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869 女魔頭和護花使者

“沒有……有有……”王蠢鬼使神差的回答道,猛然一下反應過來,連忙改口。
  “一個人住嗎?”女人一雙妖媚的眼睛朝王蠢眨了眨眼,充滿了無盡的誘惑。
  “是的。”王蠢有點魂不守舍。
  “多少房間?”
  “二七三……算了……哥是正派人。”
  “噗嗤……”女人掩嘴輕笑起來。
  “哎,哥的女人太多了,不能再增加了。”王蠢長嘆一聲。
  “就你這樣子,也不撒泡尿自己看看。”女人咯咯直笑。
  “喂,買賣不成仁義在,蠢哥不照顧你的生意,你也不能詆毀蠢哥!”王蠢怒道。
  “你把我當那種人?”女人一臉愕然。
  “你不是那種人是什么人?”王蠢上下打量了一下穿著妖艷的女人。
  “你眼瞎了!”女人狠狠的瞪了一眼王蠢,此時,恰好電梯已經到了三樓,女人冷哼一聲,優雅的走了出去,頭也不回,只是留下一陣撲鼻的芳香。
  “你奶奶的,屁股都扭掉,還說不是那種人,蠢哥我沒有吃過豬肉,也看到豬走路,當老子是沒有見過世面的鄉巴佬啊!”王蠢盯著那性感的屁股,一路淫笑著走出了電梯。
  “三樓的咖啡廳,進門靠右,第五排靠窗……”
  王蠢尾隨著那女人走進咖啡廳,嘴里念念有詞的尋找著目標,當他找到第五排靠窗的時候,整個人都石化了,因為,那穿著暴露的女人走到了他要找的位置,正在脫下身上的外套準備坐下來,而靠窗的位置,這是坐著一個很干練的短發女人,氣質有明顯男性化的傾向,她正在抬頭和脫外套的女人說話。
  “一身正氣的蠢哥,傻站在那里干嘛?”就在王蠢呆呆的站在后面,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那脫掉外套的女人突然轉身,朝王蠢嫣然一笑。
  “啊……”王蠢驚得合不攏嘴。
  “請!”短發的女人站起來,冷冷的看了一眼王蠢,示意王蠢坐在對面。
  “嗯嗯。”王蠢哭喪著臉走到對面坐下。
  “你就是王蠢。”短發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王蠢,眼神之中,一絲失望稍縱即逝。
  “是的是的。”王蠢一臉諂媚。
  “我是王漢博的朋友。”
  “啊!”王蠢瞪大眼睛看著短發女人。
  “很意外嗎?”
  “是有點。”王蠢訕笑道。
  “如果不是你,王漢博也不會變成植物人。”短發女人嘆息了一聲。
  “話不能這么說。”王蠢眉頭皺起。
  “你敢說王漢博變成植物人與你一點關系都沒有?”短發女人一雙明亮的眼睛緊緊的盯著王蠢。
  “這……”
  “沒辦法回答吧!算了,事已至此。對了,我聽蘇雪說,你對秦朝的文化很感興趣。”
  “是的。”
  “為了興趣,花幾個億?”短發女人臉上露出了一絲輕藐之色。
  “為了自己的夢想,花再多的錢也值得。”王蠢硬著頭皮道。
  “呵呵,你還真是個不折不扣的紈绔子弟。”短發女子冷笑道。
  “咳咳……”
  “算了算了,他是蘇雪的朋友,我們多少也要給些面子,好吧,我們現在正式介紹,我是蘇雪的師姐,姓司馬蘭馨。”穿著性感的女人笑盈盈道。
  “啊……你是蘇雪的師姐?”王蠢瞪大眼睛。
  “是的。”
  “她是誰?”王蠢看著短發女人問道。
  “她是我的同事若男。”
  “我靠,我還以為你是蘇雪的朋友,白白讓你教訓了半天……好吧,看在蘇雪朋友的面上,蠢哥今天就放過你。”
  “呵呵,你可以不用給她面子,我隨時恭候。”短發女人淡淡道。
  “蠢哥不和女人一般見識。”王蠢嘿嘿笑道。
  “哼。”短發女人冷哼一聲,一副沒有把王蠢放在心上的表情,嘴角浮現一絲難以言喻的笑容。
  “蘭馨師姐,不僅僅是長得漂亮,人也是最好的。”王蠢看著司馬蘭馨,一臉諂媚之色。
  “你看什么?”一邊的若男突然死死的盯著王蠢。
  “我看什么?我看蘭馨師姐……”
  “叱!”
  若男突然站起,一拳毫無征兆的擊向王蠢的面部,速度兇猛,無比的狠辣。
  “蓬!”
  王蠢何等人,面對這樣的攻擊,手臂只是輕輕一抬,箕張五指,便抓住了若男的拳頭。
  就在王蠢抓住若男拳頭的時候,他感覺到若男的拳頭雖然小巧,但是,卻是一點不像是女人的拳頭,粗糙堅硬,就像一塊石頭。
  這是一只練家子的拳頭。
  就在王蠢的手掌抓住若男拳頭的一瞬間,時間空間好像突然凝固了一般。
  若男呆呆的看著王蠢,很顯然,她沒有想到自己的拳頭會被王蠢抓住。
  司馬蘭馨也是一臉驚訝的表情。
  “找死!”
  停滯只是電光火石,若男一聲怒叱,身子居然一下從椅子上彈起,隔著桌子,嬌小的身體如同獵豹凌空飛向王蠢,原本被王蠢抓住拳頭的那只手突然彎曲,肘關節狠狠的撞向王蠢的胸膛,兇悍無比,一點都不像是女人的攻擊。
  “我靠,你這是玩命啊!”
