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824 車禍

“纖纖,別激動。”看著許纖纖那猙獰的模樣,王蠢連忙安撫許纖纖,他不明白許纖纖為什么提到中國狼人的時候會如此的厭惡。
  “啊……我怎么了?”許纖纖好像突然清醒過來,一臉茫然的看著王蠢。
  “我提到中國了的時候,你的反應很強烈。是怎會回事?”王蠢見許纖纖嘴中的尖牙消失,這才松了一口氣,畢竟,懷里摟抱著一個相貌猙獰的吸血鬼絕不會是愉快的感受。
  “狼人……我不知道,你提到狼人的時候,我心中仿佛有一股怒火在燃燒。”許纖纖輕皺眉頭。
  “難道是該隱左手?…■萬…■書…■吧,ww↖w.wa▲ns●huba.c≌om”王蠢心情莫名的沉重。根據圣經記載,吸血鬼與狼人之間是有仇恨的,如果是這樣,那么也就是說,許纖纖身上的該隱左手是能夠影響到許纖纖神智的。
  “怎么辦?”許纖纖臉上露出了一絲焦慮之色。
  “你能夠把該隱左手剝離出來嗎?”
  “不能,已經完全融合了。”許纖纖抬起雪白的左臂。
  “得找個辦法壓制壓制……”
  “有辦法。”
  “什么辦法?”王蠢頓時大喜。
  “我每次吸了你的鮮血之后,就感覺很安寧,沒有那種躁動。”
  “好好,太好了,吸吧,蠢哥什么都不多,就是血多。”王蠢嘿嘿的伸出手臂,把經脈湊到許纖纖的嘴邊。
  “蠢哥……其實……我一直在克制吸食你的血液……”許纖纖輕輕撫摸著王蠢的手臂。
  “為什么?”
  “我怕太依賴你……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王蠢追問。
  “而且,我怕你誤會以為我是想吸食你的鮮血才在你身邊……”許纖纖低垂著頭,此時,許纖纖已經穿著浴袍,雪白的浴袍領口半開,發髻散亂,渾身透著激情過后的酥慵之態。
  “呵呵,纖纖,你多心了,哪怕你就是為了想吸食我的鮮血在我身邊,也沒有什么,不過,你可要記住,不能把我變成吸血鬼啊……”王蠢輕輕的撫摸著許纖纖如云的秀發,笑道。
  “那我吸了。”許纖纖一臉柔情的看著王蠢。
  “吸吧,大不了多吃點好的補補。”王蠢一臉豪氣干云。
  “嚶……”
  王蠢話音剛落,許纖纖嘴上的兩顆尖牙已經刺入了他手腕上的血管里面,與此同時,許纖纖那柔軟的身子在王蠢身上扭動,王蠢感覺腹中火焰赫然一下升騰起來,兩人的肢體交纏在了一起。
  原始的欲望在昏暗的房間里面狂野的宣泄著,自始至終,許纖纖的嘴,都在王蠢的手腕上面,一縷鮮血在嘴角溢出,令人心悸……
  ……
  云收雨歇。
  許纖纖如同一只小貓般卷縮在王蠢的懷里,幾根修長的指頭在王蠢手腕上輕輕的撫摸著,那經脈之處,有兩個紅色的小點,如同被蛇咬一般,觸目驚心。
  “感覺怎么樣?”王蠢催動著靈氣,補充著能量,剛才消耗了他太多的體力,畢竟,這不是在和歐陽媚媚雙修,而且,他還失去了很多鮮血。
  “蠢哥,你真好。”許纖纖低聲呢喃著。
  “纖纖,我和文靜石小寶三個人都被那守墓之神阿努比斯盯上了,如果不殺死他的靈魂,我們就會死于非命,我們剛才商量好了,要你和中國狼人配合,設計困住阿努比斯的靈魂,然后由秦大哥殺死他,到時候,我們就安全了。”
  “你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許纖纖一副百依百順小鳥依人的模樣,一雙柔若無骨的雙手在王蠢身上輕輕的撫摸著。
  “我是不是在用出賣色相來交換條件?”王蠢嘿嘿笑自嘲道。
  “那你還等什么?”許纖纖嬌媚的看著王蠢,微閉雙眼,一臉意亂情迷。
  對于這種赤裸裸的挑釁,王蠢是絕對不允許的,沒有多余的話,行動才是硬道理。
  翻身上馬,躍馬提槍。
  在婉轉奉迎之間,呻呤不斷,昏暗的房間里面春色無邊……
  ……
  早晨王蠢是被酒店提醒服務給叫醒的。
  “果然是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深陷在被窩里面的王蠢哀嚎著爬起來,惹得一邊的許纖纖咯咯直笑,那銀鈴一般的笑聲讓王蠢色授魂與,顧不上時間緊迫,又戰了數百個回合,這才匆匆忙忙的洗漱,等到兩人沖到大廳的時候,石小寶文靜一行人早就等待多時。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看著眾人那古怪的眼神,王蠢臉上一紅,連連低眉順眼的道歉。
  而此時,一向殺氣逼人的許纖纖已經羞澀得一臉通紅,低垂著頭不敢看大家。
  看著許纖纖那溫柔的樣子,幾乎是所有的人都朝王蠢豎起了大拇指,要知道,和昨天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許纖纖比起來,現在的許纖纖更像是鄰家害羞的小女生。
  愛情的力量果然偉大的,無堅不摧的!
