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715 火居道士

奄奄一息的修真者感覺一股暖流在丹田部位流轉,低頭一看,只見那血淋淋的外翻肌肉一點一點的生長,就像電視里面加速播放植物生長的過程一樣。
  與此同時,修真者感覺自己的身體里面有一股狂野的力量在四肢百寒中奔走,疏通著血脈神經。
  修真者驚異的看著面前這個年輕人,如果不是他親自經歷,他根本無法相信面前這個年輕人居然有起死回生之術。
  其實,修真者不知道,這對于王蠢來說簡直是軒科,因為,當初他可是給便宜老爹王杰肉白骨過,硬是把兩根骷髏腿修復,其復雜程度遠遠超過現在,畢竟,修真者只是被奪走了內丹,還給他修復傷口就沒事了。
  當然,四相古玉也是功不可沒。
  只是一炷香的時間不到,修真者的感覺自己身體里面的力量變得無比的充沛。
  一道白光一閃,王蠢松開了雙掌,修真者腹部的血洞已經完好如初,如果不是那長衫上面有個觸目驚心的血洞,絕對沒有人會想到他丹田的金丹曾經被人赤手挖走
  “啊!”
  修真者緩緩站起,雙手張開,猛然仰天一聲長嘯,天空之中烏云紛紛涌動,如同千軍萬馬在空中殺伐一般。
  “你不怕我找你報仇?”修真者看了一眼同伴的尸體,深邃的目光落在了王蠢的身上。
  “想報仇,行E馬過來就是!”王蠢哈哈大笑,身上的衣服獵獵作響,殺氣透體而出,一臉熱血,神采飛揚。
  “你認為能夠戰勝我?”修真者那深邃的目光變得如同刀鋒,鋒芒畢露。
  “我既然能夠救活你,自然有把握殺死你,如果你覺得能夠戰勝我,來吧,本少爺就讓你形神俱滅,永不超生!”
  王蠢手中的黑色長刀一揮,一股黑焰在刀鋒上,騰騰的殺氣讓空氣都好像變得無比的炙熱。
  “我們是朋友。”修真者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收斂那鋒芒畢露的殺氣。
  “對,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王蠢嘿嘿一笑,收起了黑焰吞吐的黑色長刀。
  “我不信任你,我只信任中國狼人,如果你是中國狼人的朋友,你就是我的朋友。”修真者一臉鄭重道。
  “好說好說,等我處理完帝都的事情,就帶你去見中國狼人。”
  “謝謝,我會兌現自己的承諾,協助你統一中國的修真界。”
  “哈哈,我對統一修真界沒有興趣,如果你不是認識中國狼人,我也不會救活你,來來,我給你介紹一個朋友。”
  “朋友?”
  “是的,秦大哥,出來吧。”王蠢朝遠處喊了一聲。
  “秦大哥誰在這里?”
  修真者心神一凜,立刻四處觀望,但是,他并沒有看到周圍有半個人影,八達嶺那磅礴的山嶺顯得無比的靜謐。
  不過,就在修真者觀望之際,突然,黑暗之中,毫無征兆的出現了一個人影,那人影沒有絲毫的生氣,就像地獄的幽靈一般那,最重要的是,這個人根本是腳不沾地,與地面敝著十幾厘米的距離飄逸過來,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莫名的,一向自負的修真者背脊一陣發冷。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就在身邊,有一個高手一直觀察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修真者自然是沒有想到,他與王蠢之間驚天動地的戰斗早就驚動了秦府,等秦府趕到的時候,戰斗已經結束,王蠢正在嚴刑逼供。
  事實上,如果不是秦府趕到,打死王蠢也不會幫助修真者治療,至于所謂的看在中國狼人的面子上,純粹是找個借口,不僅僅是順便讓中國狼人欠一個人情,還可以讓修真者心懷感激之情。
  如果修真者真要報仇,也就沒有王蠢啥事了,秦府這個殺人的屠夫,必定會幫助他解決這個麻煩。
  “這北斗七星陣,存在了上萬年,被你給摧毀了。”
  寡言少語的秦府如同幽靈一般站在幽靈身邊,看了一眼被夷為平地的周圍,長長嘆息了一聲,一臉可惜之色。
  “你認識這古陣?”修真者心神一震。
  “我們走吧。”
  秦府沒有回答修真者的會,深深看了一眼修真者后,和王蠢說了一聲,當先朝蜿蜒的長城方向走去。
  只是被秦府看了一眼,修真者感覺整個人有一種掉入了冰窖的感覺,一股冰冷的死亡氣息一瞬間就籠罩了他的全身。
  好厲害!
