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779 魔域吳雄(兩章合一)

“各位,這對于布道者來說,只是微不足道的力量!我說布道者能夠憑借個人的力量摧毀一顆星球,并不是危言聳聽,不過,大家也不必驚慌,科技流能夠與宗教流分庭抗禮,也不是吃素的,當科技達到了一定的程度,一樣可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而且,同樣也可以獲得永生不死。”
  “科技流一樣可以讓人類永生不死?”幾個老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是的,生物學,人體改造,基因改造,芯片植入,機械戰士,都可以讓人類永生不死,所以,大家不必因為我說宗教流有多厲害而認為科技流一無是處,事實上,在人類的社會之中,科技流還是主流,因為,科技流能夠改善千千萬萬普通人類的生活,而宗教流,則是消耗巨大的資源,成就一個人的力量。”
  王蠢手臂輕輕一展,熄滅了手掌心那炙熱的火焰。
  會議室里面,陷入了一陣漫長的安靜。
  每一個人臉上的表情都不一樣,有人沉思,有人驚訝,有人陰晴不定。顯然,王蠢所說的信息,讓他們短時間還無法消化,特別是牽涉到永生不死的生命,這對于任何一個級富豪來說,都有著無法抵御的誘惑力。
  在地球上的絕大部分帝王,都曾經想過尋找長生不老的仙藥,死在丹藥上的帝王,也不是一個小數目,由此可見,永生不死對人類的誘惑是多么的強烈。
  “王先生,我想知道,你是屬于科技流還是宗教流?”德高望重的老人突然問道。
  “我……”王蠢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有苦衷嗎?王先生。”
  “沒有,其實,我自己也很迷茫,我所受到的教育是科技流,但是,我卻成為了一個修真者……哦,忘了告訴你們,布道者有很多身份,修真者就是其中一個……我是修真者,但是,我一直是布道者的敵人,而我,大家也看到了,我喜歡使用各種各樣的機械武器。”
  “布道者的敵人?”德高望重的老人一愣。
  “是的,我一直是布道者的敵人,當然,我也有很多修真者朋友……事情可能有點復雜,布道者不一定是修真者,有可能是普通人。而修真者也不一定是布道者,而且,宗教流和科技流不一樣,目前,我認識的科技流并沒有什么分歧,不過,宗教流卻非常復雜,他們有很多派系,互相之間爭奪著信徒,有著無法調和的矛盾,其矛盾甚至于遠遠越了與科技流的矛盾,哎,總之,一言難盡……”王蠢說著說著,想到了地球上那些數不勝數的宗教,感覺腦瓜子里面如同一團亂麻。
  和單純的異空間以及撒哈拉星域相比,地球簡直是就是個奇葩的地方,不大的一顆星球,卻擁有二百多個國家,成百上千中宗教。
  “王先生,我們應該把你劃分到哪一個陣營之中?”德高望重的老人問道。
  “這個……我還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不過,我可以做你們的朋友,如果你們不在乎我這個朋友,我也不會成為你們的敵人,甚至于,我可以永遠不跨入撒哈拉星域一步,因為,哪怕是你們不把我當朋友,我這里還有很多朋友,我不希望他們受到傷害。”王蠢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裝出一臉憂傷的表情。王蠢的演技是公認一流的,小試牛刀,在一群老人面前,立刻變成了重情重義的外星人。
  就在剛才的問話之間,王蠢突然意識到,他有很多問題都沒有思考過。
  他算是哪一個陣營?
