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739 神怒

元嬰期的高手,已經能夠御劍飛行。
  當然,王蠢目前才是元嬰初期,還無法像真正元嬰期的修真高手那樣在天空中任意翱翔穿梭,何況,他身上還沒有合適的飛劍,但是,低空短時間的懸浮還是沒有問題。此時此刻,王蠢的身體就離地面有一米多高的距離,這個距離,讓他足以俯視整個廣場和石頭城。
  神殿修建的位置是當年那瘋子所盤踞的地方,這位置,恰好是石頭城的制高點,能夠鳥瞰整個石頭城,而石頭城的居民,則是抬頭就能夠看到黑暗神教的神殿。
  現在,除了神殿背后,另外三個方向的野蠻人幾乎都能夠看到懸浮在空中居高臨下的黑暗之神。
  人們紛紛跪拜在地上,虔誠無比。
  強大的信仰之力如同長江大河一般奔涌到了王蠢的身體里面。
  信仰之力立刻就被小黑偷走了,不過,縱然是如此,王蠢依然能夠感覺到那股力量的磅礴。每每信仰之力被四兇之一的窮奇盜走之時,王蠢就想罵娘,但是,罵歸罵,他還得繼續為小黑服務。
  “放開他!”
  王蠢盯著馬將軍身后的一群衛兵,聲音充滿了無上的威嚴。
  被王蠢威嚴所攝,幾乎是下意識的,幾個抓住惠子的私人衛兵手中松了不少,惠子猛然掙脫,朝王蠢這邊狂奔而來,臉上,是無比的興奮。在惠子眼里,王蠢依然不是黑暗之神,而是她的一個異性朋友。
  突然,惠子身子凝固了,臉上那興奮的表情也凝固了。
  因為,一把利劍沖她背心穿透到了她的前胸,鋒利的劍頭之上,滴落著血淋淋的鮮血。
  “惠子!”王蠢身體猛然一震,如同被雷擊一般。
  “王……你……小心……”惠子泛起一絲苦澀的笑容,艱難的說著話。
  “啊!”
  王蠢仰天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風起云涌,山河為之變色。
  君王一怒,伏尸百萬!
  王蠢的憤怒的咆哮聲就像龍卷風一般席卷了整個石頭城,跪伏在地上的信徒們一個個瑟瑟抖,仿佛天塌下來一般。
  天沒有塌下來,但是,石頭城的城墻卻垮塌了不少。
  此時此刻,王蠢殺機滔天,無處傾瀉,把數公里之外的城墻摧毀,那高聳堅固的城墻,硬生生被摧毀了數百米,一時之間,飛沙走石,地動山搖,仿佛世界末日一般,駭人聽聞。
  在石頭城里面,原本一些沒有跪下的居民,也被黑暗之神的威勢所攝,紛紛跪下,嘴里念念有詞的禱告著。
  王蠢長嘯之后,猛然一聲暴喝,身上突然披上了一身黑色的甲胄,手中,是一把漆黑的長刀,宛若一尊天神一般,只是一步,王蠢就到了馬將軍的面前,面對著霸氣絕倫的王蠢,戎馬一生的馬將軍硬是被逼得連連后退,而且,他松開了手中利劍。
  “惠子。”王蠢緩緩落下,走到惠子面前,滔天的殺氣消失,一臉微笑的托起惠子光潔的下巴。
  “你……你還笑……還笑……我都要死了你還笑……”看著那熟悉的笑容,惠子忍著疼,她有點哭笑不得。
  “我不會讓你死,因為,你是石頭城的公主,惠子公主!”王蠢輕輕一把摟住惠子的纖腰,讓她身體不倒,然后,一手握住她背后的長劍,慢慢抽了出來。
  “你……你……你真的是黑暗之神?”感受到王蠢有力的手握住她的纖細腰肢,惠子嬌軀仿佛觸電一般,微微一抖。
  “是的,我是無所不能至高無上的黑暗之神!”
  在千千萬萬的目光之下,王蠢運起靈氣,催動脖子上四相古玉那起死回生的靈氣,慢慢輸入到了惠子的身體里面。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現了,惠子鮮血流淌的傷口,居然以肉眼看得見的度愈合,甚至于,就連流在衣服上的鮮血,也如同有生命一般回到了惠子的身體里面。
  偌大的廣場,信徒們紛紛低聲禱告著。
  “你為什么要騙我?”惠子感受到身體里面一股暖流在奔涌,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消失,代替是一種難以言喻的舒適和安全感。
  “我什么時候騙你了?”王蠢一愣。
  “你騙我你不是黑暗之神啊!”
  “暈,小姐,我一直都在說自己是黑暗之神,只是你不相信,人家曾伯和小夫妻看到我就認出來了,就你認不出。”王蠢一臉無語的表情。
  “但你一點也不像……”
  “我就是黑暗之神,我要像誰?這也怪我?”王蠢苦笑道。
  “糟糕,大祭司來了……”惠子眼角余光突然看到了王蠢身后毅力著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冷艷美女,頓時嚇了一跳,連忙從王蠢的胳膊里面掙扎著出來了。
  “你是醫務兵惠子?”小倩看了一眼有些尷尬的王蠢,目光落在了惠子的身上,淡淡的問道。
  “是的,祭司大人。”惠子低垂著頭,不敢與小倩對視。
  “傷好些了嗎?”小倩冷漠消失,代之的是一臉關懷之色,緩緩朝惠子走過去。
  “小倩,他……”看著小倩那關懷的表情,王蠢頓感不妙,連忙走前一步,擋住了小倩。
  “祭司大人……”
  就在三人形勢微妙之際,被無視的馬將軍不知死活的走前一步,試圖和白毛女魃小倩交涉。
  馬將軍如果知道祭司大人此時正在怒火焚身的時候,打死他也不會觸霉頭,但是,他不知道,而且,他根本就不知道祭司大人乃是比黑暗之神更恐怖的存在。
  “滾!”
