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823 如影隨形(加更一章)


  “你怎么啦?”丁智慧轉身,驚訝的看著一臉驚魂未定的王蠢。
  “啊沒什么,沒什么最近沒有休息好你別過來!”
  王蠢狠狠的搖著腦袋,他面前的丁智慧一會兒是如花似玉的面容,一會兒又是恐怖的骷髏頭,不停的交替變換著。
  王蠢知道,丁智慧沒事,而是他的大腦出現了幻覺。
  為什么會這樣?
  為什么會這樣?
  王蠢眼觀鼻鼻觀心,催動四肢百骸之中的靈氣,終于,面前的幻相漸漸消失,丁智慧的樣子也不再變幻,恢復了閉月羞花之貌。
  “好些了嗎?”丁智慧一臉焦急之色。
  “好了,沒事了。”
  王蠢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嚇死我了。”
  丁智慧輕輕的拍了拍飽滿的胸脯。王蠢這個時候才現,丁智慧今天居然破天荒的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帶裙,吊帶裙很斷,露出了一雙白皙健美的長腿,裙的下擺很小,恰到好處的包裹著臀部,令人想入非非。
  最讓王蠢鼻子流血的是,吊帶裙的上半截也很靠下,露出了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那深深的溝壑讓王蠢一陣失魂落魄。
  丁智慧曼妙的身材一展無遺,就像一團火在王蠢眼前跳動,王蠢漸漸覺得口干舌燥心跳加,猛的一下子抱住了她,嘴唇在丁智慧的脖子上肩膀上亂親,她掙扎了一會就放棄了,她明顯已經被王蠢挑起了欲望,雖然還在輕微的抵抗,但喉嚨里已經出微弱的呻吟。
  “別你先吃東西嚶”
  王蠢的一雙大手已經落在了丁智慧那曼妙妖嬈的身上,熱血在血管里面奔涌沸騰著,仿佛要爆炸一般。
  “秀色可餐。”
  王蠢內心的邪火已經被撩撥起來,哪里還顧得了吃飯,再說,王蠢現在是元嬰期的修真者,別說是兩頓飯不吃,哪怕是兩個月不吃飯也餓不死。
  “就你嘴甜啊”
  隨著直搗黃龍,一聲蕩氣回腸的呻呤在廚房立面響起,緊跟著,是原始的撞擊聲。
  此時無聲勝有聲。
  兩人都沉浸在了狂野的欲望之中不能自拔。
  此處省略一萬字,自己腦補
  丁智慧香汗淋漓,整個人都癱軟在了王蠢身上,臉上紅潮彌漫到了白皙的脖子上。
  王蠢躺在沙上,感受著懷中柔若無骨的美人兒那光滑如同嬰兒一般的肌膚。
  王蠢認為,在他所認識的所有女人之中,丁智慧是保養得最好的,她的身材完全是當得上“增一分嫌多,減一分嫌少”。
  很顯然,丁智慧很快保養自己,當然,估計也與丁家中醫有關,畢竟,中醫相比西醫,最大的優勢就是調理。當然,關鍵還是丁智慧的生活理念,她愿意花時間和金錢保養自己的身體。
  “都是你,飯都冷了。”丁智慧嬌嗔的戳了一下王蠢的額頭。
  “我已經吃飽了。”
  “咯咯咯你也就這樣啊,就吃飽了啊”
  丁智慧聲音未落,就感覺身體里面無比??。的b?><蠢r動王的又輪新鋒一丁沖慧,像智海就面大一里扁的,葉沉舟浮沉b浮>
  <王r離當的蠢候開柔時無,的軟智力已丁無慧站經來力。起b了><智r,“早慧休你吧點”息b。><王r,“走蠢<別r”“b還>嗎你”要蠢?臉王笑一<壞r。“b不>不啊,要了要”怕智你嚇丁花慧失得,容連色頭連<搖r。“b要>老不實就的老覺實”睡b。><嚶r丁“慧”展智雙伸臂一撒玉的,松嬌<不r。“b吧>讓好火,一烈燃再!次<燒r”“b王>你啊”蠢智嚶有丁覺慧了感滾到的那入燙?侵和??的感覺。
  在原始欲望的巔峰之中,丁智慧昏睡了過去。
