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820 詛咒的應驗

“教授教授,你倒是解釋一下啊!”石小寶歇斯底里的沖著那儒雅的老教授大吼道。
  “很多事情,也沒法下定論……”
  “哎喲喲,你開始可是信誓旦旦的說沒有詛咒的,現在怎么變成沒法下定論了?”石小寶諷刺道。
  “……”
  老教授硬是被石小寶一句話也給噎得出聲不得。
  “小寶,別胡攪蠻纏,人家教授是以事實為準繩……”
  “放屁,詛咒反正又不是落在你們頭上,你們當然不急,還有,你們說沒有詛咒,為啥狼人吸血鬼是真的?還教授,有你這么當教授的嗎?弄不明白就胡亂下結論!”
  “小寶!”文靜狠狠的瞪了石小寶一眼,轉身對老教授道:“對不起,我這位朋友有點失態,我們先告辭了。”
  “沒事沒事,年輕人嘛。”老教授苦笑道。
  “什么jb的年輕人不年輕人,這關年輕人什么事啊”石小寶瞪著一雙血紅的眼睛大罵道。
  “小寶,你再胡言亂語,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文靜朝王蠢使了個眼色,兩人一左一右,架起石小寶就往辦公室外面拖,還沒有等老教授反應過來,三人已經不見影了。
  “小寶,你瘋了,吸血鬼和狼人的事情,怎么能夠在外面亂說!”
  把石小寶從辦公大樓里面拖出來后,文靜惡狠狠的盯著石小寶責罵道。
  “我沒有瘋,我只是說實話!”這一次,石小寶不像以前一樣見好就收,而是針鋒相對。
  “你”文靜似乎也來火氣了,目光變得鋒利起來。
  “兩位大爺,能夠不吵嗎?”王蠢被兩人搞得頭昏腦脹。
  “王蠢,你評評理,文土豪這廝就是不相信我的話,我有一種非郴好的感覺”
  “寶爺,你等等,等我說完行不行?”
  “行!”
  “先不說這事兒真假,但無論如何,我和文土豪都不會看著你去死的。”
  “呵呵,很難說啊,有人可能就盼著我死呢!”石小寶一臉陰陽怪氣的冷笑道。
  “啪!”王蠢狠狠的一耳光甩在石小寶的臉上,這一下力氣特別大,猝不及防的石小寶臉上一下腫成了包子。
  “你打我!”石小寶捂住臉,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王蠢。
  “我打你咋了?你娘的任性可以,但不能說文土豪會盼著你死,我相信,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文土豪絕對比我王蠢跑得快!”王蠢兇神惡煞的瞪著石小寶。
  “我”石小寶捂著臉,硬是被王蠢的氣勢所攝,說不出話來。
  “道歉!”王蠢揚起巴掌,作勢要甩到石小寶的臉上。
  “文文土豪我錯了”石小抱支吾吾。
  “算了,老子一個大學生,懶得和一個初中計較”
  “啪!”
  文靜話還未落音,王蠢一巴掌落到了文靜的臉上,和石小寶一樣,文靜臉上也腫成了包子。
  “你打我!”文靜瞪大眼睛盯著王蠢。
  “你什么都可以歧視,就是不能歧視我們沒文化!”王蠢一臉猙獰。
  “就是就是!打得好打得好!蠢哥,我支持你,只要他敢還手,我幫你做了他。”石小寶幸災樂禍的大喊,雙手還不停的鼓掌。
  “好吧我錯了”
  看著幸災樂禍躍躍欲試的石小寶,識時務為寇的文靜硬是吞下了這個惡氣。
  “既然大家都知道錯了,這事兒”
  “啪啪!”
  王蠢話還沒有落音,石小寶和文靜好像約好了一般,同時一耳光,一左一右甩在了王蠢的臉上。
  王蠢雙手捂住臉,硬是被這兩巴掌扇得頭昏腦脹。
  “扯平了!”
  石小寶和文靜相視一笑,得意洋洋的異口同聲道。
  “算你們狠!”王蠢只能自認倒霉。
  “好了,現在,該說我的事情了。”石小寶一臉憂心忡忡。
  “小寶,你也別著急,老子就是把那勞什子法老金字塔給拆了,也要把你這事兒給擺平,你放心,蠢哥現在可是元嬰期的修真者,能夠上天入地,無所不能,別說那狗屁使者亞努比斯,哪怕就是死神奧里西斯,被老子遇上,也把他靈魂煉化,形神俱滅,永不超生!”王蠢狠狠的一拍胸膛,一臉豪氣干云。
  “哈哈哈,還是蠢哥夠義氣,不像有些人,總是讓我不要迷信不要迷信,自己卻整天迷信滿天下追殺吸血鬼,虧得我還把這種人當兄弟,出生入死的去吸血鬼城堡去救他,我tm真是瞎了這雙鈦合金狗眼!”石小敝開啟了指桑罵槐的本事。
  “小寶”文靜自然不干了,緊皺眉頭。
  “好了好了,小寶,你再這樣可別怪我翻臉了。對了,文靜,那羊皮藏寶圖翻譯出來了嗎?”