  很顯然,無論是布道者還是覺醒者,都不會把當他一個陣營里面的人。在異空間,王蠢是黑暗之神,能夠獲得信仰之力,已經算是科技流的敵人了,羅浩羅意兩兄弟雖然沒有對付他,可能也是因為他在異空間羽翼已豐。
  當然,也很有可能是覺醒者與布道者之間有著某種協定,在一般的情況之下,盡量不攻擊對方。當初,羅浩大師被十字教囚禁的時候,其生命也沒有受到威脅,只是幫助十字軍研更為先進的飛船。
  就在王蠢天馬行空胡思亂想的時候,會議室又是一陣漫長的沉默。
  人們各懷心思。
  “各位,還有什么問題盡快問,我要離開這里了。”
  “現在就離開?”伍德將軍一愣。
  “是的。”
  “什么時候回來?”那德高望重的老者問道。
  “難說,如果你們愿意,可以幫我把時間線調整到和撒哈拉星同步。”王蠢淡淡道。
  “時間線同步!”
  伍德將軍和那德高望重的老者眼睛一亮,互相看了一眼。
  很顯然,王蠢的話,說到了重點,打消了他們的顧慮。
  “怎么樣?”王蠢深邃的目光盯著那德高望重的老者身上,此時,王蠢已經確定,這個頗有威儀的老者,才是真正能夠做主的人。
  “我同意。”德高望重的老者看了一眼周圍。
  “我同意!”
  “我也同意!”
  ……
  會議室里面的人紛紛點頭同意。
  “王先生,你和伍德將軍說過,知道我們撒哈拉星人類來之于哪里,請問……”
  “根據我個人猜測,撒哈拉星人在宇宙大爆炸之前,應該是一個巨大的家族。”
  “巨大的家族?”
  “是的。當然,這并沒有確切的證據,只是我個人的看法。”
  “繼續。”
  “撒哈拉星的男人都非常英俊,女人則是非常漂亮,而且,整個撒哈拉星的人類都很羸弱,我猜測,在宇宙大爆炸之前,有一個巨大的家族同時流落到了撒哈拉星,為了生存和繁衍人類,這個巨大的家族不可以避免的近親通婚,好在的是,這個家族足夠大,近親通婚并沒有造成太嚴重的后果,但是,依然還是有著很深遠的影響,譬如,身體變得弱小……”
  聽到王蠢的分析,會議室里面的人類又陷入了一陣漫長的沉默。
  “也就是說,我們整個撒哈拉星人,其實都是親戚?”伍德將軍苦笑問道。
  “如果我猜測的沒錯,也可以這么理解。”
  “我明白了。”
  那德高望重的老者突然長嘆一聲,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老者身上。
  “在數百年前,老祖宗就嚴禁人類研究基因,并且形成了相關法律,這造成撒哈拉星的生物學嚴重滯后,我想,當時老祖宗們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怕這越倫理的事情曝光,成為丑聞……”德高望重的老者苦笑。
  “呵呵,如果事情真是這樣,那你們的老祖宗還真是想多了。我開始說過,你們是一個巨大的家族,所謂巨大的家族,人口必定是成千上萬,這么龐大的家族,本身已經擁有了外人的基因,如果真是完全的近親結婚,后果比現在要嚴重得多,絕不會僅僅只是身體孱弱一些。至少,我在撒哈拉星,就沒有看到大量的畸形兒,而近親結婚,最顯著的特征就是畸形兒。”
  “有沒有什么辦法改變現在這種狀況?”
  “有。譬如基因改造,不過,這是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萬一出現了差池,很容易弄出一些怪物,做好的辦法就是和其他星球的人類通婚……喂喂,大家別看著我……我有女朋友了……”
  看著一群老人目光熱切的盯著他,王蠢嚇得連連擺手。
  “但是,你已經是新月的丈夫了。”
  “……”王蠢一臉目瞪口呆。
  “不如,今晚成婚吧!”
  “是啊是啊,我們可以作為證婚人。”
  “哈哈哈,好久沒有吃喜酒了。”
  “我支持今天完婚。”
  “……”
  眾人你一嘴我一舌的討論起來,無比的熱烈。
  在這群大佬眼里,王蠢無疑是改良撒哈拉星人基因的最佳人選。對于撒哈拉星人來說,和王蠢通婚百利而無一害,不僅僅是可以改良基因,還可以通過婚姻來牽制王蠢,等新月有了孩子,王蠢做任何事,都要投鼠忌器,不敢輕舉妄動。
  “各位大家,婚事非同小可,絕非兒戲,哪怕是我要娶新月為妻,也要明媒正娶……”
  “王先生,莫非你看不起我們這群老家伙?”