  王蠢用靈氣梳理了一下丁智慧的血脈,讓她能夠睡個香甜的覺。
  關好門窗,啟動了別墅的報警系統之后,王蠢悄無聲息的離開了丁家的別墅。
  王蠢也想留宿丁家,但是,他總是有一種忐忑不安的感覺,腦域之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干擾著他的思維。
  很顯然,是那法老的詛咒正在起到作用。
  王蠢對自己并不是很擔心,他主要是怕留宿在丁家誤傷到了丁智慧,畢竟,剛才可是有前車之鑒,一旦他腦瓜子里面幻想丁智慧成了妖魔,大腦失控之下,殺死丁智慧也是有可能的,如果這種事情真生了,那可就就真是人間悲劇。
  當然,王蠢不留宿還有一個愿意——許纖纖。
  在離開酒店的時候,王蠢就感覺到了許纖纖的怨念,如果他夜不歸宿,必定要多很多煩惱。
  王蠢已經明顯的感覺到,許纖纖的性格已經受到了該隱左手的影響,性格變得爆裂,動輒就要殺人,現在正是多事之秋,還是盡量不要刺激她的好。
  路上,王蠢收到了歐陽媚媚的信息。
  收到歐陽媚媚的信息之后,王蠢再一次熱血沸騰。和所有其她女人不一樣的是,王蠢和歐陽媚媚是修煉。
  想想,在那愉悅的感官刺激之中,自己的功力也在大幅度的增加,那是一種怎么樣的感覺?
  如果論感官上的刺激,王蠢相信,和歐陽媚媚在一起的時候,是最刺激的時候,那小妖精年紀雖然不大,卻總是有著各種各樣的花式,讓他沉浸其中無法自拔。或許,這就是雙修的魅力,一旦食髓知味后,便一不可收拾。
  經過一番激烈的思想斗爭,王蠢還是打消了去歐陽媚媚那里的念頭,畢竟,現在已經很晚了。
  歐陽媚媚肯定以為他已經離開了帝都去了西安,所以不用解釋,而許纖纖那里,如果不回去的話,根本就沒法解釋
  很快就回到了酒店,原本,王蠢是準備偷偷摸摸去許纖纖的房間,但是,就在經過小寶房間的時候,他被小寶一群人現了,因為,小寶的房間是敞開著的,他根本就是無所遁形。
  “王蠢,進來。”房間里面,響起了文靜的聲音。
  “啊你們怎么都沒有睡?”王蠢只好進去,不禁一愣,因為,除了許纖纖,所有的人都在房間里面,就連秦府也在。
  “你有遇到過什么嗎?”
  “什么意思?”王蠢一愣。
  “你離開之后,我們一起去吃飯,文靜走在電梯上面,電梯上面的一塊鋼板突然陷落,如果不是秦大哥,文靜就被電梯給夾死了。”
  “我靠,這是死神來了的節奏啊!”
  “你有遇到什么嗎?”石小寶一臉緊張的看著王蠢。
  “有。”
  “什么?”房間里面的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我把別人看成骷髏頭了。”
  “看成骷髏頭?”文靜一愣。
  “是我產生了幻覺。”王蠢苦笑道。
  “糟糕,詛咒并不是看誰更強更弱按順序生的。”石小寶一臉驚恐道。
  “看來是的。”
  “王蠢,這么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們完全是被動的,得想過辦法把這事兒給解決了。”
  “可是”王蠢的目光落在了秦府的臉上。
  “秦大哥已經答應了,我們可以去西安把這事情給解決了。”中國狼人道。
  “太好了,謝謝秦大哥!”王蠢頓時大喜。
  秦府點了點頭,臉上沒有什么表情。
  “你們有什么好的辦法嗎?”王蠢問道。
  “通常,詛咒也就是類似于陣法或者是邪靈之類的,如果我們能夠困住那守墓之神阿努比斯的靈魂就沒事了。”
  “問題是,我們根本就現不了。”王蠢一臉無奈道。
  “我們現不了,但有一個人能夠現。”中國狼人道。
  “誰?”王蠢大喜。
  “許纖纖!”
