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748 殘酷的歐洲歷史

王蠢看了一眼抱著自己腿的王夕,嘆息了一聲,手掌一番,煉妖壺出現手中,微微一摧,王夕的一縷魂魄便被吸入煉妖壺之中,王夕的身體,就像被抽走了骨頭一般,如同面團癱軟在地上。
  王夕并沒有死了,只是成為了一個沒有思想的白癡。
  在現代社會,殺一個人容易,但要把屁股擦干凈有點難。
  為了確保不留下線索,王蠢把幾個大漢的尸體直接扔進了異空間之中喂野獸了。
  “蠢哥!”許纖纖幽怨的看著王蠢。
  “我知道,這是你盯了很久的目標,不過,對于這種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殺死,要不然,后患無窮”
  “蠢哥,你替我想過沒有?”許纖纖臉上露出一絲不滿。
  “纖纖,你要錢我給你錢,你要家族,你可以在我的庇護之下建立一個吸血鬼家族,但是,你不能肆無忌憚的發展,這很重要!”王蠢一臉嚴肅的盯著許纖纖。
  “為什么?”
  “一旦你的家族形成了吸血鬼帝國,勢必會吸引很多正道人士來斬妖除魔,到時候”
  “哪有如何?”許纖纖一臉不以為然,那高傲的臉上,露出一抹令人膽寒的殺氣。
  “我知道你的厲害,普通修真者根本對你構不成威脅,但是,一旦你與中國的修真者開戰,西方國家的一些宗教就會趁虛而入,他們也會打著剿滅吸血鬼的旗子大規模入侵東方,到時候,整個東方都會成為戰場,此消彼長之下,東方修真者原本微妙的平衡將會打破,生靈涂炭”
  “蠢哥什么時候成了正義人士?”許纖纖皺眉盯著王蠢。
  “啊咳咳這與正義不正義沒啥子關系,如果西方的吸血鬼,狼人,教廷已經其它亂七八糟的宗教一股腦的進入中國,勢必引起社會動蕩,到時候,傾巢之下,安有完卵,無論是你還是我,日子都不好過,畢竟,和那些擁有數千年歷史的宗教和吸血鬼家族對抗,我們都沒有優勢。”王蠢老臉一紅。
  “蠢哥,親王一直都在追蹤我,如果我不建立自己的勢力,一旦親王追查到我的下落,事情就麻煩了。”
  “親王也在追殺你?”王蠢一愣,他記得文靜說過,親王也在滿天下找到,為了躲避親王的追殺,文靜一度跑到非洲躲藏起來,等到風頭過后,這才返回中國。
  看來,親王還真是個棘手的人物。
  “是的,他一直在追查我的行蹤。”許纖纖一臉冷峻。
  “纖纖姑娘,不知道你聽說過歐洲的黑死病”狼人插言道。
  “閉嘴!”許纖纖冷冽的目光赫然落在了中國狼人身上,看其架勢,如果不是王蠢在身邊,早就暴起傷人了。
  “纖纖,讓他說。”王蠢深邃的眸子盯著許纖纖。
  “說。”
  “黑死病是歷史上最為神秘的疾病。從1348年到1352年,它把歐洲變成了死亡陷阱,這條毀滅之路斷送了歐洲三分之一的人口,總計約兩千五百萬人!在今后300年間,黑死病不斷造訪歐洲和亞洲的城鎮,威脅著那些劫后余生的人們。盡管準確統計歐洲的死亡數字已經不可能,但是許多城鎮留下的記錄卻見證了驚人的損失:1467年,俄羅斯死亡127000人,1348年德國編年史學家呂貝克記載死亡了90000人,最高一天的死亡數字高達一千五百人!在維-也納,每天都有五百到七百人人因此喪命,根據俄羅斯摩棱斯克的記載,1386年只有5人幸存!”
