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753 太陽神殿馬道長

在趕往太陽神殿的路上,王蠢與老道士交流之間發現,這老道士知識極為淵博,唯一的缺點就是說話有點顛顛倒倒,表述不清。
  果然是術有專攻!
  生姜果然還是老的辣。
  老道士雖然表述不清,但幾乎是有問必答,在這種交流之中,王蠢學會了很多應對教廷神職人員的一些竅門。
  其實,不僅僅是王蠢學會了一些技巧,就是一旁的許纖纖,也得到了不少好處,原本的高冷態度,也緩和了很多,偶爾也會提出一些問題。
  老道士這種開明的態度讓王蠢大為感概,要知道,一些修真者通常都是敝帚自珍,基本不會和別人分享自己的經驗,而這老道士,似乎生怕別人不知道,恨不得把所有的本事都傳授給別人。
  不過,王蠢發現,這老眼昏花的道士記憶力嚴重衰退,說過的一會兒又說一遍,顛顛倒倒,如果不提醒他,他會反反復復的說。
  “朱道長一百七十多歲了,有點老年癡呆。”中國狼人把王蠢拉到一邊低聲道。
  “啊……”王蠢合不攏嘴。
  “他的耳朵也不靈光,記憶力嚴重衰退,而且,終身未娶,也沒有收徒,獨自修煉了一百多年,性格非常孤僻,甚至于有些乖張,我認識他也是機緣巧合,他在山上試藥中毒,又被摔下了懸崖,半個月不死,恰好我路過,察覺到了生人氣息,便把他救起……”
  一行人在棧道上慢慢吞吞的步行回到太陽神殿,在中國狼人斷斷續續的介紹之中,王蠢算是對朱道長有了一個認識。
  朱道長自己說是有一百七十歲了,其實,誰也不知道他多大,當然,保守估計,一百多歲肯定是沒有問題的。
  朱道長的一生都在修真,除了維持基本的生活之外,他幾乎是與世隔絕。
  在朱道長的一生之中,沒有一個朋友,遍訪名山大川,試圖尋找仙人,因為其性格孤僻執著,居然硬是被他晉級到了金丹期。
  神州大地的修真者雖然眾多,但是,從基數上計算,也是萬里挑一,像朱道長這樣在沒有任何外力支援的情況之下能夠獨自修煉到金丹期,可以說是絕無僅有。
  這里,值得一提的是,朱道長只從認識了中國狼人之后,生活里面才算是多了一點人的氣息,也有了人生的第一個朋友。
  對朱道長了解得越多,王蠢對他就越敬佩。
  朱道長不偷不搶沒有任何天材地寶修真秘笈之下獨自修煉到了金丹期,已經足夠令人刮目相看了,而在朱道長的一生之中,也并不是真的一事無成,因為,他參加了C市大會戰。
  當年,C市大會戰堪稱是抗日史上最殘酷的戰爭之一,千年古城被轟為焦土,近萬將士玉石俱焚,而在這慘烈的戰爭背后,就有朱道長的身影,只是幾天之后,日軍便撤離,朱道長可謂是功不可沒。
  在介紹朱道長的時候,王蠢對中國狼人也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在那血火連天的歲月,中國狼人一直在戰場上廝殺,而中國狼人,卻從未曾和王蠢說過這些功績的細節,只是偶爾因為說到一些大人物的時候提到。
  就在王蠢和中國狼人說話的時候,許纖纖也正在向老道長虛心請教一些問題。
  看著朱道長那顫顫巍巍佝僂的身體,王蠢內心油然升起一股敬意。
  在神州大地,像朱道長這樣的無名英雄太多太多了。
  這個國家雖然不是很好,但是,他現在的和平與昌盛,都是像馬道長和中國狼人這樣的無名英雄用血肉之軀拼殺出來,而他們,已經漸漸的被人遺忘……
  ……
  短短十公里的路程,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到了黎明時分,四人才趕到太陽神殿。
  原本,身受重傷的小黑是跟隨在一行人身后的,但很快,它就嫌棄朱道長走的太慢,回到了異空間療傷去了,當然,離開之際,在王蠢身邊磨磨蹭蹭,弄了一大包丹藥和吃的后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對于小黑的傷勢,王蠢并沒有放在心上,因為,這家伙一身厚厚的肥膘肉,那吸血鬼親王的手掌雖然插入了它的身體,但是,壓根就沒有傷到要害,因為,吸血鬼親王的手掌無法穿透小黑那一身肥膘肉,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一個血窟窿,看起來很恐怖,其實也就是皮外傷而已。
  當然,小黑在王蠢檢查它傷勢的時候,還是故意哀嚎了幾聲,以此證明它已經盡了全力,并不是怕死而躲在樹后。
  檢查了小黑的傷勢之后,王蠢不禁感嘆:胖子還是有優勢的啊!
  到了太陽神殿的時候,東方已經日出,血紅的太陽照射在太陽神殿那紅墻之上,使得太陽神殿仿佛沐浴在烈火之中,雄偉壯觀,恢弘無比。
  果然是修真的好地方!
