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843 伏擊機械戰士

就在撒哈拉星的人類和異空間的人類交流如火如荼的時候,王蠢正在焦頭爛額的尋找著小倩。
  當王蠢下飛船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因為,他沒有看到小倩。
  小倩是居住在石頭城的神殿之中,而王蠢從太空之中表明身份到降落到石頭城的星際船塢,已經過去了幾個小時,按照慣例,大祭司身份的小倩無論如何都會到星際船塢迎接王蠢。
  耐著性子為雙方高層溝通之后,王蠢便丟下了這爛攤子,直奔黑暗神殿。
  黑暗神殿里面,安靜得令人窒息。
  王蠢發現,石頭城的神殿里面的神職人員精神處于高度警惕的緊繃狀態。
  出事了!
  幾乎是一種直覺告訴王蠢,小倩出事了。
  果然出事了。
  王蠢很快就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沒有任何拖延,王蠢立刻乘坐飛船風馳電掣的趕到了刀刃峰。
  刀刃峰下倒塌的黑暗神殿還在籌備重建之中,外圍已經封鎖,里面正在清理一些具有歷史價值的石雕,基本還保持著原貌,到處都是斷裂石梁,慘不忍睹。
  王蠢站在坍塌的神殿面前足足站了幾個小時。
  當然,王蠢并不是在發呆,而是在通過神通在腦域之中恢復當時戰斗的場景。按照地球上的一些修真秘笈形容,元嬰期的修真者已經擁有了溝通天地,推演萬物之始轉終,神游太虛,渺渺大羅之能事。
  修真秘笈上所形容的境界雖然有些浮夸,但是,修復才過去不久的戰斗場面,并不是什么難事。
  王蠢的神念在抓捕著神殿廢墟之中的每一個細節,催動靈氣,一點一點的修復著當時所發生的儀器……
  ……
  散仙小倩死了!
  王蠢心中一陣悲慟,他知道,散仙的死亡不同于惠子的死亡,那是真正的死亡,形神俱滅的死亡。散仙小倩本就沒有肉身,她只是寄居在白毛女魃身上,所以,也就是說,她的死亡,就是靈魂的死亡。
  從理論上說,小倩就相當于寄居蟹,一旦離開了白毛女魃的軀殼之后,就無法生存。
  王蠢忍住悲傷,一點點的修復著當時的一點一滴。
  讓王蠢欣慰的是,他并沒有感受到白毛女魃死亡的信息。
  散仙小倩犧牲自己的靈魂,為白毛女魃爭取了逃走的時間。
  不過,王蠢并不認為白毛女魃是安全的,因為,根據異空間的人類目擊,有身穿白色鎧甲的中年人追殺大祭司,這條線索足以證明,在離開了刀刃峰的神殿之后,白毛女魃曾經和機械戰士有個接觸。
  王蠢的心情沉重。
  王蠢花了大量的精力,也無法推演出白毛女魃的下落。目前,王蠢雖然能夠推演萬物,但是,這只是修真界的一種夸張表述,所謂的推演萬物,有著極大的局限性。譬如王蠢推演刀刃峰黑暗神殿的戰斗畫面,主要是通過物體留下來的氣息來復原,如果時間太久,或者是廢墟被破壞,王蠢也是無法復原戰斗場景。
  因為白毛女魃的修為要比王蠢高了很多,一旦沒有實物接觸的時候,王蠢是沒有能力推演與白毛女魃相關的事情。
  機械戰士為什么要追殺白毛女魃?
  白毛女魃雖然是飛僵,但是,在浩瀚的東西方神話史中,她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甚至于,她都登不上封神榜。王蠢認為,機械戰士應該是不屑于追殺白毛女魃這樣的人物。
  根據羅意和羅浩大師的描述,機械戰士應該是為了人類啟蒙者提供保護,而追殺穿越者,應該只是副業。理論上,像機械戰士這種位面的強者,根本就不可能花巨大的精力追殺白毛女魃這樣的小人物,畢竟,在浩瀚的宇宙之中,像白毛女魃這樣級別的小人物畢竟是數不勝數,殺不勝殺。
  為什么要追殺她?
  為什么?
  難道是為了通過白毛女魃追查我的行蹤?
  王蠢身軀赫然一震。
  “嗖!”
  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如同潮水一般撲過來。
  王蠢毫不遲疑,身體就像離弦的箭一般往刀刃峰的方向射去。
  “轟隆隆……”
  一道白光射中了王蠢所站立的地方,方圓數米之內,都化為灰燼。原本就是變成了廢墟的神殿,因為支撐點化為了灰燼,猛然坍塌下來,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地動山搖,飛沙走石。
  “殺!”
  王蠢的身體剛騰空而起,背后突然響起一聲嬌喝。王蠢回頭一看,只見有數十個神職人員從四面八方撲向身穿白色鎧甲的機械戰士。
  與此同時,王蠢看到了身穿一套-緊身甲胄的小倩。
  小倩站在一側,在她身后,是密密麻麻的神殿高手,他們并不像平時一樣穿著黑色的長袍,無一不是身穿戰斗甲胄。很顯然,他們是有備而來。
  “蓬!”