  “咳咳咳……不是不是,絕無此意,我只是覺得,婚姻大事,還是要通過雙方父母……事情也不急于一時,而且要想改善撒哈拉星人近百億人口的基因,絕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一個人也其不得了什么作用。這樣吧,我在一顆很落后的星球上認識不少猛男靚女,到時候,等時機成熟,我拉一飛船過來……”
  “此話當真?”
  “當真!如有虛言,天打雷劈!”王蠢連忙指天誓。
  “既然如此,婚姻大事就推遲吧……”信守承諾的撒哈拉星人見王蠢許下重誓,便也不再相逼。
  ……
  好說歹說,眾人總算是打消了讓王蠢立刻成婚的念頭,之后,王蠢說服了眾人讓他立刻回家處理事情。
  “對了,王先生,你說過,有對付宇宙蠕蟲的辦法!”就在王蠢準備進入到及時穿越機器里面的時候,一個老人猛然想起了這件重要的事情。
  “哦……對對,差點忘記這事兒了。對了,你們只有激光武器嗎?”王蠢問道。
  “武器……”一群老人互相看了一眼。
  “你們的武器太先進了,反而不適合對付宇宙蠕蟲,如果原始一點的槍炮火藥對付宇宙飛船,效果可能更佳。”王蠢提醒道。
  “火藥!”伍德將軍眼睛一亮。
  “對,就是火藥,如果你們能夠設計出一款高爆彈,在機甲上配置上可以放置彈藥的次空間,理論上,可以無限射擊,那么,哪怕是一架機甲,都足以抵擋成千上萬的宇宙蠕蟲!”
  “什么是高爆彈?”伍德將軍疑惑的問道。
  “啊……撒哈拉星一開始出現的武器就是能量武器。”
  “有問題嗎?”
  “狗日的人類啟蒙者,居然偷懶,直接讓你們進入了更高一個位面的科技時代……高爆彈是最普通的炮彈,或被稱為榴彈,多為鋼質外殼內填裝高爆-炸藥與雷-管。高爆彈多為鋼質外殼內填裝高爆-炸藥與雷-管。炸藥被雷-管引爆后,炸裂的外殼變成許多高熱銳利的彈片以高四散。彈片是造成傷亡的主要原因……”
  一只腳都跨進了及時穿越機器的王蠢只有收回腳,給一群撒哈拉星大佬掃盲。
  讓王蠢欣慰的是,這群大佬智商都非常之高,略微點撥一下,立刻明白了王蠢的意思。
  在詢問之中,王蠢也弄明白了撒哈拉星一段時期的科技展史。
  很早很早的時候,撒哈拉星就明了火藥,但火藥的污染很嚴重,加上撒哈拉星人類之間沒有生什么大規模的戰爭,所以,在地球被稱為人類最大“劊子手”的火藥,在撒哈拉星域,失去了用武之地,在人類科技水平越來越達的情況之下,火藥徹底的被掃入了歷史的塵埃之中。
  “明白了?”
  “明白了!”
