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852 怨念蘇雪

“小黑。”就在石小寶吐沫橫飛的時候,冷眼旁觀的許纖纖終于忍耐不住了,朝蹲在墻角吃東西的小黑使了個眼色。
  “嗷!”
  這段時間,小黑每天差不多是二十四小時和許纖纖一起喝咖啡,喝的咖啡數量都快超過了百斤,通過咖啡,一人一獸已經建立了深厚的友誼和默契,聽到許纖纖喊聲,抬頭一看,立刻會意,身體如同一座山一般高聳,一步走到石小寶的背后,一雙小眼睛目露兇光死死的盯著石小寶的頸部,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聲。
  “啊……”
  石小寶聽到小黑咆哮,又感覺到脖子被熱氣所噴,下意識的回頭一看,只見小黑如同鐵塔一般站在自己身后,嚇得連滾帶爬到了床的另外一邊。
  “小黑,回去。”王蠢呵斥了一聲。
  “嗷嗚!”小黑露出鋒利的牙齒,沖石小寶露出鋒利的獠牙,一副躍躍欲撲的模樣,嚇得藏在文靜背后的石小寶膽戰心驚。
  此時,不僅僅是石小寶一臉駭然,就是其他人都是神經緊繃,生怕小黑暴起傷人。
  直到此時,人們才正眼看這個表現溫順的大個子暴怒的兇狠樣子。
  人們還是第一次看到小黑發怒,突然之間明白,這家伙可不是寵物,而是一頭窮兇惡極的猛獸。
  “回去!”
  王蠢對小黑可是從來不假以辭色,立刻狠狠的一腳踢在了小黑的屁股上面。這一腳力道極狠,把小黑踢得發出一聲哀嚎。當然,在王蠢看來,這廝的表演裝可憐的成分更大,因為,小黑也有極強的表演天賦,平時裝出一副人畜無害就可見一斑。
  “嗚嗚……”
  小黑一臉傷心欲絕的返回到墻角蹲下,一臉委屈的模樣。
  “喂喂,我讓你回去!”王蠢見小黑居然又蹲在了墻角,大聲吼道。
  “算了算了,讓它吃吧,多可憐啊!”許纖纖連忙跑道小黑身邊安撫它,小黑則用它那碩大的腦袋在她凹凸起伏的身上擦來擦去的,看得王蠢恨不得一腳踹死它。
  “我們說到哪里了?”王蠢狠狠的瞪了一眼蹲在墻角啃著餅干不敢望他的小黑一眼,轉頭問道。
  “我們說到……”
  “嗷嗚。”
  石小寶剛開口,小黑突然抬頭,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嚇得石小寶硬生生的把話給吞到了肚子里面。
  當然,石小寶雖然害怕,肚子里面卻是把小黑的祖宗十八代都操了一遍。
  “我們說到了如何進入始皇陵不被發現。”許纖纖得意的瞄了一眼石小寶。
  “哦……這個……想起來了。”王蠢拍了一下腦瓜子,看了一眼石小寶,一副活該的表情。
  小黑似乎感應到了王蠢的情緒,立刻很配合的發出威脅的咆哮聲,頓時讓王蠢心情大好。總算是不枉給小黑拼命的弄信仰之力。
  想到信仰之力,王蠢還是有些怨念的,他辛辛苦苦建立的黑暗神教,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享受到丁點信仰之力,全部都給小黑盜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夠喂飽這家伙。
  下意識的,王蠢回頭看了一眼小黑。
  和以前比起來,小黑強壯了很多,但看不出其它的變化,似乎,它很久就已經變成這樣了。
  哎,慢慢喂吧,就當養了一條狗……
  “王蠢,我們根本不可能悄無聲息的進入始皇陵。”火居道士道打斷了王蠢的胡思亂想。
  “這還真是個難題。對了,秦大哥怎么說?”王蠢問道。
  “這幾天他也看了大量的史書,也就是因為沒有想到辦法,他的心情一直不好,情緒很焦慮,我估計,他因為小黑的對他的攻擊而突然發難控制所有的人,應該也是與此有關。”中國狼人道。
  “應該是這樣,我們還是得想個辦法。”
  王蠢皺眉,一陣漫長的思考。
  房間里面變得安靜了,所有的人都在想這個簡直是無解的問題。
  “有了。”許纖纖突然道。
  “怎么啦?”
  “不如,我們找一些專業的盜墓賊,重金懸賞,讓他們去想辦法就是他,畢竟,他們是專業的。”
  “可是,我們去哪里找專業的盜墓賊。”王蠢苦笑道。
  “眼前不就是有一個賊嗎?”許纖纖瞟了一眼石小寶。
  “喂喂,你說誰是賊……”
  “嗷嗚!”小黑不失時機的發出威脅的咆哮聲,原本義憤填膺石小寶立刻鴉雀無聲了。
  “纖纖,小寶可是俠盜,絕不會干挖人祖墳的事兒。”王蠢不知道,早在當初在英國的時候,許纖纖和石小寶就相互看不順眼了。
  “盜墓賊我不認識,不過,一些古董走私販子我倒是認識不少。”中國狼人道。
  “古董走私販子……哈哈哈……我有辦法了。”王蠢猛一拍大腿。
  “你有進入始皇陵的辦法了?”火居道士眼睛一亮問道。
  “我有個朋友,她認識很多文物販子,等會我聯系一下他,看能不能夠找到職業的盜墓賊。”
  “害得我白歡喜一場。”
  坐在文靜身邊的石小寶嗤之以鼻。
  “好了好了,天上一朵花,各回各的家,很晚了,大家休息吧。”
  眾人知道今天也商量不出一個結果來,便也散了,各自回到房間休息。
  王蠢趕走小黑之后,焦頭爛額的他也無心和許纖纖親近,借口有事,重新在旁邊開了一個房間。
  “咚咚咚咚……”王蠢剛進門,就響起了敲門聲。
  “誰?”
