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714 統一江湖

“你們是什么人?”王蠢一手握著長刀刀柄,催動著靈氣,鎖住那被釘在刀尖下面修真者的魂魄,不讓他逃走。
  另外一個修真者終于回過了神,怨毒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王蠢不語。
  “哈哈哈,不說沒關系,先讓你見識見識本少爺的手段!”
  王蠢仰天哈哈大笑,手中的黑色長刀猛然一抽,靈氣一收,那被壓制的修真者一縷魂魄立刻掙脫了身體的束縛,沖天飛射。
  普通人類的神魂也能夠維持七七四十九天不散,然后,重新投胎做人,而修真者的魂魄,能夠凝聚更長的時間,運氣差的,也就是墮入六道輪回之中,運氣好的,如果找到異寶之類的附體,通過漫長的時間,還有可能修成散仙,永生不死。
  但無論如何,沒有人希望自己魂飛魄散。
  魂飛魄散,意味著徹底的毀滅,意味著形神俱滅。
  就在那修真者的魂魄剛掙脫束縛飛起的一瞬間,王蠢祭起了他的煉妖壺,煉妖壺壺嘴里面產生一股巨大的吸力,那吸力普通人無法感應到,但對鬼魂來說,卻無異于十二級颶風一般的存在。
  煉妖壺剛祭起,那沖天而起的魂魄立刻就被吸入其中,隱隱約約聽到,壺內一陣凄厲的慘叫聲……
  ……
  “你你……你……”那捂著腹部的修真者一臉慘白。
  “老實回答問題,蠢哥留你一縷魂魄讓你墮入六道輪回,不然,嘿嘿……”
  “我說我說。”修真者意志力已經完全被王蠢摧毀。
  “你們是金丹期的修真者?”
  “是的。”
  “地球上修真者多嗎?”
  “多。”
  “多?”王蠢一愣,他一直以為地球上的修真者不多。
  “每年都會有新的修真者加入,而修真者的壽命都很漫長,至少也能夠活一百五十歲以上,所以,修真者的總量并不少。”
  “為什么平時都看不到?”王蠢疑惑的問道。
  “大家都很忙。”
  “很忙?”王蠢一臉愕然。
  “大家除了平時要修煉,還要努力賺錢維持生活,根本沒有多余的時間拋頭露面,而且,修真者為了安全起見,一般也不會拋頭露面,除非是迫不得已。”
  “說點細節。”王蠢思忖了一下問道。
  “其實,修真者與普通人沒有什么兩樣,小隱隱于野,大隱隱于市,絕大部分的修真者,都隱藏在大都市里面,開個超市,或者開個茶樓酒吧咖啡館之類,只有這樣,才能夠安全,不用為生活四處奔波。”
  “為什么?”王蠢突然之間發現,自己對修真世界居然一無所知。
  “游走江湖的修真者處境最危險,因為,他們隨時都會暴露身份。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修真者沒有穩定的經濟來源,就必須要想辦法賺錢,而賺錢的過程之中,避免不了和一些勢力發生矛盾,在這個矛盾之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敵人,有其他的修真者,或者是妖怪等等……”
  “啊……還有妖怪!”
  王蠢驚得合不攏嘴,但旋即就想到了白毛女魃,也就不覺得奇怪了。
  “是的,除了中國的妖怪,還有外國的妖怪。”
  “狼人和吸血鬼?”王蠢脫口而出。
  “是的,不過,他們只是一些常見的妖怪,還有更厲害的,譬如天主教基督教的一些圣騎士和紅衣主教之類的,他們一旦有機會,也會對付東方的修真者出手。”
  “呵呵,既然如此,你們為什么幫助藍蛤蟆?”王蠢冷笑一聲。
  “藍蛤蟆為我們煉丹,代表著我們的利益,我們當然要幫他。”
  “但是,他們可是和國外勢力勾結。”
  “啊……他和國外勢力勾結?”修真者大吃一驚。
  “你們不知道?”王蠢也是一臉吃驚,他看出來,修真者的表情并不是偽裝,而且,此時修真者已經沒有說謊的必要了。
  “不知道…………”修真者搖了搖頭,一臉恍惚之色。
  “你有什么想說的?”王蠢原本還有很多問題,當他意識到修真者是被藍蛤蟆利用之后,便改變了提問的方式。
  “藍蛤蟆一直在給我們提供修煉的丹藥。”修真者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
  “提供丹藥不好嗎?”
