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809 陰溝翻船

斷馮老都復活了,就連保姆也復活了。
  皆大歡喜。
  接下來,為了誘殺藍蛤蟆,斷和馮老都搬回了別墅,由秦府親自坐鎮別墅里面,其他人則是在周圍觀察有沒有值得懷疑的目標,不過,讓人遺憾的是,藍蛤篤乎聽到了風聲,接連十來天,居然再也沒有采取任何活動。
  藍蛤筲個人在幕后指揮,他不僅僅是威脅著斷的安全,還對修真世界也熟悉,掌握著龐大的名單,始終是個隱患,王蠢決定斬草除根,不僅僅是讓少年通過網絡獲榷蛤蟆的行蹤,還讓整個王家新建立的情報系統都介入其中,但讓王蠢郁悶的是,所有的線索都顯示,他并沒有在國內。
  面對女人的時候,王蠢有點優柔寡斷,但是,對于敵人,王蠢從來就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只要是能夠殺死敵人,各種各樣卑鄙的手段都是沒有問題的。
  按照王蠢的意思是,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哪怕是跑到天涯海角,也要除惡務盡,斬草除根。
  但最后,王蠢的計劃還是無法成行,因為,秦府對追殺藍蛤蟆沒有絲毫的興趣。
  秦府的目的是復活始皇帝。
  如果是以前,王蠢還可以找借口拖延,但時間已經過去了這么久,而且,秦府幫助他復活了斷他們,可以說功不可沒,于情于理,都應該要幫助他復活始皇帝了。
  其實,此時的王蠢對復活始皇帝并沒有以前排斥了,原因很簡單,是因為機械戰士。
  和機械戰士比起來,始皇帝根本就談不上威脅,他的豐功偉績,只是局限于小的地球上的一個國家,和浩瀚宇宙的人類比其來,他只是個微不足道的人物,哪怕是復活他,對大局也沒有什么影響。
  當然,王蠢這么想,也只是自己說服自己,畢竟,他答應過秦府復活始皇帝,也只能通過這種方式說服自己麻醉自己。
  至于復活始皇帝之后,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就在眾人整裝待發的時候,一直每天早出晚歸鬼鬼祟祟的文靜和石小寶,終于整出了幺蛾子。他們為了一塊羊皮藏寶圖,和世界上最心狠手辣的宗教發生了矛盾。
  矛盾發生的經過令人啼笑皆非,因為,他們兩人在大排檔擼串的時候,摸出辛辛苦苦弄到的羊皮藏寶圖研究,卻被烤羊肉串的小弟發現,雙方語言不通,各說各的,拉扯了起來,結果是,烤羊肉串的小弟暴起傷人,把石小寶砍成了重傷,文靜也被砍了很多刀才把石小寶救出來。
  當王蠢聽到石小寶和文靜都躺到醫院的時候,還以為是惹上了什么權勢滔天的厲害人物,畢竟,這帝都,可是藏龍臥虎,不過,當他們得知是被一群烤羊肉串的普通人砍傷,頓時無語了。
  王蠢無法相信以石小寶和文靜的身手,居然會被一群烤羊肉串的小弟砍成重傷。
  當一行人趕到醫院,頓時被兩人身上的傷給嚇到了。
  石小寶被一刀捅到了脾臟,已經陷入了重度昏迷之中。
  文靜的傷勢并沒有石小寶嚴重,卻也是慘不忍睹,王蠢詢問了醫生,居然有三十多刀,從腦袋一直到屁股上,遍布刀傷,可以說是體無完膚
  王蠢一行人趕到醫院的時候,石小寶正在重癥監護室搶救,而文靜則是清洗傷口,圍攏著一大群的醫生護士,正準備縫針。
  王蠢讓肚慧和尉遲公明帶著秦府去找重癥監護室的石小寶,自己則是強行進入文靜的手術室,把醫生護士通通趕了出來。
  床上的文靜非城狽,腦袋上有幾條刀傷,頭發也被剃成了癩子的模樣,看起來慘不忍睹又有些滑稽可笑,要知道,文靜可是非常注重形象的,潔癖就不說了,平時都是一副高冷的樣子,現在突然變成了一個癩子,自然是讓人無法適應。
  看著床上一臉慘白的文靜,王蠢沒有說話,只是用一種非常奇怪的眼神看著他。許纖纖則是抿嘴直笑,而火居道士和中國狼人沉默不語,不過,從他們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們很痛苦的克制著。
  “蠢哥,別這樣”文靜苦笑。
  “你也有陰溝里翻船的時候啊!”王蠢終于說話了。
  “蠢哥,你想想,如果你坐在街上興高采烈擼串喝酒的時候,會不會提防烤羊肉串的小弟?”
  “不會。”
  “如果人家說著你不懂的話找你要地圖,你給不給?”
  “不給。”
  “然后,周圍就突然亂刀齊下,你躲不躲得開?”
  “躲不開”王蠢原本想說躲得開,但考慮到文靜的實力,臨時改口。
  “這不就結了。”文靜苦笑道。
  “但是,你們可以反抗啊!”