  “各位再見,我走了。”
  眾人揮手之間,王蠢已經跳入了及時穿越機器里面。
  “我們要不要跟蹤挑戰者的宇宙坐標?”伍德將軍問道。
  “風險太大。”那德高望重的老者搖了搖頭道:“一旦我們跟蹤挑戰者的坐標,那么也就意味著,我們的宇宙坐標位置也會有暴露的風險。”
  “我不同意跟蹤,至少,在還沒有弄明白挑戰者的意圖之下,我們最好是按兵不動,不要主動挑釁。”
  “我也不同意。挑戰者說過,宇宙之中其他的人類并不一定是善良的,萬一我們撒哈拉星域的宇宙坐標位置暴露給了那些一根指頭就能夠毀滅一顆星球的布道者,事情可能會很糟糕……另外,我相信,科技流也不一定都是善類。”
  “科技流和我們不是同一個陣營嗎?”一個老人問道。
  “話雖然這么說,但是,每一顆星球的文明程度不一樣,其想法也是千差萬別,而且,科技流的人類,一樣有能源的矛盾……宇宙之中的能源雖然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但是,能源也分初級和高級,我相信,任何一個人類,都希望自己的星球能夠獲得最好最多最先進的能源。”
  “是的。事實上,我們撒哈拉星在還沒有開拓外空間能源的時候,也為爭奪能源生了不少的戰爭,我們自己的族人尚且如此,與其他人類種族打交道的風險可見一斑了……”
  “……”
  ……
  就在眾人討論的時候,王蠢進入了虛無的空間,在這一瞬間,他又像上次一樣看到了無數顆居住著人類的星球,而空中,則是無數聚而不散的影像,影像之中,有熱血沸騰中的兄弟情,有感天動地的愛情,有生離死別的親情,在這電光火石之間,王蠢有一種進入了時空博物館的感覺,那數不勝數的影像,記錄著宇宙之中點點滴滴的故事,而這些故事,都不完整,以一種碎片式的鏡頭出現在王蠢眼前……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蠢,王蠢,你跑不掉的!我會回來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王蠢神游萬里的時候,突然,在那千千萬萬的碎片式鏡頭之中,一頭魔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大笑。
  王蠢下意識的看過去,他看到,那頭魔鬼,一會青面獠牙,一會一臉慘白,一會又吐出猩紅的長長舌頭。
  “王蠢,是我!”
  “吳雄!”
  王蠢渾身一陣冰冷,他看到,那不停變換的臉突然變成了吳雄的臉。
  吳雄一臉獰笑著,嘴里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桀桀怪笑聲。
  “蓬!”
  王蠢一跟頭摔在了地上,掙扎著爬起來,渾身都已經濕透了,就連頭都是濕漉漉的,好像從水里面撈起來一般。
  吳雄不是死了嗎?
  驚魂未定的王蠢擦著額頭上的汗水,一屁股坐在床上,整個人都虛脫了。
  為什么會看到吳雄?
  吳雄是在什么地方?
  那是魔域嗎?
  如果真有魔域,那又是什么空間?
  突然之間,王蠢想起了六道輪回圖。
  根據那喇嘛所說,六道輪回圖是六道的通道,而自己得到了六道輪回圖之后,一直還未曾進入過。
  王蠢看了一眼床頭柜上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個多小時,看來,及時穿越機器在時間上還是無法真的做到“及時”,還是有一些誤差。
  現在天亮還早,要不去六道中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去了,六道輪回圖失去坐標作用的話,小黑能不能夠為他引路讓他回來?
  小黑!
  小黑呢?!
  想到小黑,王蠢下意識的朝空空如也的墻邊一看,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因為,原本蹲在那里吃東西的小黑已經不見蹤影了。
  直到此時,王蠢在現,房門居然敞開著。
  “小黑小黑,如果你惹是生非了,可別怪蠢哥我大義滅親啊!”
  王蠢嘴里念念有詞,捻手捻腳,貓著腰朝大廳外面看,整個人都石化了。
  大廳里面,歐陽媚媚正在和小黑坐在茶幾的兩邊喝茶。
  小黑坐在主位,不停的洗刷著茶具,沖泡茶葉,動作嫻熟,有模有樣,那肥碩的屁股坐在地上,身子靠在沙上面,為歐陽媚媚斟了半杯茶水之后,巨大的爪子便端起對歐陽媚媚相敬,一派悠閑自得的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