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737 身份確認

看著城墻上荷槍實彈戒備森嚴的士兵,王蠢很清楚,要想通過正規途徑到達石頭城的神殿已經不可能。
  依賴于惠子通過妹妹神職人員的渠道去神殿也不可能了。
  王蠢發現,城墻外面的氣氛不好,無論是刀刃峰的野蠻人還是石頭城的野蠻人,對于被擋在城墻之外都很憤怒。
  石頭城的野蠻人還好一點,但是,刀刃峰的野蠻人可是每一個人都攜帶了武器,只要有一個人開火,勢必造成大規模的流血事件。
  目前,人們還克制著自己的情緒主要是因為大家都有一個共同的心愿——朝拜祭祀大人。
  按照這種趨勢發展下去,四面八方匯聚的人只會越來越多,特別是刀刃峰的野蠻人,如果他們的數量達到了一個無法沒控制的級別,那么,騷亂幾乎是必然的。
  不行,不能再等待了!
  王蠢對于三百多年之后的野蠻人世界雖然沒有什么感情,但是,這些人畢竟是他的信徒,他也不希望看到可以避免的流血事件發生。
  其實,王蠢得知異空間的野蠻人分為了猥瑣派和正義派之后,就決定這次回來把這事兒解決了,要不然,始終是一顆毒瘤。
  王蠢可不想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創立的黑:暗神教最后落得一個自相殘殺。
  如果任其發展,自相殘殺幾乎是必然發生的事情,事實上,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自相殘殺已經進行了一百五十多年,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另外,一旦黑暗神教出現了嚴重的分裂之后,十字教肯定會趁虛而入。
  王蠢相信,十字軍的余孽肯定一直在等待著死灰復燃的機會。
  怎么辦?
  難道要顯露神跡,直接踏著千千萬萬野蠻人的人頭到達神殿?
  或者是大喊自己是黑暗之神?
  王蠢絞盡腦汁的想著辦法,但是,他發現,無路是顯露神跡還是大喊大叫的證明自己的身份,都很有可能引發踩踏事件,因為,這里的人流實在是太密集了,稍有風吹草動便可能引起騷亂,畢竟,王蠢不可能讓城里城外的每一個人同時知道黑暗之神回來了。
  如果萬一有投機分子煽動,那可就釀成了大禍。
  當然,在王蠢看來,這比上次回到異空間的情況要好多得多,要知道,上次王蠢可是率領白巾軍一直殺到上帝城,而這一次,一路疏風順水的到達石頭城,比較起來,已經非常不幸運了。
  沒有人知道,此時的王蠢正在糾結之中。
  惠子一開始還拼命的往里面擠,但很快就放棄了,再這么擠下去,她身上薄薄的背心恐怕都會被擠掉。
  曾伯和年輕夫婦,也有點無能為力。其實,曾伯和年輕夫婦自始至終都處于極度的興奮之中,壓根就沒有想辦法,而且,在他們眼里,黑暗之神是無所不能的……
  ……
  就在王蠢糾結的時候,城墻里面一陣騷動,然后,里面的人流好像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向外面。
  密密麻麻的人墻硬生生的被分開了一條路,就像一艘巨輪劈開了海水一般。
  成千上萬身穿甲胄,威風凜凜的士兵從里面走出來,形成了兩道人墻,人墻中間,是一條路。
  人們看到,有人開始在人墻中間鋪上紅地毯。
  難道祭祀大人要出來?