  修真者倒抽了一口冷氣,他發現,這個皮膚白皙的長發中年人功力深不可測,以他金丹期的修為,對方的身體,就像包裹著千載寒冰,渾身散發出一股死亡的氣息,居然無法看透對方深淺。
  三人看起來似乎是不急不慢,卻是風馳電掣。
  在路上,秦府一如既往的沉默無語,王蠢則是和這個金丹期的修真者拉起了家長。
  閑聊之中,王蠢總算是知道了修真者的名字——火居道士。
  看著王蠢聽到“火居道士”時候臉上并沒有什么表情,火居道士忍不揍輕嘆息了一聲。
  在清朝,火居道士可不是名字,而是一個群體,是指居家修行的道士,火在此意指凡俗生活之意。
  火居道士可以娶親蓄子,但是也要持戒奉齋,其中,天師道就不禁止門人婚娶,自張道陵天師以來,歷代天師都以嫡親身份繼承法統。
  只從解放以后,火居道士這個群體沒落,逐漸到被人遺忘,為了紀念這個當年叱咤風云的群體,修真者改名為火居道士
  對于一百多年前如煙塵的往事,王蠢才沒有興趣知道,在他看來,那已經是歷史,已經是過去式,歷史的車輪,正在滾滾前進,沒有人能夠阻擋。
  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
  現在,王蠢正著急趕回肚慧的家里,因為,斷和馮老,還需要他續命。
  “你在哪里?”王蠢撥通了肚慧的號碼。
  “啊蠢哥”肚慧聽到王蠢的聲音,頓時喜極而泣。
  “沒事了,你把詳細地址發給我,我馬上打出租車過來。”
  “我們在雍王府這一帶”
  收到了肚慧的地址之后,王蠢開始發足狂奔,因為,八達嶺這一帶,離帝都近百公里。
  三人狂奔之間,火居道士驚心不已。
  那長發中年人的厲害他已經知道了,畢竟,能夠無聲無息就能夠靠近他而不讓他擦覺的人,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其從容自若閑庭信步簡直是就是陸地神仙一般的存在。
  讓火居道士驚心不已的是王蠢。
  王蠢的奔跑是腳踏實地,節奏感十足,而且,在那節奏感之中,有著一種狂野的力量,仿佛是一頭狩獵的猛獸正在大地上奔跑,充滿了一種野性的爆炸力。
  這個年輕的勢力不容酗。
  此時此刻,火居道士開始重新審視王蠢。
  王蠢自然是不知道火居道士正在觀察他,他此時正在神游萬里,想著撒哈拉星。
  想到撒哈拉星,王蠢就追悔莫及。
  因為時間倉促,王蠢原本準備帶一些機甲按鈕過來的計劃也被打破了。
  想想,如果弄幾架機甲在帝都狂奔,絕對會成為全世界的焦點,要知道,那可是貨真價實的高達啊!
  想完機甲,又想到了貌若天仙的新月。
  早知道撒哈拉星際宇宙飛船會到一號星去,先和新月洞房了再說。
  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去撒哈拉星
  一路狂奔到了帝都的郊區,遇到了一輛放空返回的出租車,三人上了出租車。
  這里值得一提的是,火居道士已經換上了王蠢給他的衣衫,要不然,他一身血淋淋的,出租車師傅根本就不會偷。
  三人趕到了肚慧他們臨時的藏身之處。
  藏身之處在雍和宮附近的一個喧同的四合院里面。
  不得不說,這是藏身的好地方,不僅僅是地形復雜,最重要的是,因為雍和宮的原因,周圍不準修建高層建筑物,也就是說,不用擔心有人在制高點監視他們。
  斷的弟子尉遲公明也過來了,正在給斷馮老和那保姆輪流按摩,活絡血脈。
  小寶正在和肚慧喝茶,屁股轉來轉去的,如坐針氈,很顯然,他對這種閑情雅致的品茗并沒有什么興趣。
  王蠢不知道,在他離開的這段時間里面,肚慧一直都在和石小寶聊他的事情,石小寶早已經打消了追求肚慧的念頭。
  當年,王蠢文靜石小寶三人可是發誓詛咒,不準相互挖墻腳的,如果有無主的女人對其中一個人有好感,另外兩個人就要退出來,避免兄弟為女人反目。
  “秦大哥,還有救嗎?”王蠢眼巴巴的看著正在給斷馮老號脈的秦府。
  “一半一半。”秦府沉思了片刻道。
  “啊才一半一半?”
  王蠢一臉失望,而肚慧則是一臉死灰,焦慮的看著王蠢。
  “他生機已絕,只是魂魄未散,要想讓他復活,必須要讓他肉身恢復生機,而這些,需要一些靈藥咦,對了,上次給你埋下的靈藥靈草呢?”
  “靈藥靈草?”王蠢一愣,旋即想起來,猛然一拍大腿道:“哈哈哈,你說的那些東西我已經培育出來了。”
  “培育出來了?”秦府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是的,嘿嘿,哪種火紅火紅的果實,當然,現在是叫酥酥果了酥酥果”
  王蠢一下想起了變成晶體人的曹酥酥,原本高昂的情緒一下變得低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