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872 教廷最偉大的殺手

許纖纖現在已經對沾花惹草的王蠢徹底死心了,她不認為自己能夠獨自占有王蠢,她只是希望自己的地位高一些,僅此而已。
  許纖纖是吸血鬼,內心的變化也讓她逐漸能夠接受現實。當然,最重要的是,許纖纖認為自己活得夠長,根本沒有必要和其她的女人爭奪一朝一夕的時間,她堅信,自己會是最后的勝利者。
  “你要阻止她們。”中國狼人嘆息道。
  “讓她們分個高下也好,免得以后每天都吵來吵去的煩死人。”王蠢攤開雙手,聳了聳肩。
  “啊……你要把一個教廷的人留在身邊?”中國狼人大驚失色。
  “沒事,她現在已經不是教廷的人了。”
  “但是,她……”
  “她還是我的朋友。可以信任的朋友!”王蠢一臉鄭重道。
  “好吧。”中國狼人嘴角泛起一絲苦澀的笑容,他知道,以后別想睡一個安穩覺了,因為,教廷的人不僅僅是吸血鬼的天敵,也是狼人的天敵。一直以來,教廷就是貓,而吸血鬼和狼人就是老鼠,在老鼠窩邊養只貓,哪怕是貓不捉老鼠,老鼠的感受肯定也不會好到那里去的。
  “她們誰更厲害?”文靜對石小寶問道。
  “關我們個屁事,最好兩敗俱傷,一起玩完,皆大歡喜。”石小寶嘿嘿奸笑著,手中的小石飛刀拋上拋下,恨不得給許纖纖和李珂珂各來一刀。一直以來,石小寶對許纖纖就沒有什么好印象。
  在石小寶看來,無論是吸血鬼許纖纖還是教廷的李珂珂,都不是什么好鳥。
  氣氛越來越凝重了。
  許纖纖那白皙的左臂,一點一點的向李珂珂抓了過去,就像電影里面的慢鏡頭,充滿了張力。
  李珂珂一動不動,一雙深邃的目光死死的盯著許纖纖。
  時間和空間就像停頓了一般。
  近了。
  越來越近了。
  此時此刻,許纖纖的手已經離李珂珂那飽滿的胸部不到十厘米,那鋒利的指甲在燈光下閃爍著令人心悸的冷光。
  “呼!”
  雙方動手了。
  讓眾人意外的是,先動手的反而是李珂珂。李珂珂抬起手臂,一拳擊向許纖纖。人們看到,就在李珂珂拳頭擊向許纖纖的一瞬間,她拳頭一枚鐫刻有十字架標志的戒子綻放出乳白色的光芒。
  許纖纖沒有躲避。
  李珂珂的拳頭,與許纖纖的左手接觸,空中,響起一陣玉帛撕裂的聲音。兩股巨大的力量在空氣中較量著。
  許纖纖臉上變得慘白。
  同樣,李珂珂臉上的顏色也變得蒼白。
  兩人目光死死的盯著對方,慢慢的,雙方的手臂開始顫抖起來,然后,身體也開始顫抖起來,再然后,雙方額頭上滴落了豆子大的汗珠。
  兩股毀滅性的力量在空中交織著,就像擰毛巾一般,仿佛要榨干里面所有的水分。
  空中那仿佛玉帛撕裂的聲音越來越刺耳,火居道士這樣的高手,都被逼得連連后退。此時,除了王蠢,所有的人都被逼到了門后面那小小的空間。
  文靜的臉色也不好了。
  石小寶手中的飛刀好像被某種力量引動了一般,也綻放出雪白的光芒,讓石小寶臉上的表情欣喜不已。
  “停!”
  王蠢終于按捺不住了。
  此時,王蠢意識到,雙方并不是在直接戰斗,而是在比拼法寶。許纖纖用的是該隱左手;而李珂珂,則是用的那不知名的戒指。很顯然,那枚鐫刻有十字架的戒指也擁有與該隱左手匹敵的力量。
  讓王蠢感覺不妙的是,他喊停之后,兩人的身軀并沒有動,如同石雕一般一動不動,但是,她們身上的衣服,卻好像被狂風吹拂一般,獵獵作響,氣勢駭人。
  王蠢看到,兩人臉上的表情都變成了驚恐之色。
  很顯然,她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法寶了,兩件法寶似乎相克,大有不死不休的局面。
  這是同歸于盡玉石俱焚的局面。
  王蠢沒有在遲疑,大步走大兩人中間,雙臂試圖分開兩人,但是,讓王蠢大吃一驚的是,兩人的身體如同磐石一般一動不動,他的蠻力居然派不上絲毫的用場。
  兩人臉上的表情越來越驚悸了,身體也越發顫抖得厲害。
  生死攸關的時候。
  兩股毀滅性的力量在小小的空間橫沖直撞,撕裂的聲音變成了如同炮竹一般斷裂的聲音,驚心動魄。
  王蠢相信,如果任由其發展,這棟大樓,都有可能坍塌。
  周圍看熱鬧的人都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就連石小寶,臉上也沒有了幸災樂禍的表情。
  “我說一、二、三的時候,你們一起后退!”
