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760 最后一次

提到外骨骼機甲,王蠢一陣失神。
  當初在八達嶺與火居道士戰斗的時候,意外去了撒哈拉星一趟,對于撒哈拉星的科技,王蠢的印象極為深刻,特別是機甲。
  對于外骨骼機甲,王蠢的了解并不是很多,畢竟,他并沒有親自接觸過,而機甲,他不僅僅是駕駛過,還親自組裝過。
  “你答不答應?”胡教授見王蠢一陣沉默,以為是王蠢害怕的,追問道。
  “你穿外骨骼機甲,那我呢?”王蠢微微一笑。
  “你有多種選擇。”
  “說說看。”
  “第一,你可以選擇和我一模一樣的外骨骼機甲;第二,你可以赤手空拳的和我戰斗;第三,你也可以自己制作同類的產品和我戰斗!”
  “同類的呀……我只有機甲,如果我駕駛機甲,你是否敢應戰?當然,如果你沒有機甲,也可以自己建造一架機甲和我戰斗。”王蠢嘿嘿奸笑道。
  “你會制造機甲?”胡教授先是一愣,旋即一臉藐視的表情,很顯然,他不認為王蠢能夠制造機甲。當然,胡教授不是猜測,因為,他在這個圈子里面也算是權威人士,如果王蠢真的能夠制造機甲,他早就知道王蠢的名字了。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原因。
  目前,地球上還沒有能夠投入到實戰的機甲,什么高達汽車人,只是電影上面的一些角色,地球目前的科技水平,還無法制造出那么強悍的機甲。
  “我不會制造,但我或許能夠弄到一架機甲。”
  “好!我同意你用機甲應戰。”
  “你確定?”王蠢一臉壞笑。
  “我確定!”
  看著王蠢臉上的壞笑,胡教授有一絲不安,但是,他并不相信王蠢真的能夠弄到可以戰斗的機甲,他更相信王蠢是在嚇唬他。
  “好,一言為定,如果我弄不到機甲,我就赤手空拳接受你的挑戰。”王蠢也不確定能否回到撒哈拉星弄一架機甲回來,所以,只能說兩口話。
  “一言為定!”
  聽到王蠢說的兩口話,胡教授越發相信王蠢弄不到機甲的,頓時放心了不少。胡教授本身就是科學家,自然是知道機甲與外骨骼機甲之間的區別,其差距基本是手槍和大炮之間的差距,如果對方真的能夠弄一架像高達一樣的機甲,雙方的戰斗根本就沒有必要舉行了。
  當然,胡教授現在是吃定了王蠢不可能有機甲。
  其實,不僅僅是胡教授不相信,食堂里面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只當王蠢是在吹牛。
  “你瘋了!”從食堂里面出來之后,歐陽卿卿皺眉道。
  “你怕我把你輸給胡教授?”王蠢嘿嘿笑道。
  “我倒是無所謂,是怕你丟臉!”歐陽卿卿生氣道。
  “沒事,弄不到機甲,徒手也可以輕輕松松搞定他。”王蠢淡然一笑。
  “你別看胡教授性格孤僻,他的專業造詣可以是非常之深的,據說,他所制造的外骨骼機甲,在世界上都處于前列,威力驚人,而且,很快就要投入到批量生產,裝備到部隊了。”
  “看不出還是個人才。”王蠢驚訝道。
  “他人很不錯的,只是性格太自我,沒有什么生活情趣,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其實你可以考慮考慮的。”王蠢嘆息了一聲。
  “你怕我嫁不出去?”歐陽卿卿原本心中就不悅,聽了王蠢的話,越發怒氣沖沖。
  “我是當真的。”王蠢深邃的眸子盯著歐陽卿卿。
  “王蠢……”歐陽卿卿臉上露出一絲失望。歐陽卿卿雖然知道和王蠢沒有可能,但是,聽王蠢催促她找一個男朋友,這還是讓她很難過。
  “我不適合你,你也不適合我,其實,你更需要一個胡教授那樣的男人。”王蠢一臉嚴肅道。
  “胡教授那里不用考慮,我寧愿單身,也不會找那種以自我為中心的呆板男人。”歐陽卿卿搖了搖頭。
  “你不是這樣的人嗎?”王蠢微微一笑。
  “啊……我……我……”歐陽卿卿一臉膛目結舌。
  “你工作起來,就忘記了所有的事情,你的生活單調枯燥,你的性格固執,作風嚴謹,你不就是這樣的人嗎?想想,如果我們在一起,你每天在研究所加班,回家就查閱資料,這種生活,誰受得了?”
  “……”歐陽卿卿啞口無言。
  “卿卿,抱歉,我只是想告訴你,每一個人看待事物和人的角度不一樣。”
  “不,不,是我應該抱歉,我不知道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會讓你產生這種感覺。”歐陽卿卿一臉黯然。
  “卿卿,你錯了,你這種人,是我夢寐以求的女人,因為,我是個浪子。想想,我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時候,根本不用擔心加班的你會突然打一個電話查崗。”
  “……”歐陽卿卿無言以對。
  “我只是告訴你面臨的問題。我不是個好男人,而且,我是修真者,我們很難在一起,除非,你能夠像媚媚一樣修真者。”王蠢深邃的目光盯著歐陽卿卿。
  “修真!你在說笑吧?”
