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720 曹父的麻煩

當三人一行回到四合院的時候,所有人都已經起來,正在大廳里面吃早餐,秦府一個人獨霸一張桌子。
  石小寶看向秦府的目光已經變成了諂媚之色,文靜雖然有些矜持,卻也忍不住好奇心,不時會多看秦府一眼,畢竟,面前這個斯斯文文,一臉白凈的中年人可是來之于秦朝。
  現在,石小寶和文靜都知道王蠢穿越六十天的事情了,理所當然的,他們都相信秦府是來之于秦朝。
  在兩人仔細的觀察之下,果然,兩人還是看出一些端倪,秦府舉手投足之間,與現代人還是有一些細微的差別。
  很快,秦府就現石小寶和文靜在觀察他,冷厲的目光在兩人臉上只是掃了一下,頓時,兩人感覺背脊冷,一陣心驚肉跳,連忙假裝聊天
  王蠢在房間里面安慰了一陣丁智慧后,出來為大家相互介紹,待得眾人熟悉之后,已經到了中午。
  吃了午飯,王蠢便直奔機場。
  在離開的時候,王蠢刻意叮囑了秦府,如果火居道士有什么不妥,立刻格殺勿論。
  同時,王蠢也提醒了文靜和石小寶,讓他們提防火居道士。
  在這期間,火居道士一直想和王蠢說話,每次都是欲言又止。當然,王蠢也看出來火居道士有話要說,但是,此時他牽掛著丁老和馮老,也沒有心思管火居道士,反正明天就回來,也不急于一時。
  王蠢去c市找曹酥酥的父母要酥酥果,最多也就是幾個小時,而且,王蠢已經定了第二天的返程機票。
  一切順利。
  飛機沒有延誤,居然還提前了十幾分鐘飛上了天空。
  飛機升空之后,王蠢看著窗外的白云,想著變成了晶體人的曹酥酥,也無心修煉,一陣呆。
  每每想起曹酥酥,王蠢就有一股莫名的焦慮。
  和王蠢接觸的女人數不勝數,但是,基本都是好聚好散,最多也就是互相牽掛,從未曾有女生受到過實質性的傷害,唯獨曹酥酥。
  曹酥酥是王蠢的痛。
  不知道秦大哥有沒有辦法治好曹酥酥?
  其實,王蠢一直忍住沒有問秦府,他不希望秦府知道曹酥酥的存在。道理很簡單,秦府知道得越多,他就越處于被動。
  王蠢并不想復活秦始皇。
  很顯然,只要王蠢不配合秦府復活始皇帝,他和秦府終究要撕破臉,一旦秦府知道了曹酥酥的存在,那么也就意味著,秦府就可能利用曹酥酥脅迫他。
  王蠢不想讓曹酥酥再次受到傷害,他寧愿多等等,也不愿意冒這個風險,至少,也要和秦府的敵友關系明朗之后
  c市的機場很小很小。
  當王蠢從大廳出來,就看到了十幾個排成兩隊的彪形大漢。
  是板凳。
  “叫蠢哥!”
  “蠢哥好!”
  十幾個人大漢點頭哈腰,畢恭畢敬,齊聲呼喊,看得周圍的旅客紛紛側目。
  “板凳哥,搞這么大排場干嘛?”王蠢被周圍異樣的目光看得臉上一陣燒,連忙鉆進了一輛黑色的奔馳越野車里面。
  “嘿嘿,蠢哥,你現在可是c市的風云人物,排場大點也是應該的。”板凳憨厚的笑道。
  “風云人物?”王蠢一愣。
  “當然,黑白兩道誰不知道你蠢哥!”板凳一臉崇拜的眼神。
  “”
  王蠢一臉愕然。
  王蠢不知道,他現在在c市可是風頭正勁的時候,稍微有點社會地位的人都知道,他是新東方武校的幕后老板,也是“上下五百年素菜館”的大股東,要知道,那可是c市生意最火爆的素菜館,可謂是日進斗金。
  王蠢把獲得太陽山武林大會冠軍,也是其資本之一。
  另外,江湖上也流傳,在c市如日中天的刀哥和板凳,都是王蠢的手下。
  當然,上面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王蠢還有一個神秘的背-景——王家。
  人們無法確定王蠢真實的身份,但是,正所謂是無風不起浪,人們稍微知道一些線索之后,便是添油加醋。
  一溜豪車浩浩蕩蕩的開到了曹酥酥父母經營的植物園。
  當車隊剛到門口的時候,植物園門口堵著一群年輕人,估摸著十多個人,手中提著鋼管等物,從其打扮一看,就知道是社會混混。
  車隊停在門口。
  “你們干什么?”王蠢下車,在板凳一行人的簇擁之下走到人群之中。
  “你來這里干什么?”一個滿臉橫肉的胖子上下打量了一下王蠢,一臉不懷好意之色。
  “我找曹老板談點生意。”
  王蠢看了一眼周圍圍攏過來的混混。從人數上看,這群混混和板凳的人手旗鼓相當,也就十幾個人,但是,他們每個人手中都提著鋼管之類的兇器。
  板凳一群人則是手無寸鐵。
  “談生意?不好意思,曹老板不處理我們村的事情,就不能做生意。”一臉橫肉的胖子搖了搖頭。
  “伯父,我到了,門口是些什么人?”