  “許纖纖?”
  “是的,許纖纖是吸血鬼,她能夠感應到守墓之神阿努比斯的存在,如果我們能夠在阿努比斯出現的一瞬間,用陣法困住他,那么,秦大哥就可以殺死他!”狼人目光灼灼的看著王蠢。
  “好,就這么辦。”
  “不過,你要說服她”中國狼人道。
  “沒事。”王蠢自信滿滿的拍了拍胸脯。
  “王蠢,可能不是那么容易。”中國狼人苦笑道。
  “為什么”
  “要想困住手拇指神阿努比斯的靈魂,唯一的辦法就是我和許纖纖合作,因為,只有我們兩個人才能夠感應到守墓之神阿努比斯的靈魂,鎖定具體的位置,但問題是,許纖纖是吸血鬼,對狼人很排斥”
  “這沒有問題,包在我身上。”王蠢渾然沒有放在心上,他相信許纖纖會聽他的。
  “那那好吧。”中國狼人欲言又止。
  “大家等我的好消息。”
  王蠢朝眾人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轉身離開了房間。
  “咚”
  “蠢哥。”
  王蠢剛敲一下們,許纖纖就打開了房門,披著酒店的大浴巾,她濕漉漉的秀高挽,在頭頂盤成一個髻,猶如青螺橫盤。白皙的臉蛋經過熱水的沖洗,泛著桃紅。眼波盈盈,朱唇微啟,顯得嬌柔可愛。身上僅穿著一件白色的毛巾浴衣,襯托得玉臂似藕,纖指如筍。豐滿的胸部呼之欲出,雪白的小腿露在浴衣下擺外面,輕啟蓮步之時,豐旖性感的大腿若隱若現,讓人浮想聯翩
  “傻站著干什么,進來啊!”許纖纖被王蠢那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是一臉羞紅,嬌嗔的道。
  “啊嗯嗯”
  色授魂與的王蠢總算是找回了自己的魂魄,連忙走進去,關上房門。
  “有女人的味道。”許纖纖一臉幽怨的眼神。
  幽幽的燈光下,王蠢見她秀目微蹙,眼角含淚,神情凄婉的樣子,心里不禁一陣顫栗。
  王蠢伸手摟住她的肩膀,慢慢地許纖纖擁入懷中,她猶如一只聽話的小貓,一聲不吭,她的頭靠在王蠢的肩上,一陣陣若有若無的體香,彌漫在我的周圍。王蠢的手在她的背上輕輕地摩娑。
  軟玉溫香在懷,幽香撩人心脾,在曖昧的氣氛刺激下,王蠢漸漸把持不住自己,手臂用力,把她摟得更緊了。許纖纖抬起頭來看了看我,王蠢也正好注視著她,四目交匯,一瞬間,時間仿佛定格。
  王蠢望著她嬌艷欲滴,吹氣如蘭的朱唇,心神搖蕩,忍不住一口吻了下去,許纖纖的身體如綿,呻呤陣陣,情不自禁,開始默默地回應。王蠢慢慢地把手伸進她的浴巾里面,在她的纖腰四周試探地游走,她好像沉浸在激情之中,沒有拒絕
  激情后的許纖纖云鬢散亂,面如凝脂,一雙星眸朦朧迷離,吹氣如蘭,嬌軀香汗淋漓,鶯喘吁吁,山峰微微起伏,慵懶地躺在沙上,一雙條玉腿斜靠在沙扶手上,渾身肌膚如雪,珠圓玉潤,嬌艷欲滴,仿佛一副美輪美奐的畫卷。
  “纖纖,中國狼人”
  “不要提他!”
  原本溫柔似水的許纖纖突然一臉嫌惡之相,嘴里的兩顆尖牙也突然長了出來,原本粉紅的臉頰,也變成了嚇人的慘白色,兇厲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