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733 神像的變遷

“是的,她九歲就進入了神殿。”
  “九歲……神職人員不能結婚?”王蠢皺眉問道。
  “是的。”惠子臉上露出黯然之色。
  “這不行,太殘忍了,以后神職人員要允許結婚。”王蠢可不想一些貌美如花的女孩子在供奉著自己的神殿里面孤老終身。
  “……別啰嗦,我們快走。”惠子似乎不想多談這些,用手中的武器戳了一下王蠢的腰部。
  “惠子,現在要去石頭城的人成千上萬,我們如何去?”王蠢盯著惠子那明亮的眼睛,直覺告訴她,惠子好像有辦法趕到石頭城。
  “你別管,我有辦法。”惠子到底是個才入伍的單純女生,根本不是老奸巨猾的王蠢對手,只是被王蠢一問,立刻露出了馬腳。
  “對了,我們這樣子很容易被人看出來我是你的俘虜,到時候,你的麻煩就大了。”王蠢已經確定惠子有辦法后,沒有繼續追問,眼珠子一轉,決定整整這個有些單純卻有些小聰明的女兵。
  “咦……是的。”惠子嚇了一跳,警惕的朝周圍一看,見周圍的人除了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她高聳的雪白胸部,并沒有人注意到她手中拿著武器脅迫王蠢。
  “要不這樣,我們偽裝成情侶……”
  “不行。”惠子斷然拒絕。
  “呵呵,我無所謂,暴露了身份,又不是我吃虧,路途遙遠,你這個正義派肯定會……”
  “喂喂,你小聲點行不行!”惠子嚇得連忙捂住王蠢的嘴。
  “只有偽裝成為情侶,他們才不會注意到我們,也不敢騷擾你。”王蠢趁惠子捂住他嘴的時候,一把摟住惠子纖細的腰肢。
  “我……我……你……你猥瑣……”惠子被王蠢摟抱住腰肢,頓時一臉羞怒,卻又不敢大幅度掙扎引起周圍的人注意。
  “別動,有人注意到我們了。還有,我本身就是猥瑣派,不猥瑣也對不起猥瑣派的教義。”王蠢壓低聲音嘿嘿笑道。
  “嚶……”
  惠子的身體僵硬,只是兩只腳下意識的跟隨著人流向前走。
  兩人以一種親密的姿勢在人流之中前行,王蠢一臉得意洋洋。
  正所謂是烈女也怕纏郎,一開始,惠子還有些抵觸,但根本不是王蠢這個無賴的對手,只好任憑王蠢摟著往前走。
  從王蠢出發的地方到城市,總共也才二十里地,加上兩人一開始人少的時候走了一段路,現在雖然人流擁堵緩慢,但也沒有要多長的時間就到了城市里面。
  烏倫古城。
  這是一座極為繁華的古老城市,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建筑物,街道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叫賣的小販絡繹不絕,熱鬧非凡。
  空中,不停的有巨大的飛船起降。
  看來,這座城市正在大規模的朝石頭城運輸人口。
  王蠢仔細的觀察著這里的文化與科技,發現,這里的發展和地球的發展雖然差不多,但是,因為能源和人種的原因,細節方面卻是千差萬別。
  總的來說,異空間的科技依然處于畸形發展之中,而畸形之處,體現在飛行器上面。
  按理說,以異空間目前的科學水平,根本不可能擁有飛行器這樣的高科技玩意兒,但是,因為能量石和精神力駕馭者的原因,異空間的飛行器發展非常尖端。
  想想也很合情合理,早在三百多年前,異空間已經發展出了飛船,當年,王蠢遠征上帝城的時候,最先摧毀的就是上帝城的飛船基地,這才奠定了勝利的基石。
  這里值得一提的是,和三百多年的飛船比起來,現在的飛船先進得多。當然,飛船在空中飛行,王蠢無法得知它們是否先進,他只是通過飛船的外形推測。
  王蠢見過三百多年的飛船,也乘坐過,那個時代的飛船,極為簡陋,也只是能飛而已,根本就談不上造型,而現在的飛船,不僅僅是外形漂亮精致,流線型的外形足以說明,野蠻人在風阻實驗上已經獲得了突破……
  ……
  惠子并沒有帶著王蠢去飛行基地,其實,此時去飛行基地沒有什么意義,隨便問一個人就知道,飛行基地排隊的人類已經超過了十萬,而光是運走這十萬人,也需要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
  正如王蠢所猜測的一樣,惠子還真有辦法。
  在惠子的帶領之下,兩人到了一條空蕩蕩的街道,達到了一棟不起眼的建筑物面前。
  “只要你答應我不逃走,我保證讓你看一眼祭祀大人!”
  惠子其實一直都在忐忑不安,她早就察覺到了王蠢的強壯,并沒有把握控制王蠢,所以,她拋出了誘餌。
  在惠子看來,沒有人能夠抵御她的承諾,無論是正義派的還是猥瑣派的野蠻人。
  祭祀大人的地位僅次于黑暗之神王蠢,很多野蠻人一生的宏愿便是能夠朝拜黑暗女祭司,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價也在所不惜。
  在無神論者眼里,宗教信仰的魔力是無法想象的。
  “我答應。”
  “你先發誓。”惠子總覺得吊兒郎當的王蠢有點不靠譜。
  “我發誓,如果擅自逃走,永遠也見不到祭祀大人。”對于發誓當飯吃的王蠢來說,這自然不是問題,立刻指天賭咒發誓。
  “嗯。”
  惠子滿意的點了點頭,走到門前敲門。惠子雖然不相信王蠢,但是,她相信王蠢的誓言,畢竟,無論是猥瑣派還是正義派,都不會把牽涉到黑暗之神和祭祀大人的誓言當兒戲。
  “誰?”門里面,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是我,惠子。”
  “惠子!”門猛然拉開,是一個七老八十的老頭,老頭佝僂著身體,一雙渾濁的眼睛看了一眼惠子,然后,警惕的朝周圍看。
  “我們……”
  “快進來快進來……啊……黑暗之神!”老頭的目光落在了王蠢的身上,先是一臉驚駭,然后一個激靈,“撲通”一聲,猛的跪在了地上,拼命的磕。
  “曾伯,你這是干嘛?”
  “黑暗之神……”
  老人嘴里念念有詞的站了起來,然后,一臉虔誠的把王蠢恭迎進入。
  “曾伯……啊……這……這是誰的神像?”
  惠子一頭霧水的跟隨著兩人進了大廳,立刻看到了大廳里面供奉著的一個神像,神像栩栩如生,嘴角浮現著一絲淡淡的微笑,雖然是沒有生命的雕塑,但是,一雙眼睛依然給人深邃無比的感覺。
  讓惠子大吃一驚的不是神像,而是神像居然和身邊的王蠢一模一樣,特別是那微笑,簡直是一個模子里面刻出來的。
  三百多年前,黑暗之神的的神像遍地都是,但是,歷經了三百多年的歲月長河之后,黑暗之神的神像越來越少,一些室外的神像則是風化腐蝕,而一些保存好的神像則是被一些虔誠的信徒收藏在家中供奉,秘不示人,所以,很多年輕人,已經不知道黑暗之神真正的樣子。
  當然,黑暗之神的神像數量在異空間依然龐大,只不過,通過三百多年的發展,很多神像通過夸張的藝術處理,家家戶戶供奉的神像都不一樣了,偶爾有保持原來模樣的神像,信徒們在朝拜的時候,也不會不敬的盯著看,這種情況,也就造成了黑暗之神的樣子在現代野蠻人心目中變得模糊不清,要不然,王蠢出現的時候,就會第一時間被認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