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729 酒猩猩

“快出來!”聽到喊抓賊的聲音,王蠢連忙示意女兵出來。
  “等等……”
  女兵一個箭步沖到灶臺便,拿起女主人放在灶臺上的圍裙攤平,把器皿中的食物一股腦空在上面抱起來塞給窗外的王蠢,然后,爬在窗沿上往外爬。
  悲劇又發生了,可能是女兵的胸部太過豐滿,又卡在了床沿上,而此時,喊抓賊的聲音越來越近了。
  “快幫我一把!”女兵大聲向王蠢呼救。
  “我不敢。”王蠢聳了聳肩。
  “快點啊!”女兵都快急哭了。
  “可是你叫我幫忙的。”王蠢不懷好意道。
  “嗯嗯,快點。”
  此時女兵心急如焚,壓根就沒有注意到王蠢最近浮現的那一絲猥瑣笑容,只是不停的催促著王蠢快點幫她脫困。
  “我動手了。”
  王蠢雙手抱住女兵的腰肢下面,手掌握在了豐潤上面,又忍不住捏了一把。
  “你干什么?!”女兵一臉羞憤的瞪了一眼王蠢。
  “要不要我幫忙?”王蠢一臉無辜的松開雙手。
  “快點啊!”此時,喊抓賊的聲音仿佛近在咫尺,女兵也顧不得矜持了。
  “好,我可要動手了。”
  王蠢嘿嘿笑著,雙手抓住女兵腋窩下面,只是輕輕一拖,便把女兵的身體從窗戶立面拖了出來。
  “他們在那里!”
  女兵雙腳剛落地,旁邊的移動屋后面跑出幾個孩子大聲叫喊,然后,遠處的大人們紛紛呼應。
  “快跑!”
  女兵撿起放在地上的用圍裙包著食物,撒腿就朝樹林里面跑去。
  看著如同兔子一般的女兵,王蠢莫名的想到了“吃貨”這個詞匯。
  和這個女兵比起來,地球上那些所謂的吃貨完全不是在一個位面,人家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偷東西吃,哪怕是后有追兵,也絕不放棄到手的食物。
  “呯呯呯呯……”
  就在王蠢胡思亂想之際,突然,背后響起了密集的槍聲,王蠢嚇了一跳,連忙追上女兵,兩人在樹林里面一陣發瘋的奔跑,足足跑了半個小時,這才擺脫后面的追兵。
  “他們還在后面嗎?”汗流浹背的女兵撐在一顆參天大樹便,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我們已經甩掉他們了。”
  “太好了。”女兵那凹凸有致的身體突然就像沒有骨頭一般,直接順著樹干癱軟在了地上。
  “咦,食物還在呢。”王蠢看到,女兵手中還死死的攫著用圍裙包著的食物。
  “啊……食物!”
  原本萎靡不振的女兵被王蠢一提醒,頓時精神一振,立刻打開圍裙,食物在攤開的圍裙里面散開,香氣立刻四溢。
  “收獲不小啊!”
  王蠢看著圍裙上大堆的食物,朝女兵豎起大拇指。
  “來,這塊獎勵你!”女兵扯掉一塊類似于地球家禽一樣的肉類食物遞給王蠢。
  “謝謝你救了我。”
  “很愿意效勞。”王蠢接過食物,瞄了一眼女兵飽滿的胸脯,狠狠的咬了一口,頓感口齒留香,味蕾被完全釋放出來。
  “哼。”女兵被王蠢的眼神一看,立刻想到了王蠢救她時候的尷尬,臉上莫名的一紅。
  “可惜沒有酒……咦,你等等。”王蠢鼻子一嗅,朝樹上看了一眼,對女兵到,把你的水壺給我。
  “干嘛?”女兵把腰間早就喝空的水壺遞給王蠢。
  “佳肴必須要美酒,等一下,我弄點美酒來助興。”
  王蠢嘿嘿一笑,四肢并用,如同猴子一般攀爬到了大樹之上。在大樹的一個樹叉便,有一個深深的樹洞,樹洞里面,是一些動物儲存的水果發酵形成的果酒,類似于地球上的猴子酒。
  王蠢催動靈氣,把果子酒周圍的殘渣都吹開,先裝了一點果子酒嘗了一下,甘甜的果子酒流入喉嚨里面,口齒留香,回味無窮。
  “好酒!”
