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723 意外的結局

“軍哥……”刀哥朝王蠢點了點頭,走到了軍軍的面前。
  “呵呵,軍哥,擔當不起啊!”軍軍一臉陰陽怪氣道。
  “能不能談?”刀哥并沒有動怒,平靜的看著軍軍。
  “如果我說不能談,是不是就要做掉我?”軍軍一臉獰笑道。
  “軍哥,要動手也輪不到我,只要蠢哥點頭,這里要做掉你的人不會低于一百。”刀哥嘆息了一聲,搖了搖頭。
  “如果你刀哥不出手,我還真想不出誰敢出手。”軍軍諷刺道。
  “軍哥,念在舊情,我來和你談一下,其實,我是不想談的。”刀哥一臉鄭重道。
  “為什么?”軍軍冷笑。
  “我不知道蠢哥怎么想,如果我貿然做出了決定,你又出爾反爾的話,我以后,就很難做了。不怕告訴你,這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想你死。”
  “蠢哥到底是什么人?”軍軍終于問出了一直想問的問題。
  “蠢哥……這個,我不好說,你問別人吧,一句話,能不能談?”刀哥遲疑了一下,搖了搖頭問道。
  “談,我為什么不談!好吧,既然你刀哥出面,行,我就給你一點面子,這植物園在我們村莊,租地的時候我還沒有出獄,現在我出獄了,合約就得重新簽……”軍軍一臉獰笑道。
  “軍哥,你看看周圍。”刀哥緊皺眉頭。
  “哈哈哈,小刀,我軍軍可不是嚇大的,這輩子什么場面沒有見過!我還是那開始那句話,這里是我的地盤,由我做主,除非……”軍軍看了一眼周圍,頭扎毛巾的人越來越多了,人數已經遠遠的超過了村民和當地的流氓地痞,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包圍圈,氣氛有點劍拔弩張。
  “除非你死!”刀哥的目光變得鋒利起來。
  “刀哥,這可是法治社會!”軍軍陰笑道。
  “法治社會……哈哈哈……一個刑滿釋放人員和我**治社會,好好,好,不錯,軍哥,這是我最后一次喊你軍哥,道不同不相為謀,再見!”
  刀哥怒極反笑,轉身大步走到了王蠢身邊。
  與此同時,十幾個頭上扎著毛巾的混混朝軍軍包抄了過去。
  “來啊,老子十二歲出來混,偷搶扒拿殺人放火什么沒有干過,老子今天這一百多斤就豁出去了,兄弟們,看得起我的就操起家伙,這里是東郊,是我們的地盤……”
  軍軍那熱血沸騰的聲音越來越小,因為,周圍的混混和村民都在加快撤離的速度。
  “軍哥,你快向蠢哥道個歉……”一臉橫肉的胖子還算講義氣,沒有拋下軍軍,反而拉著軍軍朝王蠢的方向走,周圍圍攏過來的混混互相看了一眼,停下了腳步。
  “啪!”
  軍軍一巴掌扇在胖子的臉上。
  “廢物!”軍軍勃然大怒。
  “軍哥,你為什么打我?我這是為你好!他是蠢哥,在c市誰不知道蠢哥?”胖子捂著臉憤怒的看著軍軍。
  “我管他是誰,這里是東郊!”
  “啊……”
  軍軍猛然一腳踢在胖子的襠部,胖子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一下跪在了地上。
  “軍哥……”
  “沒有人能夠擋我的路,不管是刀哥還是蠢哥,我才是東郊的老大,以后,整個c市都會臣服在我的腳下,你這個廢物,以后就是跪下來求我,我也不會要你……去死!”
  軍軍沒有想到數百村民和混混沒有一個支持他的,感覺好像被全世界背叛一樣,加上這胖子糾纏著他,越發怒極攻心,歇斯底里撲上去一頓拳打腳踢,所有的怒火都發泄在了胖子身上,每一腳都是傾盡全力,只把胖子得打一臉血肉模糊,哀號不止。
  沒有人能夠理解軍軍現在的心情,也沒有人能夠理解軍軍為什么會如此狂躁,其實,仔細想想,也不難理解。
  軍軍出獄之后,在東郊苦心經營,拉起了一支隊伍,可謂是煞費苦心,但是,費盡了心血的隊伍,只是因為“王蠢”這個名字便摧枯拉朽一般倒塌,就連他視為臂膀的胖子,也硬是要拉著他投降,其心情可想而知。
  毫無疑問,軍軍不甘心失敗,他也很清楚,今天如果服軟,他以后,再也別想東山再起了。
  在這種錯綜復雜的負面情緒之下,軍軍的情緒已經完全失控,所有的怒火,都發泄在了胖子身上。
  周圍的人越來越多,看著眼前的一幕鬧劇。
  “我是為你好啊!”
  被打倒在地上胖子突然猛的跳起來,從腰里摸出一把匕首,沖軍軍大聲咆哮。
  “哎呦,長志氣了,居然隨身帶刀了,來啊,來殺我啊!”
  眼看著胖子居然摸出一把匕首,軍軍越發瘋狂的踢打胖子。
  “嗤!”
