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867 神器墨玉刀

難道這里也是一座監獄?
  當王蠢看到碉樓的時候,幾乎是下意識的想到了這個問題。
  很顯然,這個想法是成立的。
  從目前所獲得的一些線索顯示,這所謂的地獄空間在宇宙大爆炸之前就應該是類似于監獄一般的存在,或許,在宇宙大爆炸之前,這一帶有著數不清的監獄,一些犯人根據所犯下的罪行被劃分在了一些特定的區域,當然,也有可能是根據犯人的能力劃分區域,譬如就像重刑犯城那樣,只是關押一些上古的神靈。
  突然之間,王蠢現,這地獄空間隱藏了太多太多宇宙大爆炸之前的秘密……
  ……
  鎖定了目標之后,很快,王蠢就在碉樓里面找到了鬼王所說的庫房。
  庫房并不大,是一個方形的建筑物,只有一個石門,進去之后,四面無窗,也沒有任何裝飾,顯得格外的壓抑。
  從石室的格局看,這地方當初應該駐扎著很多看守的人,但時間過去了一百四十億年,這石室除了滄桑就是冷清,仿佛世間被定格在了永恒的一瞬間,從遍地的灰塵可以看出,這里已經很久沒有人來過了。
  奇怪!
  既然這庫房有這座城池的秘密,為什么會如此不受重視?
  滿腦子疑問的王蠢走進了石室。
  石室有些陰暗,感覺很久已久無人問津,借著外面依稀的光芒,可以看到墻壁之上,插著密密麻麻的單片玉簡,玉簡散著微弱的光芒,成千上萬,宛若天上浩瀚的繁星一般。立刻就明白為什么這座石室不引起重視了,因為,這里面的秘密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王蠢隨手抽出一塊玉簡,立刻感受到了里面浩瀚的信息。
  名字。
  王蠢接連抽出了幾塊玉簡,里面所記錄的都是一些名字和一些與名字相關的資料,資料千奇百怪,王蠢也看不出所以然來。
  看來,這些玉簡之中,應該是當初關押在此地的犯人。
  王蠢接連檢查了數十快玉簡,確定玉簡都是記錄的一些名字,便也沒有什么興趣,畢竟,時間已經過了一百四十億年,能夠活下來的人恐怕也沒有幾個,知道他們的名字也沒有任何意義。
  不過,王蠢還是怕有所遺漏,干脆一股腦的把所有的玉簡收藏到了自己的空間戒指里面,等以后有時間的時候,在慢慢檢查,或許能夠找到一些有價值的線索。
  “蠢哥,你看,這里有一把刀。”
  就在王蠢收集玉簡的時候,在庫房里面轉悠的許纖纖突然大叫道。
  “什么刀……咦,是玉刀……墨玉刀。”
  王蠢走到許纖纖面前,只見許纖纖手中握著一把玉刀,玉刀乃是青玉,夾雜著一些墨色,通體磨光,半透明,抬起朝庫房門口一看,可以看到內部清晰的紋理,極富質感。
  玉刀估計只有十厘米出頭,很是小巧,隆背,凹刃端呈弧形,尖部上翹,并不成長方形,背部與刃部均成弧線,感覺極為精美。
  王蠢用手輕輕一摸,刃部居然異常的鋒利。
  最后,王蠢在柄口看到了三個古樸的文字,文字看不出是任何字體,但是,王蠢憑直覺認為這三個字是“墨玉刀”。這是一種很奇異的感覺,明明從未曾看到過這樣的文字,但第一感覺就知道它的意思。
  “蠢哥,這刀有些古怪。”許纖纖盯著王蠢手中的墨玉刀。
  “我摸到刀的時候,就感覺身子很難受,而且,剛才我摸了一下刀刃,居然出血了。”許纖纖伸出右手,只見右手拇指上面,有一條紅線,正在血流不止。
  “啊……沒事吧。”王蠢嚇了一跳,連忙催動靈氣為許纖纖止血,然后,又召喚出一堆的丹藥,折騰了半晌,這才把那條流血不止的傷口止住。
  “這刀有些邪門。”
  “是的,是有些邪門。”
  王蠢抬起手中的墨玉刀,仔細的端詳著。
  王蠢對許纖纖的體質再清楚不過了,許纖纖是吸血鬼,雖然她與一般的吸血鬼不一樣,但是,其肌膚堅韌無比,是絕對不可能被普通兵器所傷的,最重要的是,許纖纖的身上流淌的血液與人類血液迥異,具有強的凝聚性,不可能流淌不止,但剛才被墨玉刀割傷之后,居然流血不止,由此可見,這墨玉刀是有些古怪的。
  “你剛才從哪里現來的這把墨玉刀?”王蠢有些奇怪,因為,這墨玉刀和那些玉簡比起來有著非常明顯的區別,理論上,他應該能夠第一時間現這把刀。
  “它也是插在墻壁里面的。你看,這個位置。”許纖纖指著墻壁上的一個小孔。
  “哦……難怪……”
  王蠢把墨玉刀插入小孔之中,墨玉刀就只剩下了一截刀柄在外面,王蠢現,墨玉刀的刀柄居然和那些記錄名字的玉簡一模一樣,難怪開始沒有現。
  “哈哈哈,居然還有刀鞘!”
