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868 出竅期

目前,這種城市已經完全被八將軍征服了,因為考慮到這里的城墻堅固,八將軍決定保留這種城市。其實,八將軍也想不出摧毀城墻的辦法,重建這種城市成為了唯一的選擇。
  現在,整個惡魔大軍對王蠢的崇拜已經達到了一個高潮。
  八將軍久攻不下的城市,在王蠢的指揮之下,只是頃刻之間便灰飛煙滅,就連魔王也被王蠢的坐騎一口吞噬,王蠢的聲威之隆,可謂是勢不可擋。
  在以前,一些不知道王蠢底細的惡魔們畏懼他更多的原因是因為八將軍,直到今天,人們才看到了王蠢的恐怖力量,也明白了八將軍為什么臣服王蠢的原因。
  惡魔們當然不知道八將軍與王蠢真正的關系。
  王蠢暫時還不知道如何處理吞星獸,也不知道吞星獸能否在空間戒指里面生存,唯一的辦法只能讓八將軍照顧。
  另外,王蠢哪怕是能夠帶著吞星獸穿越,但總不能帶著吞星獸整天在地球上晃蕩吧
  吞星獸雖然不愿意留在八將軍身邊,但它似乎也不知道如何離開,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跟隨在八將軍身邊。
  其實,對于照顧吞星獸,八將軍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畢竟,這廝可是能夠吞噬比他更強大的魔王,把它留在身邊,無疑是在身邊留了一顆隨時都有可能爆炸的炸彈,萬一哪天吞星獸突然失控,那可真是死得冤枉。
  八將軍不想照顧吞星獸,但他也不能違逆黑暗之神的命令,只能硬著頭皮答應照顧吞星獸。
  王蠢安置吞星獸后,告別了八將軍,直接穿越返回地球。當然,在穿越之中,王蠢還是要把撒哈拉星當成中轉站,只有這樣,及時穿越機器才能夠完全的控制時間線。
  在穿越的過程之中,王蠢再一次遇上了吳雄。
  吳雄似乎又有的變化,那虛無的身子,越發變得凝結了,宛若實質一般,一雙眼睛,兇厲無比。王蠢也懶得理他,徑直返回了地球。
  回到地球后,一切如常。
  王蠢所離開的時間,被控制在了五個小時之內。
  接下來的幾天,眾人都呆在酒店里面沒有出門,靜候蘇雪的消息。
  無所事事的王蠢整天在房間里面刻苦的修煉,修煉之余,開始熟悉身上的一些法寶的使用方法,特別是重點摸索白玉劍和墨玉刀,還有煉妖壺。
  其實,王蠢身上平時收刮的一些寶貝絕大部分都在應付機械戰士追捕的時候丟失了,身上上得了臺面的法寶也是小倩所送的飛劍和墨玉刀以及煉妖壺了。
  王蠢把重點放在墨玉刀上面。
  王蠢相信,只要掌握了墨玉刀的力量,哪怕是秦府復活了始皇帝,他也有一戰之力,至少,不用坐以待斃了。
  除了王蠢在刻苦的修煉,文靜石小寶和中國狼人火居道士都沉浸在狂熱的修煉之中。
  秦府的強大,讓所有人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
  或許是受到了環境的影響,許纖纖也沒有糾纏王蠢,整天關在房間里面修煉,只是偶爾跑到王蠢的房間里面吸上一口鮮血。
  對許纖纖,王蠢總是有著一種莫名的擔心。
  王蠢感受到許纖纖身體里面的力量越來越強悍,王蠢不能確定許纖纖是否能夠控制這股力量,但是,他又想不出其它的解決方法,只能觀察著許纖纖的情緒變化,避免不測
  王蠢的修煉也有了突破性的進展。
  王蠢的元嬰已經凝結,其境界也從伏伏跌跌蕩蕩變得平靜。
  現在的王蠢,對“推演萬物”以及“天眼通”已經達到了一個常人無法理解的境界。
  王蠢這一次的突破,并非以往的懵懵懂懂,而是非常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推演能力。
  王蠢在地獄空間對重刑犯城和那墨玉刀所處的碉樓推演,都源于其元嬰期大成之后的能力。
  元嬰大成之后,王蠢能夠通過蛛絲馬跡推演,哪怕是與神靈有關的事情,也能夠感覺到一絲端倪,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混混沌沌。
  王蠢已經徹底進入了“出竅”之境的初級階段。
  出竅期,類似元嬰性質的神識可以飛出體外,進行諸如觀察,操控物體,影響其他低修為的心智等活動,對物的控制能力進一步加強。
  王蠢開始試圖操縱墨玉刀。
  操縱墨玉刀可不是駕馭飛劍,而是一種精神上的控制,并不是把法寶扔出去不管行了,而是要掌控自如。
  讓墨玉刀飛行并不難,難難在收放自如,與其融為一體,不被敵人搶走。
  修真者在修煉飛劍法寶的時候,首先是要熟知法寶飛劍的習性以及使用方法,避免遇到高強的對手時候被搶走法寶。
  修煉法寶的最高境界是把法寶變成身體的一部分。如同肢體一般,任何人試圖搶奪都會有切斷自己肢體的感覺,此時,能夠最大程度的發揮出法寶的威力。