  “這與我有關系嗎?”許纖纖冷冷道。
  “很多人認為,黑死病是人類最大的敵人,其實,很多人不知道,黑死病是教廷對付吸血鬼的方法,也就是說,這并不是天災,而是**”
  “什么?”王蠢和許纖纖異口同聲問道,臉上都是一臉驚異之色,要知道,他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說法。
  “這場災難在當時稱做黑死病,實際上是鼠疫。鼠疫的癥狀最早在1348年由一位名叫博卡奇奧的佛羅倫薩人記錄下來:最初癥狀是腹股溝或腋下的淋巴腫塊,然后,胳膊上和大腿上以及身體其他部分會出現青黑色的皰疹,這也是黑死病得名的源由。極少有人幸免,幾乎所有的患者都會在3天內死去,通常無發熱癥狀。為什么說會與吸血鬼扯上關系,主要是因為當時人類認為吸血鬼與蝙蝠有關系,而蝙蝠,則與吸血鬼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起初,黑死病只是為了對付吸血鬼,結果,卻給人類自己來帶了滅頂之災。類似人類對付吸血鬼的災難還有倫敦大火。”
  “這與倫敦大火也有關系?”王蠢一臉呆滯,他不知道兩件事之間有什么必然的聯系,畢竟,時間上有點不對。
  “1666年9月2日星期日凌晨1點左右,倫敦普丁巷有一間面包鋪失火。一陣大風將火焰很快吹過幾條全是木屋的狹窄街道,然后又進入了泰晤士河北岸的一些倉庫里。大火延燒了整個城市,連續燒了4天,包括87間教堂、44家公司以及13000間民房盡被焚毀,歐洲最大城市倫敦大約六分之一的建筑被燒毀”
  “這些資料就不說了,說背后的故事。”王蠢打斷了中國狼人的話。
  “在歷史記載上,人們只是認為倫敦大火只是一間面包鋪失火引起的,而事實上,這要與當時肆虐歐洲的黑死病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當時,黑死病雖然造成了人類巨大的傷亡,但同樣也給吸血鬼造成了麻煩,因為,沒有了人類生存的環境,吸血鬼也失去了賴以生存的環境,為了爭奪有限的人類鮮血,吸血鬼開始自相殘殺,然后,吸血鬼為了遏制繼續蔓延的黑死病,傾盡所有的力量,襲擊倫敦,順便放了一把火,燒掉了許多建筑物,包括圣保羅大教堂,但切斷了自1665年以來倫敦的鼠疫問題。”
  “為什么我聽起來有點怪怪,說起來,好像是吸血鬼拯救了整個倫敦一樣。”
  “是的,在很多時候,人類與吸血鬼,就是處于這么一個復雜的關系。吸血鬼為了自己的生存,不得不幫助人類。想想,如果歐洲人都死光了,吸血鬼怎么生存下去?”中國狼人嘆息道。
  “我只想知道,這與我有什么關系!”許纖纖盯中國狼人。
  “我只是告訴你,在地球上,無論是動物還是植物,一旦打破了自然平衡,就會出現類似于歐洲黑死病一樣的重大事件,到時候,誰也無法幸免。”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這道理,有點像是中國鯉魚入侵到了美國的湖泊之后,破壞了當地的生態平衡,擠壓了當地物種的生存環境。如果許纖纖質疑要建立自己的家族帝國,就會引起東方修真者的圍剿,而在這種自相殘殺之中,西方的吸血鬼和狼人以及教廷,都會趁虛而入簡單一點說,限制自己的勢力發展,其實是為了自己的生存環境。”王蠢一臉凝重。
  “是的,目前許纖纖姑娘還沒有威脅到東方修真者的生存空間,一旦她建立了吸血鬼家族帝國,雙方的火拼在所難免,東方的修真者,是不可能容忍一個龐大的吸血鬼家族在這片土地上生活。”
  許纖纖一陣漫長的沉默后。
  “纖纖,我知道你沒有安全感,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有辦法保證你的安全感。”王蠢一字一頓道。
  “你如何保證?”許纖纖問道。
  “纖纖,這里是中國,吸血鬼親王再大的膽子,也不敢來這里鬧事。”
  “問題是,我是吸血鬼,哪怕是我變成乖乖女,東方的修真者也同樣不會放過我。好吧,我也不怕告訴你們,在最近一旦時間,至少有超過十個修真者找我的麻煩了。”許纖纖臉上露出一絲殺機。
  “纖纖,他是狼人,他都能夠在中國生活一百五十多年安全無恙,那又如何解釋?”王蠢問道。
  “你活了一百五十年了?”許纖纖一愣。
  “是的,纖纖小姐。”
  “當然,他能夠活著,主要是因為他認識中國絕大部分的修真者,擁有廣泛的人脈,我相信,你也能夠做到這一點。纖纖,聽我的,你現在和東方的修真者還沒有結下深仇大恨,還來得及,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讓所有東方修真者都知道你的存在,讓他們知道你是一個沒有危險的吸血鬼。”
  “你做得到?”許纖纖一臉狐疑之色。
  “有個金丹期的修真,要讓我一統修真界,嘿嘿我一統修真界可能沒有辦法做到,也沒有這個閑心,但是,要讓修真者擰成一股繩團結起來還是沒有問題的。另外,你想想,如果到時候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的朋友,而你,是親王級別的吸血鬼,我,則是元嬰期的修真者,我相信,沒有那個傻瓜會同時得罪我們兩個這樣的高手,何況,這其中還有狼人為我們撮合當然,如果真遇到了不長眼的,我們就做掉他!”王蠢一臉殺氣騰騰道。
  “你讓我我跟隨著你?”許纖纖那原本鋒利的目光變得溫柔起來。
  “是的。”王蠢斬釘截鐵道。
  “為什么?我記得,你以前好像沒有這種想法。”月光下,許纖纖那明亮的眸子好像要看穿王蠢的五臟六腑一般。
  “我纖纖,我有一種預感,會有大事發生,我希望你能夠在我身邊,其實,不僅僅是你,我希望我所有的朋友都能夠在我身邊。”王蠢遲疑了一下。
  “什么大事?”
  “我真不知道,我只是有強烈的預感。”
  “纖纖姑娘,相信他,他是元嬰期的修真者,已經擁有了推演萬物的無上神通。”
  “推演萬物的無上神通!”許纖纖一臉懷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