  “蓬!”
  “蓬!”
  “蓬!”
  ……
  面對四面八方圍追堵截的神職人員,機械戰士的身體只是微微的停滯了一下,他的手臂只是一張,拳頭突然張開成掌,無數的白光射了出去,擊中在那些神職人員身上,立刻,神職人員的身體幻化為一縷縷青煙,形神俱滅。
  “殺!”
  白毛女魃又是一聲怒喝,身上氤氳彌補,居然奮不顧身的沖向機械戰士。
  而白毛女魃身邊的神職人員也悍不畏死的沖向機械戰士,眼看著同伴們的身軀煙消云散也毫不遲疑,如同飛蛾撲火一般。
  “小倩,快走!”
  眼看著小倩居然奮不顧身的撲向機械戰士,王蠢大驚失色,顧不上逃命,身子一個逆變,三百六十度大轉彎,如同大鳥一般撲向機械戰士。
  王蠢可是見識過機械戰士摧毀星辰的力量,自然不會愚蠢到自不量力的與機械戰士硬抗,就在他騰空反撲的一瞬間,他從次空間召喚出了一大堆的寶貝砸向機械戰士,雷符刀劍利箭以及不擇手段獲得的各種各樣的修真法器之類的如同雨點一般落下。
  此時,王蠢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只要是能夠延緩機械戰士速度的東西,都一股腦的砸出來。
  “哼!”
  機械戰士的身體只是微微遲滯了一下,便擊殺了數十個在異空間已經是極為罕見的黑暗神教高手,然后,加速沖向王蠢,壓根具無懼那鋪天蓋地的寶物。
  機械戰士的目標并不是白毛女魃,更不是悍不畏死的神職人員,他的目標很明確——王蠢。
  “蠢哥,快逃!”
  眼看著王蠢居然不顧身死殺了回來,小倩氣得聲音之中都帶了哭腔,原本在空中狂奔的身體猛然加速,一只手突然暴漲,無根鋒利的指甲如同無堅不摧的利劍一般刺向機械戰士的后背。
  王蠢離機械戰士的距離很遠,但小倩離機械戰士很近。
  數十個以命相搏的神職人員為小倩爭取了一丁點的時間,王蠢砸出亂七八糟的東西,也為她爭取了一點時間,而這個時間,讓小倩的鋒利的指甲刺到了機械戰士的后背。
  “啊……”
  小倩刺中的機械戰士的后背,但是,并沒有給機械戰士造成絲毫的傷害,她的身體反而如同雷擊一般倒飛出去,整個身體都變成了焦黑之色,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
  “小倩!”
  王蠢暴喝一聲,催動靈氣,召喚出黑色長刀和黑色的甲胄穿在身上,在鋪天蓋地的寶貝掩護之下,雷霆萬鈞的朝機械戰士劈下一刀。
  “蓬!”
  “蓬!”
  “蓬!”
  “蓬!”
  ……
  一連串的爆炸,那些寶貝根本還沒有來得及發揮出作用,就被機械戰士手臂橫掃,如同秋風掃落葉一把滌開,如同鞭炮一般紛紛爆炸,反而給周圍的黑暗神教高手造成了巨大的傷亡。
  黑色的刀光!
  如同地獄的幽靈一般悄無聲息劈了下來,卻擁有氣吞山河的無往氣勢。
  機械戰士根本無視那氣吞山河的長刀,當胸朝王蠢一把抓了過去。
  這是魚死網破的一招。
  這是玉石俱焚的一招。
  王蠢也不管抓過來的手臂,催動原始的力量,手中漆黑的長刀傾盡全力的斜斜劈下,仿佛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一般。
  “撲!”
  “哧!”
  機械戰士那五根肌肉金屬糾纏的五指抓在王蠢胸口的黑色甲胄上面。
  與此同時,王蠢始終漆黑的長刀,也從空中斜斜劈下,落在了機械戰士肋骨的部位,然后,劃落。
  時間凝固。
  空間靜止。
  王蠢被抓住的胸口,沸騰著黑色的火焰,發出一陣陣無法形容的詭異聲音。
  機械戰士那白色的鎧甲上面,從肋骨部位,留下了一道劃痕。是的,劃痕,沒錯,王蠢那無堅不摧的黑色長刀,并沒有對機械戰士造成致命的傷害,充其量,也只是在他白色的鎧甲上面,留下了一道劃痕。
  王蠢臉上露出沮喪之色,他沒有想到,自己傾盡全力使出吃奶的力氣劈下的這一刀,也只是在機械戰士的白色鎧甲上面留下一道劃痕。
  和王蠢的沮喪不一樣的是,機械戰士那肌肉金屬交錯的臉上,則是一臉震撼的表情,如果不是發生在眼前,他無法相信,這個穿越者身上所穿的鎧甲居然能夠抵擋他無堅不摧的能量。
  沒有人知道機械戰士這一抓的力量,但是,從他揮手之間便讓異空間那些高手灰飛煙滅就可以看出,他的手,完全可以稱得上是無堅不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