  小倩正因為王蠢和惠子當眾打情罵俏而憤怒,馬將軍迎上來,她的怒火立刻傾瀉到了馬將軍身上,一聲嬌叱,長袖猛然朝馬將軍一揮,一股狂風劈面朝馬將軍席卷而去,身為石頭城第一高手的馬將軍便如葫蘆一般滾了出去。
  不僅僅是馬將軍如同葫蘆一般滾了出去,這一掃,如同平地刮起了一陣龍卷風,把馬將軍連同他的數百私人衛兵掃得凌空飛起,然后紛紛摔落在地上又滾了數十米,一個個鼻青臉腫,狼狽無比,亂成一團。
  周圍的人都是一臉目瞪口呆,就連神殿的神職人員也是一臉石化的表情。
  人們都知道黑暗之神是無所不能的神靈,畢竟,史書上有關黑暗之神戰斗的記錄數不勝數,但是,沒有人知道祭司大人是高手,史冊上提到祭司大人的往事也是鳳毛麟角。
  在很多人眼里,大祭司更多是黑暗神教的一種精神象征。
  而馬將軍,在很多人眼里,則是無敵一般的存在。要知道,馬將軍才出道的時候,可真的是打敗天下無敵手,在石頭城風頭之勁,一時無兩,而就這么一個令人仰望的第一高手,在大祭司面前,不堪一擊,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太令人震驚了。
  “拿下!”正在暴怒之中的小倩厲聲道。
  “是!”
  數十個如狼似虎的神職人員立刻沖向馬將軍一群人,與此同時,早就在一邊虎視眈眈的民間高手也紛紛沖了上去,協助神職人員抓捕馬將軍。
  沒有反抗。
  沒有掙扎。
  一臉沮喪的馬將軍癱坐在地上,長長嘆息了一聲,任憑捆綁。眼看馬將軍都放棄了反抗,一群早就失去了斗志的手下,也只能放下武器投降。
  沒有人能夠比馬將軍更能夠感受到祭司大人的恐怖力量。
  馬將軍相信,別說是他一人,哪怕是十個馬將軍,也不是大祭司的對手。大祭司的力量,已經越了精神力駕馭者的力量,已經是非人類能夠擁有的力量,那是真正神靈的力量。
  馬將軍雖然是信奉黑暗神教,但是,位高權重的他,一直把黑暗神教當成一種凝聚力量的工具,他的內心世界,從未曾真正的相信黑暗神教。
  事實上,馬將軍的內心想法和地球上的一些政治家想法如出一撤,宗教,只是一些野心家所利用的工具而已。
  嚴格的說,馬將軍已經算是一個政客,而不是一名宗教分子。
  簡單的說,馬將軍從來就不認為神殿的席女祭司居然會是絕世高手。當然,馬將軍壓根就不知道,這女祭司,可是地球上的飛僵和散仙的結合體,哪怕是在地球的修真界,也算是最頂級的高手了。
  “惠子。”待得平定了馬將軍的叛亂之后,小倩冷冽的目光又落在了惠子身上,緩緩走到了惠子面前,
  “祭司大人。”
  看著那雙冷冽的目光,惠子頓時一陣膽戰心驚,連忙低垂下頭。
  “小倩,惠子和我已經結拜為兄妹。”王蠢知道不妙,連忙牽起惠子的手,先制人,讓散仙小倩沒法下手。
  “結拜為兄妹?”小倩一愣,一臉狐疑的看著王蠢。
  “是的是的,你不信問她,我是不是承諾要封她為石頭城的公主?”王蠢知道此時出現的是不是那么好說話的散仙小倩,在王蠢心中,散仙小倩就是一個神經有點問題的老女人。王蠢一邊說服小倩的時候,一手牽起惠子,一邊催動著靈氣,肌肉緊繃,做好了最壞的打算。
  “是嗎?”小倩盯著惠子。
  “……是的。”惠子一臉黯然的抬頭看了一眼王蠢,王蠢只能報以苦笑。
  “好吧,你以后,就是黑暗之神的妹妹,是石頭城永遠的公主。以后,你們家里的女性,世世代代,都是石頭城的公主。”小倩微微后退了一步,嘴角浮現一絲狡黠的笑容。
  “還不謝謝祭司大人!”王蠢見蒙混過關,不禁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謝謝祭司大人。”
  惠子微微欠身,不過,她的樣子,并不高興,反而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傷感。
  “如果我要殺她,你是不是要和我動手?”小倩用神念和王蠢交流道。
  “不敢不敢。”王蠢賠笑道。
  “不敢?我看你色膽包天,沒有什么事情干不出來。”小倩冷哼一聲。
  “……”王蠢無言以對。
  “尊敬的黑暗之神,您承諾過妹妹,說要陪她幾天的,這幾天,神殿也沒啥事,您就陪妹妹逛逛街吧。記住,是逛街哦!”小倩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王蠢,然后,轉身緩緩走向神殿。
  “黑暗之神……”
  “叫我蠢哥就可以了,你現在可是石頭城的公主。”王蠢看著一臉不懷好意的小倩離開,他幾乎可以肯定,小倩是故意讓他和惠子在一起,一旦他和惠子生了什么,小倩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出手殺人了。小倩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她可是連自己的生命都不珍惜的狠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