  當王蠢登上了太陽神殿的臺階之后,立刻感應到了充沛的靈氣浩浩蕩蕩,在山嶺之間奔涌沸騰,如同長江大河一般。
  “哎!”登上太陽神殿之后,王蠢嘆息了一聲。
  “為何嘆息?”朱道長突然回頭,一雙渾濁的眼睛盯著王蠢。
  “很多人都說中國人沒有信仰,但在這片土地之上,信仰都成為了一種負擔,想想,神州大地,所有名山大川都被道觀廟宇所占,然后圍墻圈起來,一眾信徒,想要給神靈燒一支香都要買門票才能夠進入,這樣的信仰,如何承受?如非交易性的還愿,誰又能夠接受這樣的信仰?”
  “太陽山沒有門票。”朱道長一陣漫長的沉默后道。
  “我只是感概而已。”
  “王蠢,朱道長年事已高,不能過度用腦。”中國狼人壓低聲音提醒道。
  “嗯,明白。”
  王蠢看了一眼正在皺眉沉思的朱道長,點了點頭。
  “馬道長,開門吧。”中國狼人走到朱道長身邊。
  “啊……開門開門……”
  朱道長彷如大夢初醒,連忙不迭的從懷里掏出一把小小的鑰匙,打開了太陽神殿的紅色大木門。
  王蠢也不是第一次來太陽神殿,但是,在他的記憶之中,太陽神殿一直都是關閉的。
  太陽神殿里面很簡單,除了一尊神像之外,就是打坐之物,沒有任何多余的東西,而且,周圍的木窗都是通透的,和王蠢以前所看到的一模一樣。
  “朱道長住這里?”王蠢疑惑的問道。
  “不是,他在旁邊的職工宿舍有房間,只是晚上和過來打坐修煉。”
  “哦……”
  “你是誰?”
  馬道長突然厲聲暴喝,渾身散發出濃烈的殺氣,下巴下面的胡須居然如同根根鋼針一般張開,觸目驚心。
  王蠢連忙循著馬道長的目光看過去,只見那太陽神像之下,捆綁著一個身穿紅袍的西方人,那西方人被馬道長的殺氣嚇得身體連連后挪,被塞了毛巾的嘴里發出“嗚嗚”的聲音,一臉恐懼。
  “馬道長,他是我們剛才抓的人。”中國狼人連忙拉住馬道長。
  “哎呀……看我真忘性。”馬道長猛一拍腦袋。
  “……”
  中國狼人朝王蠢看了一眼,一臉苦笑。
  “這么健忘了?”王蠢沒有想到馬道長居然健忘到如此地步,才過去二個小時的事情就不記得了。
  “基本上記不住什么事情了,一會清醒一會糊涂,而且,他能夠記住的人只有我,他現在還能夠認識你們,很可能明天就不認識了。”中國狼人嘆息道。
  “他是金丹期的修真者,為什么會這樣?”
  王蠢一臉疑惑,因為,一旦達到了金丹期,就可以幻化形體,展現萬千幻想,法術等威力大漲,永駐容顏,開始與武道界有本質上的區別,壽元將大幅增長。
  理論上,馬道長哪怕是死了,其容顏應該也不會改變。
  “在前些年,馬道長看起來才三十多歲。”中國狼人道。
  “幾年就衰老成這個樣子?”王蠢驚訝道。
  “是的。”
  “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王蠢喃喃自語。
  “壽元到了。”馬道長突然回答道。
  “啊……”看著馬道長那清明的目光,王蠢一愣。
  “每天清晨,是我大腦最清醒的時候。”馬道長微微一笑,氣度非凡,和開始顫顫巍巍老態龍鐘的形象大相庭徑。
  “最佳修煉時間。”王蠢立刻明白。
  “不愧是元嬰期的高手,這輩子能夠看到元嬰期的高手,死而無憾!”馬道長盯著王蠢,目光深邃無比。
  “運氣好而已。”王蠢難得的謙遜一次。
  “呵呵,不是運氣,是實力。”馬道長緩緩道。
  “馬道長,這個教廷的人……”
  “他這種人,也沒有什么好問的,他也不知道,還不如殺了干凈。”
  馬道長的口氣平淡,那稀松平常的表情,令人背脊一陣莫名的發冷。這才是真正見過大場面的人啊!
  王蠢又是一陣感嘆。
  王蠢發現,自己雖然在異空間經歷了無數生死,但實際上,他并沒有在絕境之中,因為,他隨時可以回到地球,也就是說,在異空間他永遠都會有退路。
  王蠢知道,馬道長沒有,他和中國狼人所經歷的死亡威脅遠遠超過他在異空間的經歷,也只有在那種血與火的年代,才會能夠培養出這種風輕云淡的殺伐之氣……
  ……
  “殺了?”一直靜立的許纖纖問答。
  “殺了。只有來一個殺一個,他們才不會派人過來。”馬道長淡淡的看了一眼許纖纖。
  “好。”
  許纖纖話音剛落,已經撲到了那教廷的神職人員身上,嘴里露出的兩顆鋒利牙齒一下刺入了神職人員的脖子,神職人員四肢抽動了一下,眼神便變得空洞無神了。
  “……我還準備問問的。”王蠢苦笑道。
  “沒有什么好問的,問我比問他強,我的時間不多了。”馬道長長袖一揮,太陽神殿四面的窗戶全部打開,涼涼的山風吹了進來,令人心曠神怡。
  “時間不多了?”王蠢感覺到不對勁。
  “是的,我壽元已到,已經到了安排后事的時候,老天有眼,讓你來了。”馬道長目光變得清明之后,整個人的形象氣質都變了,就連說話,也變得富有節奏,有一種世外高人的風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