  “沒錯,我們反抗了,問題是,他們都隨身攜帶著武器,而我們根本就來不及操家伙,最重要的是,他們根本就不是悍不畏死”文靜嘆息了一聲。
  “哎,那也沒有辦法,這是天降橫禍,無妄之災。”王蠢坐在文靜身邊,嚷文靜脖子上的四相古玉道:“看樣子,和你們戰斗的還真是普通人,四相古玉都沒有什么反應。”
  “就是普通人我們才沒有防備,你不知道,石小寶還沒有掏出刀子,直接就被兩刀給捅翻在地上了,那血,就噴射出來我們當時還在猶豫要不要動手,人家已經是在要我們的命了。石小寶被捅的時候,我渾身上下都被砍了五、六刀,這架,怎么打?”
  “他們被你干翻了幾個?”
  “全部干翻了,要不然,我們根本沒辦法跑掉,他們打起架來,根本就是不要命啊!”文靜一臉心有余悸的表情。
  “這還差不多。”王蠢握住文靜脖子上嚷的四相古玉,對許纖纖道:“幫他把所有的繃帶弄掉。”
  “喂喂,蠢哥,你能夠安排個其他的人嗎”看著許纖纖走到一邊,文靜苦笑,他可是專門獵殺吸血鬼的,現在一個吸血鬼幫他,感覺非常非常的不好。
  “再啰嗦我就殺了你!”許纖纖冷哼一聲,手中的指甲如同鋼刀一般“刷”的冒出來,嘴里兩顆鋒利的牙齒也露出來,一臉猙獰的盯著文靜。
  看著許纖纖那兩顆長長的尖牙,火居道士和中國狼人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特別是狼人,目光之中,更是露出驚悸之色。他們明顯的感覺到,許纖纖的實力似乎又提升了不少。
  “”文靜張了張嘴,硬是說不出一句話來,因為,許纖纖那鋼刀一般的鋒利指甲,已經隔在他的**的胸口,緩緩的上下移動,仿佛隨時都會挖出他的心臟一般。
  “那羊皮藏寶圖還在嗎?”王蠢雙手泛出乳白色的光芒,緩緩的籠罩在了文靜的傷口上面。奇跡的一幕出現了,那皮開肉綻的傷口,開始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愈合。
  “在。”文靜心驚肉跳的看著許纖纖用鋒利的指甲挑斷著他身上的紗布,直到許纖纖挑斷了所有的紗布退后之后,他緊繃的身體這才放松下來。
  “你們從哪里弄到的羊皮藏寶圖?”
  “這個”文靜臉上一紅。
  “說。”
  “小寶他偷的。”
  “哼,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Z哪里偷的?”王蠢嘴里雖然罵著,卻是沒有絲毫的意外。對于石小寶來說,偷點東西就像是吃飯穿衣那么正常。
  “一個阿拉伯人。”
  “藏寶圖呢?”王蠢估摸著阿拉伯人有什么問題,因為,兩人已經鬼鬼祟祟了幾天的時間,絕對不是文靜所說的偷點東西這么簡單,但王蠢也懶得詳細的問,因為,他知道石小寶的尿性。
  “我怕他們追殺過來,讓一個護士藏著。”
  “哦好了。”王蠢示意文靜起身。
  “啊好了?哈哈哈哈哈好了我居然好了哈哈哈”
  文靜先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然后,試探著伸展了一下四肢,確定了身上的傷口已經痊愈連傷疤都沒有留下之后,又摸了一下腦袋上,再也控制不駐動的心情,猛然一個鯉魚打挺站在了床上。
  “文哥,麻煩你穿上短褲,有傷風化。”王蠢盯著文靜的胯下的晃蕩之物,皺眉道。
  “啊”
  文靜這才想起他的屁股上也被捅了一刀,為了手術方便,短褲已經被醫生給剪掉了,情急之下只能蹲在床上,雙手捂在下面。
  “那么小,有什么好藏的。”許纖纖冷哼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我這是被鄙視了嗎?”文靜呆呆的看著轉身走出去的許纖纖。
  “是的。”王蠢很肯定的點頭。一邊的中國狼人和火居道士不停的咳嗽,以此來克制自己的笑意。
  “我平時沒有這么小。”文靜一臉沮喪。
  “要不要弄大一些讓她看看,證明一下!”
  “咳咳咳不用不用”
  文靜連忙四處尋找衣服,但衣服都已經被砍得亂七八糟扔掉了,醫生為了縫合,也沒有給他穿上才服,只好抽掉身下的床單圍在身上,好在的是,他的鞋子還完好無損,要不然,就只能打赤腳了。
  當然,王蠢的空間戒指里面是有衣服的,不過,他這個損友,是絕對不會在這關鍵時刻出手,他是很樂意看到高大上的文靜在眾人面前出丑,以此來凸顯他蠢哥的氣度不凡。
  “我們去看看石小寶。”
  王蠢等文靜裹好了床單之后,當先打開了手術室的門,門外,一群醫生在等待,其中,一個肖士焦急萬分,當門打開之后,立刻就要往手術室里面擠。今天還有四更,求幾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