  “我。”
  “啊……秦大哥。”王蠢一個箭步沖到門口,打開了房門,一臉諂媚的笑容。
  “對不起。”秦府盯著王蠢。
  “啊……”王蠢一下沒有反應過來,合不攏嘴的看著秦府。
  “我向你道歉,我不應該捆綁你的朋友。”
  “算了算了,大家都知道你很著急。”王蠢咧嘴笑道。
  “你幫我和大家說一聲。”
  “好的。”
  “還有,你有辦法進入始皇陵嗎?”秦府一臉希翼的看著王蠢。
  “秦大哥,我也在想辦法,別擔心,總會找到辦法的。對了,當年始皇帝難道就沒有留下進入始皇陵的機關嗎?”王蠢問道。
  “方法倒是有,問題是,現在的陵寢已經完全不一樣了,我也找不到入口。”秦府那寵辱不驚的臉上,破天荒的露出了焦躁之色。
  “如果我們能夠確定位置,你是否能夠打開地宮?”王蠢聽到有機關,頓時大喜。
  “難說,項羽那莽夫搶掠焚燒,加上歷朝歷代都有不小的破壞,那些機關是否有效我也沒有把握。”秦府搖了搖頭。
  “嗯,這個暫且不管他,我們先想到鎖定地宮的方法之后,再想辦法打開地宮。”
  “我等你的好消息。”秦府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秦大哥。”
  “嗯?”秦府回頭。
  “如果始皇帝復活,你打算怎么辦?”王蠢盯著秦府。
  “我……我不知道。”秦府臉上一絲茫然稍縱即逝。
  “早點休息吧。”
  王蠢嘆息了一聲。
  秦府沒有出聲,只是點了點頭,轉身離開,那背影,顯得無比孤寂。
  看著那孤寂的背影,莫名的,王蠢有一絲同情秦府。
  想想,一個人肩負重任,沉睡兩千年醒來之后發現,他以前的世界已經完全消失,這個世界幾乎與他生活的世界沒有絲毫的聯系,唯一能夠有聯系的地方,也就是一些博物館里面的青銅器了。
  不知道秦府是不是名垂青史的蒙恬大將軍?
  一直到看到秦府走進自己的房間,王蠢這才關上們,他能夠感覺到秦府內心的無助。
  在這個世界上,秦府唯一能夠信任的人也只有王蠢。
  一陣失神后,王蠢撥通了蘇雪的電話。
  當中國狼人提到古董販子的時候,王蠢就想起了蘇雪的那位追求者黃飛云,當年,王蠢的一些古董就是靠黃飛云出手的,因此,讓王蠢獲得了有生以來最大的一筆巨款,這使得王蠢對他的記憶極為深刻。當然,王蠢記得黃飛云不僅僅是因為他是拍賣行的經理,主要是他想打蘇雪的主意,王蠢對他一直心懷警惕。
  黃飛云是拍賣行的經理,他這個身份,肯定要與一些文物販子盜墓賊打交道,如果讓他出面介紹一些專業的盜墓賊,必定是事半功倍。
  王蠢撥通了蘇雪的電話。
  “有什么事嗎?”王蠢的電話剛接通,蘇雪就接聽了電話問道。
  “沒事就不能打你的電話嗎?”王蠢嘿嘿笑道。
  “你什么時候沒事的給我打過電話?”蘇雪幽幽道。
  “……”王蠢一臉呆滯。
  “說吧,我知道你很忙。”蘇雪淡淡道。
  “蘇雪,我……我……”莫名的,王蠢感覺內心一陣絞痛,他想起了許纖纖對他說的話。
  “你怎么啦?你在哪里?有危險嗎?”蘇雪感覺到王蠢的聲音有些哽咽,聲音變得緊張起來。
  “沒沒,我沒危險。”王蠢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情緒。
  “王蠢,丁老和馮老這里我已經安排好了,你不用擔心。”蘇雪以為王蠢是要問丁老他們的時候去,主動說道。
  “你在學校?”
  “蠢哥,開學了,我不在學校我能夠在哪里?”蘇雪嘆息一聲。
  “能夠請假嗎?”
  “干什么?”
  “我想找你幫一點忙,不過,我更想看看你。”王蠢的厚顏無恥是出了名的,立刻討好蘇雪。
  “想看我?不會吧!”蘇雪吃吃笑道。
  “是的。”王蠢語氣很肯定的答道。王蠢說話的風格很容易引起被人的好感,就像他現在這種加重語氣肯定的風格,會讓對方產生一種被重視的感覺。
  “想我什么?”蘇雪那幽怨的聲音終于變得明媚起來,輕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