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724 酥酥的淚水

打開房門,不是房間,而是一間非常寬敞的房間,光是客廳,就過了一百個平方,裝修也極為講究,完全的中式風格,除了用料多是實木之外,一些工藝品,也多是實木雕刻,給人古色古香的感覺。
  所有的房門都關閉著。
  幾乎是一種直覺,王蠢走向了其中一扇緊閉的房門前。
  輕輕擰動門鎖,緩緩的推開門。
  幾乎是第一眼,王蠢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的曹酥酥。
  曹酥酥還是保持著王蠢上次看到的樣子。
  “酥酥。”王蠢輕輕喊了一聲。
  曹酥酥依然如同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塑一般坐在床上,不,不是如同,事實上,現在的曹酥酥,就是一尊沒有生命的晶體人。
  透明的晶體讓曹酥酥露在衣服外面的肌膚近乎透明,頭上的絲也是纖毫畢現。
  “酥酥,我在努力,一直在努力,相信我,我會讓你醒來的,你也別擔心,就當好好休息一下。還有,你的事情也沒有耽誤,伯父伯母都很用心,酥酥果的培育工作已經完成了,正在籌備大規模的種植,要不了多久,我們的公司就能夠推出產品,到時候,你就是公司最大的老板了……”
  看著一動不動的曹酥酥,王蠢感覺自己的心臟仿佛被刀割一般。
  王蠢在房間里面足足呆了二個多小時,他一直不停的說話,除了一些不便啟齒的復雜男女關系,王蠢簡直是無話不說,包括他去異空間和撒哈拉星生的事情都一一說了。
  王蠢不知道酥酥能否聽到,但是,他無法克制自己和酥酥說話的**。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王蠢希望回到和酥酥“同居”的日子。
  “酥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是金丹期的修真者了,嘿嘿,你知道金丹期的修真者意味著什么嗎?金丹期算是步入真正修真的最后階段,符咒等已經頗懼靈驗,可以幻化形體,展現萬千幻想,法術等威力大漲,永駐容顏。嘻嘻,永駐容顏,也就說,我的樣貌,永遠不會老,無論你睡多久,你醒來的時候,我還是以前的樣子……”
  “還有,金丹期可厲害了,開始與武道界有本質上的區別。達到此境界的修士足以被稱為大能金丹真人了,已經可以構建思維投影,虛假記憶于識海之中,對于天地萬物的理解達到一個新的高度。順便一提,此境界的修士的壽元將大幅增長。古人云‘金丹大道’所指的就是一個圓滿的道行。天有三十三重,丹有三色:金光耀世,紫光氤氳,無色萬千。凡求丹者,無不心境圓滿,金丹期的修者所擁有的不僅僅是一個圓滿的心境,更是一顆‘不畏世間渾濁’的燦燦金丹……哎呦,差點忘記了,我雖然是金丹期,但內丹并不是金色的,而是乳白色的,也不知道是為什么……”
  “酥酥,我還吞噬了一顆蛟龍內丹和一顆金丹期修真者的內丹,嘿嘿,我很快就要晉級了,金丹期之后,就是元嬰期,到時候,我就可以御劍飛行,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哎呦,太多好消息要告訴你了,我身上的寶物可多了,有玉簡,有煉妖壺,還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寶物,可惜我現在修為太低,不能使用,等到了到了元嬰期,我就能夠駕馭絕大部分法寶,以后能用法寶了,誰和我打架,我都不用出手,動一根手指頭,就能夠要了對方的命!”
  “還有啊,我開了一家上下五百年素菜館,生意可好了,每天日進斗金……還有還有……我回王家了,王家的人都承認我的身份了,他們還給了我一筆巨大的資金,幾十個億,幾十個億啊,哈哈,我現在可是有錢人了……”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王蠢喋喋不休的和曹酥酥分享著自己的喜悅和成就。
  “酥酥,天黑了,時間不早了,下次回來多陪你一些時間。你放心,我一直都在努力修煉,只要一切順利,哪怕是我找不到其它的方法讓你醒來,等到我修成大道,也能夠讓你醒來的,到時候,別說是你,跟著我的貓貓狗狗花花草草都要飛升,嘿嘿,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嘛……你可別生氣,我可不是說你,你可是我的心肝寶貝酥酥,不是雞啊犬的……好了,我要走了,晚上還要見一些人,如果你能夠聽到我的話,你也不要著急,就當給自己放個長假……”
  臨走之際,王蠢在酥酥的額頭上親了一口,然后,依依不舍的離開了房間。
  就在王蠢剛轉身走出房間的時候,酥酥那近乎透明的眼睛里面,流下了兩行淚水……
  ……
  王蠢出來的時候,警方的人一直在外面,王蠢配合一下,做了筆錄口供之后警察們就走了。
  軍軍的死并不復雜,有數百人目睹了現場,所以,警方也就是走一下流程,自然是不會為難王蠢這個在c市炙手可熱的人物。
  送走了警察之后,王蠢又和曹父曹母寒暄了一會,參觀了一下研究酥酥果飲料配方的實驗室,順便吃了一頓很遲的晚飯,取了一些酥酥果之后,這才告別。
  這里值得一提的是,王蠢把始皇帝留給他的一些植物種子都給了曹父曹母,讓他們代為培育。
  王蠢整天東奔西走的,壓根就沒有時間培育始皇帝留給他的靈藥,交給曹父曹母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
  離開了植物園之后,王蠢直奔bsp;和以前一樣,王蠢的母親依然是不冷不熱。
  王蠢已經習慣了母親,待得母親打坐念經的時候,給房間來了一個大掃除,然后,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王蠢離開母親家的時候,已經到過了十二點。
  王蠢原本是想去看看韓冰,但想想,看了也是徒增煩惱,直接跑到了蘇雪的出租屋。
  讓王蠢意外的是,蘇雪居然沒有在家里,撥打電話,也處于關機的狀態。
  此時,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王蠢現,他居然無處可去。
  一個在大街上游蕩的王蠢看到了七匹狼服飾的廣告牌,想到了中國狼人,便攔了一輛出租車,直奔中國狼人的那棟別墅。
  王蠢沒有敲門,直接翻墻進入,直奔中國狼人二樓的臥室。
  “咚咚咚咚……”
  “誰?”房間里面,響起了中國狼人冷厲的聲音。
  “是我。”
  “你回來了。”幾乎是立刻,狼人就沖到了門邊,打開了房門。
  “回來了。你沒有睡覺?”王蠢看到臥室里面的被褥并沒有凌亂。
  “睡不著。”狼人笑了笑。
  “想心思?要不,哪天幫你找個母狼給你做伴。”王蠢嘿嘿淫笑道。
  “我是中國唯一的狼人。”狼人聳了聳肩。
  “唯一的狼人?”