  “沒有,我是當真的。”
  “如果我修真,你就會和我在一起?”歐陽卿卿微笑道。
  “我不知道,但至少,我們有機會在一起。”王蠢一字一頓,表情很嚴肅。
  “你在暗示我什么?”歐陽卿卿明亮的眸子盯著王蠢。
  “希望你能夠修真。”王蠢一臉鄭重。
  “不會,我寧愿嫁給胡教授,也不會修真。”歐陽卿卿抿嘴一陣輕笑。
  “為什么?”王蠢一愣。
  “因為,我熱愛現在的工作,我喜歡現在的工作!”
  “好吧。”王蠢一臉頹然。
  “王蠢,謝謝你!”歐陽卿卿突然挽起王蠢的胳膊。
  “謝謝我干什么?”王蠢臉上的表情一滯。
  “謝謝你讓我修真,”歐陽卿卿臉上浮現一抹羞澀的紅潤。
  “……你又不修真,有什么好謝謝的。”王蠢嘆息道。
  “不,不一樣,至少說明,你心里有我,我很開心。”當兩人走到樹蔭下面的時候,歐陽卿卿突然站住,仰望著王蠢。
  “卿卿,你不用現在回答我,你可以先考慮一段時間的。”王蠢低頭看著如花一般漂亮的歐陽卿卿。
  “不用考慮了。王蠢,親我!”歐陽卿卿微微閉上眼睛。
  “卿卿……”
  “我已經下定決心了,這是我們最后一次親熱,以后,我們就是朋友了!”歐陽卿卿睜開眼睛。
  “最后一次不是應該去開房嗎?”
  “你……咯咯咯……你還是像以前一樣猥瑣下流……”歐陽卿卿眼睛瞪大看著王蠢,然后,撲在王蠢的懷里,一雙粉拳捶打著王蠢的胸膛,響起銀鈴一般的笑聲。
  “書上面都這么寫的。”王蠢一臉無辜的表情。
  “其實……我……我也想……不過……今天……不行……”歐陽卿卿的脖子到臉上都紅了,聲音就像蚊子的嗡嗡聲,如果王蠢不是修真者,絕對不聽不到。
  “啊……這么倒霉,要不等幾天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虧你想得出,齷齪!”歐陽卿卿一臉羞紅,粉拳在王蠢胸膛上不停的擂打,眼睛卻笑成了兩輪彎月。
  “我一直是這樣。”
  “王蠢,我已經下定決定了。上一次我從c市到帝都,是想逃避,但是,我一直割舍不下,但剛才,你說話的話讓我醒醐灌頂,明白了很多事情不可強求。無論怎么樣,我很感謝你陪伴我的日子,我相信,當我閉上眼睛的最后時刻,想到的肯定是你。”
  “想得太遠了。”王蠢苦笑。
  “不遠,人生如白駒過隙,彈指之間,便是數十年,而對于我們這種搞研究的人來說,時間過得更快,有些事情看似遙遠,其實,轉眼就到了……”歐陽卿卿緩緩抬起頭,揚起脖子,微微閉上眼睛。
  王蠢沒有說話,俯下身子,嘴唇輕輕的覆蓋在了歐陽卿卿那柔唇上面。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
  歐陽卿卿很投入,一雙手就像八爪魚一般纏在王蠢的身上。
  王蠢卻很平靜,他睜眼看著歐陽卿卿,他看到,歐陽卿卿的眼角,流出了淚水……
  ……
  “好了,夠了嗎?”歐陽卿卿推開王蠢。
  “沒夠。”王蠢搖頭。
  “那就繼續。”歐陽卿卿用力的抱住王蠢的虎軀,身體緊緊的貼在王蠢胸膛里面,恨不得融入王蠢的身體里面。
  王蠢感覺到,歐陽卿卿一反常態的瘋狂。
  “夠了嗎?”歐陽卿卿仰著下巴看著王蠢。
  “不夠。”
  “但不行了,我要加班了。”歐陽卿卿吃吃笑道。
  “那就下次吧。”
  “沒有下次了,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
  “我……”
  “最后一次!”歐陽卿卿用一根白皙的指頭放在王蠢的嘴唇上面。
  “可是……”
  “王蠢,你要答應我,這是最后一次!答應我!我怕我以后無法拒絕你,所以,你一定要答應,我們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歐陽卿卿一臉央求道。
  “你真的決定了?”
  “我決定不了,所以,我要你答應我,這是我們最后一次親熱,最后一次,求求你,答應我!答應我!一定要答應我!!”
  “好吧,我答應你。”
  “我們走吧。”
  歐陽卿卿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亂的頭發,長長的呼吸了一下,似乎如釋重負一般。
  “卿卿,你覺得這公平嗎?”王蠢苦笑道。
  “什么不公平?”歐陽卿卿一愣。
  “你自己不克制自己,卻讓我答應你,我是男人,有血有肉的男人,你這不是要我的命嗎?”
  “我知道你是男人,是有血有肉的男人,但是,你是修真者,你有著鋼鐵一般的意志力,所以,我做不到,并不代表你做不到,你答應我之后,就給自己設置了一個心理障礙,也讓我沒有那么痛苦了……”
  “所以,就讓我一個人痛苦?”
  “你是想讓我痛苦嗎?”歐陽卿卿盯著王蠢。
  “……不想。”王蠢哭喪著臉。
  “那你就一個人痛苦吧。”看著王蠢那吃癟的臉,歐陽卿卿咯咯直笑。
  “好吧。”
  “對了,明天你真的接受胡教授的挑戰?”
  “嗯。”
  “你從哪里弄機甲?如果你穿上外骨骼機甲,不熟悉外骨骼機甲的性能,肯定沒有優勢,而且,你又不能暴露自己是修真者……”歐陽卿卿擔心的問道。
  “我有辦法的。”王蠢臉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