜……喜歡你……”威廉狠狠的咬著牙齒。若男看到,他潔白的牙齒上面,居然也出現了無數細微的裂紋。
  “謝謝。”
  “他是因為你才暴露身份的。”看著李珂珂那冷酷無情的表情,王蠢都有些不忍,插嘴道。
  “有意義嗎?”李珂珂看了一眼王蠢,冷冷道。
  “……沒有意義。”王蠢一愣,嘆息道。
  “莫非,你認為那定向炸彈炸不死人?”李珂珂嘴角浮現一絲諷刺的看著威廉。
  “柯柯……我……我……身不由己……”威廉一臉死灰。
  “生不由己,就要炸死我?”
  “我……我……知道,知道炸不到你……”威廉的一顆牙齒變成了齏粉,嘴里發出的聲音有些漏風了。
  在王蠢眼里,場景并不滑稽,反而充滿了一種英雄末路的悵然,這讓他內心一陣悸動,就好像被撥動了心靈中的某一根弦。
  “好理由。”李珂珂的聲音依然如同萬載寒冰。
  “我知道……知道你不會與我見面……我……我想和你一起想辦法……但是,我見不到你……我知道,你不信任我……我知道……”威廉說話越來越吃力了,他的嘴變得無比的沉重,仿佛灌鉛了一般。
  李珂珂沒有說話,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
  “珂珂,他設下這個圈套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正是為了與你有一個安全對話的環境。”面對一個將死之人,王蠢無法忍受李珂珂的無情。
  李珂珂看了一眼王蠢,還是沒有說話,但是,她的胸脯,卻是在急劇的起伏,臉上,露出了一絲焦躁,很顯然,她的情緒出現了一絲波動。
  “柯柯……”
  “你為什么還不死?”李珂珂情緒突然爆發,沖威廉厲聲道。
  “柯……”
  李珂珂手中突然多了一支精巧的手槍,然后,“呯”的一聲悶響,一顆子彈射在了威廉的胸口。
  威廉呆呆的看著李珂珂,一雙眼睛之中,充滿了絕望之色。
  “去死!”
  李珂珂猛然把手中的槍狠狠的砸在了王蠢的身上,狠狠的頓了一下腳,大步走入了黑暗之中,轉眼之間,那婀娜的身姿便已經無影無蹤。
  “咔嚓!”
  “咔嚓!”
  “咔嚓!”
  ……
  就在李珂珂轉身離開的一瞬間,威廉身上發出一陣驚心動魄的龜裂聲,然后,他的身體,變成了無數的小塊掉落在地上,手指,手臂,身體,頭顱,眼睛,一樣一樣的分崩離析。
  那些小塊,并不是凍結的血肉,而是金屬與肌肉的混合物。
  司馬蘭馨和若男看著地上那些金屬與血肉混雜的一只絕望的眼睛,一陣干嘔。
  看著地上那些金屬與血肉混雜的小塊,王蠢也是一陣心驚不已。
  威廉的物質轉換能力已經能夠達到了非常可怕的地步,已經能夠把血肉之軀轉換成鋼鐵之軀。
  很顯然,威廉是意識到無法阻擋他的拳頭沖擊力的時候,采取強化肉身的方法來對抗。只是,遺憾的是,王蠢實在是太強悍了,而且速度也太快了,在威廉還沒有完成轉換之前,他的力量已經直達威廉的四肢百骸之中,摧毀了他的生機。
  “我這是招誰惹誰了?”
  王蠢撿起地上的手槍,一臉茫然的看著李珂珂消失的方向。
  “傻瓜!”
  若男狠狠的罵了一句。
  “好男不和女斗是沒錯,但是,你屢次三番的針對我,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啊!”王蠢心情本就不好,又被若男嗆聲,頓時沒好氣道。
  “哎,你還真是傻瓜。”司馬蘭馨幽幽的補上一刀。
  “喂喂,蘭馨姐姐,你不用落井下石吧!”王蠢哭喪著臉,他自然是不敢得罪蘇雪的師姐。
  “李珂珂是喜歡你。”司馬蘭馨嘆息一聲。
  “啊……”王蠢頓時一臉目瞪口呆。
  “你老是讓她向威廉表示,她能不生氣嗎?!”司馬蘭馨一臉無語的表情。
  “我……我……”
  “我什么,你快去追啊……咦,不對,我的小師妹也喜歡你,你還是別追了。”司馬蘭馨一拍腦袋,一臉赫然驚醒的樣子。
  “呵呵……”
  王蠢只能干笑。
  如果是以前,王蠢聽到李珂珂喜歡他,立刻會熱血沸騰,精-蟲上腦,會琢磨著什么時候把李珂珂給辦了,但現在,王蠢一身情債纏身,唯恐避之不及,哪里還敢多想。
  “這里怎么辦?”若男指著一遍狼藉的地上問道。
  “讓他去該去的地方吧。”
  王蠢看了一眼滿地的血肉與鋼鐵混雜的碎塊,嘆息了一聲,大手一揮,地上鋼鐵血肉悉數送入了浩瀚的宇宙之中。眼看著威廉這個天才人物化為碎片,王蠢有些遺憾,像這樣的天才人物,死一個就少一個。
  “你把他弄哪里去了?”若男見王蠢只是手臂一揮,地面上便變得干干凈凈,一雙眼睛頓時瞪得如同銅鈴一般。
  “不告訴你!”王蠢懶得理若男這個不男不女的人。
  “王蠢,我有必要提醒你。”
