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730 煉化蛟龍內丹

看著惠子劍拔弩張的表情,王蠢有點哭笑不得,明明自己就是黑暗之神,但每次到異空間都會經歷一些波折才能夠讓他的身份得到承認。
  惠子似乎被王蠢激怒了,接下來,也不理睬王蠢,緊握著軍刀,靠在樹干上假寐,不過,因為果子酒的后勁還在,她很快就真的沉睡過去了,手中鋒利的軍刀也滑落腳下。
  眼看著惠子酣睡,王蠢怕那鋒利的軍刀割傷到她那嬌嫩的肌膚,不得不把軍刀挪了一個地方。
  長夜漫漫。
  看著天上浩瀚的星辰,王蠢感概萬千。王蠢在異空間的記憶還停留在三百多年前,而事實上,現在,他已經處于了三百年之后的時空。
  物是人非。
  阿達,九殿,還有很多熟悉的面孔,他們已經變成了如煙一般的歷史。阿達和九殿或許在異空間的史冊上還能夠留下一筆,當年和他一起和他并肩作戰殺到上帝城的白巾軍,恐怕沒有人還記得他們了。
  在時間的長河面前,人總是會有一種無力無奈的感覺。
  白毛女魃小倩還好嗎?
  想到白毛女魃,王蠢嘴角又泛起一絲苦笑,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和白毛女魃之間是何種關系。
  恩人?
  《情人?
  朋友?
  想到上次在神殿的纏綿,王蠢一陣惆悵。三百多年了,白毛女魃居然沉睡了三百多年。
  白毛女魃小倩不僅僅有散仙的魂魄,她還有飛僵的身軀,沉睡對于她來說是再正常不過了。
  東方的僵尸雖然與西方的吸血鬼不一樣,但是,他們有很多共同之處,譬如,早期的修煉都是用睡眠的方式,而且,在沒有修煉到一定的地步,是沒法見陽光的,只有強大到了飛僵和親王的級別,才能夠在陽光下自由活動。
  她為什么要選擇沉睡?
  對于白毛女魃來說,異空間唯一值得她牽掛的就是王蠢,如果王蠢太久不來,用睡覺來打發時間無疑是最佳的選擇。
  不過,王蠢還是無法理解白毛女魃為什么要睡覺,因為,她不僅僅是飛僵,也是散仙。
  王蠢相信,散仙小倩可是不甘寂寞的人,要不然,當年她就不會選擇自殺來逃避永生不死的生命……
  ……
  夜幕降臨。
  原始森林之中不時響起低沉的猛獸咆哮聲。
  為了讓惠子睡個好覺,王蠢不得不用靈氣把惠子包裹起來,避免她被蚊蟲騷擾。
  皎潔的月光從樹葉的縫隙里面射到地上,形成的光怪陸離的斑紋。
  王蠢的目光落在了惠子的身上,觀察著惠子的服飾。
  惠子穿的是軍隊的制服,當然,不是戰斗軍人的服裝,而是醫務兵的服裝,有很多口袋,估計口袋里面都放著一些急救之類的物品。
  如果除開惠子胸前胸后的防護甲胄,惠子一點也不像是一個軍人。
  王蠢發現,惠子身上穿的甲胄是金屬鑄造成形,分前后兩面,亞光,做工精細,看起來很有厚實感。王蠢猜測,這金屬甲胄應該能夠最低限度的抵御那些步槍射擊出來的光線。
  從惠子的身上的甲胄可以看出,野蠻人的科技水平已經達到了非常高的水平,三百多年前的手工打造根本不能相提并論。
  看著看著,王蠢的目光就落到了惠子胸前的甲胄。
  或許是因為惠子的胸部太過豐滿,那甲胄也高高聳起,使得那冰冷的金屬都充斥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性感,令人想入非非……
  ……
  惠子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身材高挑卻又飽滿,皮膚白皙,相貌甜美之中有一種女人的嫵媚,讓王蠢情不自禁的會升起旖念,王蠢不得不控制住自己非禮惠子的.。
  自己是怎么啦?
  為什么對女人的抵御力越來越低了?
  王蠢連忙把目光從惠子那凹凸起伏的身體上移開,催動靈氣,壓制住心中那一股蠢蠢欲動的邪念。
  時間不停的流逝,惠子依然還在酣睡之中。
  王蠢的目光不敢在惠子身上停留,開始摒除雜念,修煉《無上仙道》第二卷。
  異空間的空氣潔凈,靈氣更加充沛,比起地球的修煉,更加事半功倍。
  只是幾個呼吸之間,王蠢便沉浸在了《無上仙道》那浩瀚的空間之中,無數蝌蚪一般的文字和動作在王蠢神識之中活躍。
  靈氣在四肢百骸之中流溢著。
  王蠢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更加瓷實。其實,王蠢現在的身體已經達到了刀槍不入之境,當然,這種刀槍不入和修真界的金剛不壞之身還是有區別的,而此時此刻的王蠢,正在朝真正的金剛不壞之身晉級。
  在修真世界,王蠢和一般的修真者完全不一樣。
  通常,修真者都是內修,而王蠢,則是通過戰斗外修,哪怕是內修的時候,也是修煉身體,讓身體變得更強壯,隱隱約約,和以武入道有些吻合,但是,如果說王蠢是以武入道,那又大錯特錯,因為,王蠢是金丹期的修真者,而且,《無上仙道》本身就是吸收宇宙之靈氣,這與以武入道完全相悖。
  如果真要理解王蠢的修真模式,其實是內修外修同步進行。
  修真界,內外兼修的人如同過江之鯽,但是,沒有人能夠至始至終的堅持,畢竟,當內修達到了一定的境界,就無需外修。
  對于修真者來說,外修如同雞肋,費時費力。
  當然,王蠢也想只修煉一樣,但是,他根本無法克制反復鍛造身體的沖動,似乎,他身體里面,有一股原始的力量不停的驅使著讓他把身體修煉得更強……
  ……
  “蓬!”
