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798 人渣我也要

王蠢輕輕的撫摸著許纖纖柔順的秀發,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如果許纖纖知道他以前的千人斬計劃,會不會殺了他這個人渣?
  或許,有這個可能。
  突然之間,王蠢明白這次與許纖纖接觸的時候總是感覺有點不對勁,很顯然,是因為許纖纖對他有了新的認識之后,產生了反感。
  “對不起,纖纖。”王蠢無法對過去的事情做出解釋,事實上,王蠢在有意無意之間,都在做出一些改變,譬如對葉蘭的疏遠,對呂嬌的疏遠,對韓冰的疏遠,以及對歐陽卿卿的疏遠。王蠢的想法很簡單,既然無法給她們幸福,那么,就選擇放手。
  “蠢哥。”許纖纖坐起,頭伏在王蠢的肩膀上抽泣著。
  “纖纖,是我不好,讓你失望了……”
  王蠢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他感覺到,許纖纖兩顆鋒利的牙齒,已經壓在了他的頸動脈上面。
  房間里面一陣令人窒息的安靜,一股殺機在空氣之中彌漫。
  時間也好像停滯了一般,只是數息之間,王蠢感覺有千千萬萬年漫長。
  “你為什么不反抗?”許纖纖兩顆鋒利的牙齒緩緩離開了王蠢的頸動脈。
  “如果死在纖纖的香唇之下,也算是能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當許纖纖的牙齒離開的那一瞬間,王蠢發現,他的衣服都濕透了。
  “但是,你很害怕。”許纖纖湊到王蠢臉前,嘴唇都碰到了王蠢的鼻子。
  “我是人,當然害怕死亡。”王蠢苦笑道。
  “我不會讓你死,要想把你變成吸血鬼,然后,你就不會到處尋花問柳了。”許纖纖伸出長長的舌頭,在王蠢的嘴唇上輕輕一舔。
  “為什么你不咬?”王蠢問道。
  “不知道……我感覺……我有一種預感……”許纖纖遲疑了一下。
  “什么預感?”
  “如果我咬下去,我會永遠的失去你。”許纖纖的眸子盯著王蠢。
  “所以你不咬?”
  “是的。我想,其她的女人,也有和我一樣的想法。”
  “什么想法?”
  “不敢逼你,怕失去你。”
  “不敢逼我……”
  “是的,我相信,蘇雪也很反感你的濫情,但是,她應該是意識到,她一旦表露出自己的醋意,你就會離開她……我看到,她很痛苦,她經常呆呆的站在一片小樹林邊獨自落淚……我想,在柳大,沒有人看到過蘇雪落淚,但我,看到了……”
  “蘇雪,你這是何苦。”想到不食人間煙火的蘇雪居然為他落淚,王蠢狠狠的咬著嘴唇。
  “你的嘴唇在流血。”許纖纖輕輕的舔著王蠢嘴唇上的血跡。
  王蠢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沒有說話。
  “哎,你還真是個多情種子。”許纖纖輕聲嘆息。
  “對不起。”
  “你已經說了很多次對不起,但是,對不起有用嗎?”
  “我……”
  “算了,我看了一下,你這些破事,恐怕一時半會兒也理不順,只有一個辦法。”
  “什么辦法?”王蠢眼睛一亮。
  “很簡單,順其自然,看誰活得更久,到時候,誰是最后的勝出者,自然會水落石出。”許纖纖臉上露出自信之色。
  “什么意思?”王蠢一愣。
  “我觀察了一下,你的軟肋就女人,面對女人的時候,總是有些優柔寡斷,事實上,她們都看準了你這一點,都在堅持著,等其她人退出……當然,也可以像我開始想的那樣,殺死所有的競爭對手,但問題是,誰動手,誰最先失去你……”
  “我成了唐僧肉嗎?”王蠢哭喪著臉問道。
  “又臭美了你,你是修真者,或許是與你修煉功法有關系,還真把自己當超級情圣了。”許纖纖用指頭戳了一下王蠢的額頭,嬌笑道。
  “你也是因為我是修真者?”王蠢被打擊得無地自容,厚著臉皮問道。
  “不是。”
  “你是真心愛我?”王蠢大喜,一把握住許纖纖的雙手。
  “我是為了你的鮮血。”
  許纖纖嬌笑著抬起王蠢的手腕,一口咬了上去,王蠢看到,兩顆鋒利的尖牙刺破了他的靜脈,鮮紅的血液被吸近了許纖纖的嘴中。
  王蠢沒有動,呆呆的看著自己的鮮血流失著。
  許纖纖吸了足足幾分鐘,才放下王蠢的手腕,一臉心滿意足之色。
  “把我吸干吧,我不想活了。”王蠢哭喪著臉道。
  “我對于你來說,也就血還有點價值,吸干了一了白了。”王蠢看著許纖纖嘴角上那一縷觸目驚心的鮮血,一臉頹廢。
  “被我打擊到了?”許纖纖輕笑不已。
  “我一直以為我是一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魅力男人,卻是沒有想到,這只是假象。”王蠢一臉萬念俱灰之色。
  “啊……蠢哥,我是騙你的。”許纖纖眸子盯著王蠢。
  “真的?”王蠢驚喜道。
  “其實,我也喜歡你一些優點的。”
  “嗯嗯,就是嘛,我這么受歡迎,不可能沒有優點嘛,快說快說,你是被我什么優點所打動的?”王蠢急切道。
  “我喜歡你的猥瑣。”
  “……”王蠢大張著嘴,硬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咯咯咯咯咯……”
  看著王蠢那合不攏嘴的樣子,許纖纖笑得花枝亂顫。
  就在許纖纖笑得花枝亂顫的時候,王蠢這才發現,許纖纖身上穿的是一件半透明的襯衫,襯衫緊貼在胸前,一個薄如蟬絲的山峰一覽無余,透過襯衣,隱約可以看到兩只雪白堅挺,富有彈性的圓潤飽滿,隨著她咯咯發笑之際,山峰有節奏的上下跳動立刻吸引了王蠢全部的目光。
  透過她的襯衫,王蠢看到在她堅挺、飽滿的山峰之間,一道非常優美溝壑歐妮,雖屋里光線不是很好,但是,仍可以看到那一塊圣地是多么的白嫩和紅潤,美的簡直令人窒息,
  “你看你現在的樣子……”許纖纖被王蠢那直勾勾的眼神看得羞紅,不敢與王蠢對視,微微低著頭,頭頂和我的鼻梁在同一高度,王蠢正好往下斜看到她那長長的睫毛,小巧的鼻尖,和紅潤的小嘴,白皙的臉上因為天熱,泛了些桃花似的紅潤,讓王蠢不禁咽了口口水。
  “好,喜歡我的猥瑣,我就猥瑣給你看!”