  王蠢掌控中墨玉刀,讓它在房間里面游走,慢慢的熟悉。
  王蠢操縱墨玉刀,并非一時興起,他相信,墨玉刀并不是握在手中戰斗的武器,因為,墨玉刀的刀柄和玉簡一樣,握在手中很難受力。
  墨玉刀在房間中開始是緩緩的游走,逐漸,速度越來越快,風馳電掣,只見一道影子在空中疾馳
  “嘀嘀嘀”在王蠢專注修煉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打開手機一看,是蘇雪的電話。
  “蘇雪,想死我了。”
  “是等我的消息吧。”蘇雪淡淡道。
  “咳咳咳不是不是,是想你想你。”
  “別想我了,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我的師姐和她的團隊會到西安,你們別住在兵馬俑附近了,盡快回到西安,我已經給你訂了酒店,和我師姐一個酒店,等你趕到西安,她也差不多到了。”
  “啊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記住,我可是警告你了的,可千萬別老是盯著我師姐看。”
  “放心,蠢哥我一身正氣,絕對做到非禮勿視。”王蠢義正言辭道。
  “希望你能夠做到。”蘇雪突然吃吃笑道。
  “你笑什么”王蠢總感覺有點不對勁。
  “沒事,你們盡快趕到西安去吧,具體的安排,還要等待,目前,我們在世界遺產委員會正在操作,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兩天,有結果了。”
  “嗯嗯,我等你的消息。”
  “對了,我已經把你的手機號碼告訴我師姐了,她會找你聯系。”
  “為什么你不讓我聯系她”
  “她說要聯系你。”
  “哦”
  王蠢掛斷了電話之后,立刻退房,眾人直奔西安。
  一路上,秦府都是心事重重,不停的回頭朝始皇陵的方向看,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眾人酒店入住之后,時間已經到了下午五點多,按照蘇雪所說的,此時她的師姐應該已經到達的酒店,但是,王蠢的眼睛都快把手機的屏幕望穿了,依然沒有等到蘇雪師姐的電話。
  王蠢獨自坐在房間里面,手拿電話,有些心神不寧。
  等待,是最令人心焦的。
  讓王蠢吐血的是,到了晚上十點多的時候,王蠢都沒有等到蘇雪師姐的電話,更讓王蠢郁悶的是,蘇雪的電話居然也處于無法接通的狀態。
  “嘀嘀嘀”在王蠢考慮要不要讓少年查詢一下入住旅客信息的時候,突然,床頭柜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先生”
  “喂喂,我是王蠢,你是蘇雪的師姐嗎”
  “先生,請問,您需要按摩嗎”
  “不需要”王蠢惡狠狠的吐出三個字,重重的掛斷了電話。
  “嘀嘀嘀嘀嘀嘀”王蠢剛掛斷電話,電話鈴聲立刻又響起。
  “我靠,老子的今天已經找小姐了,滾蛋”心浮氣躁的王蠢操起電話大罵一聲,掛斷了電話。
  “嘀嘀嘀”
  這一次,不是電話響,而是手機響了起來。
  “喂”王蠢連忙小心翼翼的接通電話,盡可能的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童叟無欺。
  “你是王蠢嗎”電話里面響起一個悅耳的聲音。
  “是是,我是王蠢,你是蘇雪的師姐嗎”王蠢頓時大喜。
  “是的,你在哪里”
  “我在房間里面。”
  “我在三樓的咖啡廳,進門靠右,第五排靠窗是我,你下來。”
  “好好,我馬上下來”
  王蠢立刻一躍而起,如同龍卷風一般沖向門口,沖出門等電梯的時候,王蠢看到路過的服務員看他的眼神有些古怪,這才意識到這些天沉迷修煉,根本無暇顧及自己形象,頭發沒有理不說,胡子也是亂糟糟的,形象可謂是惡劣無比。
  眼看電梯打開了,王蠢遲疑了一下,還是走了進去。
  “等等”在電梯門剛要關上的時候,外面傳來一個女人的喊聲,王蠢連忙按住了電梯門。
  “謝謝。”一個穿得暴露身材高挑皮膚白皙的女人走了進來。
  “不用。幾樓”王蠢按下了三樓的按鍵,隨口問道。
  “三樓。”
  “哦。”
  “先生是來旅行的嗎”女人嗲聲嗲氣的問道。
  “是的。”王蠢瞄了一眼女人,差點一下流出了鼻血,因為,此女身著極為暴露,胸口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膚,令人想入非非。
  “有同伴嗎”女人對王蠢那色迷迷的目光不以為意,反而笑盈盈的看著王蠢,一雙眼睛里面是秋波。
  ~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后面章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