  王蠢接連灌了幾口,滿滿的裝上一壺這才下樹。
  “這能喝嗎?”女兵吞咽著口水,卻又不敢喝。
  “能喝,很甜。”
  “會不會喝醉?”女兵警惕的看了一眼王蠢。
  “不會不會,果子酒的酒精度很低的,和飲料差不多。”王蠢一邊撕咬著食物一邊慫恿女兵喝酒。
  “真的。”
  “若有半句謊言,天打雷劈。”
  “我相信你。”
  見王蠢詛咒發誓,女兵似乎很相信王蠢是誓言,點了點頭,揚起雪白的脖子輕輕喝了一口。女兵自然是不知道,王蠢可是把發誓當飯吃的主。
  “味道怎么樣?”看著女兵微閉雙眼,雙腮酡紅,王蠢問道。
  “好喝,你沒有騙我,甜甜的,有一點點酸。”女兵輕輕一笑。
  “說了我不會騙人,盡管喝,喝完了我上去幫你再灌一壺。”
  “嗯。”
  ……
  兩人就著美食,你一口我一口的喝得不亦樂乎,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壺,把樹洞里面的果子酒都喝光了這才停下來。
  果子酒酒精度數是不高,但是,很容易不知不覺就喝醉,而且后勁很強。
  王蠢還好一點,女兵喝得醉眼迷離,直接就靠在王蠢肩膀上酣睡起來。
  君子不欺暗室。
  王蠢雖然不是什么好人,如果是換了呂嬌和蘇雪她們,王蠢自然不會放過這種輕薄的好機會,但也不屑于欺負一個陌生的弱女子。王蠢沒有移動身體,讓女兵靠在肩膀上,自己一邊獨酌獨飲喝光了水壺里面的酒,也靠在樹上睡著了。
  王蠢夢到,自己被不計其數的猛獸圍攏。
  突然,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在空氣中彌漫,王蠢赫然睜開了眼睛。
  當王蠢睜開眼睛的時候,不禁大吃一驚,因為,他和女兵的周圍,是密密麻麻類似于猴子一樣的動物,只是,它們看起來比猴子樣強壯的多。準確的說,它們更像地球上的猩猩。
  一頭頭猛獸呲著牙齒,盯著王蠢那惡狠狠的眼神不停的看樹干上滿的樹洞。
  很顯然,它們是惱怒王蠢喝了它們的果子酒。
  此時此刻,女兵還靠在王蠢的肩膀上睡的正香。
  “醒來,醒來!快醒來!”王蠢不停的搖晃著女兵。
  “別鬧,讓我睡一會。”
  “有猛獸。”
  “猛獸……啊……”女兵睜開眼睛,一下看到了周圍密密麻麻的猛獸,嚇得一下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一雙手死死的抱住王蠢的身軀,整個豐滿的身軀完全貼在了王蠢的身上。
  一群猛獸似乎被女兵的尖叫聲嚇到了,一下散開,后退了數十米,不過,只是短暫的后退,立刻,密密麻麻的猛獸又簇擁了過來,露出雪白雪白的鋒利牙齒,兇相畢露。
  “小姐,麻煩你放開我。”王蠢雖然很享受被女兵抱住,但此時兵臨城下,并不是享受的時候。
  “啊……對不起。”女兵頓時一臉羞紅,弱弱道。
  “你認識這些動物嗎?”王蠢問道。
  “酒猩猩。”
  “酒猩猩?”王蠢一愣。
  “是的,它們擅長釀酒,所以,我們稱其為酒猩猩……糟糕,我們偷了它們的酒喝,而且,我們居然還傻兮兮的在這里睡著了……”女兵哭喪著臉道。
  “我會獸語,試試看和它們交涉一下,讓它們放我們走。”
  “真的?”女兵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你等等。”
  王蠢拍了拍女兵的秀肩,嘴里發出嘀嘀咕咕的聲音。當然,王蠢不會獸語,他只是能夠用神念和野獸-交流,當初,他在撒哈拉星的時候,就曾經和巨王獸以及一號星的巨龍交流過。
  王蠢的神念與酒猩猩溝通,但很顯然,酒猩猩的智商不能和巨王獸和巨龍相提并論,無法領會王蠢的意思。當然,王蠢有王蠢的辦法,立刻散發出強烈的殺機,讓酒猩猩知難而退。
  酒猩猩果然是聰明的動物,它們知道不是王蠢的對手,發出低沉的咆哮聲慢慢散開,雖然有些不甘,但是,面對王蠢這樣的強者,也只能委曲求全。
  “你真的懂獸語啊?!”女兵一臉驚嘆的看著周圍慢慢散去的酒猩猩。
  “會一些。”
  “你是如何說服它們的?”女兵好奇的問道。
  “我說,我們是野蠻人,身上有武器,哪怕是它們殺死了我們,最后也是兩敗俱傷。還有,我說你是野蠻人的公主,如果你死在這里了,野蠻人肯定會報仇,到時候,會有千千萬萬的野蠻人軍隊把這里的酒猩猩殺得干干凈凈。”王蠢最擅長的就是信口開河了。
  “這樣啊……我不是公主。”女兵臉上一紅。
  “你現在是了。”王蠢微微一笑。
  “我們雖然有很多關于公主的故事,但是,我們野蠻人是沒有公主的。”女兵掩嘴輕笑,搖了搖頭。
  “以后會有的。”
  “不和你胡扯了,我們走吧,咦,天快要黑了。”女兵抬頭看了一眼天空。
  王蠢這才意識到,天色居然開始晚了。突然,王蠢想到,當年白毛女魃小倩可是耗費了巨大的精力移動了星辰,讓異空間的環境更像地球。
  “夜晚不適合在原始森林趕路。”
  “那怎么辦?”
  “不如,就在這里休息一晚上。”
  “這里……這里的酒猩猩太多,它們雖然不是食肉動物,但習性很兇猛的……”女兵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周圍的大樹。
  “沒事,我和它們說好了。再說,有酒猩猩在周圍,我們反而不用擔心其它的猛獸襲擾我們。”
  “說的有些道理。”
  “就這么決定吧。你繼續睡,我幫你站崗。”
  “幫我站崗?”
  “你是公主,當然要有衛兵站崗。”
  “噗嗤……說得我都覺得自己是公主了。”女兵笑道。
  “對了,你姓什么?”王蠢問道。
  “我姓姚,名惠子。”
  “嗯,我就叫你惠子。”
  “你呢?”
  “我不是說了我姓王嗎。”
  “名呢?”
  “蠢。”
  “王……王蠢……你再胡說八道,我就殺了你!”惠子抽出腿上的軍刀,猛然站起來。
  “咳咳咳……”
  “這一次我就原諒你,我再警告你,不準冒犯黑暗之神。”惠子惡狠狠的盯著王蠢,一臉通紅,豐滿的胸脯因為情緒激動而急劇的起伏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