  “當然好,但是,長期從他手中獲取丹藥,慢慢的就要被他掌握行蹤……這些年,我們的修真者聯盟的人數已經越來越少了……”
  “他向國外出賣了你們的行蹤?”王蠢身軀一震。
  “如果他真的和國外勢力勾結的話,這是必然的,因為,東方的修真者因為沒有組織,神龍見首不見尾,這使得西方的宗教組織不敢輕舉妄動,畢竟,他們也害怕報復。但一旦東方修真者的行蹤暴露,他們人多勢眾……”
  “修真者聯盟是怎么一回事?我聽說過藥師聯盟,還是第一次聽說修真者聯盟。”
  “修真者聯盟的存在才短短二十年時間,當年,藍蛤蟆說為了方便大家共享資源,分配丹藥,所以提議大家擰成一股繩……”
  “我操,這樣豈不是藍蛤蟆掌握了修真者聯盟里面所有修真者的信息?”
  “是的。”修真者那張因為疼痛而扭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追悔之色。
  “修真者聯盟現在有多少人?”
  “二千三百多。”
  “這么多!”王蠢眼睛瞪得像銅鈴。
  “二十年前,有接近四千人。”
  “啊……我操,還有一千七百人呢?”王蠢一臉不可思議之色,但想到一座吸血鬼古堡里面的吸血鬼就有數百,中國擁有十幾億的人口基數,幾千個修真者又顯得微不足道了。
  根據文靜所說,在西方一些國家,像那樣的吸血鬼古堡有很多,如果按照這么計算,希望的吸血鬼人數,就遠遠的超過東方的修真者,而且,這還只是吸血鬼,并不包括狼人和教廷,要知道,教廷的神職人員數量則是更為龐大。
  當然,和東方的修真者不一樣的是,西方的神職人員并不是每一個人都懂得法術之類的,也只是圣騎士和紅衣主教極小一部分人群,和東方修真者沒有可比性。
  西方的宗教凝聚力更強,但從武力上看,東方的修真者個人戰斗力則是更強。或許,也正是這個原因,西方的高級神職人員不敢大舉入侵東方,只能依靠普通的神職人員傳教。
  “還有一千七百人……他們失蹤的失蹤,死的死了,我們一直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
  “現在知道了。”王蠢長長嘆息了一聲,他想不到短短二十年,中國居然損失了一千七百多個修真者。
  修真者沒有說話,心情很激動,大口大口的呼吸著,胸膛急劇起伏嘴角浸滿了鮮血,一臉恨意。
  “你們為什么要殺我?”王蠢問出了關鍵性的問題。
  “藍蛤蟆說你是王家的人,野心極大,且天賦極高,如果讓你活著,肯定有一天會想著統一江湖,到時候,腥風血雨……”
  “我操,這是什么狗屁理由?你們武俠小說看多了吧?”王蠢一臉石化的表情。
  “王家有錢有勢,天材地寶,要什么有什么,他說的,并非無的放矢。”
  “……”王蠢無言以對。
  “修真界的人都自由慣了,最怕的就是有財大勢雄的家族出現天才人物,通常,大家族出現天才人物之后,并非修真界之福,歷史也反復證明。”
  “都什么年代了,還想著統一江湖,你們讓我干我也不會去干這種蠢事啊!”王蠢哭喪著臉道。
  “修真者習慣于把危險扼殺在搖籃。”
  “這下可好,你們干了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高興了!”王蠢直搖頭,他覺得一些修真者的想法簡直是不可理喻。
  “你要為一千多個冤魂報仇!”修真者一手按住腹部泉涌出來的鮮血,一手擦著嘴角不停流溢而出的鮮血。