  王蠢坐在靠走廊的地方,眼見若男的肘關節撞過來,赫然松開手中的拳頭,連忙起身閃開。
  面對若男這種攻擊,王蠢除了閃躲,再也沒有其他的選擇,除非,任憑若男的肘關節撞在懷里。
  如果是美女撞在懷里王蠢自然很樂意,但若男這種男性化的女人,王蠢沒有絲毫的興趣。
  “蓬!”
  若男那嬌小的身體落在王蠢坐的位子上面,發出一聲悶響,然后,又如同彈簧一般站起,一腿狠狠的抽想躲在一邊的王蠢,速度奇快,仿佛鋼鞭一般,迅猛有力,無堅不摧。
  王蠢松開若男的拳頭之后,便好整以暇的看著,卻是沒有想到若男會窮追不舍,眼看著若男那如同鋼鞭一般的腿抽了過來,連忙舉手格擋。
  王蠢沒有想過與若男對抗,畢竟,對方是司馬蘭馨的同事,也是世界遺產委員會的委派的工作者,不能得罪。
  突然,就在王蠢舉手的一瞬間,突然,身邊一個人影一下擋在了她的面前,雙手一下鎖住了若男的腿,狠狠的把若男摔在了椅子上,動作果斷,毫不拖泥帶水。
  “女魔頭……”王蠢驚訝的看著身前的李珂珂。
  “王蠢。”李珂珂喊了一聲王蠢,但如同刀鋒一般的目光則是死死的盯著沙發上的若男。
  若男顯然也被剛才重重的一摔也摔懵了,看著李珂珂,她不明白為什么會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
  “珂珂,你什么時候來的?”王蠢抓著腦袋,他這才想起李珂珂說過要來的,結果,他去了一趟地獄空間之后,居然把這事情給忘了。
  “來了幾天。”李珂珂冷冷的回答,一雙眼睛依然警惕的看著若男。
  “幾天……抱歉……”王蠢有些尷尬。如果來了幾天的話,那么也就是說,他從兵馬俑那邊過來的時候,李珂珂已經跟隨在了他的身邊,而他居然一無所知。
  “王蠢,對任何人都不要仁慈,哪怕她是人妖!”李珂珂聲音自始至終都是冷冰冰的,而且,如刀鋒一般的目光鎖定若男,沒有絲毫松懈。可以感覺得到,只要若男有絲毫異動,便會招致她的攻擊。
  若男雖然肢體呈現隨時會暴起傷人的狀態,卻沒有發動攻擊,剛才一瞬間的接觸讓她感覺到,面前這個女人絕對是個很角色。
  “咯咯咯……”若男被李珂珂罵是人妖,一臉憤怒,但突然有怒極反笑。
  “你笑什么?”王蠢有點莫名其妙。
  “想不到蘇雪推崇的男人,居然還要靠一個女人庇護。”若男收起笑容,輕藐的看了一眼王蠢,然后,緊繃的身體松弛了一下,緩緩站起,走到了司馬蘭馨身邊坐下。
  “你……”被若男鄙視,王蠢有吐血的沖動。
  “我討厭同性戀。”李珂珂突然蹦出一句話。
  “你!”
  剛剛坐下的若男赫然站起來,一雙眼睛惡狠狠的盯著李珂珂。
  “你不是我的對手。”李珂珂嘴角,浮現一絲挑釁的笑容。
  “是嗎!”若男嬌小的身子,突然變得如同一頭獵豹。
  氣氛突然變得劍拔弩張。
  兩個女人對視著,戰意如同熊熊的火焰一般在空氣中燃燒。
  “你們是同性戀?”就在兩人的戰意達到臨界點的時候,一臉合不攏嘴的王蠢終于反應了過來。
  “閉嘴!”若男怒叱。
  “好啦好啦,大家都是朋友,坐下來喝杯咖啡吧!若男,過來。”
  “哼。”若男緩緩的坐了下來。
  見若男坐下之后,李珂珂轉身朝背后的卡座走過去,原來,她就坐在王蠢的背后,難怪她能夠在第一時間出現。
  “珂珂,就坐一起吧。”
  李珂珂停住了身體,看了一眼若男,被若男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后,原本有些遲疑的她反而立刻轉身。
  四人坐下,點了咖啡水果糕點之類的。
  坐定之后,王蠢一雙眼睛不停的在司馬蘭馨和若男身上巡視,他想起了歐陽卿卿和葉蘭,司馬蘭馨和若男簡直是歐陽卿卿和也葉蘭的翻版。有時候,世界真是奇妙,歐陽是復姓,而司馬,也是復姓。
  當年,葉蘭也是為了歐陽卿卿要和他打架,而今天,若男因為自己老是盯著司馬蘭馨看,也要揍他,事情,似乎仿佛是在進行著一個輪回。現在,王蠢已經明白了蘇雪為什么會反復警告他不要盯著司馬蘭馨看的原因了,原因并不是司馬蘭馨本人,而是她身邊的護花使者。
  想到兩人,王蠢嘆息了一聲。
  時過境遷,他和歐陽卿卿的曖昧關系也徹底的一刀兩斷了,而葉蘭那里,則早已經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
  莫名的,王蠢的情緒有些低落。
  四人都沒有出聲,王蠢低落的情緒讓氣氛顯得莫名的沉重。
  王蠢不知道,他是出竅期的修真者,不僅僅是能夠操控物體,還影響其他低修為的心智等活動,哪怕是他的情緒,對普通人有著一種潛在的影響,當他情緒低落的時候,會不知不覺的影響到周圍的氣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