  “咋了,威脅我?”王蠢冷笑一聲。
  “我是這次始皇陵勘察小組的小組長,如果沒有我點頭,你哪怕是捐再多的錢也沒有用的!”若男盯著王蠢,眼神之中,充滿了威逼之色。
  “啊……”王蠢看著若男,一臉愕然之色,然后,把目光落到了司馬蘭馨臉上求證。
  “她說的沒錯。”司馬蘭馨笑盈盈道。
  “哇哈哈……若男哥,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覺得我們兩人有緣分,不如,我們燒香磕頭,做拜把子兄弟,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吧。”王蠢一把摟住若男的肩膀,一臉諂媚的哈哈大笑道。
  “……”
  若男一臉呆滯的看著司馬蘭馨,而司馬蘭馨則是掩嘴偷笑。
  “蘇雪還真沒說錯。”若男嘆息了一聲,走到司馬蘭馨身邊,兩人挽起胳膊,往外面走了出去。
  “蘇雪說什么了?”王蠢一個激靈,連忙屁股顛顛的跟在了兩人身后。
  “沒說什么。”
  兩人異口同聲,相視一笑。
  “是不是說我壞話了?”王蠢有點緊張,他還是很在乎蘇雪對他的看法的。
  “沒有。”
  “兩位姑奶奶,你們就別折磨我了,到底說了什么啊,快告訴我吧,以后,我每天給兩位姑奶燒香磕頭了。”
  “呸呸呸呸,烏鴉嘴,我們有沒有是,你燒什么香磕什么頭!”司馬蘭馨罵道。
  “你真想知道?”若男眨了眨眼問道。
  “想想,非常想。”王蠢連忙不迭的點頭。
  “那就對了。”司馬蘭馨點了點頭。
  “什么意思?”王蠢一臉茫然。
  “意思就是,我們不會告訴你的。”
  “噗……”
  王蠢差點吐出一口鮮血。
  “還是告訴他把,要不然會吐血而亡的。”司馬蘭馨笑得花枝亂顫。
  “好吧,告訴你。蘇雪說,你是個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厚顏無恥的男人。”若男笑道。
  “她是這么說的嗎?”王蠢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失落。
  “是的。”若男肯定的點頭。
  “哦……”王蠢情緒有點低落。
  “你很在乎她對你的看法?”司馬蘭馨歪著頭看著王蠢。
  王蠢沒有回答,低頭思考著。
  “其實,她后面還說了一句話。”
  “什么?”王蠢精神一振,連忙問道。
  “不告訴你。”司馬蘭馨輕笑道。
  “姐姐,天下最美麗最漂亮的蘭馨姐姐,你就別折磨我了,快說吧!”王蠢央求道。
  “她說,她就是喜歡你這種一眼就能夠看穿的真小人。”司馬蘭馨嘻嘻笑道。
  “真小人……這就是給我的評價……”王蠢哭喪著臉。
  “是的,蘇雪是一個很驕傲的人,我認識她這么多年了,從未曾聽她說過喜歡一個男人,你要珍惜。”
  “珍惜……”
  王蠢張了張嘴,嘴里喃喃自語,卻是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句話。
  “你不喜歡蘇雪?”若男驚訝的看著王蠢。
  “我……我……我們走吧……”
  王蠢“我”了半天,終究是沒有說出“喜歡”二字,而是支支吾吾的往外面走去。
  如果是以前,王蠢對任何一個女孩子都能夠說出“我愛你”和“喜歡”這樣的詞匯,這也是王蠢信口開河的強項,但現在的王蠢,已經發生了一些微妙的改變,“喜歡”對于他來說,顯得格外的沉重,哪怕是對蘇雪。
  “他不喜歡蘇雪,他不喜歡蘇雪……”若男呆呆的看著王蠢的背影,嘴里呢喃自語。
  “他也沒有說不喜歡好不好,不要胡亂猜測,蘇雪知道了,會很傷心的。”司馬蘭馨白了若男一眼。
  “居然還有男人不喜歡蘇雪那樣的仙女……”若男還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就像丟魂了一般。
  “你不會是想打蘇雪的主意吧?”司馬蘭馨一臉奇怪的表情看著若男。
  “啊……沒有沒有……”
  若男一愣,連忙走到司馬蘭馨的身邊,兩人手牽手,加快腳步,追上了前面背影孤獨的王蠢。
  “王蠢,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司馬蘭馨道。
  “嗯?”有點失魂落魄的王蠢停下了腳步。
  “我們的設備到了。”
  “探測始皇陵的裝備?”王蠢頓時大喜。
  “是的。”
  “我們什么時候盜墓?”王蠢摩拳擦掌,一臉迫不及待。
  “盜墓?!”
  司馬蘭馨和若男異口同聲,一臉呆滯的看著王蠢。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