  人們莫名的興奮起來。
  在石頭城,除了三百多年前黑暗之神出現的時候,還沒有舉行過如此隆重的儀式。
  突然,城墻下面的野蠻人紛紛跪拜在地上,周圍的人也不明白發生了什么,紛紛也跪拜了下來。
  跪拜的人,就像池塘里面的漣漪一般擴散。
  因為人群實在是太密集了,人們跪拜的時候,根本不能完全跪下,一個緊挨著一個,腦袋壓著別人的腳或者屁股,密密麻麻,層層疊疊,顯得無比的壯觀,場面極為恢弘。
  眼看著前面無論男女老少還是刀刃峰的野蠻人或者是石頭城的野蠻人紛紛跪伏下來,后面的野蠻人也紛紛跪下。
  很快,跪下的野蠻人就蔓延到了王蠢的身邊。
  每一個人都有從眾的心理,當所有人跪伏下來的時候,哪怕是不知道發生什么事情的人也會跪下。
  當所有的人都在跪下,那么,跪下,總歸是不會犯錯的。
  當跪伏的人蔓延到王蠢身邊之后,最先跪伏下來的是惠子。
  曾伯和年輕夫妻遲疑了一下,也跪伏了下來。當然,曾伯和夫妻兩人遲疑一下并不是有其它的想法,而是因為黑暗之神在他們身邊產生了一瞬間的遲疑。
  唯獨,王蠢沒有跪下。
  當所有的人都跪下之后,如同山岳一般挺立的王蠢顯得格外的突兀。
  “快跪下!”惠子拉了一下王蠢的褲子。
  “你瘋了,讓黑暗之神跪下!”這一次,老眼昏花的曾伯終于聽到了惠子的話,厲聲呵斥道。
  “他不是……”
  看著曾伯和夫妻兩人那憤怒的表情,惠子硬生生把嘴里的話吞了進去。
  當然,此時,惠子把王蠢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
  很快,跪伏的人群蔓延到了最外面。
  城墻之外數十上百萬的人都跪下來了,無比的安靜。
  而此時,唯獨站立的王蠢,格外的刺目。
  鋪地毯的士兵還在繼續忙碌的鋪地毯,隨著地毯的延長,手持武器的威武衛兵立刻站立在了已經鋪好的地毯兩邊。
  有眼見人發現,地毯的方向并不是一直朝前。人們不知道,鋪地毯的士兵已經獲知了祭司大人的命令,把地毯鋪到唯獨站立著的人身前。
  當所有人都跪下來之后,目標便變得極為醒目了。
  現在,城墻之外,唯獨站立著的人只有王蠢。
  地毯不停的延伸著,地毯所及之處,跪伏在地上的野蠻人不得不往后面挪,這使得人群越發密集擁擠。
  在惠子劇烈的心跳之下,地毯鋪在了王蠢面前。
  與此同時,兩側的全副武裝的士兵全部半跪,場面隆重且莊嚴。
  祭司大人。
  就在人們的好奇王蠢身份的時候,突然,城門里面走出一個身穿盛裝的美麗女人。
  人群之中一陣短暫的騷動,然后,人們紛紛磕頭禱告。
  在這三百多年里面,祭司大人雖然一直在沉睡,但是,她的容顏早就被異空間的所有人類所熟知。
  可以說,祭司大人的神像和照片數量,僅次于黑暗之神。
  美麗到令人窒息的祭司大人在一群神職人員的拱衛之下,緩緩的走到了那一直挺立的年輕人面前。
  “恭迎黑暗之神歸來!”
