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826 兵馬俑

能夠被成為“神”的人類,肯定都是不簡單的,哪怕是殺死他的分身,也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王蠢斷定跑到地球上獵殺的神靈并不是肉身而是分身,因為,神靈不可能事無巨細的去做每一件事,而且,東方的一些傳說中也提到了,很多神靈有萬千化身,每一個化身都有著獨立的思考能力,甚至于另立門戶的也不少見。
  道教里面,就有一氣化三清;佛教里面佛也有三身,分別是毗盧遮那佛、盧舍那佛和釋迦牟尼佛。
  在日本的佛教里面,日本神道的八百萬神也被認為是佛菩薩的化身。
  在埃及,甚至于有人認為法老是太陽神的化身。
  基督教中,耶穌是神的兒子,也有人認為他是上帝的化身。
  無須質疑,神,都是有幾個身份的,就像王蠢在異空間,就是黑暗之神;在撒哈拉星,就是拯救人類的英雄;而在地獄空間,王蠢又是另外一個身份。
  當然,王蠢并不認為守墓之神阿努比斯會有萬千化身,畢竟,他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神靈,如果不是因為法老圖坦卡蒙的陵墓名震天下,很多人壓根就不知道守墓之神阿努比斯的存在。
  而且,王蠢也不認為阿努比斯的分身擁有自主意識,他應該就類似于殺戮機器一樣的神靈分身,除了殺死受到詛咒的人類,他并沒有獨立的思維,更沒有分析能力。
  王蠢得出這些結論并不是無的放矢,而是從文靜石小寶遇到的麻煩推測出來。
  似乎,那阿努比斯的分身只知道一味的制造各種機會追殺,而且,每一次殺戮之后都會中斷,很顯然,這是一種缺乏思考能力的表現。
  王蠢對許纖纖和狼人缺乏信心主要是兩人無法做到同心。
  許纖纖雖然已經答應他協助狼人,但是,因為該隱左手的原因,許纖纖對狼人的厭惡已經深入到了骨髓,兩人是否能夠配合困住阿努比斯還是一個未知數,畢竟,那分身可是來無影去無蹤,就連秦府也無法追蹤,一旦被阿努比斯本尊警覺,事情可能反而麻煩了。
  如果秦府能夠一擊撲殺,那是再好不過了。
  “我們現在去始皇陵。”秦府一字一頓。
  “現在?”王蠢看了一眼窗外昏暗的天色,不禁一愣。
  “那里,是唯一能夠殺死他的地方。”
  “唯一能夠殺死的地方……好吧。”
  看著秦府走出去的背影,王蠢苦笑了一聲。
  秦府是一個非常有主見的人,有著強大的自信心,別人根本就無法左右他的意志,他既然決定今天殺死守墓之神阿努比斯,自然是有原因的,而且,如果他沒有把握,絕不會說出來。
  眾人胡亂吃了一些東西之后,叫了幾輛出租車,便直奔臨潼。
  到了臨潼始皇陵的時候,已經到了晚上十點多。
  當一行人下車站在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的時候,秦府的表情,突然變得凝重起來,步履也是異常的沉重,仿佛綁著千斤巨石一般,那垂落的手臂,居然微微的顫抖。
  人們都看出秦府的變化,不敢打擾,亦步亦趨的跟隨在秦府身后,屏住呼吸,生怕驚擾到秦府。
  秦府的步伐很堅定的朝一個方向走去。
  兵馬俑!
  “秦大哥……”文靜喊了一聲。
  “說。”秦府的聲音,寒冷刺骨,使得這炎熱的夏天,也變成了冰凍三尺的冬天,讓人莫名的感覺一陣發冷。
  “這里是兵馬俑博物館,有著世界上一流的安保系統,我們還是……”文靜曾經來過這里,對這里非常熟悉。
  “我有辦法。”
  王蠢摸出幾張隱身符箓分發給大家,又給功力最差的石小寶文靜和中國狼人分發了一顆淺草烈焰丹和一枚四相古玉,讓他們有足夠的靈氣維持符箓運行。
  一行人找了個僻靜的地方,確定周圍無人之后,貼上隱身符。
  “大家小心一些,在博物館里面有很多紅外線監控系統,我們雖然隱身,但卻無法屏蔽體溫,所以……”
  “沒事。”
  秦府雙臂微微一震,一股浩浩蕩蕩的冷冽之氣瞬間籠罩了眾人,人們頓時有一種在冰窖里面的感覺,特別是石小寶和文靜,更是凍得瑟瑟發抖,王蠢連忙召喚出了兩間從異空間帶來了的皮草給兩人穿上,兩人這才好了一些。
  在秦府的帶領之下,眾人一路如入無人之境。
  讓人感到震撼的是,面對那厚厚的墻壁,秦府也是帶著大家穿墻而過,沒有絲毫的停頓。
  最為震撼的莫過于火居道士,因為,他可是貨真價實的修真者,而且達到了金丹期。