  王蠢咬了咬牙,召喚出墨玉刀。
  許纖纖和李珂珂臉上已經是汗如雨下,根本無暇回答王蠢。
  目前,王蠢唯一能夠上得了臺面的武器就是墨玉刀,而且,這武器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一百四十億年前,也就是說,這武器所存在的歷史,遠遠超過了古地球上所出現的一些神器。
  墨玉刀召喚出來之后,周圍的人都是一臉震撼的表情,特別是火居道士。
  在一群人中,火居道士是最正統的修真者,他雖然不知道墨玉刀是何種神器,但是,他能夠感應到墨玉刀所散發出來的那股浩瀚力量,光是這種浩浩蕩蕩的氣息,就要碾壓無數地球上的修真法寶。
  “一!”
  “二!”
  “三!”
  王蠢喊到“三”的時候,手中的墨玉刀硬生生的擠入了兩人中間。
  “蓬!”
  三件神器近距離接觸,一聲低沉的悶響,許纖纖和李珂珂的身體同時倒在地上迅速爬起來,然后,一陣發呆,臉上,是心有余悸的表情,很顯然,剛才那短暫的接觸,讓兩人體驗到了近距離接觸死亡的滋味。
  眼看著王蠢把兩人分開,眾人也不禁長長的松了一口氣,而石小寶手中綻放著毫光的飛刀,也突然變得暗淡了,就像皓月變成了螢火蟲一般。
  “蠢哥。”
  “王蠢。”
  許纖纖和李珂珂異口同聲的喊王蠢,大有讓他做主的架勢。
  “好啦好啦,到此為止,你們都是我的朋友,你們之間也要做朋友,除非,你們不把我王蠢當朋友。總之,以后不準私自打架,萬一傷了死了,開心的是教廷,傷心的是我們,親者痛仇者快這種傻事,以后就別做了。明白嗎?!”
  “她不是教廷的人嗎?”許纖纖臉上露出一絲疑惑。
  “教廷正在追殺她。”
  “哦……我明白了,她偷走了教廷的法寶,所以教廷要追殺她。”許纖纖一臉恍然大悟,心有余悸的目光朝李珂珂手指上的戒指看了一眼。
  “現在,我們要解決的問題是找出那個追殺珂珂的騎士。”
  “騎士?”眾人異口同聲。
  “是的,騎士,一個很厲害是騎士,他還有一個外號,被稱為‘大地隱者’,這家伙很厲害,能夠潛藏在我們的身邊,如果不揪出來,我們誰都不安全。”
  “你胸口的衣服是那廝干的?”石小寶盯著王蠢的胸口。
  “是的,用的定向炸藥。”王蠢苦笑道。
  “我靠,炸藥都用上了!”石小寶嚇了一跳。
  “是的,如果換上普通人,早就炸得粉身碎骨了。”
  “有沒有他的資料?”文靜皺眉問道。在一群之中,文靜是最擅長追蹤之術,畢竟,他的職業就是追殺吸血鬼。
  “有。”王蠢的目光落在了李珂珂身上。
  “他是歐洲人,名字叫威廉,金色的頭發,藍色的眼睛……不過,大家千萬不要被這些資料所迷惑,因為,他隨時可以化妝成黃種人,甚至于是黑人。”
  “還有其它的資料嗎?”文靜問道。
  “……沒有。”李珂珂遲疑了一下。
  “對方是你的敵人,你最好是不要隱瞞,這樣,不僅僅是害了你,還會害了我們。”
  “他是教廷的殺手,除了一些普通人擁有的手段之外,還有一些異能,他能夠偽裝成一些物體,譬如,一個花瓶,一個茶幾,或者是其它的生活用品,甚至于,他能夠把任何東西變成堅硬的武器……”
  “把任何東西變成堅硬的武器?”石小寶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是的。他是教廷近代史上最偉大的殺手之一。”許纖纖聲音冷淡。
  “槍械能不能夠殺死他?”這才是文靜最關心的問題。
  “能。不過,他一般都會穿防彈衣。”
  “只要能夠殺死,事情就好辦了。”
  “嘿嘿,到時候,讓他嘗嘗老子小石飛刀的厲害。”石小寶的飛刀在手中一錯,如同孔雀開屏一般,一股冰冷的氣息立刻籠罩了整個房間。
  就在小石飛刀展開的一瞬間,房間里面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極度的危險,仿佛,那如同孔雀開屏一般的飛刀變成了潛伏在黑暗之處,隨時暴起傷人的洪荒猛獸。
  就連王蠢這個出竅期的修真者,也感受到了一種肌膚被切割的感覺。王蠢發現,當那飛刀展開的是時候,石小寶仿佛與那飛刀融為了一體。
  “好了,大家回到自己的房間,盡量不要走動,避免讓威廉知道我們是一伙的……”王蠢看了一眼石小寶道。
  “當你們走進這個房間的時候,他已經知道你們和我認識。”
  “啊……”王蠢目瞪口呆。
  “不用懷疑,他有千千萬萬種手段知道,他是教廷近代史上最偉大的騎士,死在他手中的異端至少超過了五百。”李珂珂淡淡道
  聽到李珂珂對威廉的形容,眾人心神凜然,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精神壓力。
  很顯然,這里的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招致教廷近代史上最偉大殺手的追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