  就在王蠢拔出來的時候,王蠢現,插入的孔洞居然顏色和周圍石墻的顏色不一樣,手掌微微一用力,石墻化為齏粉,里面露出了刀鞘。
  刀鞘也是墨玉的,薄如蟬翼,幾乎是全透明的,感覺是恰好能夠包裹住墨玉刀,沒有絲毫的多余。
  握著刀鞘,王蠢感到了一絲絲難以言喻的涼意,那涼意,好像沿著手臂的經脈,一直延伸到了心臟一般。
  莫名的,王蠢感覺到身子有些寒冷,連忙催動靈氣,這才感覺好了一些,但那股寒氣,好像依然在肌膚上徘徊,隨時都有可能入侵到血脈中一般的錯覺。
  “蠢哥,這墨玉刀被藏在這千千萬萬的玉簡之中,恐怕是寶貝,你試試威力。”
  “等等,我們先把這些玉簡弄走再說。”
  “我幫你。”
  兩人開始加把玉簡從墻壁上拔出來。
  玉簡的數量之龐大讓王蠢感到震驚,一開始,他還因為只是上萬,但是,當他真正動手的時候,玉簡數量遠遠出了他的估計,他和許纖纖只是取了一面墻的三分之一不到,玉簡數量已經破了萬,抽出了玉簡的墻壁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空洞,如果是有密集癥恐懼者看到,絕對要嚇得魂飛魄散。
  “我操,我可是修真者啊!”
  抽取到第二面墻壁的時候,王蠢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
  “你干嘛打自己?”許纖纖一臉愕然的看著王蠢。
  “咳咳……沒事,我是在懲罰自己。”
  王蠢手臂一張,催動靈氣,立刻,墻壁上那成千上萬的玉簡紛紛冒了出來,然后,悉數收入了空間戒指里面。
  “累死我了,你早就應該用這法子的。”許纖纖嬌嗔的戳了一下王蠢的額頭。
  “哎,我習慣的徒手打架,總是要忘記自己是修真者。”王蠢苦笑道。
  “對了,如果剛才你用靈氣法寶對付那魔王……”
  “沒用,在這顆星球上,法寶和靈氣都被壓制,剛才我使用靈氣取這些玉簡,就耗費了數十倍于以前的力量,而且,感覺非常的累。”
  “這樣啊。”許纖纖一臉失望。
  “纖纖,這可是好事啊,你想想,如果不是這顆星球有結界禁制什么的,蚩尤祝融那些變態高手早就一窩蜂的出來了,那還容得到我們耍威風。”王蠢嘿嘿笑道。
  “……是啊,還真是這樣。”
  “本就是這樣。走,這次出來的也夠久的了,是該回去的時候了。”
  “可是,我的鎧甲還沒有拿到啊!”許纖纖一臉郁悶。
  “看這情形,估計一時半會也找不到我們當初游玩的那座鬼城了,等以后有機會再來慢慢找,這次出來太久了,雖然有及時穿越機器,但時間太久,也怕出意外。”
  “好吧。”許纖纖嘆息了一聲,她可是對自己的那套盔甲念念不忘。
  “這次我們也不是一無所獲,這墨玉刀,可是擁有一百四十億年的歷史,嘿嘿,絕對是個寶貝。”
  王蠢得意洋洋的把墨玉刀從薄如蟬翼的刀鞘之中抽出來在空中揮舞,情不自禁的,輸入了一絲靈氣。
  “蓬!”
  “蓬!”
  “蓬!”
  ……
  就在墨玉刀在空中揮舞的一瞬間,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在墨玉刀中涌入,然后,墨玉刀突然綻放出耀眼的白色光芒,然后,大地上出一連串的爆炸聲,一時之間,地動山搖,飛沙走石,空中的沙塵,更是遮天蔽日,周圍警戒的鬼王和惡魔們嚇得紛紛四散奔走,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握著墨玉刀的王蠢呆滯了,如同石雕一般站著,一動也不敢動。
  足足過來了十幾分鐘,漫天的沙石才降落下來。
  王蠢看到,周圍的碉樓已經夷為平地,就連那堅固的庫房,也坍塌成為了一片廢墟,周圍的鬼王和惡魔們都是一臉驚惶之色,許纖纖更是一臉驚悸,每一個人都是灰頭土臉,狼狽無比。
  “纖纖……”
  “你別動,先把墨玉刀入鞘。”
  “啊……嗯嗯嗯……”王蠢膽戰心驚的把墨玉刀插入了刀鞘之中,剛才那毀天滅地的力量,讓王蠢第一時間想起機械戰士,因為,當初機械戰士給他的感覺就是這種力量。
  當墨玉刀插入了刀鞘之后,那毀天滅地的力量突然消失無形,就好像從未曾出現過一般。王蠢頓時大喜,很顯然,這刀鞘有隱藏禁制力量的功能,而這個功能,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在實戰的時候,卻是可以給敵人出其不意攻其無備,避免那毀天滅地的力量對方的警覺。
  周圍的鬼王和惡魔們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蠢哥,我們開始也抽出了墨玉刀,為何沒有剛才那磅礴的力量?”許纖纖拍著頭上的沙塵問道。
  “我剛才催動了一些靈氣,估計是喚醒了它的力量。”
  “難怪。”許纖纖臉上露出心有余悸之色,要知道,她剛才就在王蠢身邊,完全感受到了墨玉刀那毀天滅地的力量,她相信,如果墨玉刀的刀鋒對準她,她恐怕已經是香消玉殞了。
  “走吧走吧,奶奶的,我剛才也嚇到了。”王蠢摸了摸手中冰寒的刀鞘,他也沒有想到墨玉刀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王蠢現,這墨玉刀與黑色的長刀特性完全不一樣。
  黑色的長刀所爆出來的力量是張狂野蠻,而墨玉刀散出來的力量則是寒冷入骨,充斥著令人膽戰心驚的毀滅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