  人們暗自驚嘆王蠢居然能夠“馴服”一個親王級別的吸血鬼,石小寶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一臉崇拜的圍繞著王蠢團團轉,強烈要求王蠢教他幾招泡妞絕招。
  酒店已經備了幾輛豪車,把眾人直接送到了機場。
  當眾人趕到機場的時候,登機口都快要關閉了,恰好趕上了最后的時間。
  當一行人等上飛機之后,許纖纖朝王蠢吐了吐舌頭,一臉羞紅,那眼神之中的意思是,你再多弄一會兒,我們就沒法上飛機了……
  ……
  一路無話。
  下午兩點多,眾人已經到了西安,本是計劃直接臨潼,因為,始皇陵就在臨潼,但因為許纖纖強烈要求在西安逛逛,而她的要求獲得了石小寶的熱烈響應,然后,便決定在西安逗留一個晚上。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秦府并沒有反對。
  很顯然,秦府也想看看大秦帝國昔日的帝都。
  接下來,整個下午就是游玩西安城區,主要是集中在碑林大雁塔小雁塔鐘樓一帶,雖然是走馬觀花,但眾人還是興致勃勃,氛圍不錯。
  唯獨,秦府不開心。
  自始至終,秦府都保持沉默著,每到一處景點,他都是獨自屹立,靜靜的看著周圍,一臉木然,沒有絲毫的表情。
  “秦大哥,有什么變化沒有?”王蠢怕冷落秦府,沒話找話的問道。
  “沒有。”秦府表情冷漠。
  “沒有?”王蠢一臉啞然。
  “是沒有以前的樣子了。”
  “啊……呵呵,當然,都過了兩千年,在這地方,可是十六朝古都,每一次都要歷經戰火的摧毀,這城墻,都不知道翻新了多少次。”王蠢看著雄偉的城墻,感概萬千。
  “我們回去吧。”秦府突然道。
  “啊……可是他們……”王蠢看了一眼前面興致勃勃的眾人,面露難色。
  “你們玩,我先走了。”
  秦府頭也不回的大步離開。
  “秦大哥怎么了?”中國狼人和火居道士最細心,當秦府走后,兩人立刻發現了。
  “他好像有點不舒服先走了。”
  “不舒服才是正常的。”中國狼人嘆息道。
  “為什么?”王蠢問道。
  “如果是你二千年后回到自己的故鄉,卻發現故鄉已經完全變樣了,你會舒服嗎?”中國狼人問道。
  “……不會。”王蠢遲疑了一下搖了搖頭。
  “不是不會,而是非常的不舒服,別說是過了兩千年,哪怕是幾十年后回到家鄉物是人非,都會不舒服,而秦大哥現在是‘物是’也不算了,想必,這西安市里面,應該是沒有兩千年前的古跡了。”
  “說的也是。”王蠢長長嘆息。
  “要不,我回去陪秦大哥,你們玩吧。”火居道士道。
  “我和你一起去。”中國狼人道。
  “也好。”
  目送著火居道士和中國狼人追上秦府,王蠢心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傷感,事實上,他并非中國狼人所說的不能理解秦府大心情,而是感同身受,因為,他曾經在數百年之后到異空間,結果當年和他一起并肩戰斗的人都死了,當時那種難受的感覺,無法用筆墨形容。
  一路上,最開心的是許纖纖,然后是石小寶。
  至于文靜,曾經多次來過西安,加上其性格安靜,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激動表現。
  這里,必須要提到石小寶。
  石小寶這廝只要看到寶貝就想偷走,在碑林里面的時候,在書法大家顏真卿的碑文面前硬是站了十幾分鐘。
  王蠢很好奇的問他干什么,要知道,石小寶不學無術,對書法之類的可以說是一竅不通,這么仔細的看顯然有點不符常理。
  讓王蠢吐血的是,石小寶居然回答說這里的石碑太多了,必須得記住碑文,免得晚上來扛石碑的時候弄錯目標。
  “寶哥,這玩意兒至少也有上千斤,別說到處都是監控攝像頭,哪怕是給你扛,你也扛不出去啊!”王蠢恨不得把石小寶拉出去一頓暴打。
  “我一個人是扛不動,但是,不是還有你和文土豪幫忙嗎?”
  “……”
  看著石小寶那理直氣壯的樣子,王蠢和文靜面面相覷,一臉無語的表情。
  “蠢哥,聽說西安博物館非常不錯,我們一起去看看。”
  “好好,我贊同。”石小寶差不多要舉起雙腳同意了。
  “時間太晚了,等我們排上隊,恐怕博物館都要關門了。”文靜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時間道。
  “啊……”許纖纖一臉失望之色。
  “我帶你們去一個好地方,很多游客都不知道。”文靜道。
  “什么地方?”許纖纖連忙問道。
  “湘子廟。”
  “湘子廟?”
  “是的,湘子廟,傳說是八仙之一的韓湘子出家之地。”
  “好吧。”
  “我攔輛出租車……”
  “小心!”
  王蠢剛張開手臂,許纖纖一聲嬌喝,身體毫無征兆的彈射向王蠢,猛然把王蠢提起來在半空之中。
  就在王蠢被許纖纖一把提在空中的一瞬間,一輛原本正常行駛的白色寶馬車突然加速,風馳電掣的沖向文靜和石小寶,文靜反應很快,條件反射的猛然一滾,避開了撞過來的寶馬車。
  “小寶,小心!”空中的王蠢大喊一聲,手臂一揮,情急之下,居然把羲皇玉簡給召喚了出來。
  羲皇玉簡產生一股磅礴的力量,對沖向那輛失控的寶馬車。但是,事情太過突然,加上那寶馬車風馳電掣形成了巨大的沖量,羲皇玉簡那磅礴的力量把寶馬車身上的鋼板就像紙片一樣撕裂,但并沒有完全阻擋住寶馬車。
  “蓬!”
  一聲令人心悸的悶響聲中,幾乎被羲皇玉簡撕裂的寶馬車重重的撞在了石小寶的身上,石小寶就像流星一般拋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