  王蠢也懶得多問,直接撥通了曹酥酥父親的電話。
  “我們承包了二千多畝地,時間為三十年,合約已經簽了,我們也支付了頭五年的承包費用,但是,這個村有個刑滿釋放的家伙出來之后,慫恿當地的年輕人撕毀合約”
  曹酥酥父親的聲音里面,充滿了無盡的憤怒和無奈。
  只是略微一問,王蠢就知道了來龍去脈。
  事情很簡單,曹酥酥父親承包了二千多畝地,簽約了,也按照合約支付了五年的費用,但是,一個曾經橫行鄉里的惡霸刑滿釋放回家,開始聚集當地的流氓地痞搗亂,不讓植物園施工。
  “刑滿釋放的人是你?”王蠢掛斷電話,盯著面前一臉橫肉的胖子。
  “小子,看你樣子也是人模狗樣的,不過,我可要提醒你一下,在我們富強村,是龍得給我們盤著,是虎,得給我們臥著”
  “小王。”
  就在王蠢目光變得冷冽的時候,曹父從里面擠了出來,在他周圍的一些混混,故意擋住他的路,曹父擠得是汗流浹背。
  “伯父您好。”
  “我們進去談。”曹父拉著王蠢的手往里面走,但一群混混已經站成了一道人墻,把路完全擋住。
  “伯父,他是你說的刑滿釋放人員嗎?”王蠢問道。
  “不是。”
  “板凳,你能夠搞定嗎?”王蠢回頭看了一眼板凳,他現,板凳身邊的大漢一個個表情變得興奮無比。
  “蠢哥,搞定沒有問題。”板凳一臉藐視的看了一眼周圍的混混。
  “搞定他們!”王蠢扶著曹父后退了兩步。
  “我是c市的板凳!”板凳柱實的身體大步走到那一臉橫肉的胖子面前。
  “哎呦,是板凳哥啊!大家都知道板凳哥在c市可是呼風喚雨,但別說兄弟們不給你面子,都是混一碗飯吃,你看你的場子,我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好,既然你認識我,事情就好辦了。這事兒,你做不了主,你們老大是誰?把你們老大叫來,我們當面談。”
  “呵呵,我們老大是你想見就見啊”
  板凳強壯的左臂赫然出手,一把卡住了胖子的喉嚨,右臂一把奪過胖子手中的鋼管,然后,松開胖子的脖子,用鋼管頂上去。
  周圍的混混紛紛涌過來。
  “干!”
  板凳一聲咆哮。
  與此同時,王蠢身邊的十幾個大漢如同猛虎一般撲了上去,一個個身手矯健,赤手空拳,三下五除二,就把十幾個混混打趴在地上,哭爹叫娘。
  “把你們老大叫來!”板凳用鋼管頂著胖子的喉嚨,胖子揚起脖子,不得不踮起腳尖,生怕鋼管捅穿他的喉嚨。
  “我叫,我叫,你松開鋼管。”
  板凳放下了鋼管,胖子立刻掏出了手機撥打電話,在撥打的時候,臉上一抹兇殘的笑容稍縱即逝。
  “小王,你們趕快走吧,他們老大是軍軍,我打聽過了,當年他在c市也是狠角色,后來坐牢去”
  “伯父,沒事的,有我在。”
  王蠢安撫著一臉驚慌失措的曹父。
  從曹父的反應可以看出,那軍軍還是個棘手的角色。
  “老大,c市的板凳過來了。”
  胖子只是說了一句話,便掛斷了電話,然后,一臉獰笑的盯著曹飛,眼神之中,充滿了赤裸裸的威脅,大有看你怎么收場的意思。
  “小王,你們快走吧,我這里沒事,大不了我換個地方”曹父是老老實實的生意人,何曾看到這種場面,聽到軍軍要來,頓時心虛,只希望王蠢趕快避避風頭。
  “伯父,你不用擔心。”
  王蠢淡淡看了一眼氣焰囂張的胖子。
  就在王蠢和板凳等待軍軍的時候,軍軍正在村里調兵遣將,不停的打著電話。
  在調兵遣將的時候,軍軍沒有忘記打聽一下板凳的詳細背-景。
  軍軍坐了六年牢,這六年的時間,c市的地下勢力已經重新洗牌,也正因為這個原因,軍軍才決定在本村展,待得站穩陣腳之后,再殺進netbsp;很快,板凳的資料就被軍軍收集到了。
  板凳,只是一個有把蠻力的民工,他能夠混出頭,主要是因為刀哥的提攜。
  軍軍決定把板凳作為重出江湖的踏腳石!
  軍軍沒有把板凳放在眼里,因為,他在入獄之前,哪怕是現在如日中天的刀哥,看到他也要喊一聲軍哥【求幾張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