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825 禍不單行

“蓬!”
  “蓬!”
  “蓬!”
  ……
  撞飛了石小寶的寶馬沒有停下來,又沖上了人行道,撞倒了一排摩托車和電動車之后,又撞上了一顆大樹樹干上,發出一連串的巨響后硬生生的停下來,此時的寶馬的外殼,已經被羲皇玉簡撕得粉碎,只剩下一個骨架,滿地都是殘骸,可以清晰的看到寶馬車的司機一臉驚慌失措,安全氣囊上鮮血淋漓,很顯然,他也受傷了。
  “小寶!”
  驚怒的王蠢發出一聲恐怖的咆哮聲,身體閃電一般沖向撞飛在地上的石小寶,彎腰一摸石小寶鼻孔,感覺到他還有鼻息,頓時松了一口氣,也顧不得驚世駭俗,一把抱起石小寶,如同龍卷風一般狂奔而去。
  許纖纖緊隨王蠢之后,轉眼之間,兩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王蠢現在是元嬰期的高手,已經可以御劍飛行,雖然王蠢一直缺少一柄好的飛劍,但是,其肉身的修煉也達到極致,現在石小寶生死一線之間,可以說是沒有了絲毫保留,傾盡全力奔跑之間,其速度絕對是駭人聽聞。
  吸血鬼本身就是以速度見長,而許纖纖已經是親王級別的吸血鬼,其速度可想而,尾隨在王蠢身后,并沒有落后多少。
  眼看著王蠢和許纖纖刮起一陣狂風消失得無影無蹤,文靜只好在眾目睽睽之下,攔下了一輛的士揚長而去,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群眾。
  事情雖然很突然,但依然還是有很多老百姓看到剛才的一幕,就包括許纖纖和王蠢突然凌空飛起躲避寶馬車的一瞬間,也有人目擊,然后,有些人立刻把自己見到的高手親朋好友,結果是,他們無一不受到嘲笑。
  當然,故事里面也有寶馬車主,他可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撞人,但是,警察來了之后,他卻找不到傷者……
  ……
  在狂奔之間,王蠢并沒有閑著,一雙催動著靈氣,護住石小寶的心脈,一路風馳電掣,很快就到了酒店,酒店的保安只感覺門口卷起一陣狂風,眼睛一花,人影一晃,等他反應過來,王蠢已經沖入了酒店消失得無影無蹤,因為速度太快了,就連酒店的監控系統上面,都只是抓拍到一溜的虛影。
  王蠢并沒有乘坐電梯,而是直接從消防通道上樓。
  “纖纖,你通知秦大哥!”
  王蠢打開房間,讓身后的許纖纖在洗手間拿了一條浴巾撲在地毯上面,然后,小心翼翼的把石小寶放在地上。石小寶頭部受到了撞擊,身上的T恤都已經被染紅了,觸目驚心。
  “嗯……”
  “怎么了?”許纖纖剛起身準備去隔壁喊秦府,秦府已經和中國狼人火居道士走了進來。
  “石小寶被車撞了……應該不是普通車禍。”王蠢說到后面,又補充了一句。
  “法老詛咒?”秦府的瞳孔赫然變小,目光之中,是冰冷的殺氣。
  “是的。”
  “又是他!”
  秦府那冰冷的目光之中升騰著一股火焰,顯然,他也被那守墓之神阿努比斯給激怒了,因為,阿努比斯的詛咒已經嚴重影響到了他復活始皇帝的行動,一旦王蠢死亡,他的所有計劃都要化為泡影。對于秦府來說,任何試圖破壞他復活秦始皇的人,都是他的敵人,無論是鬼還是神。
  “我看看。”火居道士蹲在石小寶旁邊,把了一下石小寶的脈搏。
  “怎么樣?”中國狼人問道。”沒事,只要他還有一口氣,我就不會讓他死。就是真的死了,老子殺到閻王殿,也要把他弄活!”王蠢一雙眼睛血紅,仿佛一頭暴怒的猛獸。
  “五臟六腑受到了重創,需要療養一段時間。”火居道士松了一口氣。
  “文靜呢?”秦府突然問道。
  “文靜……啊……纖纖,他沒有跟你一起嗎?”王蠢大驚失色。
  “我一直跟在你身后。”許纖纖退后了一步,她意識到,自己犯下了一個愚蠢的錯誤。
  “糟糕。”王蠢連忙掏出手機撥打文靜的電話,“喂喂……文靜……你沒事啊,好好,太好了,嚇死我了,你注意安全……”
  接通了電話之后,聽到文靜的聲音,王蠢頓時松了一口氣。
  “蓬!”
  王蠢剛準備掛斷電話,手機里面,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然后,是一陣混亂的慘叫聲和呻呤聲。
  禍不單行。
  王蠢臉上那原本輕松的表情一下凝固了。
  “你們都不要離開,我去!”
  秦府雙臂突然一張,長發飛舞,一股滔天的冷冽之氣在房間里面蔓延,那原本關著的門突然打開,然后,秦府憑空消失在門外,仿佛幽靈一般。
  感受到那冷冽的殺氣,眾人背脊一陣莫名生寒,就連許纖纖也是身體一陣微微的顫抖。
  好強大的力量!