  火居道士雖然沒有王蠢的修為境界高,不過,其閱歷遠遠超過王蠢,他自然知道“穿墻術”的厲害。以火居道士的能力,獨自穿墻沒有什么問題,但想像秦府這樣輕松自如從容不迫的帶著一大群人穿墻而入,絕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事實上,穿墻術說起來簡單,但是,要做到對墻體毫發無損的程度,絕不是說說那么簡單,很多修真者哪怕是擁有了穿墻之術,也是絕不敢輕易的使用,因為,稍有不慎,就會卡入墻體之中,進出不得。事實上,這樣血淋淋的教訓,在修真史上是數不勝數。
  王蠢也是暗自震驚。
  王蠢可是有無數次的穿越經驗,他知道,這種穿墻術其實也就是類似于穿越的過程,區別在于,秦府是把墻體變成了類似于分子一樣的結構,穿過之后,又把墻體恢復了正常……
  ……
  因為人數眾多,眾人在空曠的博物館里面,偶爾遇到巡邏的安保人員時候,安保人員會渾身一冷,就好像突然刮過了一道凌冽的寒風。
  秦府就好像識路一般,在復雜的建筑物里面,徑直到了兵馬俑的坑道之中。
  兵馬俑上面是透明的拱形玻璃,依稀的月光照射進來,靜謐的兵馬俑里面給人一種令人窒息的氣氛,特別是那林立的兵馬俑,就像復活了一般,威武雄壯,軍容鼎盛,殺氣騰騰。
  當走進坑道邊的時候,秦府的身體便凝固了,屹立不動,仿佛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塑一般。
  王蠢也是第一次到兵馬俑,他對兵馬俑可以說是向往了不知道多少年,當看到真正的兵馬俑,內心也是激動萬分,不過,王蠢沒有時間仔細觀賞,因為,他一直在觀察著秦府的動作,他看到,秦府的嘴唇,不停的煽動著,顯得格外的激動。
  這只是一些沒有生命的兵馬陶俑,秦府為何如此激動?
  王蠢有點不解。
  難道這些兵馬俑在殉葬之前并不是陶俑?
  想到這里,腦洞打開的王蠢身軀赫然一震。
  這種可能性很大。
  兵馬俑是世界歷史上唯一按照一比一大規模制造的陶俑,每一個人的形態相貌身材都不一樣,表情更是惟妙惟肖,而且,按照歷史記載,兵馬俑原本手中都是有兵器的,按理說,在那生產力貧乏的年代,除了一些身份地位重要的人物在死后會殉葬一些生前所使用的武器之外,陪葬的陶俑是不可能配備真正的武器,但是始皇陵的兵馬俑,的的確確是配備了殺人的利器。
  在大秦時代,人類還處于青銅器時期,生產力低下,普通人家都是使用一些陶罐瓦罐來作為生活用品,只有一些豪門貴族,才會使用青銅器作為生活用品。其實,哪怕是一般的貴族,也是不允許使用青銅器器皿的,因為,在當時那個年代,青銅器是一種身份的象征,主要是用于一些祭天的器具。
  王蠢曾經看著兵馬俑的一些書籍,《漢書?卷三十六?楚元王傳第六》等史籍記載,項羽攻入關中后,大規模破壞秦始皇陵,地面建筑毀于一旦,并挖掘了帝陵,兵馬俑在這場浩劫中也損毀嚴重。考古發掘情況表明,一號俑坑和二號俑坑有黑色木炭遺跡,說明一、二號俑坑的塌陷都是因為被火焚燒后造成的。
  兵馬俑有被焚燒的痕跡,挖掘出來的兵馬俑基本都被損毀,是之后考古學家修復而成,而且,兵馬俑手中的武器都已經遺失,而不是腐朽,那么,這已經證明,曾經有人故意破壞過。
  按照這么推測,兵馬俑當時埋活人的可能性很大,要不然,項羽也沒有必要焚燒一些沒有生命的陶俑。
  根據歷史記載,人殉是伴隨原始公有制的瓦解而萌芽,至奴隸制建立而盛行的一項殘酷的喪葬制度。人殉最興盛的時代是殷商時期,商代貴族大墓中都有殉人。在安陽殷墟工陵區內,已發掘的十幾座大墓中被生殉、殺殉的多達五千余人。
  戰國時期,諸侯各國先后廢止了人殉制度。秦獻公元年,“止從死”,秦國正式廢止人殉制度。出現以俑殉葬,即用陶俑、木俑等來代替人殉。“俑”的本意就是人殉,當人殉逐漸淡出人們的視野之后,“俑”便成了墓葬中陶塑、石雕、人像的專有名詞。
  春秋戰國都還有人殉的習俗,那么始皇帝作為千古第一君王,恢復人殉也有可能,何況是要和他一起復活的軍人。
  問題來了。
  如果陪葬的的確是大秦帝國的軍人,哪他們為什么會成為陶俑?
  為什么?
  為什么?
  如果是人,他們會以一種什么形式存在?
  如何克服腐爛的問題?
  王蠢相信,這些驍勇善戰的士兵不可能以秦府那樣的形式存在,畢竟,秦府不是普通人,他已經算是陸地神仙的渡劫期以武入道的修真者。
  另外,如果所有普通的大秦帝國的士兵都以秦府那樣的形式復活的話,那成本太高了,哪怕是以大秦帝國的國力,也無法做到。
  最為關鍵的是,如果大秦帝國的士兵能夠像秦府一樣復活,也就沒有必要如此大規模的深埋在地下等待著重見天日的一天。
  冰地小說網溫馨提示:看書請注意用眼,多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