  “是的。”
  “或許有其他的狼人你不知道呢。”
  “呵呵,狼人之間,有著一種天生的能力,能夠尋找到自己的同類,但是,這一百多年,我沒有遇上。”狼人笑著把王蠢帶到臥室一側的茶室書房。
  “這樣啊……對了,你為什么不去國外,找個金碧眼的女狼人,為國爭光。”王蠢自顧自坐到茶桌一邊。
  “我上次和你說過,出國很危險。先不說國外的狼人能不能夠接受我這個血統不純正的狼人,就是吸血鬼,也不會放過我。”
  “吸血鬼……”王蠢立刻想到了那吸血鬼親王,頭頓時大了。現在,文靜似乎正在被那吸血鬼親王追殺,一旦吸血鬼親王從文靜身上追查到他的下落,以后,他也別想過現在這種優哉游哉的生活了。
  其實,王蠢懷疑,自己的身份早就暴露了,因為,上次有一群狼人追殺到了c市,如果不是肉球道士的師父,鹿死誰手還不知道。
  “你有麻煩?”中國狼人可是一百多歲的老不死,立刻從王蠢的神色之間看出端倪。
  “沒事。”王蠢搖了搖頭道:“我這次去帝都,碰上了你的一個老朋友。”
  “老朋友?”中國狼人一愣。
  “火居道士。”
  “火居道士……火居道士是一個群體……”
  “他說叫火居道士,曾經和你有一面之緣。”
  “一面之緣?”
  “是的,他說,你有一次和總理談話,他站在總理的背后。”
  “啊……是他!”中國狼人一臉驚喜。
  “想起來了?”
  “當然能夠想起來,想不到他還活著。”中國狼人長長松了一口氣,問道:“他在哪里?”
  “他在帝都。”
  “他在帝都干什么?”
  “這個……他具體干啥我也不清楚……我和他之間的事情,說來話就長了……”
  “我們有的是時間。”狼人微笑著清洗茶具。
  “那家伙是受別人利用殺我的,結果,反被我殺了一個同伴,還被我奪了金丹……”
  “奪了金丹?”狼人大吃一驚。狼人雖然不是修真者,但見多識廣,自然被人奪走了金丹意味著什么。
  “這可不能怪我,他們是來殺我的,我奪他的金丹也是被迫。”王蠢一臉得意洋洋到。
  “繼續。”
  “后來不打不相識,他又提到認識你,所以,我就放了火居道士一馬,他還答應幫我統一江湖。”王蠢咧嘴笑道。
  “統一江湖……”狼人一臉目瞪口呆。
  “嘿嘿,他可是這樣說的。對了,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去帝都和他見上一面?”
  “有。”
  “好,那就明天一起去帝都。”
  “去看看也好,都幾十年沒有去帝都了。”中國狼人看著漆黑的窗外,一陣呆。
  “幫我個忙。”
  “啊……什么事?”
  “我有點事情要離開一下,你幫我照看一下寵物。”
  “寵物?”狼人一臉愕然,他沒有想到王蠢這種大大咧咧的人居然還會飼養寵物。
  “嗯啊,是寵物,個頭有點大,不過你放心,它很乖很溫順的,我就去一會兒,最多半個小時,最少也就幾分鐘的時間。”
  “好吧。你的寵物呢?”狼人下意識的周圍查看,沒有看到王蠢身邊有動物。
  “我要召喚它。”
  王蠢默念咒語。小黑憑空出現在了茶室里面。
  “啊……”狼人差點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王蠢一開始就提到寵物的個頭比較大,狼人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不過,他也只是想到了藏敖之類的大型犬,卻是沒有想到居然是一頭比獅子還大一倍有余的猛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