  這才是秦府真正的實力。
  房間里面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默,人們臉上,是難以言喻的驚悸之色。
  如果說法老詛咒是讓人莫名的恐懼,那么,秦府就是讓人切切實實感覺到的一種恐懼,哪怕只是他暴怒之下散發出來的氣息,也讓人心驚肉跳,毛骨悚然。
  其實,要讓一個普通人心驚肉跳并不難,但是,要想讓這房間里面的人心驚肉跳可就不容易,因為,他們無一不是俗世中罕見的高手,就是最弱的狼人,也有一百五十多歲了,經歷過尸山血海的崢嶸歲月……
  ……
  “呯!”
  就在人們心悸之間,敞開的門突然重重的關上,秦府毫無征兆的出現在了房間里面,在他的懷里,是血淋淋的文靜。
  “沒事,還不會死。”文靜雖然渾身是血,但并沒有昏迷過去,當他看到眾人緊張的表情后,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的笑容,那笑容之中,掩飾著難以控制的痛楚。
  “放心,你不會死的!”
  王蠢摸出一顆淺草烈焰丹塞到文靜的嘴里,入口即化的淺草烈焰丹立刻發揮了作用,文靜臉上的痛苦明顯緩解了很多。
  通過檢查發現,文靜看起來慘不忍睹,但比起是小寶來說要好得多。
  王蠢問了一下文靜的經過,原來,他所乘坐的出租車被一輛載滿了瓷磚的小貨車撞上,出租車在巨大的慣性作用下,整個車頭都凹陷了,出租車司機直接就壓成了肉餅,萬幸的是,文靜是坐在后排,只是受到了猛烈的沖撞。
  這是一個不眠的夜晚。
  法老的詛咒就像揮之不去的陰影,讓人心神不安。
  只是短短兩天不到的時間,就接連出了幾次事故,如果一開始還是大家還懷疑那法老詛咒的真實性,現在,已經沒有人懷疑了,就連秦府,也是一直緊皺眉頭思考著。
  這一個晚上,王蠢沒有閑著,他要為石小寶療傷。
  通過一晚上的努力,王蠢總算是幫助石小寶修復了支離破碎的五臟六腑,在修復過程之中,王蠢發現,石小寶的身體里面居然有一股力量在脈搏中涌動,本身就擁有強大的修復功能,他只需要適當的引導,那股力量便一發不可收拾,修復著石小寶的奇經八脈。
  小石飛刀!
  王蠢對石小寶的身體結構不禁充滿了好奇心,探索之間,他發現,石小寶身體里面的力量,居然與他身上的小石飛刀產生了一種精神上的聯系,而那股力量,也是小石飛刀。
  難道這是一種新的修煉方式?
  難怪石小寶的飛刀能夠讓自己感覺到危險,原來,這飛刀有些古怪。
  王蠢沒有繼續探索,在他看來,每一個人都有秘密,石小寶本身就是個馬大哈,藏不住話的人,他從來沒有提過自己小石飛刀的事情,很顯然,他希望保守這個秘密。
  秦府負責為文靜療傷。
  文靜的傷勢很輕,以秦府的強悍,只是稍微治療了一下,文靜便已經恢復,不過,畢竟是大病初愈,身體異常的虛弱,傷好了之后非常疲倦,便倒在床上睡了。
  這一夜,除了受傷的文靜和石小寶,大家都沒有睡覺。
  所有的人都守在石小寶的房間里面。
  當第二天的朝陽在東方升起的時候,王蠢趁著最佳修煉時機,為石小寶的四肢百骸之中貫入靈氣,疏通受損的經脈,終于,一直昏迷不醒的石小寶總算是蘇醒了過來。
  “嗚嗚嗚嗚……秦大哥,你要幫我做主啊!”
  石小寶一醒來,看了一眼周圍,一下跳到秦府的腳下,抱住秦府的大腿哀嚎起來。毫無疑問,石小寶是個聰明人,他知道這里誰是最強大的存在,理所當然的,要想活命,就要求最強者的保護。
  “今天,就殺了那守墓之神阿努比斯!”秦府一字一頓,斬釘截鐵,一臉蕭殺之氣。
  “啊……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許纖纖,就靠你了。”王蠢看了一眼中國狼人,目光又落在了許纖纖的臉上。
  “嗯。”許纖纖很肯定的點頭。
  “不用。”秦府突然搖了搖頭。
  “秦大哥有辦法找到那勞什子的守墓之神阿努比斯?”王蠢頓時大喜。目前,王蠢對許纖纖和中國狼人并沒有信心。
  王蠢認為,法老的守墓之神阿努比斯應該不是本尊,而是通過詛咒的力量形成一種宇宙坐標,再用類似于神靈分身或者精神力量之類的來獵殺目標。
  只從王蠢到達了地獄空間之后,他對神靈已經有了一個新的理解。
  毫無疑問,守墓之神阿努比斯是真實存在的神靈,不過,他并不是生活在地球上,他也和其他的神靈一樣,吸收信徒的信仰之力,埃及的一些法老貴族們,都是他虔誠的信徒。
  作為交換,或者說是一種工作,守墓之神阿努比斯會給他們的信徒提供一些咒語,而這些咒語,能夠為他提供獵殺者的目標,從而達到殺死侵害信徒遺體的盜墓賊,樹立自己的威信,令人產生敬畏之心,收獲信仰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