  “蓬!”
  “蓬!”
  突然,王蠢感覺身體里面好像有什么東西在炸裂,不絕入耳,綿延不絕,連忙催動靈氣查看,頓時大吃一驚,因為,那些破碎為千千萬萬顆的蛟龍內丹正在爆裂,每一次爆裂,都會形成原子-彈爆炸一般的沖擊波,沖刷著他堅韌的經脈。
  王蠢發現,他居然無法控制那些蛟龍內丹顆粒的爆炸。
  隨著爆炸,王蠢的丹田形成了一遍火海,如同火山爆發流淌出來的熔巖,把王蠢的丹田照得紅彤彤的一片。
  發生了什么?
  王蠢無法控制蛟龍內丹顆粒的爆炸,只能密切的觀察著丹田的變化。此時此刻,王蠢自己的那顆乳白色的內丹已經被熔巖完全包圍,內丹浮在火紅的熔巖上面沉沉浮浮,散發出一層層乳白色的光暈。
  讓王蠢松了一口氣的是,那火紅的熔巖無法侵入到了乳白色的光暈里面,反而被那乳白色的光暈煉化,
  慢慢的,慢慢的,火紅的熔巖越來越少,而那乳白色的光暈卻是大盛,無比的耀眼,如同正午的太陽一般,令人不敢逼視。
  “哈哈哈,我明白了!”
  感受自己的金丹越來越壯大,王蠢欣喜若狂,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內丹居然擁有自我修煉的能力,這太匪夷所思了,要知道,王蠢費盡的心思也無法完全煉化那些蛟龍內丹顆粒,而自己的內丹只是半個小時的時間,就把蛟龍內丹顆粒融化成的火海完全吸收。
  對于王蠢來說,內丹的自我修煉具有非凡的意義,因為,這就意味著,只要他弄到了好東西吞噬,內丹就能夠幫助他吸收能量……
  ……
  與此同時,王蠢發現,自己的金丹在吸收蛟龍內丹顆粒的時候,那火海在四肢百骸之中融會貫通,反復錘煉著經脈,當熔巖火海被金丹煉化,王蠢的四肢百骸也被火海淬煉無數個來回,就像潮水沖刷沙灘一般。
  王蠢的身體變得更加堅韌。
  在漆黑的夜晚之中,王蠢的身體就像一支忽明忽暗的香煙一般,可惜,惠子酒后睡得正酣,壓根就不知道王蠢身體的變化。
  不過,周圍的酒猩猩都看到了這一幕,紛紛圍攏過來,形成一個巨大的圓形,如同朝圣一般。
  沒有人知道酒猩猩為什么要做么做,如果王蠢醒來,他也不知道。
  酒猩猩的智力水平雖然不及巨王獸和巨龍,但事實上,它們的智商并不低,和地球早期的原始人類差不多,而處于這種智商水平的生物,都會崇拜無法理解的事物,就像地球早期人類供奉一些各種各樣的神獸神仙一樣。
  現在,王蠢就是酒猩猩的神。
  酒猩猩們對王蠢充滿了畏懼,而這種畏懼,通過王蠢剛才身體的變化,又升華成為了一種崇拜……
  ……
  “轟!”
  王蠢丹田之內爆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那熔巖火海突然消失,那仿佛無邊無際的丹田之中,一顆乳白色的內丹高懸,散發出的乳白色光暈,充斥了丹田的每一寸空間,氤氳之中,有著一種令人心悸的潔凈,震撼人心。
  赫然,王蠢睜開了眼睛,眼睛之中,射出兩道神光,宛若實質一般。
  就在王蠢睜開眼睛的一瞬間,周圍的酒猩猩紛紛跪伏在地上。
  它們干什么?
  看著周圍密密麻麻跪伏的酒猩猩,王蠢一臉愕然。
  當然,王蠢并沒有什么好擔心的,畢竟,酒猩猩能夠拜服在地上,對于他來說,不是壞事,至少,它們不會突然暴起傷人。
  王蠢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不知不覺之間,他的殺心發生了一次變化。
  如果是以前,巴不得酒猩猩找他的麻煩,才方便歷練。當年,王蠢為了歷練,在異空間不知道殺了多少狼人。
  王蠢催動靈氣,內丹中的乳白色光芒緩緩收斂,然后,變成了一顆輪廓清晰的內丹,不,不是內丹,因為,此時內丹外部的輪廓變得不規則,不像以前那樣渾圓了。
  怎么啦?
  看著那不規則的內丹,王蠢嚇了一跳,連忙催動靈氣查看,但是,身體并沒有什么異樣。
  最后,王蠢把注意力放在了內丹上面,立刻,他就看出了端倪,內丹的外形,有點像何首烏。
  元嬰期!
  不會吧!難道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晉級到了元嬰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