  王蠢惡狠狠的把許纖纖按倒在床上,“咔嚓”一下,就把許纖纖身上的衣服從上到下撕裂,露出了羊脂白玉一般的嬌軀。
  沒有任何的溫柔,王蠢就像惡狼一般撲了上去,直搗黃龍。
  “啊……”
  許纖纖發出蝕骨**的聲音,柔軟的身子承受著王蠢狂野的沖撞。
  云收雨歇。
  躺在床上的王蠢有點魂不守舍,心事重重。
  “你怎么了?”許纖纖卷縮在王蠢的懷里。
  “這么下去總不是個事,每次之后,我都會很愧疚,我是不是應該要專一一點?”王蠢看著許纖纖。
  “可以啊,你可以對我專一,我無所謂的。”
  “……”
  “如果你對別的女人專一,我會殺了那個女人!”許纖纖嘴中的尖牙突然露出來,殺機凜然。
  “……”
  “蠢哥,順其自然吧,有了一個葉蘭離開,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這不,韓冰和歐陽卿卿不也離開你了嗎?”
  “嗯。”王蠢無言以對。
  “我不介意她們等你,到時候,就看誰活得更久,哼,我可是吸血鬼,永生不死的吸血鬼,等幾百年也無所謂!”許纖纖一臉得意道。
  “沒有其它的選擇嗎?”王蠢坐起身。
  “沒有,除非,你現在做出選擇。選我嗎?”
  “我……”
  “蠢哥,你可千萬別輕易做出選擇,會出人命的!不說別人,就說那曹酥酥,等她醒來,如果你選了別人,以她那剛烈的性格,恐怕也會殉情自殺。”
  “還有蘇雪,你可別小看她,她看起來文文弱弱,做事卻是雷厲風行,如果她因愛生恨,呵呵,到時候,夠你喝一壺的,除非,你殺了她,要不然,終究是個隱患。”
  “別動不動就殺人行不?”王蠢皺眉看著許纖纖。
  “吸血鬼不就是用殺人解決問題嗎?”
  “……”王蠢無言以對。
  “蠢哥,是你把我變成的吸血鬼,也是你給我了第二次生命,你可別想拋下我。”
  “纖纖,為什么好女人都喜歡人渣?”王蠢苦笑道。
  “嘻嘻,這個,你還真問對人了,我還刻意請教個愛情心理醫生呢!”許纖纖笑道。
  “醫生怎么說?”王蠢好奇的問道。
  “愛情心理醫生說,女人的愛情是一種情緒,這種情緒往往包含母性、征服欲、原始**和不甘心。任何一個因素刺激這種情緒的爆發,都能讓女人覺得自己愛上對方而難以自拔……”
  “母性、征服欲、原始**和不甘心……”
  “是的,譬如蘇雪,她驕傲,她矜持,她清高,她有著所有女神的特征,她的追求者如過江之鯽,但是,她卻無法征服你,所以,她不甘……”
  “不,不,蘇雪是一個有思想的女人,她不會這么膚淺。”王蠢搖頭。
  “思想是什么?思想不就是自己的想法嗎?對,蘇雪是有思想的女人,只是,前提是她也是一個人,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最多,也就是修煉了一些小法門的女人,但是,她并不是真的不食人間煙火,她也有**,也有需求,也有夢想,也會成為男人的妻子……”
  “蘇雪不是你想象的那種人。”王蠢肯定的搖頭。
  “嗯,她或許有些不同,但又有什么意義,遇上你這種猥瑣無敵的人渣,她還不是一樣沒撤了。”許纖纖聳了聳肩道。
  “蠢哥,你其實是有優點的。”許纖纖微微一笑,修長潔白的雙臂環住王蠢的脖子。
  “什么優點?說來聽聽。”王蠢頓時心情大好。
  “你是一個人渣沒錯,但是,你很善良,哪怕你是一個人渣,你也是一個善良的人渣,你有自己的底線,你是一個頂天立地有擔當的男人,你愿意為別人付出,哪怕是生命。我還急得當初變成吸血鬼的時候,你關心我,愛護我……蠢哥,你知道嗎,在太陽山的時候,我曾經想趁你和吸血鬼戰斗的時候殺死你,但是,你為了保護我,不畏生死的和吸血鬼親王戰斗,當時,我好感動,我暗自發誓,哪怕你是個人渣,我也要跟你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