  胖子的匕首直直的插入了軍軍的胸膛,軍軍的身體一下凝固了,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胖子。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胖子一臉慌張的松開匕首,連連后退,一下跌倒在地上。
  “你……你……”軍軍指著胖子,微微煽動的嘴角流淌出鮮血,流在了白色的短袖上面,觸目驚心。
  數百人聚集的植物園大門口,一陣落針可聞的安靜。
  沒有人想到會是這種結局。
  數百雙目光看著軍軍那雙不甘的眼神,而軍軍的眼睛,也掃視著周圍的村民和混混,目光之中,充斥著無盡的絕望和憤怒。
  就在此時,王蠢出現在了軍軍的面前。
  和兩人開始見面一樣,王蠢看著軍軍,軍軍也看著王蠢,但是,兩人與開始環境已經完全不一樣。
  原本是趾高氣揚的軍軍心臟上面捅著一把沒至柄的匕首,目光之中是無盡的絕望與憤怒,而王蠢,依然一副從容淡定的表情。
  “你贏了。”軍軍憋了一口氣,重重的吐出三個字。
  “你從來就沒有贏過,我也從來沒有輸過。”王蠢微微一笑。
  “你到底是什么人?”軍軍依然不甘心,他到現在,還沒有弄明白王蠢的身份,可以說是死不瞑目。
  “我是王蠢。”
  “你……”
  “你這樣沒有絲毫契約精神的人,早死早超生。”
  看著一臉猙獰的軍軍,王蠢突然有一種興味索然的感覺,事實上,就連他都沒有想到,軍軍會死在自己人手中。
  在王蠢看來,軍軍還算是個人物,不管其人品如何,至少,他有著鋼鐵一般的意志力,而不會因為對手強大而氣餒,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悲劇性的人物。
  “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軍軍的聲音如同夜梟,陰森恐怖。
  原本,軍軍這句話,只是因為不甘說的一句話,只是,他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人是一個修真者,而且,最喜歡干的事情就是落井下石鏟草除根。
  “既然如此,你就別做鬼了。”
  王蠢冷冷一笑,一不做二不休,催動煉妖壺。
  “……”
  軍軍感覺到一股如同漩渦一般的吸力,他的三魂七魄被抽走,一股恐懼的氣息在空氣中彌漫。
  軍軍拼命的喊,但是,他發現,自己的嘴無論如何大張,都發不出絲毫的聲音。
  沒有人知道軍軍的靈魂正在被抽走,只是看到軍軍先是一臉恐懼的張大嘴,然后,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
  遠處,傳來一陣警笛的聲音。
  數百人如鳥獸散了,只留下了一些目擊者,當然,雙手沾滿了鮮血的胖子還呆呆的坐在地上,一雙眼睛無神的看著不遠處的尸體。
  在刀哥和板凳一行人的簇擁之下,王蠢和曹父進入了植物園。
  此時此刻,曹父仿佛是在做夢的感覺。
  曹父目睹了整個事件的發生過程,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簡直無法相信,這數百村民混混居然會因為只是聽到王蠢的名字而后退,他更無法想象,在這一帶為非作歹臭名遠揚的軍軍,碰上了王蠢之后居然沒有絲毫反抗的力量,最終落了個被兄弟殺死的結局。
  曹父還不知道,軍軍不僅僅是被殺死,就連他的靈魂,也被王蠢用煉妖壺煉化。
  走進植物園后,王蠢發現,植物園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上一次王蠢來的時候,植物園只有兩百畝的地方,也沒有修建什么建筑物,基本都是臨時搭建的建筑物,而這一次,植物園已經修建了一棟三層樓的辦公樓,占地超過了五千個平方,是由主樓次樓構成,很是氣派。從上邊的牌匾可以看出,這辦公樓應該是多功能大樓,不僅僅是可以住人,還有科研實驗室等等……
  ……
  王蠢示意其他的人配合警方調查,自己隨著曹父進了這棟多功能的辦公大樓。
  辦公大樓應該才竣工沒有多久,內部裝修還沒有完成,不時有施工人員進進出出,搬運著一些裝修材料。
  在曹父的帶領之下,王蠢到了辦公大樓的裙樓。
  裙樓只有兩層,在第二層右角,是曹家的住處,變成了晶體人的曹酥酥被安置在這里。
  曹母早就在客廳里面等待,當她看到王蠢,眼淚一下就奪眶而出。
  “伯母,我會讓酥酥醒來的。”王蠢扶住曹母,輕輕拍著她顫抖的肩膀安慰。
  “抱歉,我失態了。”曹母接過曹父遞過來的紙巾擦著眼淚。
  “我理解您的痛苦,你們放心,我一定會讓酥酥醒來的,一定,我發誓!”王蠢斬釘截鐵道。
  “我們相信你。”曹父嘆息了一聲。
  “伯父伯母,我想看看酥酥。”
  “她在里面,你進去吧,我們就不進去了。”曹父一把拉住想要帶路的曹母,很顯然,他怕曹母看到酥酥又控制不住情緒。
  “嗯。”
  王蠢點了點頭,大步走到虛掩的房門前,輕輕推開了房門。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