  “不不,雖然我會殺了藍蛤蟆,但是,我對報仇沒有一點興趣。”王蠢雖然對誓言什么的從不放在心上,但那都是在特定的環境之下,讓他現在對一個將死之人信口開河,他還做不出來,因為,他壓根就沒有想過為一千多個修真者報仇,他也沒有那個能力。
  “如果你不幫我們報仇,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修真者一臉猙獰。
  “問題是,你還能夠做鬼嗎?”王蠢得意洋洋的拍了拍手中的煉妖壺。
  “啊……噗……”修真怒極攻心,猛然噴出一口鮮血,好在王蠢眼疾手快,靈氣催動之間,在眼前樹立起一道無形的屏障,鮮血就像碰上了透明的玻璃一樣流淌在地上。
  “你放心,藍蛤蟆肯定是要死的,但是,要為那一千多修真者報仇,我沒有那個能力,你可能不知道藍蛤蟆背后的力量。”王蠢祭起了煉妖壺,決定結束談話。
  “等等!”
  “說。”
  “說,你要什么條件才幫我們報仇?”修真者一雙血紅的眼睛死死的瞪著王蠢。
  “你也知道,我是王家的人,我有錢有勢,我什么都不缺。”
  “不,不,你缺一樣東西!”
  “什么東西?”
  “權利!”
  “權利?哈哈哈,笑話,我是王家的人,雖然沒有千軍萬馬可以指揮,但權利也不缺。”王蠢大笑道。
  “你能夠指揮成千上萬的修真者嗎?”修真者眼睛之中露出無比狂熱的光芒。
  “我為什么要指揮成千上萬的修真者?再說,你都說了,修真者聯盟總共也才二千多個修真者,何來成千上萬的修真者?”王蠢一愣。
  “修真者聯盟只是一個松散的組織,而且,他并不代表華夏所有的修真者,還有很多修真者并沒有加入其中,九州大地,如果上萬的修真者都沒有,華夏早就被滅亡了不知道多少次。”
  “滅亡了多少次?什么意思?”王蠢立刻聽出話外音。
  “當年的鴉-片戰爭,甲午戰爭,后來的抗日戰爭,如果沒有修真者參與,哪怕是擋住了敵人的洋槍洋炮,也擋不住他們的宗教入侵,你當教廷吸血鬼都是吃素的。”
  “你參加過抗日戰爭?”
  “當然!”修真者一臉自豪的表情。
  “你知道中國狼人嗎?”王蠢問道。
  “啊!你知道他?”修真者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是的。”
  “他……他還活著?”修真者一臉激動道。
  “是的,活的好好的。”
  “我和他有一面之緣,當年,他與總理夜聊的時候,我就站在總理的身后。”
  “周總理?”王蠢驚得合不攏嘴。
  “是的。可惜,我要死,我要死了……如果你看到他,麻煩你和他說一聲,當年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一直記得他,他是個中國狼人,中國狼人……”修真者一臉失神。
  “他……”
  “我沒有時間了,如果你答應幫我們報仇,我協助你統一江湖,號令天下修真者!”
  “咳咳……你剛才不是說了嗎,修真者都自由慣了……”
  “咳咳……不,現在不一樣了。我們的行蹤都已經暴露,如果不擰成一股繩,大家遲早完蛋,咳咳……”修真者咳出烏黑的血塊,仿佛要把五臟六腑都咳出來一般。
  “算了,我對統一江湖沒有興趣,這樣吧,看在中國狼人的面上,我放你一馬。”
  王蠢嘴一張,吐出一顆金丹,直接塞入了修真者的丹田,然后,催動四相古玉,雙手散發出淡淡的白光,按在了修真者的丹田之上……
  ……