  在成千上萬雙目光之下,萬人敬仰的祭司大人微微欠身,半跪在了王蠢身前,她身后的神職人員也紛紛跪伏而下。
  就在祭司大人向王蠢跪下來的一瞬間,惠子感覺天都塌下來了,然后,她的大腦就一直處于空白狀態,她不知道接下來發生了什么,甚至于,祭司大人和黑暗之神是什么時候離開她都不知道。
  整個石頭城都轟動了。
  黑暗之神回來的消息一瞬間就在這顆星球傳播開來。
  人們一開始只知道是祭司大人蘇醒了,做夢都沒有想到,傳說中的黑暗之神居然也回歸了。
  對于現代的野蠻人來說,黑暗之神都是傳說中的人物,遙不可及,甚至于很多人懷疑黑暗之神是否真實存在。
  不過,人們對于祭司大人的敬仰,卻是實打實的,因為,在這三百多年來,祭司大人一直端坐在神殿的神臺之上,肉身不腐,容顏不老。
  石頭城就像地球過年一般。
  人們載歌載舞,殺豬宰羊,徹夜狂歡,慶祝著這偉大的日子。
  曾伯和年輕夫妻以及女兵醫務兵惠子,成為了英雄人物,因為,是他們把黑暗之神帶到石頭城。
  就在曾伯和年輕夫妻反復講解著見到黑暗之神的神圣一刻的時候,惠子則是一直都是呆滯的表情。
  惠子還沒有緩過神來。
  直到現在,惠子依然不相信王蠢會是偉大的永垂不朽的戰無不勝的黑暗之神,但是,祭司大人可是在千千萬萬人面前給王蠢下跪。
  惠子可以懷疑自己的,但是,她不能懷疑祭司大人,而且,她也不敢懷疑。
  惠子相信,如果她現在說黑暗之神有可能是假的,保證,不到一分鐘,她就會被石塊活活砸死。
  在石頭城,沒有人能夠挑戰祭司大人的權威……
  ……
  “你怎么知道我來了?”王蠢懶洋洋的躺在柔軟的沙發上,張嘴吃掉小倩剝皮的葡萄。
  “哼。”小倩沒有理王蠢,只是冷哼了一聲。
  “喂喂,都三百多年沒有見面了,不用這么對我吧。”
  “你也知道三百多年了?”小倩諷刺道。
  “……”王蠢無言以對。
  “三百多年才過來看我,然后,一來就泡妞。”小倩狠狠的把一把沒有剝皮的葡萄塞進王蠢的嘴里。
  “啊……咳咳……哪有啊,我這不是第一時間就趕來了嗎!”王蠢嗆得連忙吐掉滿嘴的葡萄。爭辯道。
  “那你摸那醫務女兵是什么意思?”
  “啊……你……在飛船上是你喊的一聲?”王蠢驚得合不攏嘴,打死他都沒有想到,居然會是小倩破壞了他的好事,難怪當時聲音依稀有些熟悉。
  “如果我不喊一聲……哼!”小倩怒視著王蠢。
  “你是散仙小倩?”王蠢突然問道。
  “咦……你怎么知道?”小倩一愣。
  “飛僵小倩才不會吃醋。”
  “誰吃你醋了?臭美。”小倩罵了一聲,背朝王蠢,便不說話了。然后,就是一陣漫長的沉默。
  “還好嗎?”王蠢打破了沉默。
  “好。你為什么不過來看我?”小倩轉身,一雙憂傷的眼睛盯著王蠢。
  “你是飛僵!”
  “……你是如何分辨的?”小倩一臉驚訝的看著王蠢。
  “我……我也不知道,我能夠感覺到。”王蠢抓了抓腦袋。
  “你到了元嬰期!”小倩明亮的眸子緊盯著王蠢的眼睛,突然嬌軀一震。
  “嗯嗯。”王蠢嘿嘿點頭。
  “難怪難怪……道家的元嬰之所以強大,其根源來自于修真者自身的三魂七魄,所謂陽神就是可以出竅了的元嬰,但是想在物質界顯化出陽神所需要的魂力十分龐大,差不多相當于一個凡人一生的魂力,因此今世的元嬰大能幾乎不可見。但是,一旦嬰成,就將擁有‘神游太虛’‘天眼通’‘推演萬物’的無上神通,其中‘神游太虛’可以讓你在不同次元遨游,‘天眼通’可讓你足不出戶預知天下事,區分陰陽,‘推演萬物’知吉兇……”
  “有這么厲害嗎?我怎么不覺得。”
  “你才初入元嬰期,還無法達到最高境界,不過,像辨識身份這種最初級的能力,已經具備了,所以,你能夠辨認出我和散仙小倩之間的區別。”
  “原來如此。”王蠢恍然大悟。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