  “翻譯出來了,不過,和沒有翻譯區別不大。”
  “為什么?”王蠢不禁一愣。
  “藏寶圖上面的文字基本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咒語,沒有什么實際的意義,主要還是地圖上面大一些線條,但因為時間太過久遠,線條缺失了很多,要想找到真正的藏碑地,恐怕有難度。”
  “如果真是這樣,看來,這藏寶圖上面的詛咒之類的,應該是警告,并不是真的是詛咒,哪怕是有,應該也是要打開藏碑地才會啟動,如果接觸這地圖的人都死亡,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蓬!”
  王蠢正說話之際,突然,一個黑影從樓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我靠,有人跳樓!”
  石小寶最喜歡看熱鬧了,撒腿便跑了過去。此時,周圍的人也紛紛圍攏了過來。
  “可憐”
  看著躺在血泊上的尸體,王蠢嘆息了一聲,突然,身體僵硬了,因為,他看到,那尸體看起來很眼熟。
  教授!
  是教授!
  文靜和王蠢對視了一眼,突然之間,背脊升起一陣一股莫名的寒意。
  下意識的,王蠢和文靜看向石小寶,只見背朝他們的石小寶就像雕塑一般,一動不動。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了。
  “我們走,小寶。”
  王蠢和文靜一左一右,硬是把失魂落魄的石小寶從人群之中架了出來,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一直回到賓館,石小寶都沒有說話,一雙眼頸勾勾的沒有焦距,看起來極為嚇人。
  “小寶,小寶,小寶,看著我!”文靜狠狠的椅著石小寶的肩膀,大聲咆哮道。
  “文靜。”石小寶的眼菊有有了焦距,呆呆的看著文靜。
  “小寶,你放心,只要能夠救你,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文靜也不會猶豫半秒!”文靜斬釘截鐵道。
  “啊嗚嗚嗚文土豪,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嗚嗚嗚我不想死啊嗚嗚”石小寶猛然一下趴在文靜的肩膀上,嚎啕大哭起來。
  “沒事,還有我們呢!”文靜難得的露出了溫柔的一面,輕輕的拍著石小寶的肩膀安慰道。
  “小寶,我們先把事情搞清楚。”王蠢一臉鄭重的問道。
  “嗯嗯,你問。”石小寶抹著眼淚道。
  “那兩個翻譯在盜取藏寶圖的時候,看過藏寶圖了沒有?”王蠢問道。
  “有一個看過,有一個沒看。”
  “為什么會有一個人沒有看?”
  “他們打開保險柜后,其中只有一個人打開了盒子”
  “打開盒子?”王蠢和文靜異口同聲,要知道,他們在看到羊皮藏寶圖之前,壓根就沒有看到過木盒。
  “是的,打開盒子盒子有問題嗎?”石小寶一愣。
  “盒子呢?”
  “那盒子雖然不大,但方方正正的不好放,而且也不是什么古董之類的玩意兒,我順手就把它給扔酒店垃圾桶里面了”
  “走,去酒店!”
  王蠢和文靜赫然站起。
  “為什么?”
  “如果這羊皮地圖真的有詛咒的力量,那么,那盒子肯定是某種封印,能夠封詛咒,要想找破解那詛咒,也就靠那木盒子了。”
  “但是,那盒子是現代的玩意兒啊!”石小寶一臉茫然。
  “寶哥,你傻了,現代也有人能夠封隅咒的,要不然,那阿拉伯王子敢帶著一張被詛咒的地圖滿世界亂跑嗎?”
  “有道理”
  “還磨磨唧唧干嘛,快走啊,都一天多了,那盒子很可能都已經被運送到垃圾場,被無數的垃圾掩埋,快!”
  “啊!”
  石小寶仿佛被針扎了屁股一般,猛然彈起,一陣風似的朝門外沖去。
  此時,已經是下午,夜幕正在降臨。
  當三人馬不停蹄的到達那那座五星級酒店的時候,酒店門口警車正在閃爍著警-燈,一輛120的救護車停在一邊,在外面,有數十個看熱鬧的人,圍成了一個巨大的圈。
  看著那輛救護車,三人的心臟莫名的一沉。
  王蠢和文靜看了一眼石小寶,石小寶的臉色都變得慘白了,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小寶,你扔木盒的地方在哪里?”王蠢拉了一下石小寶。
  “等等”石小遍不自禁的朝人群走了過去。
  “別看了,沒有什么好看的,可能是打架斗毆”
  “我必須要看!必須!”
  石小寶猛然甩開了王蠢的手,步伐堅定的朝那圈子走過去。
  三人圍攏過去。
  地上有一具尸體,但是被一塊毛巾蓋著臉部和大部分身體,就露出一雙沒有穿鞋子的腳。
  “我們走吧,都看不到。”看到尸體被毛巾蓋著,王蠢不禁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不行,我要看。”石小寶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掉在尸體旁邊的一只嶄亮皮鞋。半夜加更一章,求五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